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二十七章 另一种相濡以沫

    封澜想了许多要在三十岁生日这天做的事,她后悔从前没有好好列张清单,到了紧要的关头,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似乎什么都很想做,可做什么都不够好。看电影,太费时;去旅行,来不及;上游乐场,人太多……她和丁小野之间有数不清的空白等着去填补,恨不得把一生都浓缩到眼前。

    后来他们回了封澜的住处,好像也没谁主动提出这个想法,但又不约而同地默许了。

    封澜的身上混杂了各种宿醉的味道,她一秒都不想让它们在身上停留。一回到家,她就钻进了洗手间,把客卫留给了丁小野。

    温暖的水流让封澜焕然一新,她擦着头发走出来时,发现丁小野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啃苹果,甚是优哉。

    “就知道吃!”封澜抱怨道,“你上辈子是饿死的?”

    丁小野笑着回头说:“小气什么?有机会你秋天去察尔德尼,我种的苹果树也结果了,到时赔你一箩筐。”

    “你得陪我去!”封澜强调道。

    “好啊。“丁小野竟爽快地答应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不过我的苹果不如外面买的,有点酸。这很适合你。”

    “适不适合吃了才知道。”封澜问他,“你没去洗澡?”

    丁小野反问:“为什么要洗?”

    他这么一说,反显得封澜的要求如司马昭之心,太过赤裸。她拉紧了浴袍的前襟,理直气壮地说:“你昨晚洗过了吗?看看你脸上身上,又是灰尘又是血,头发有多久没剪过了?整洁是一种礼貌,懂吗?”

    “我们俩相互表示了‘礼貌’之后要干什么?”丁小野虚心请教。

    封澜总能找到理由,头一偏,说道:“既然今天是我生日,接下来当然是生日大餐。我说过我的厨艺很不错,你洗干净等着就好。”她说着,又苛刻地打量了他一轮,补充道,“难道你想让我以后回忆起三十岁生日这天,是和‘这副样子’的男人一起度过的?”

    丁小野似乎被说服了,想了想,朝客卫走去。封澜跟上去告诉他:“其实外面的浴室很少用,地漏有点问题,不太好排水。你可以到我房间去洗,我不介意。”

    丁小野说:“没关系,我正好帮你检查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你可以去做饭了。”他走过封澜身边,多看了她一眼,好奇道,“你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失落?”

    “那么小心干什么,怕我骚扰你?我在你眼里是这种人?”封澜愤愤不平。

    丁小野笑着问:“难道你不是吗?”

    封澜给了他一脚。

    地漏的小故障很快被丁小野解决。浴室里水声刚响起没多久,封澜敲了敲门,大概是水声掩盖了敲门声,丁小野没有回应。封澜想了想,推门进去。

    “呃……我忘了给你毛巾!”她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自然,就好像刚走进一间普通的书房。

    丁小野背对着她,听见她的声音,停下了洗澡的动作,倒也不慌,只是说:“放着就行。”

    封澜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

    “还要看多久?”丁小野的声音也听不出情绪。

    封澜不屑一顾,“谁看你?我在想毛巾该放在哪里。我也不是没有见过。”

    丁小野侧过来的脸上似乎带着笑。

    “给我。”

    “什么?”

    “毛巾!”

    他说着就要转身来拿,封澜反而不好意思了,把毛巾放在洗漱台上就走。

    她才不是丁小野想的那种人。但是“绝非这种人”的她过了一会儿又关切地询问了他关于水温的问题,还给他送了一回换洗衣服。

    丁小野换下来的脏衣服被封澜扔进了洗衣机,他走出来找上衣,她扔给他一件衬衫。他一边往身上套,一边浑不在意地问:“观察了那么多回,有什么结果吗?”

    他都那么直接,封澜再闪烁其词未免落了下风。她承认自己对于衣服下的丁小野有些好奇,毕竟上次那半途而废的激情里,丁小野始终衣衫未乱,反而是她失去了更多遮蔽,这让她一直耿耿于怀。

    她摸着下巴点评道:“还行吧。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衣服穿到一半的丁小野扭过头来问。

    “没什么,我去给你找块毛巾擦头发。”

    封澜才走出一步就被丁小野拉了回来。

    “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他提醒道。

    看他总是摆出一副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想不到对此还挺介意的。封澜不落痕迹地掩饰好笑意,回头惊讶道:“非要我夸你身材很好?”

    “我问的是你的后半句话的意思。”丁小野其实也看出封澜有心戏弄,偏偏又想听到下文,只得听之任之。

    “别的女人是怎么评价的?”

    “答非所问。”

    丁小野松开她的手去系胸前的纽扣,显得意兴阑珊。

    “这就生气了?”封澜伸手在丁小野眼前晃了晃,他正低头扣最后一颗扣子,有一滴水珠顺着他前额半干的发梢滑落,打在封澜的手背。封澜笑着反手把水珠子擦在他肩膀上,他要笑不笑地抬眼看她,带着不满、好奇、容忍和一点点孩子气的耍赖。

    “说不说!”

    封澜心中的那个直觉更强烈了。说什么“骗过很多女人,上钩的也不少”?她越来越怀疑那些女人是否存在。

    “行了,你什么都好。只是身上的伤有些碍眼。”封澜见好就收。她想起了刚才在他身上看到的伤痕。尤其是腰眼处那一块触目惊心的青紫,曾斐下手太狠了。

    “你的‘只不过’就是指这个?”丁小野翻个白眼。

    “别大意,留下病根就麻烦了。”封澜有些心疼地在他伤得最重的地方按了一下,“要不我给你上点药?我妈给过我一瓶药酒……”

    丁小野对封澜突如其来的触碰有些在意,不自在地截住了她的手,“你别乱动我就没事!”

    封澜佯怒,“这么贞烈?”

    丁小野把她的手轻轻放回她身畔,认真道:“我现在身上痛死了,肚子也饿,全身心等你的生日大餐。”

    封澜只得朝厨房走去,一边在冰箱里翻找,一边留神看着丁小野。他把袖子往上挽。

    “为什么不问我家里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封澜说。

    丁小野顺着她的话道:“哦……为什么?”

    “是我以前买了打算送给周陶然的,结果没送出去。放心吧,衣服是新的。”封澜搅着鸡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丁小野聊着,“他总是说我挑衣服的眼光很好,我就替他包办了,到头来他反而嫌弃我送的衣服太贵。”

    “很贵吗?”

    “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挺贵的。”

    丁小野彻底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笑道:“那我岂不是赚到了?”

    封澜也笑了,这才是她喜欢的丁小野。她有感而发,“都说礼轻情意重,难道礼重了情义就轻?周陶然说他选择冯莹,是要做平凡的夫妻,过踏实的日子。我想要的也不过如此啊!我比他有钱,这是事实,因为这个,我的心意就比不上别人了?”

    “干吗不亲口告诉他?”丁小野漫不经心道。

    封澜吁了口气,“我想过,分开了也要把话说清楚。但是再见他时,又发现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何必费那个劲去说这些?过去就过去,不管真心还是假意,都和他没有关系。”

    封澜在厨房忙碌,等她把三菜一汤摆上桌,丁小野也替她修理好漏水的龙头,顺便让阳台的茶几不再摇晃。

    “开饭了!”封澜在餐厅叫他。

    丁小野擦擦手走过去,桌上摆着西红柿炒蛋、葱花煎蛋、水蒸蛋和蛋花汤。封澜赶在他质疑前不好意思地解释:“很久没在家自己做了,冰箱里除了一盒鸡蛋没别的存货,我不想出去采购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将就着吃吧。”

    “一个正常人一天需要这么多蛋类吗?”丁小野低头闻了闻味道,好像还不错。

    封澜给他盛汤,嘴上说道:“你受了伤,多吃点补一补……”

    这话听起来有点怪,她的手停顿了一下,果然丁小野表情微妙。他说:“封澜你挺会骂人的。”

    封澜脸一红,她本没有别的意思,怎么一对上丁小野,在低级趣味的路线上就回不了头了呢?

    他们相对而坐,丁小野正打算喝一口汤,封澜站起来说:“不对,应该有烛光!”

    “现在是中午!”丁小野提醒她。

    封澜仿佛没听见一样,跑来跑去拉上了家里所有的窗帘。帘子的遮光效果不错,室内顿时昏暗了下来,随即她又拿出了香薰蜡烛,逐一点上。丁小野任她折腾,等她终于坐了回来,才问道:“可以吃了吗?”

    无怪乎恋人间需要烛光调剂情调,灯下不看郎,烛光下也一样。丁小野的头发有些长了,洗了头,还没干透,被他胡乱地往后拢,下巴上冒出了新的胡碴,光线弱化了他脸上的伤。丁小野的好看是凛冽的、咄咄逼人的,很容易让人忽略其他,以至于封澜这才留心去细看他今天的打扮。她没见过他正装的模样,可这套她原本计划在四周年纪念日时送给周陶然的ARMANI现在套在他身上毫无违和感。

    封澜想说话,又没出声,只是笑了,恍然觉得全世界的衬衫都该留给他来穿,这辈子的饭都该陪着他一块吃。

    她又站了起来,“你等会儿!”

    “喂,封澜,我真的饿了!”丁小野抗议道。

    “你先吃,不用等我,我马上就好。”封澜奔回房间,飞快地打开衣柜挑选衣裳,换好了裙子,又去整理头发,还腾出时间花了个超快速的淡妆。

    她日后一定会反复回忆起这一刻,绝不能允许美好片段里的自己穿着浴袍,头发凌乱,还顶着黑眼圈。

    丁小野虚脱地靠在封澜的房间门口,看她如走马灯一般折腾,等她终于施施然走了出来,他心生感慨,女人真是一种他无法理解的动物。然而目睹这个女人从清水素面,转瞬全副武装,光彩照人,这给他带来的新鲜感不亚于一场魔术。

    “你平时就是这么‘变身’的?”丁小野走回餐桌,又回头瞄她一眼。

    换了身装束令封澜多了点底气,她端坐在他对面,扬起下巴问:“不好看吗?”

    丁小野本可讽刺她几句的,然而用他饿昏了的眼睛看过去,她确实不丑。

    “还行。”他敷衍道。

    “牛嚼牡丹。”封澜把特意为迁就丁小野的风格而买的那身衣裳扔进了垃圾桶。她想通了,那身衣服不适合她,她就是这样的人,丁小野若心里有她,便该接受她真实的模样,一如她从未在意他一无所有。

    丁小野人生中的前二十年是个对吃的颇为挑剔的人,不过他得承认,封澜的菜式单调,味道尚可。最起码从她的外表看不出她是拥有这样手艺的人。封澜有很多地方让他觉得好笑,但也有很多地方让他意外,糅合在一起,又觉得天经地义,封澜就是封澜。

    烛光还没燃尽,一顿饭已吃毕。封澜仍有遗憾,她被饿死鬼投胎的丁小野感染,竟忘了开瓶红酒,就这么陪着他风卷残云。

    她提前打了招呼,“我可以做饭,但不洗碗。”

    用意不言而喻。她从未觉得女人完全不做家务值得夸耀,同样男人也是。

    丁小野没说什么,卷起衣袖收拾碗筷。封澜不忘笑盈盈地监督,提醒他小心轻放,这套餐具是她英籍的嫂子送的,坏了就可惜了。

    丁小野嫌她聒噪,正好她接了通电话,人走向阳台。

    来电的是老张。他为昨晚喝多了没送封澜回家而道歉,不知从哪儿听说今天是封澜的生日,想约她出去。

    封澜推说女人对生日这一天没什么好感,不过是又老了一岁,没什么可庆祝的,顺带感谢了老张的好意。老张却说他人已经候在楼下,纵使封澜不肯和他出去,至少让他把礼物送到寿星手里——假如她懒得出门,他也可以亲自上门,只要她愿意。

    这么一来,封澜委实找不出推脱的理由。她总不能让老张上来,自己不下去又没有礼貌。她做贼心虚地朝厨房看了一眼,丁小野背对着她,似乎并不关心。

    封澜心想,也该是和老张说清楚的时候。她和丁小野日后会怎么样,完全不知道,然而他在的时候,不可能有别人。并非道德洁癖,而是满脑子全是这个人,别的事情,她有心无力。

    封澜让老张等一会儿,她这就下去。还来不及挂断电话,手机被人从耳畔抽走。她转身撞上丁小野,他两根湿漉漉的手指捏着手机,含笑道:“谁啊?”

    “一个朋友说给我带了生日礼物,我去去就来。”

    丁小野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念道:“张天然……什么朋友啊?想泡你的朋友?拿来当备胎的朋友?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一点都没闲着。”

    他的话说得难听,封澜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微怒道:“你甩了我,还不让我找别的男人?他喜欢我,我考虑,怎么了!”

    “没问题。我陪你下去参谋参谋?男人看男人,眼光才准。”丁小野“好心”道。

    封澜知他存心捣乱,想到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也来了气,“你站在这里就是个坏的标本。我只要不找你这样的,剩下的全是好男人。”

    “你找好男人干吗?”丁小野笑得开怀,“得了吧,别糟蹋好男人了。那些‘温良恭俭让’一点都不适合你,你喜欢‘刺激’点的。”

    他转着她的手机,在她耳边轻佻地吹口哨。封澜脸涨得通红,手掌叉着他的脸将他推远,“滚!我天生就该受你的气,被你弄得不上不下是吧!”

    “我什么时候把你弄得不上不下?”

    丁小野语气的着重点让封澜气结。她语带挑衅:“懒得理你,我下楼一趟。再胡说八道我当你吃醋了,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在家洗碗,你去见备胎,这说得过去吗?小气又怎么了?”丁小野笑嘻嘻地伸手拦了她一把。

    “你说谁‘备胎’?”封澜真的生气了,“丁小野,我今天三十岁了,你大概也不会娶我,说不定我真会嫁给他。我说过我想过最平凡的家庭生活,找个好男人相濡以沫,白头到老……这些你做得到吗?”

    丁小野停顿了一下,说:“白头到老太遥远了,相濡以沫是没问题的。”

    他吻她时毫无预兆,封澜的口红又被弄糊了,才明白他的“相濡以沫”是什么意思。

    “我要是死了,八成是因为铅中毒。”丁小野抹着自己嘴角的红印笑道,脸上却毫无担忧,只有暧昧。蹭口红的游戏他还玩上瘾了!

    “还有一种可能是被我揍死的!”封澜提醒道。

    “‘相濡以沫’难道不是口水对着口水?”他诚心讨教,“我理解的成语有误?”

    被他成心这一闹,封澜也脑袋发昏,不知道该以何种面目去见老张了。

    “你就是自己不要,也见不得我好。”她骂道,“我总不能让人在楼下干等着!”

    她想要拿回自己的手机,丁小野举高过头顶,她够不着,好气又好笑,只得捋他的顺毛,“我给他打个电话应付一下好不好?”

    丁小野却收起了笑容,随手将手机抛向沙发,说:“你先应付好我。”

    封澜的腰重重地硌在沙发扶手上。那扶手是木质的,虽圆滑但坚硬。他整个人都覆了上来,封澜的腰疼得令她眼前一黑,回过神来破口大骂道:“王八蛋,我是人肉做的,懂吗?”

    丁小野说:“哪里是人肉?让我摸摸看……”

    他的掌心有茧,触感粗砺,不由分说,也不由抵抗,剥皮拆骨一般。

    “喂,我的裙子有拉链的!”封澜艰难地才能找到空隙发出一声抗议,丁小野在“找拉链”的过程中领着她翻到了沙发一侧,她身下总算换成了柔软的垫子,还没来得及庆幸,布帛裂开的轻微声响让她抓狂。

    “你想死吗?这是我最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

    丁小野从背后扳过她的脸寻找她的嘴唇,封澜的身体被扭至承受的极限,颤巍巍地央求道:“松手,你先松手!让我转过来……我又不是一根麻花!”

    “封澜,你能不能闭嘴?”

    封澜一点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废话,她调整着自己,迁就着,适应着他。丁小野满头是汗,他的动情和急切中夹杂着懊恼。

    上一次他们止步于开端,如今真正快要进入主题时,封澜才发现丁小野的生涩。她有些明白了症结所在,在他耳边低语道:“你到底会不会?”

    丁小野从她身上支起半边身体,面红似血。

    “你配合我一下行不行?”

    他的眼底欲望氤氲,偏有几分无助和难为情。

    封澜微眯着双眼,手指抚摸着他后脑勺的头发,轻启朱唇时说出的却是——“不行!”

    他总是欺负她,口头上占尽便宜,想不到也有今天。

    只可惜封澜的得意并未持续多久,男人的本能总会让他找到途径,只不过最后的突破一如他往常的强硬。

    封澜蹙眉道:“轻点!”

    丁小野还挺记仇,以牙还牙地喘息道:“不行。”

    封澜再说不了别的话,天花板上那盏她亲自挑回来的水晶吊灯仿佛海上星光般摇曳。她在他手下被揉皱了,捏化了,碾碎了……化成烧红的流沙,从他指缝滑落,触地时却像一滴水晕开,融入滚烫赤地,只剩最后一缕烟尘。

    “你先前不是说身上疼得厉害吗?”事后封澜质疑丁小野。

    “嗯!”他半边身子还压在她身上,“现在更疼了,哪都不想动。你去给我倒杯水。”

    他们把生日大餐提前是明智的,反正后来也没了晚饭。

    当然生日蛋糕也不在计划之列。入夜,封澜在冰箱里找到一盒速冻的比萨,用微波炉加热,对着它吹灭了生日蜡烛。

    “许什么愿这么虔诚?”丁小野觉得她郑重其事的样子相当有趣。

    封澜说:“我不能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她等她的应许之日。不是说,所有虔诚的人都配得到这天吗?草草填饱肚子,丁小野让封澜给他修一修遮住了眼睛的头发。封澜有时也会自己剪刘海,这个要求对她来说不算复杂。她还顺道替丁小野刮了胡子,当薄利的刀片在紧绷的皮肤上游走,任何男人看上去都会比较诚实。

    “丁小野,对我说句真话,要绝对的肺腑之言,一句就可以了。”封澜的手轻轻压着他的下巴,刀片在喉结附近停留。

    丁小野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近距离看着封澜的脸,她披散的头发垂落在他耳畔。指尖温热,刀锋冰凉,他的喉结微动。

    “其实,我……”

    “快说!”封澜几乎要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

    “其实我发现你喝醉的时候很丑,以后不要喝那么多,少丢人现眼。”

    他说完肆意地笑,肌肤震动,磨蹭着刀片。封澜懊恼,扔了刀片,不轻不重地扇了他的脸一下,“宁死不屈是吧?看来我要给你来点硬的!”

    丁小野反扑过去,“来硬的是我的特长。面对信仰坚定的勇士,你要以身相许,以柔克刚。”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