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半暖时光》->正文

第七章 美丽的梦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趁花朵还鲜艳芬芳,趁黑夜还未降临,眼前的一切正美好,趁现在时光还平静,做你的梦吧。且憩息,等醒来再哭泣。——雪莱

    星期一清晨,刚六点半,颜晓晨和吴倩倩就起床了。两人洗漱完,随便喝了包牛奶,吃了点冷面包做早餐,换上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职业套装,一起出门去坐公车,准备去上班。

    学校距离公司有点远,两人怕迟到,特意提早出门,本以为自己是早的,可上公车时,看到挤得密密麻麻的人,她们才明白这个城市有多少她们这样的人。

    颜晓晨和吴倩倩随着拥挤的人潮,挤上了车,吴倩倩小声说:“以后得租个距离公司近点的房子。”

    颜晓晨说:“公司附近的房子应该很贵吧?”公司的大楼在陆家嘴金融区,周边都是寸土寸金。

    吴倩倩不以为然地说:“咱们的工资会更高。”

    虽然她们声音压得很低,可公车里人挤人,几乎身体贴着身体,旁边的人将她们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一个大婶用上海话对身边的朋友说:“小娘伐晓得天高地厚,挪自嘎当李嘎诚,手伸册来才是钞票。”翻译成普通话就是: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当自己是李嘉诚,一伸手都是钱。颜晓晨的家乡话和上海话有点相近,完全听懂了,吴倩倩是半猜半听,也明白了。

    另一个大婶附和着说:“小地方格宁,么见过大排场,慢交就晓得,上海额一套房子,就好逼勒伊拉来此地块混伐下起。”普通话就是:小地方的人,没见过大世面,很快就会知道上海的一套房子就能逼得她们在上海混不下去。

    吴倩倩虽然只听了半懂,但“小地方人,没见过大世面,混不下去”的意思是完全领会了,她向来好强,心里又的确藏着点经济落后小城市人的自卑,立即被激怒了,张嘴就顶了回去,“你们压根不知道我一个月挣多少就说这种话,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没见过世面!”

    大婶嗤笑,尖酸地说:“吾则晓得,真格有钞票宁,伐会来戈公共汽企粗!”

    另一个大婶似乎生怕吴倩倩不能听懂,特意重复了一遍,“我们只知道真有钱的人不会来挤公车!”

    吴倩倩气得柳眉倒竖,颜晓晨用力抓住她的手,摇摇头,示意她别说了。吴倩倩也觉得自己和两个市井大婶争论自己能挣多少钱很无聊,她咬着牙、沉着脸,看向窗外。可两位大婶依旧阴阳怪气地嘲讽着,一个说自己朋友的儿子嫌弃父母买的宝马车,一个说自己表妹的女儿刚十八岁,家里就给买了一套婚房…

    车一到站,颜晓晨就拽着吴倩倩挤下了车,吴倩倩气得说:“我们干吗要下来?我倒是要听听她们还能怎么吹!吹来吹去,永远都是某个朋友、某个亲戚,反正永不会是自己!”

    颜晓晨柔声细语地说:“时间还早,我们坐下一班车就行了,上班第一天,没必要带着一肚子不痛快进公司。”

    吴倩倩立即警醒了,今天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她看看挤在公车站前等车的人群,厌烦地皱皱眉头,扬手招了一辆计程车。颜晓晨惊讶地看着她,“打车很贵哎!”

    吴倩倩一拍车门,豪爽地说:“上车,我请客!”

    颜晓晨抿嘴笑起来,“好啊!”钻进了车里。

    吴倩倩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的车流,旁边就是一辆公车,一车厢的人犹如沙丁鱼罐头一般被压在一起,因为拥挤,每个人脸上都没有笑容,神情是灰扑扑的麻木。吴倩倩想着自己刚才就是其中的一员,而短短一刻后,她就用钱脱离了那个环境,不必再闻着各种人的体臭和口臭味。吴倩倩轻声说:“钱的确不是万能的,可不得不承认,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颜晓晨没有回应,吴倩倩回头,看见颜晓晨拿着她的新三星手机,正在发微信。吴倩倩猜到她是发给沈侯,嘲笑,“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颜晓晨没有说话,笑着做了个鬼脸,依旧专心发微信。

    到公司时,比规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但公司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忙碌,颜晓晨和吴倩倩立即明白,投行内非同一般的高薪需要付出的努力也非同一般。

    前台领着她们到会议室坐下,她们并不是最早到的实习生,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五六个人。颜晓晨和吴倩倩都觉得滚滚压力扑面而来,没有再交谈聊天,各自端坐着等候。

    上班点时,二十多个实习生已经全部到齐。大家又等了十来分钟,人力资源部的经理走进会议室,自我介绍完后,代表公司讲了几句欢迎的话,然后要求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方便所有人尽快熟悉起来。

    每个人的自我介绍都不同,活泼外向的人会把平时的兴趣爱好都说出来,主动邀请大家下班后找他玩,沉稳谨慎的人话会少一点,颜晓晨算是说得最少的,只微笑着说了自己的中文名,以及公司内会通用的英文名,颜晓晨懒得多想,依旧沿用了在蓝月酒吧的英文名Olivia。

    等所有人自我介绍完,大家彼此有了一定了解后,另一个人力资源部的员工把制作好的临时员工卡发给他们,带着他们去参观公司,讲了一些注意事项。中午时,人力资源部邀请了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和实习生一起聚餐。下午又开了一个会,发了一些学习资料,才把实习生分散开,让他们去了各自要去的部门。

    颜晓晨和吴倩倩学校相同、专业相同,两人找工作时申请的方向也相同,所以和另外四个男生一起去了企业融资部。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VicePresident(副总裁,简称VP),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姓陈,叫Jason,北京人,很风趣健谈。Jason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把他们介绍给部门里的同事后,差不多就到下班点了。Jason告诉他们可以下班了,几个实习生看部门里好像没有人走,都有点迟疑,Jason笑着说:“以后加班肯定是家常便饭,但现在你们还不是正式员工,的确没有那么多事要你们做,都回去吧!”

    实习生们这才拿起各自的包,离开了公司。

    公车到站后,颜晓晨一下车,就看到了沈侯,她又惊又喜地说:“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啊!”沈侯把她的包拿去,关切地问:“累吗?”

    颜晓晨笑摇摇头,“不累,公司不会让实习生真正做什么,何况今天是第一天,只是一些介绍。”

    吴倩倩嗤笑,“沈侯,我们是去上班,不是去做苦工!”

    沈侯坦然自若地接受了嘲笑,“我就是心疼我的女朋友,你有意见吗?”

    吴倩倩撇撇嘴,“没意见!”

    沈侯揽住颜晓晨的肩膀,“晚上去哪个食堂吃饭?要不然去吃砂锅饭吧!”学校附近有一家砂锅店,一份砂锅饭二十多块,还送例汤和小菜,算是便宜又实惠。

    “好啊!”颜晓晨问吴倩倩,“要一起吃晚饭吗?”

    吴倩倩对颜晓晨挥挥手,“我不做电灯泡了,拜拜。”

    沈侯和颜晓晨去砂锅店吃完晚饭,散步回了学校。

    沿着林荫路,走到湖边。人间四月有情天,春暖花开,一对对恋人或绕着湖边漫步而行,或坐在湖边的石头上窃窃私语。

    恰巧林木间的一张长椅空着,被郁郁葱葱的树荫挡住了视线,不能看到湖景,却很清净。沈侯拉着颜晓晨坐到长椅上,拿出手机给颜晓晨看,手机的背景图是颜晓晨的一张照片,她站在图书馆的书架间,正在翻看一本书,阳光从大玻璃窗的一角射入,照得她身周好似有一圈光晕。

    颜晓晨自己都没见过这张照片,也不知道沈侯是什么时候偷偷拍的,她不好意思地问:“干吗要用我的照片?”

    沈侯把一张自己的照片发给颜晓晨,霸道地说:“你难道不是应该赶紧向我学习吗?”

    颜晓晨收到照片后,却一时不知道在哪里操作,沈侯把手机拿过去,几下就把自己的照片设置成了背景图。

    看到手机上冲着她笑得连阳光都会失色的沈侯,颜晓晨突然发现,这种能时时刻刻看见沈侯的感觉十分美妙。沈侯看颜晓晨一直盯着他的照片看,笑嘻嘻地说:“喂!我就在你身边,你看我就行了。”

    颜晓晨不好意思,把手机收了起来。

    沈侯问:“上班的感觉如何?”

    “因为太陌生,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茫然,不过想到能赚钱了,很期待、也很兴奋。”

    沈侯笑着说:“听说你们这一行年景好的时候,年薪七八十万一点问题没有,我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看样子也找不到什么大公司的好工作了,到时候你不会嫌弃我吧?”

    颜晓晨觉得沈侯的这句话里别有含义,猜不透沈侯究竟想表达什么,坦然诚实地说:“我永不可能嫌弃你,我倒是很担心你会嫌弃我。”

    沈侯双手枕在脑后,靠在长椅上,悠悠地说:“毕业季,分手季!我看几个有女朋友的哥们儿都格外惆怅。找到工作的,郁闷不能在一个城市;没找到工作的,不想着同舟共济,却天天吵架。一份工作已经搅散了好几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个时候你和我在一起,让很多同学跌破眼镜,你现在可是金光闪闪的一座金山,选择我,是屈尊低就!”

    颜晓晨虽然从不关心八卦消息,但或多或少也能感觉到一些微妙的改变,以前同学们总觉得她hold不住沈侯,如今只因为她找到了一份高薪工作,就再没有人流露这种想法,吴倩倩甚至表现得沈侯对她好是理所当然。

    颜晓晨问:“你自己怎么想的?”

    “我有点好奇,我到现在还没有工作,你却从来不着急,你是完全不在乎呢?还是压根儿没想过我们的未来?”

    “都不是。”

    沈侯扬扬眉,看着颜晓晨,表示愿意洗耳恭听。

    颜晓晨说:“我只是相信你,也相信自己。”

    也许这段时间看了太多的吵架分手,年轻的感情炙热如火,却也善变如火,沈侯又被同学有意无意地嘲笑他找了座金山,沈侯相信自己,却没有足够的自信面对颜晓晨,真应了那句话,爱上一个人,不自觉地就会觉得自己很低。沈侯尖锐地问:“如果我找不到工作,你也相信?”

    颜晓晨从容地说:“找不到就接着找,慢慢找总能找到,反正我能挣钱,饿不着咱俩。”

    “如果找到的工作不在一个城市呢?”

    “我可以申请公司内部调动,如果不行,我可以换工作,工作肯定会有,顶多钱挣得少一点,但再少,我们两个人养活自己总没问题吧?”所有困扰别人的问题到了颜晓晨这里,都变得压根不算问题,看来她的确考虑过他们的未来,也做了充分的应对准备,沈侯失笑地摇摇头,是他想多了。

    颜晓晨拉住沈侯的手,“我相信你肯定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已经有自己的打算。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不管你做任何决定,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不要说只是换个城市,就算你突然改变了主意,想出国,我也可以开始准备考托福,去国外找你。”

    沈侯展手抱住颜晓晨,用力把她收到怀里,在她耳畔低声说:“小小,我爱你!”

    颜晓晨身子一僵,喃喃问:“你叫我什么?”

    沈侯柔声说:“你不是说你的小名叫‘小小’吗?以后我就叫你‘小小’。”

    颜晓晨愣了一瞬后,缓缓闭上眼睛,用力抱住了沈侯。原来,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一个人用最温柔宠溺的语气叫她“小小”。

    投行是工作压力很大的地方,可不管是上司还是同事都对实习生的要求放低了很多,而且大部分工作属于商业机密,还不适合交给实习生去做,所以和同事们相比,颜晓晨的实习工作不算很累,可也每天从早忙到晚。每周还有两次培训,会布置作业,虽然不会有人给他们的作业打分,但是完成得好的人会被点名表扬,还会被主管们要求做陈述,无形中,又变成了一种竞争,毕竟没有人不想给未来的上司留下好印象。

    颜晓晨本来就专业知识十分扎实,人又聪慧努力,不管是交给她的工作,还是布置下来的作业,她都会完成得很好。而且她身后还有个师父程致远,有些作业,颜晓晨实在没有头绪时,就会给程致远打个电话,寻求一点帮助,程致远指点个方向,或者推荐本参考书,颜晓晨立即会明白该如何做。

    被点名表扬了几次后,颜晓晨就成了实习生中的名人了,连几个部门的主管也都记住了她。有一次,一群实习生培训完后,一起去乘电梯,正好几个部门的主管开完会出来,他们经过时,居然跟颜晓晨打了个招呼。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同事间的问好,可已经让一群年轻人无比羡慕嫉妒。

    不管是善意的羡慕,还是略带恶意的嫉妒,颜晓晨全部当作不知道,她尽全力做好自己的事,别人怎么想,她管不着。

    四月底时,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宣布了一个好消息,会从所有实习生中挑选几个表现优异的人派送到美国总部工作两年。

    等六月份拿到学位证书毕业后,他们一旦正式入职,起薪就会不低于三十万人民币,在国内已经算是很高的薪酬,可美国总部的起薪不低于十万美金。除了金钱上的直接利益外,能在世界金融中心纽约工作,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更是有不可估量的好处。

    实习生听到这个消息,都沸腾了,个个恨不得头悬梁锥刺股,使出全部的力气去争取成为那个幸运儿。颜晓晨对这件事却是完全不感兴趣,沈侯如果想出国,早出了,既然沈侯现阶段的人生规划完全不考虑出国,那么她也绝不会考虑。她依旧如往常一样,认真对待每一件事,不会刻意抢着去表现自己,但轮到她表现时,她也不会故意谦让。反正,想被选上不容易,可如果真被选上了,她想要放弃,却会很容易。

    因为已经决定了要放弃,颜晓晨也就没有告诉沈侯这件事。

    五月初,颜晓晨拿到了第一笔工资,扣除各种税金后,有五千多,对颜晓晨而言,真是一笔巨款。

    她给妈妈转了一千五,打算再还给程致远一千,还剩下两千多。她查了下程致远家附近的西餐厅的价格,发现如果想请程致远吃大餐,至少要做五百块的预算。这么一算,最多也就剩一千多,看上去不少,可上班不同于读书,开销大了很多,一千多维持一个月其实刚刚够,但颜晓晨已经非常满意。她订好餐厅后,兴高采烈地给程致远打电话,程致远很高兴地答应了。

    一切都敲定了,颜晓晨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沈侯。沈侯是个交友广阔的人,各种活动很多,他的很多活动颜晓晨没兴趣参加,沈侯也不会带颜晓晨去。如果颜晓晨不告诉他,找个借口去和程致远吃饭,沈侯肯定不会知道,但颜晓晨不想欺骗沈侯。

    可是,沈侯对程致远成见很深,颜晓晨已经尝试了很多次,想化解他对程致远的误会,都不成功。每次,她向沈侯述说程致远是个多么好的人,沈侯总是阴阳怪气地说:“他对你有企图,当然对你好了!他不对你好,怎么实现自己的企图?”反正沈侯坚决不相信程致远只把颜晓晨当普通朋友,搞得颜晓晨越说程致远的好,就像是越证明程致远别有用心。

    有时候,颜晓晨说得太多了,沈侯还会吃醋,酸溜溜地说:“他那么好,你不如找他做男朋友了!”

    颜晓晨舍不得沈侯生气,只能闭嘴不提程致远,当然,她也坚决不肯答应沈侯,和程致远绝交。沈侯知道她仍旧和程致远有联系,因为颜晓晨打电话请教程致远工作上的事时,从不瞒着沈侯,有时候,她还会把手机拿给沈侯看,她和程致远的短信内容干净得像商业教科书,沈侯没办法生气,可他就是不认可程致远。

    慢慢地,两个倔强的人意识到,他们都认为自己很有理由,谁都不会让步,可又都舍不得吵架,只能各退一步,沈侯不过问颜晓晨和程致远的事,颜晓晨也不主动去见程致远。

    因为不知道怎么跟沈侯说,颜晓晨一直拖到了最后一刻。

    颜晓晨去沈侯的宿舍找他时,沈侯正在淘宝上乱逛,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他浏览的网页都是童装和女士服装,颜晓晨好奇地看了两眼,“你要给谁买衣服?”

    “不买,就随便看看,看看大家最喜欢购买的都是什么样的衣服。”

    沈侯把笔记本电脑合拢,“晚上去哪里吃饭?”

    “晚上,你自己吃吧!我约了个朋友…”颜晓晨期期艾艾地把请程致远吃饭的事告诉了沈侯。

    沈侯果然生气了,嚷嚷:“你拿了工资,只请我吃了一份砂锅饭,竟然要请程致远吃西餐!难道他比我还重要?”

    颜晓晨一直没有告诉沈侯她两次向程致远借钱的事,只能说:“我在找工作时,他帮了我很多,当初我就答应了要好好谢谢他,没请你吃大餐,是因为钱不够了,只能先委屈一下自己人。”

    沈侯对前一句话不以为然,他对颜晓晨充满信心,觉得程致远不过是锦上添花,没有他,颜晓晨也肯定能得到投行的工作,对后一句话却十分受用,他火气淡了一点,嘟囔:“那自己人要求你买个贵重的礼物送过去,不要去和程致远吃饭了,你会答应吗?”

    颜晓晨抱歉地看着沈侯,突然灵机一动,“你要是不放心,要不一起去?”正好趁这个机会,让沈侯了解一下程致远,毕竟很多误会都是源于不了解。

    沈侯做了个极度嫌弃的表情,对颜晓晨很严肃地说:“小小,我不是不放心,我对自己这点自信还有,也绝对相信你!我只是真的不喜欢程致远这个人,总觉得他有点怪异!”

    颜晓晨赔着笑说:“你相信一次我对人的判断好吗?程致远真的是个很好的朋友。”

    沈侯知道拗不过颜晓晨,叹了口气,“你去吧,不过,你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

    颜晓晨立即说:“好,你想要什么补偿?”

    沈侯坏笑,点点颜晓晨的嘴唇,“我要这个。”颜晓晨“唔”一声轻哼,沈侯已经用唇封住了她的唇,长驱直入、狠狠肆虐了一番后,又去吻她的脖子。颜晓晨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皮肤白皙细腻,触之如瓷,轻薄清冷,让沈侯总是分外小心温柔。可今晚,他想起宿舍哥们儿说的“种草莓”,恶作剧的念头突起,用了点力,以唇嘬着颜晓晨的脖颈。

    颜晓晨觉得微微疼痛,但并不难受,她有点不安地去抓沈侯,沈侯安抚地抚着她的手。几分钟后,沈侯抬起头,看见颜晓晨蝴蝶骨的上方,一个绯红的草莓,在领口探头探脑。沈侯笑着对颜晓晨说:“你去吃饭吧,我已经在你身上印下专属于我的印记,你跑不掉的!”

    颜晓晨并不知道她脖子上多了个东西,听到沈侯放她走,开心地说:“我走了,晚上不用等我,我会给你发微信。”

    沈侯不置可否地笑笑,“你去吃你的饭,我去吃我的饭,我不能干涉你,你也别管我。”

    颜晓晨讨好地亲了沈侯的脸颊一下,离开了。

    赶到西餐厅,程致远已经到了。

    颜晓晨笑着走过去,“不好意思,来晚了。”

    程致远的目光在她脖颈上微微停留了一瞬,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笑着说:“你没有迟到,是我早到了。”

    侍者拿来菜单,颜晓晨虽然已经为这顿饭在网上恶补了一些西餐知识,可她对面坐着的可是行家,她问:“我对西餐不了解,你有什么推荐?”

    “有什么偏好和忌口吗?”

    “没有忌口,什么都爱吃。”

    程致远笑起来,点了两份开胃菜,给自己点了一份鸡排做主菜,给颜晓晨点的是鱼,侍者询问:“需要甜品吗?”

    程致远问颜晓晨:“怕胖吗?”

    颜晓晨摇头,“我们家基因好,怎么吃都不胖。”

    程致远为颜晓晨点了一份最平常,也最流行的柠檬芝士蛋糕。

    等侍者收走菜单,颜晓晨悄悄对程致远说:“我总觉得服务生看我的目光有点怪怪的,他们是不是看出来我是第一次到这么好的餐厅吃饭?”程致远的视线从她脖子上一掠而过,笑说:“也许是觉得今晚的你很美丽。”

    颜晓晨做了个鬼脸,“谢谢你虚伪却善良的谎言。”

    程致远笑看着颜晓晨,“你最近的状态很好,有点像是这个年龄的女孩了,要继续保持!”

    颜晓晨愣了一愣,端起杯子喝了口柠檬冰水,“我以前的状态是什么样?”

    “好像被什么事情压着,负重前行的样子,现在轻松了很多,这样很好。”

    颜晓晨沉默了一会儿,微笑着说:“我也觉得最近一切都太好,好得都不太真实。”

    “一切都是真的。”

    侍者端来了饭前开胃菜,礼貌地询问该端给谁,程致远说:“我们一起吧,不用讲究外国人那套。”

    侍者像摆放中餐一样,把两份开胃菜放在了桌子中间。

    颜晓晨等程致远先吃了一口,才动了叉子。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颜晓晨讲着工作上的事,把公司会选派人去纽约总部工作的消息告诉了程致远,程致远说:“从职业发展来说,你应该尽全力争取这个机会。”

    颜晓晨说:“我不去。”

    程致远了然地说:“因为爱情。”

    “难道你不赞同?”

    “只要你的选择能让自己开心,我完全赞同。人们争取好的职业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开心,如果为了一份工作失去了真正让自己开心的东西,当然很不值得。”

    现在的年轻人更容易倾向于“爱情不可靠,有了经济基础还怕没有爱情吗”,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会为一个更好的前程放弃爱情,颜晓晨笑眯眯地举起杯子,“不愧是我的老乡!”

    两人碰了下杯,以水当酒喝了一口。

    吃完最后的甜品,已经八点多。颜晓晨把一个信封递给程致远,“下个月还最后一笔欠款。”之前,颜晓晨把挂失的银行卡里的钱取出来后,已经还过一千,加上这次的还款就是两千,还剩最后一千没还。

    程致远把信封收了起来。颜晓晨叫侍者来结账,四百多,颜晓晨还担心程致远会和她抢着结账,幸好她担心的事没有发生,程致远只是微笑地看着。

    结完账,两人走出餐厅,程致远想说送颜晓晨回去,街道对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小小!”

    隔着川流不息的街道望过去,闪烁的霓虹灯下,沈侯站在一家咖啡店的门口,用力挥着手。显然,他一直等在那边的咖啡店,看到颜晓晨和程致远吃完饭,立即跑了出来。

    “小小!”沈侯又大叫了一声。

    颜晓晨笑起来,举起手也挥了挥,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他。沈侯指指不远处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示意两人在那边的人行横道汇合,颜晓晨做了个OK的手势,他向着那边快步而去。

    颜晓晨也忙和程致远告别,“我走了,我们电话联系。”

    程致远说:“好!”

    两人先后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走着。颜晓晨跑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回身叫:“程致远!”

    程致远回身,静静看着颜晓晨。

    颜晓晨笑了笑,发自肺腑地说:“谢谢你!”

    城市的迷离灯火下,熙来攘往,车马喧哗,程致远眉梢眼角带着几分沧桑,站在热闹的人群中,却有一种离群索居的苍凉感。他淡淡一笑,郑重地说:“晓晨,请不要再对我说谢谢了!”

    “虽然说是好朋友,可是…不过,好吧,我尽量!”颜晓晨笑着挥挥手,转身向着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跑去,看到那个温暖的身影就在不远处等着她,她的笑容忍不住地越来越灿烂,脚步越来越快。

    程致远一直站在她的身后,目送着她奔向她的幸福。

    沈侯和颜晓晨腻歪够了,掐着锁楼门的时间点,送了颜晓晨回去。周末宿舍不熄灯,宿舍楼里一片灯火通明,颜晓晨走在楼道里,迎面而过的同学都暧昧地朝她笑,颜晓晨被笑得毛骨悚然。

    回到宿舍,吴倩倩和魏彤也是一模一样的暧昧表情,吴倩倩还只是含蓄地看着,魏彤却直接冲了过来,一边上下鉴赏着颜晓晨,一边念念有词,“啧啧!你和沈侯做了?我们是不是要喝点酒庆祝一下?”

    颜晓晨莫名其妙,“做什么?”

    “你说你和沈侯能做什么?”

    颜晓晨还是没反应过来,困惑地看着魏彤。

    魏彤大大咧咧地说:“当然是****了!喝酒庆祝一下吧,颜晓晨的处女生涯终于结束了!”魏彤说着,竟然真的去她的书柜里拿酒。

    颜晓晨目瞪口呆了一瞬,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们…还没准备好,等真做了,再庆祝。啊,不对…”她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就算做了,也不告诉你。”

    魏彤狐疑,“真没做?那你脖子上是什么?”

    颜晓晨冲到镜子前,看了一下脖子,无力地掩住了脸,几乎要泪奔着咆哮:沈侯,你个浑蛋!程致远,你也是个浑蛋!

    周末,沈侯请颜晓晨去吃西餐,地点是上周末颜晓晨请程致远吃饭的那家餐厅。

    颜晓晨坐在她和程致远坐过的餐桌前,哭笑不得地看着沈侯,这家伙表现得很大方,实际上真是一个小气得不能再小气的小气鬼。

    沈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腹诽他,他一本正经地说:“你别以为我是故意的,我是真的有事要庆祝。”

    颜晓晨撑着下巴,看着他,一副等着看你如何编的样子。

    沈侯清了清嗓子,说:“我找到工作了。”

    “啊?!”颜晓晨再装不了矜持,一下子喜笑颜开,立即端起果汁,和沈侯碰了下杯子,“太好了!”

    沈侯故作委屈地问:“现在还觉得我是故意的吗?”

    颜晓晨歪着头想了想,说:“现在更觉得你就是故意的!你要用和你在一起的记忆掩盖住和程致远有关的记忆,以后我就算想起这家餐厅,也只会记住今晚!”

    沈侯嬉皮笑脸地问:“那你是喜欢,还是讨厌?”

    颜晓晨故作严肃地说:“你要是脸皮再这么厚下去,就算是喜欢也会变得讨厌。”

    沈侯掐了颜晓晨的脸颊一下,“口是心非!”

    颜晓晨不好意思地打开他的手,“说说你的工作,哪家公司?做什么的?”

    沈侯说:“英国的一家运动品牌NE,比Nike、Adidas这些牌子差一些,但也算运动产品里的名牌,我应聘的是销售职位,工资很低,底薪只有四千多,如果做得好,有销售提成。”

    颜晓晨十分纳闷,“你怎么会选择做销售?而且是一家卖衣服鞋子的公司?”他们的专业应该是朝着银行、证券公司这一类的金融机构去找工作,同学们也都是这么做的,毕竟专业对口,而且金融行业的工资相较其他行业要高不少。

    沈侯神秘地说:“我的个人兴趣,就是工资低一点,都不好意思告诉同学。”

    颜晓晨笑着说:“你自己喜欢最重要,钱嘛,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沈侯握了握颜晓晨的手,“谢谢支持。”

    因为沈侯的“喜讯”,两人的这顿饭吃得格外开心。

    吃完饭,两个人手拉手散步回学校。颜晓晨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禁遥想她和沈侯的未来——就像这大街上的人一样,每天上班下班。如果下班早、有时间,她就自己做饭,如果没有时间,他们就去餐馆吃,吃完饭,手拉着手散步。

    颜晓晨偷偷看沈侯,忍不住一直在傻笑,突然想起了梁静茹的一首歌,忍不住小声哼着:“…这世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让我心安,只有你跟我有关,其他的我都不管。全世界你最温暖,肩膀最让我心安,没有你我怎么办?答应我别再分散,这样恋着多喜欢…”

    沈侯听颜晓晨断断续续地哼着歌,却一直听不清楚她究竟在唱什么,笑问:“你在唱什么?”

    “梁静茹的一首老歌,叫…”话已经到了嘴边,颜晓晨却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红着脸摇摇头,不肯再说。她刚发现,这首歌的名字直白贴切得可怕,《恋着多喜欢》,简直完全说出了她的心意,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沈侯本来只是随口一问,看颜晓晨不说,他开始真正好奇了,可不管他怎么追问,颜晓晨都只是抿着嘴笑,就是不肯告诉他名字,也不肯告诉他歌词。问急了,她还会耍赖打岔,“哎呀,你的毕业论文写得怎么样了?”一直到他送她回宿舍,他也没问出歌的名字来。

    深夜,颜晓晨已经睡沉,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响,幸好今天是周末,魏彤和吴倩倩都有活动,宿舍里只有她在。

    颜晓晨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沈侯。她接了电话,带着浓浓的鼻音问:“喂?你还没睡啊,又在玩电脑?”

    “是在用电脑,不过不是打游戏,我查到你晚上唱的是什么歌了。”沈侯的声音还带着那一刻听清楚歌词后的感动和喜悦,温柔到小心翼翼,似乎唯恐一个不小心,就呵护不到那来自心爱女孩的深沉喜欢。

    “你说什么呢?”颜晓晨的脑袋仍迷糊着,没反应过来沈侯在说什么,心却已经感受到那声音里的甜蜜,嘴角不自禁地带出了笑意。

    手机里沉默了一小会儿,传来了沈侯的歌声:“星辰闹成一串,月色笑成一弯,傻傻望了你一晚,怎么看都不觉烦。爱自己不到一半,心都在你身上,只要能让你快乐,我可以拿一切来换…”

    颜晓晨彻底清醒了,她闭目躺在床上,紧紧地拿着手机,紧紧地贴在耳朵边,全部身心都在歌声中:“…这世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让我心安,只有你跟我有关,其他的我都不管。全世界你最温暖,肩膀最让我心安,没有你我怎么办?答应我别再分散!这样恋着多喜欢,没有你我不太习惯!这样恋着多喜欢,没有你我多么孤单!没有你我怎么办?答应我别再分散,答应我别再分散…”

    大概因为宿舍里还有同学,沈侯是躲在阳台上打电话,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又是刚学的歌,有点走调,可是在这个漆黑的深夜,却有了一种异样的力量,让颜晓晨觉得每个字都滚烫,像烙铁一样,直接烙印在她的心上。生命中会有无数个夜晚,但她知道,今夜从无数个夜晚中变成了唯一,她永远不会忘记今夜。因为有一个深爱她的少年熬夜不睡,守在电脑前听遍梁静茹的歌,只为找到那一首她唱过的歌;因为他为了她,躲在漆黑的阳台上,用走调的歌声,为她唱了一首全世界只有她听到的歌。

    明明宿舍里没有一个人,颜晓晨却好像害怕被人偷去了他们的幸福秘密,耳语般低声祈求:“沈侯,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好!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沈侯给出的不仅仅是一句许诺,还是一个少年最真挚的心。

    年轻的他们并不是不知道人生有多么百折千回、世事有多么无常难测,但年轻的心,更相信自己的勇气和力量,敢于期冀永远,也敢于许出一生的诺言。

上一页 《半暖时光》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