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二十九章 鲜美的罪孽

    封澜在翻来覆去中被电话惊起,来电者是崔嫣。半夜时分,崔嫣找她必然不是寻常事,封澜一度犹豫了。枕边的丁小野抓住她的一只手,说:“接吧。”

    崔嫣第一句话便问丁小野是否还好。

    封澜没有应声。这对于崔嫣来说已是一种回答。崔嫣对封澜说,曾斐其实也知道丁小野在哪里,不过他那边暂时不会有动静,他答应给丁小野自首的机会,就会做到。然而崔嫣打电话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传达这个,她对封澜提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请求。

    封澜躺在床上,默默地听崔嫣说完事情的缘由。

    “你觉得我有可能答应你?”这是封澜唯一能想到的一句话。

    崔嫣良久不语,再开口时已无顾虑,“封澜,不到走投无路,我会求你?”

    封澜挂了电话。丁小野的呼吸还在她的耳边,抓着她的手也未曾松开,两人紧贴的掌心发了汗。她转身与丁小野相对,“你听见了?她竟然让我找吴江给她出示虚假怀孕化验单。”

    丁小野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这是崔嫣会做的事。她逼急了,什么招数都用得出来。

    “曾斐他居然……我真不敢相信。”封澜虽看出他二人有暧昧,却没料到会发展到这一步。

    丁小野不以为然,“有什么奇怪,他不是男人?”

    封澜嘴上拒绝得毫不犹豫,放下电话心却静不下来。她问丁小野:“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丁小野说:“你不是我。”

    丁小野逃亡后,出面料理他爸妈后事的人是段静琳,她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将丁小野父母合葬在一起。为此丁小野会毫不犹豫地去帮崔嫣,但他不能左右封澜的决定。

    封澜不说话了,呼吸也渐渐变得平稳,丁小野以为她快要睡着之际,听到她微微叹了口气。

    崔嫣对封澜说的是实话,不到走投无路,她不会想到去求封澜。她知道以封澜的立场,答应她的可能性有多渺茫。

    可她还有什么办法?

    早在曾斐提出把崔嫣送走的前几天,崔嫣已察觉到自己经期的推迟。她的“好朋友”一向十分守时,这种时候她又异常敏感,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

    崔嫣背着曾斐去买了早孕试纸,当她在试纸上发现了两条小红杠的时候,那种惊喜不亚于曾斐第一次亲吻她。她相信上苍终于垂怜了她一次,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她稳操胜券地留住曾斐,这是唯一的办法。

    然而崔嫣隐秘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曾斐参加吴江婚宴的那天中午,她上洗手间发现自己内裤上有血丝。崔嫣请假回家,再次用试纸验尿,发现原本那条模糊的小红杠消失了。这仿佛是平地一声雷,瞬间将崔嫣从云端打到了泥泞里。她不肯相信,一口气拆了四条试纸,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

    幸运之神也会反悔?崔嫣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当即奔向离家最近的医院。听说怀孕的早期,试纸不一定完全准确,妇科医生会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崔嫣把自己的症状对医生据实相告,也做了相应的化验。她拿着一叠报告单,忐忑地坐在诊室里,医生却告诉她,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并无受孕的迹象,很大可能是她出现了“生化妊娠”。

    这对于年轻的崔嫣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词。医生解释说,“生化妊娠”是指发生在妊娠五周之内的自然流产,意味着受精卵着床失败。

    崔嫣当时就哭了。她不是很明白医生嘴里的那些医学术语,但至少懂得“失败”两个字的含义。可这是为什么啊?她得知结果后一直非常小心,甚至也没有感觉到一丝腹痛,她和曾斐十分健康,一个小生命怎么会忽然降临又毫无预兆地离去了?

    医生见多了这样的眼泪,继续对崔嫣说,“生化妊娠”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对身体的损害性不大,很多女性不一定觉察到自己曾有过这样的孕史。原因有很多,可能是胚胎质量的问题,也可能是精神压力过大,一般不影响下次怀孕,她还很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只有崔嫣自己知道,她不一定再有机会了。以曾斐的性格,他会错一次,绝不会允许下一次发生——一旦他认为这是个错。

    崔嫣忍耐着让她浑身凉透的失望,试探着央求医生,说这个孩子对她目前的处境十分重要,是否能够通融一下?哪怕暂时给她一个怀孕的化验结果也可以,她愿意付出相应的酬谢。

    当时那位女医生的眼神让崔嫣印象深刻。

    崔嫣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诊室,在返家的公车上痛哭的。用这种手段留住一个男人有意义吗?何况这是最经不起考验的谎言。她知道在医生看来她可笑又卑劣。

    崔嫣尚且年轻,体会不到情欲的含义,对她而言,渴望与曾斐的亲密接触,只因为那是她留住他的一种方式,她快乐着他的快乐。当别的女孩在这个年纪渴望着自由、渴望激烈的心跳之际,她却只想陪伴在曾斐身边,只有和他在一起,她的心才会安放在胸膛,恒久而温存地跳动。可惜与她相反,曾斐似乎只有远离她才能获得平静。

    她在曾斐家的沙发上坐了整整八个小时,才等到从婚宴回来的曾斐,尚且未想明白是否该对他吐露实情,变故接踵而至,到头来崔嫣等到一句“我放了你”。曾斐要她走!她绝望了,不管不顾地给了他当头一击。

    崔嫣把第一次测出“弱阳性”的试纸和机票、护照一块还到曾斐手中。

    “你要我走,我会走。但愿你不会后悔。”她说。

    她很少见到曾斐如此认真地去看一样东西,哪怕那个试纸构造简单得很。他从她身边醒来的那刻也没有这样,沉默着,在方寸之地徘徊,困兽一般。

    曾斐最后把试纸放到了茶几上,拎了外套又出门了。他必须去到远离这个结果的地方才能喘过这口气。临走前,他要崔嫣好好待在家,哪儿都不许去。

    崔嫣紧握着试纸睡了沉沉的一觉。宽大柔软的被子包裹着她,她像睡在温暖又空虚的谎言里。

    第二天她照常去学校上了两节课。有过最疯狂的瞬间,她居然想过,要怀孕还是有别的法子,区别只在于对象不是他。可是即使成功,她要让她爱的男人背负这样丑陋的真相?不行,她的爱已经是丑陋的极致。

    中午崔嫣又回了曾斐家。康康说,妈妈过来了,带了好吃的,让崔嫣回来吃饭。

    餐桌上确实摆了很多菜,都是康康和崔嫣爱吃的。曾斐好像还没回来,曾雯和康康坐在餐桌旁,像是在等她。

    “阿姨,你来了?”崔嫣强打精神露出笑脸。

    曾雯冲了过来,把一样东西扔在崔嫣的脸上,连珠炮一般追问:“这是什么?啊?你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你的床上?”

    崔嫣低头看从她脸上弹开的东西,是那个操纵她喜悲的早孕试纸。这段时间她经历了太多事,曾雯的发难反而没有让她太过吃惊。

    曾雯是个火爆脾气,心里藏不住事。整件事的经过也极其简单,康康一大早莫名地想吃妈妈做的红烧带鱼,打了两次电话回家撒娇。爱子如命的曾雯二话不说向单位请假,开了两个半小时的车专程过来给儿子做午饭。她手脚麻利,三下五下备好菜,让康康打电话叫曾斐和崔嫣回来吃饭,等待的间隙顺便给弟弟收拾一下家。康康贴心地给妈妈打下手,收拾垃圾时无意中弄坏了垃圾袋。曾雯骂他毛手毛脚帮倒忙,自己替他去捡散落在地的垃圾,不想发现了空的早孕试纸包装盒。

    曾雯盘问康康,舅舅最近是否带了女人回家。康康说从来没有。这个家平时只有一个女性经常出入……曾雯旋风般将崔嫣的房间翻了个遍,毫无悬念地在她枕头下找到了这个东西。

    曾雯是过来人,岂会不知两条杠的早孕试纸意味着什么?崔嫣早熟懂事,曾雯是知道的,但她没想到这孩子会闯下那么大的祸。

    “你还是个学生,今年才几岁?哎呀呀,想要气死我?”曾雯捶着胸口,后悔平时对崔嫣管教不足。她总是那么省心,可毕竟是个孩子。曾斐把崔嫣放在她名下养,崔嫣就像她的女儿一样,没有一个做长辈的看到这样的东西还能沉得住气。

    “你说!孩子是谁的,你倒是说话呀!”任凭曾雯怎么问,崔嫣木然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曾雯苦口婆心地劝:“崔嫣,你说出来,阿姨替你做主。是不是哪个男人骗了你?还是谈恋爱没注意做好保护措施?事到如今,妈妈也不会拿你怎么样,但你是女孩子,这种事开不得玩笑,你得告诉我实话,我才能帮你。”

    崔嫣绞着手指,泪水在眼眶打转,吃力道:“阿姨,不要问了,你别管我。”

    “放屁,我能不管你吗?”曾雯急得直跳脚,打又不是,骂又无用,“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大学都没毕业,这孩子留不得。关键是你得让我知道孩子的爸是谁!”

    说着,曾雯又迁怒儿子,“你给你舅打电话没有,他怎么还不回来?家里都出大事了。”

    “他早就说在路上……”康康在远离风暴中心的角落里冒出一句话。

    崔嫣听到曾斐的名字,瞬间有些慌了,连曾雯的粗线条都看出了她眼里的怯意。她骂道:“你曾叔叔不知道吧?他那么疼你,知道不气死才怪!”

    说话间,曾斐已走进玄关。他问姐姐:“怎么忽然来了?你说谁被气死?”

    曾雯一见弟弟回来了,如吃了颗定心丸,望着崔嫣,一时间又有些说不出口。女孩子面皮薄,出了这样的事,自然不愿被人一提再提,可曾斐不是外人,他才是这个家拿主意的男人,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

    曾斐远远地瞧见沙发上缩着背的崔嫣,心里已有了最坏的预感。害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就是他的生活。他把车钥匙放在玄关柜上,慢慢地走了过来。

    “干什么?”他朝屋子里的人问道。崔嫣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让他眼睛发疼。他说:“去多穿件衣服。去呀,坐着干什么?”

    崔嫣听话地站起来走向自己的房间。曾雯抓着曾斐的胳膊小声道:“崔嫣怀孕了,这事你知道吗?”

    曾斐不说话,看了姐姐一眼,难辨情绪的目光又跟随着崔嫣的背影。曾雯主动将这个理解为震惊,着急又上火,“你说这都是什么事!现在的女孩子啊,叫我怎么说?偏偏她打死不肯说出男方是谁!”

    曾雯感觉到弟弟抽出了手,走向客厅的另一边。眼看崔嫣进了自己的房间,曾雯又跟上去,压低声音对曾斐道:“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什么人生什么种!她和静琳那丫头……”

    “有事说事。你提这些干什么?”曾斐脸色很不好看。

    每次一说到与段静琳有关的话题他就是这样,然而这在崔嫣身上是绕不过去的事实。对于静琳,曾雯是既心疼,又瞧不起。她再度埋怨道:“你当初就不该把这样的麻烦带进门,现在该怎么办?要不你和她谈一谈,她和你亲,会跟你说实话的。总得找出那个王八蛋,我们家的人不能随便被人欺负了!”

    “是我。”曾斐坐在沙发上,两手撑着额头道。

    “当然是你和她谈,我问了她半天,她不肯说。”曾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顺着自己的思路一个劲地往下说,“一定得问出对方是谁,现在的男人太不负责任了……”

    “我说是我干的!”曾斐忍无可忍地提高了声音。披了件衣服走出来的崔嫣再也挪不动脚,康康也屏住呼吸,曾雯更是像被施了定身咒般,半张着嘴,眼珠都不转了。

    “你说什么?”她问曾斐,仿佛怀疑自己的耳朵,也怀疑他现在的精神状态。

    曾斐背上全是汗,索性脱了外套甩在沙发上,大声吼道:“我说是我干的,我就是那个王八蛋!还要我说得再清楚一点?”

    曾雯的手筛糠一般,上前推了弟弟一把,曾斐不动,她又狠狠地捶了他一下,厉声道:“曾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话吗!”

    “我清醒得很。”曾斐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豁出去堕落的痛快!原来当着别人的面承认自己是“王八蛋”没想象中难。他从昨夜到现在水米未进,饥肠辘辘是唯一的感觉。

    曾斐走到餐桌旁,率先坐了下来,回头去看像个灰色的影子一样停留在房间门口的崔嫣,皱眉道:“过来吃饭,你现在不能饿着。”

    康康赶忙给大伙儿盛饭,飞快地用小眼神打量每一个人的脸色。崔嫣坐到了曾斐身边,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埋头吃东西。曾雯也梦游般坐到了餐桌另一端,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崔嫣和曾斐。

    “今天是初一还是十五?”曾斐莫名地问了一句话,没等任何一个人回答,又夹了一大块鱼肉放进嘴里,罪孽的味道竟也是鲜美无比。他细细地咀嚼,又给崔嫣夹了一块。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