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三十一章 活该却不犯法

    对于外面的风言风语,封澜不回避,也不回应。然而,外界的风暴终究只是擦身而过,来自家庭内部的寒潮才是她必须面对的真正问题。

    家曾是封澜最温暖的依靠,父母是身后永不动摇的坚石,可温暖会成为桎梏,坚石也可能是屏障,偏偏她还不能怨,不能闹,因为她太明白,家人都是为了她好。

    封澜的父母并没有在一听说“噩耗”时立刻冲出来阻挠,相反,这一次他们保持了极大的忍耐和克制。他们了解自己的女儿,封澜是个有主意的人,一旦认准了就很难轻易动摇,对付她的固执,最好的办法是让苹果从内部腐烂。

    封澜上小学时曾极度渴望成为专业的芭蕾舞者,父母认为艺术这碗饭不好吃,怕她沉迷于练舞耽误了学业,可任凭他们说破了嘴皮子,封澜也犟着不肯回头。家里不肯出辅导班的费用,她就拿自己的压岁钱来垫,大人故意不接不送,她宁可自己倒三次公交车,来回花费大量的时间也坚持了下来。

    后来封澜在市里的一次大赛选拔中败落,辅导老师告诉她,她跳得不错,但对于职业舞者来说,她个子偏高,身体条件并非上佳,在这一行注定做不到出类拔萃。这件事过去后,用不着家里人费半句唇舌,封澜自动调整了她的人生目标,成不了舞蹈艺术家,她就要做一个餐厅老板娘。这个理想在家里人看来也不算太好,他们始终持观望态度,然而她最终还是做到了,而且做得有声有色,让父母放心了几年,谁想到头来她竟会为了那样一个男人,将餐厅卖掉也在所不惜。

    封妈妈和老伴心里似被猫抓,似被狼咬,似被人放在冰里浸又搁火里烤。如果换作旧时代,他们恨不得将女儿关到不见天日的所在,接管她所有的烂摊子,容不得她出去做傻事。可惜在现实里他们没办法付诸实施。

    封澜是个独立的成年人,她道理说得比谁都透,主意打得比谁都准,除去最大的那件糊涂事,她油泼不进,刀扎不破。她爱那个罪犯,法律也管不了她。即使她真要卖掉餐厅,钱是她自己攒的,餐厅是她自己办的,房子是她自己买的,她名下几乎所有的财产她都是合法的独立所有人……只要封澜愿意,没有谁可以干涉她的决定。

    在封妈妈老两口看来,越是大事越需要冷静,只有封澜自己意识到心灰,她才会转变方向。他们给了她时间,等她头脑冷却,将所有希望寄于封澜自身醒悟,那个男人不值得她飞蛾扑火。可他们等到的最新消息是她依然想方设法为他奔走。

    封澜接到了父母让她回家的指令,他们说只是很久没有和她一起吃饭。封澜欣然前往,别说是一顿晚餐,即使是鸿门宴,该来的迟早会来,这是她必须要过的关卡。

    在父母家里,封澜见到了她哥哥封滔。封滔的妻子生下小女儿尚不足两月,连他都被千里迢迢地招了回来,这晚餐真是够“家常”的。

    封澜和哥哥感情素来亲密,两年不见,拥抱过后少不得一番好聊。封爸爸在旁给他们泡茶,封妈妈忙前忙后地备菜。这样亲密而融洽的家庭氛围一直持续到他们餐前各自喝了一杯封滔带回来的红酒,封妈妈放下杯宣布道:“Mary刚给我们家又添了一名新成员,我也许久没见大宝二宝了,我决定这次我们全家一起跟封滔过去,在那边好好住一阵。机票我来订,所有的费用我包了!”

    “我妈真大方。”封滔打趣道,“我和Mary刚搬家,新房子还有很多家私等着您老补贴。”

    封澜说:“好啊,你们玩得开心点。替我多抱抱小宝贝,就说姑姑疼她。”

    她笑着把话说完了,言毕吃了两口菜,发现四下忽然静了下来。封妈妈放下筷子道:“我说的是‘全家人’。封澜,你还没出嫁呢,就算嫁了也是我们老封家的一分子!”

    总算是进入主题了。封澜坐直道:“不好意思啊,妈,这次我去不了。要不这样,机票钱都算我的,您买手表的事也归我管。还有啊,哥,Mary上次看上的那个除草机,算我送你们搬新家的礼物。”

    “我们家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阔绰!”封滔用说笑来调剂气氛。

    封妈妈一声冷笑,“是啊,我女儿有钱又有出息,差点把所有的家底都拿去倒贴那个劳改犯。”

    封澜把手放在双腿上,徐徐说了句:“对不起。”她这声道歉全然发自肺腑,为她给父母带来的失望,为她替这个家增添的伤心和苦恼,也为她执迷不悟的自私。

    “卖掉餐厅只是我的一个打算,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你们放心吧。”

    “你以为我们不放心的只是钱的问题?别说对不起,封澜啊,爸妈老了,操碎了心也不过是少活几年的事,算得了什么?你最对不起的是你自己。”封妈妈再无法忍受,单手握拳捶着自己的胸口悲声道,“你做了父母,就会明白我们的感受。我想做坏人,专门拆散好姻缘?天底下哪个父母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往火坑里跳?你还不如拿刀来扎我的心。不过,你要照着这条路走下去,未必能像我一样有资格为儿女操心,我怕你晚景凄凉,最后落得孤单单一个人的下场。”

    封爸爸赶紧低声劝慰老伴。封滔也帮着打圆场,说:“封澜,你有什么事好好说,跟爸妈说不通,还有哥哥在。爱一个人当然没有错,但是爱不代表完全盲目,我认为你这次做得过了。一个犯了法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代表他的行为是有偏差的,你有必要再好好考虑考虑。”

    “我考虑得很清楚。”封澜回应道。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感到抱歉。

    封爸爸终于开了口,沉重道:“多余的话不说,你非要这样做,总要拿出个说服我们的理由,你到底图什么?”

    封澜说:“我爱他。”

    封妈妈忍无可忍地斥道:“除了爱,还有什么?哪怕你给出一个实际的理由,哄哄我们这两个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也好!”

    “没有了。”她不能骗家里人,“爱”这个理由太俗气,说出来轻飘飘的,像烂俗剧情里的对白,但这就是唯一的理由,想不出别的可以替代。爱他,所以心甘情愿去做别人眼里的傻事,就算日后后悔了,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我们哪点对不起你?你找个服务员,我们也忍下来了,你连把他带回来的本事都没有。现在又要告诉我,他连服务员都不是,是个杀人犯!”封妈妈声泪俱下,家里另外两个男人也面色沉重。

    封澜解释道:“他不是杀人犯,人不是他撞死的,他有错,但情有可原。妈妈,如果你们有危险,我也会冒着犯法的危险去保护你们……”

    “别跟我说这些,我都怕脏了我的耳朵!”封妈妈厉声道,“我们家虽不是高门大户,好歹几代清清白白。我们就是太纵着你,什么都让你自己做主,结果你给自己选了条绝路!早知这样,我宁可你书少读一点,钱少赚一点,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嫁人,糊涂过一辈子也好过现在这样。”

    封澜没有再辩驳,虽然在她看来,父母的价值观是矛盾的。他们从小教她自强独立,巾帼不让须眉,末了又试图说服她,安稳的婚姻才是女人生来最重要的事业。

    “你傻,别人可不傻。他没被揭穿身份的时候,哪里把你当盘菜了?走投无路才拉你当垫背。你要是家里一穷二白,或是个普普通通的工薪族,他会看得上你?”

    “所以妈妈您说得对,女人要努力赚钱。”封澜面色平静如水,“妈,您不是说我从小做什么事都比别人投入吗?还说这是个好习惯。我认真学习,卖力考试,辛辛苦苦打拼事业,图什么?不就是为了当我爱的人出现时,不管他富甲一方,还是一无所有,我都可以坦然地接受?”

    封妈妈被女儿的一番“谬论”说得连连摇头,绝望透顶,“没救了,没救了。”她扭头去看丈夫和儿子,“你们听听,她说的是什么糊涂话?”

    封爸爸闭目锁眉,封滔若有所思。

    封澜移步到妈妈身边,抽了纸巾替她擦泪,被妈妈狠狠地拍开手。她毫不在意,半跪在妈妈身旁,“我也想好好过日子,不是非找一个不靠谱的男人来猎奇。真的,我比谁都希望他根正苗红、事业有成,带回来你们舒心,我也有面子。但他不是,我还爱他,这是我选的,我就要接受全部的真相。他本性不坏,我没有傻到爱一个十恶不赦的人,这点判断力还有。”

    封妈妈声如游丝,“你现在说得轻松,等过了好些年,你吃了他的亏,人老珠黄,回不了头的时候,有你后悔的时候!”

    封澜不是没有想过这种结果。她像孩提时代那样依偎着妈妈的腿,低声道:“比起现在就开始后悔,还不如把它留到以后。妈,您把我教得很好,要相信您的女儿就算十年后、二十年后,吃了任何男人的亏,被骗到任何地步,一样有本事站起来活得很好。”

    封妈妈没有再劝,封澜离开家的时候,走到楼道,听见家里碗碟碎裂的声音。

    半个月后,封滔返程,父母陪同他一道离开。封澜这个他们一度想要留在身边养老的小女儿让他们伤透了心,于是下定决心留在那边替儿子媳妇带孩子,能待多久是多久,烦心的人和事,眼不见为净。

    封澜送他们去机场。封妈妈给女儿留下话,他们干涉不了她的决定,但绝不赞同她的选择。并且最后一次提醒封澜这条路的尽头等待她的是什么:从此以后,她会羞于参加同学会、朋友聚餐以及任何现实中的场合,别人问起她的爱人时她会始终尴尬。就算丁小野能活着出狱,他们走到了一起,总有一天封澜会发现两人的差距,从而数落他、嫌弃他。丁小野对封澜的新鲜感和感激也会在这些琐碎的摩擦里耗尽,最终两人沦为怨侣,到时封澜会明白,她忤逆父母、散尽千金、耗透青春换来的是什么结局。

    封澜长久地拥抱妈妈,让她和爸爸保重身体,只有他们好好的,长命百岁,才能证实这些预言的真假。妈妈永远是孩子的依靠,即使封澜七老八十受了欺负,妈妈还是会张开手臂等待她,护佑她。

    封妈妈不再和她怄气了,面上始终淡淡的。她走出安检口,背对着女儿,才落下泪来。

    丁小野名下那套房子顺利出手,心安下来,钱也到位之后,事情便按着原先计划好的步骤往下走。在曾斐的极力斡旋下,他的旧同事老钱同意组织再一次的取证,韩律师负责法理上的细节和联络有利的认证,封澜要做的则是一再登门道歉,她将丁小野售房所得与自己所有现金积蓄用以补偿冯家二老,不管吃多少软硬钉子,也要取得他们的谅解。

    那些日子,封澜耳边的质疑声从未停止过,走哪儿都是劝她的人,不管出于善意还是窥探欲。

    人们都说,她疯了,疯了,疯了……

    封澜心一横,别人管不着,管不着,管不着……

    她没有必要向旁人解释,也不需要他们的理解。

    丁小野犯了法,坐牢是他活该;可封澜爱上丁小野,活该却不犯法。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