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芈月传》->正文

第一章 天命(4)

    “你说什么——”这一声并非出自楚威王之口,而是发自楚威后的尖叫:“到底是公子,还是公主?”

    “是——”女医挚咬咬牙,禀道:“是一位公主,是女儿!”

    “不可能!”楚威王的怒吼声几可惊天动地,他大手一伸亲自解开襁褓,一个粉红色的肉团哭得声嘶力竭,拎起小肉团的一条腿一看,楚威王的脸色也白了,随意将手中这一团软糯往女医挚怀中一丢,一脚踏得庑廊的木板几乎都断了,女医挚只听得他渐渐远去的怒吼:“将唐味抓起来,准备镬鼎,寡人要烹了他——”

    “哈哈哈……”一阵尖厉的大笑,楚威后笑得近乎疯狂,她大笑着失去王后的仪态,长长的指甲掐在女医挚的肩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女医挚,做得好,你做得比我想象得更好,我会重重赏你,重重赏你的!”

    女医挚只手忙脚乱地护住怀中的小婴儿,看着楚威后近乎疯狂的大笑,心头的余悸仍然阵阵袭来。

    这数月中,她也迫于楚威后的威势,找了堕胎的药草研碎磨粉,时时藏在袖中,欲找机会下在向氏的汤药之中。只是每到临动手时,内心巨大的恐惧感总是让她没能够走出最后一步。她年幼时师从扁鹊习医,古来医巫相通,医者活人,非医者之能也,乃是上天假医者之手,却使医者受荣耀。因此医者治病,除了精习药典脉案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以最大的虔诚心,才能倾听得到患者体内病恶所在,只有用最大的虔诚心,才能够在诸般药草中,找到正确的那一味来搭配救人。

    医者,是天神的使者,行医是天定的使命,是上天择定救人的人,才能够有异于他们的天赋。用上天所赋于的才能行恶,用救人的药物害人,是会受天谴的。

    她曾经看到过遭受天谴的人,被雷击而死,全身焦黑,更可怕的是尸体上会出现天书异纹烙在皮肤上,这种罪恶是连死都不能解脱的。

    她看着向氏走路,看着向氏吃饭,看着向氏喝药,每一秒她都在祈祷,每一个孕妇会发生的意外都这么多,她不敢下手,可是她却是如此期盼着能够让自己双手干净却能够让自己合族免祸的意外发生。

    直至向氏生育的那一刻,那一刻她想,如果这个孩子还能够顺利生出来,那么,她只有最后一个办法——初儿的幼儿如此脆弱,只消用被子放在他的口鼻上,他就能够窒息而亡,毫无伤痕,毫无怀疑。

    她颤抖,她祈求,向氏在凄厉的惨呼,而她内心凄厉和痛苦并不下于向氏,最后一刻即将来临,她无论作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万劫不复。

    可是,到最后一刻她把婴儿拉离母体时,她忽然看到了最后的结果,那居然是一名女婴。那一刻她禁不住喜极而泣——东皇太一、云中君、太司命、少司命、天上地下的诸神灵听到了她的祈求,这孩子得救了,她也得救了。

    随着楚威王惊天动地的怒呼声而去之后,楚威后带着满心的宽慰和得意而去,她不明白天象所显示的霸星怎么变成了女婴,她不想了解也不需要了解,她甚至可能以为是女医挚用了什么古怪的巫术把男孩变成了女孩。总之这个结果令她非常满意,她甚至重重地赏赐了女医挚。

    其余的女御女医,见楚王王后败兴而去,顿时也作鸟兽散。转眼间站得满满的椒室,人散得一个不剩。

    向氏

    向氏独自躺在椒室之内,悠悠醒转,她苦挣了半天,在孩子出世的那一刹那,只听得一阵惊呼:“生了,生了——”一口气松懈下来,便人事不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略回过些神志来,却听得满室寂静无人,连儿啼之声都不曾听到,心中顿时慌乱起来,叫了半天,要人没人,要水没水,连孩子去了何处也不知道,不由地心里越来越是慌乱。她虽然怯懦,但是毕竟在楚宫多年,后宫的纷争她不是不知道。她从前身份低微,只是耳闻目睹,却不曾亲身经历过,但却也隐隐知道,自己怀着孩子就住进这椒室,不知道要触犯多少这宫中的得势之人。她自怀孕以来,戴已对她的药食都十分紧张,也摆明了有多少人想要她腹中的孩子活不了。

    而此时,她明明已经生下了孩子,明明在昏过去的当时,满室簇拥着女御奚奴,可是转眼之间,侍从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

    她陡然间害怕起来,难道是孩子出了什么事了。她的孩子,她那活生生刚出世的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尽管全身是产后的疼痛和无力,向氏咬了咬牙,用尽力气就想挣扎起来去找孩子。怎奈她这一天一夜的生产,已经耗尽了精力,只挣了半天,才抬得起半天的身体来,便只觉得下腹一阵血涌,两眼一黑,再也撑不住,又重重地倒了下去。

    她的孩子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被人害了、扔了、换了……她无法不去想,越想,越是害怕。她仰天而卧,半丝力气也没有,险些而又要昏过去,可是她心里却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她一定要去找回自己的孩子。这个强烈的执念,让这个弱女子竟然迸发出毕生未有的勇气和力量来。

    她咬着牙,积蓄了半天的力气,一寸寸地挪到床榻边,当她的手摸到边缘的时候,不是不害怕的,可是母性的力量,却盖过任何的畏惧。她咬咬牙,用力一挣,跌下了床榻。

    冰冷而坚硬的地面,只撞得她浑身的疼痛感再一次剧烈地被唤醒。她的喉间发出破碎而嘶哑的呻吟,一动不动地伏在地面上,过了好半日,才能够勉强挣动一下。

    她本来就已经因为生产而失血过多,她生完孩子以后,侍人们一散而空,连为她清洗换装都未曾做到。她这一挣扎,身下又开始出血,此时跌在地下痛得不能起身,地面潮湿阴冷,冷气渐渐地上来,她的全身只觉得渐渐发冷,所有的气血精力都一丝丝离体而去。

    但是她半点也没有意识到,也丝毫没有顾及到这一点,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的孩子,她要去找她的孩子。哪怕她此时半身边冷而麻木,稍一挣动,那种锥心之痛如电击般袭来,要让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抵制。

    向氏伏在地上,过得好一会儿,挣尽力气才能够往前稍稍蠕动一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手指已经挨近了门槛,可是她的力气却已经耗尽,再也不能前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氏于昏迷中,似乎听得有人呼唤,她用尽力气,睁开眼睛,她看到的并不是她的孩子,而是戴已。

    戴已虽然知道今日向氏临盆,但是当时楚威后在坐,她却是不能进得椒室,只得在外焦急地等候。哪晓得忽然变生不测,楚威王一怒而去,楚威后随即将所有奚奴带走,却将那才出世的婴儿扔在地上哇哇大哭,无人理会。

    戴已只等得楚威后等人去远了,这才忙进去抱了婴儿,一看也吃了一惊。当时她虽然听得楚威王怒吼,只是隔得远了听不太清楚,此时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可是好歹也算得她这一系所生的孩子。而她已国这一系的人中,自入宫以来都未曾有孕过,虽然只是一个女婴,她见着也是又怜又爱,连忙将那女婴包裹得严实亲自抱起来。将这女婴抱妥以后,这才到后面来寻向氏。

    她一进内室,却见向氏晕倒在门槛,吓了一跳,忙让身后的侍女将向氏扶起,却见向氏下身已经完全浸在血里,而且血色也开始发紫,摸了摸她全身冰冷,脸色已经白里发青。吓得忙将她扶到床榻上,又让侍女去打了热水为向氏换洗。

    幸而方才为了初生婴儿准备的热水及炉子都还在,连原来给产妇准备好的生姜还在,忙烧了姜茶给向氏服下。

    她此时只带得两个侍女,眼见得人手不够,只得将女婴也放下,自己亲手帮忙。

上一页 《芈月传》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