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二十二章 盐粒和火焰

    崔嫣说自己要回曾斐家再拿几件衣服,她在房间里收拾,曾斐从门口经过,提醒道:“你多带几件厚的衣裳,天气凉,看看你今天穿成什么样子?”

    崔嫣疑惑地看了看自己今天的衣着,她穿了件针织开衫,吃饭和回家以后有点热,就脱了开衫,露出里面的裙子,虽说无袖,但也中规中矩。

    “不好看吗?”崔嫣不常穿裙子,听曾斐提起她的衣服,想到今天第一次陪他去见他朋友,担心自己打扮得太过随意。

    曾斐说:“就几片小破布,看着就闹心。也不怪老王起贼心。”

    崔嫣立刻笑了,她是学艺术的,同学里穿得比她出位的多了去。她双手掐在腰上,故意在曾斐面前晃来晃去,微眯着眼睛问:“我身材怎么样?不比封澜差吧?”

    曾斐感到意外,问:“为什么要和封澜比?”

    “我和她是竞争对手,为什么不能和她比?”崔嫣酸溜溜的,“你们不都说她漂亮,身材也好?我不如她,也没差太多吧?”

    “丁小野说的?”曾斐问道。

    崔嫣一愣,她说“竞争对手”的意思其实是针对曾斐而言的,要不是丁小野横插一脚,当初封澜真会嫁给曾斐也说不定。没想到在曾斐听来,却是她和封澜为了丁小野而暗自较劲。

    那天崔嫣在曾斐面前说要和封澜公平竞争,既是为了维护丁小野,也是气话。她脑子转得极快,心下一动,借机问道:“小野哪不好?你倒是说清楚呀。”

    曾斐喝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却没有出声,离开了崔嫣的房门口。

    崔嫣放下衣服跟了出去,她见曾斐手里的酒杯空了,飞快地跑去给他倒酒。

    曾斐酒量很不错,也有收藏好酒的习惯。心情好,或者不好的时候,偶尔会在家自己喝两口。崔嫣也不确定他今天属于哪一种情况,明明吃饭的时候已经喝过了,回来还觉得不够。

    她想起他们在饭店时喝的是茅台,而从他刚才杯里酒的颜色来看,在家喝的似乎是洋酒。两种酒混杂着喝,不是很容易喝醉?

    崔嫣在吧台找到了只剩三分之一的龙舌兰,倒酒的手“不小心”往前一倾,酒满得从曾斐手中的杯里溢了出来。

    曾斐平时喝得很有分寸,崔嫣知道自己心太急,做得太过反惹他疑心。果然,曾斐看着手里满满当当的一杯酒沉默了。

    崔嫣连忙抽纸给他擦手,自己的手上也沾到一点,她把手指放在嘴里尝了尝,没她想象中烈性,于是转身给自己也找了个酒杯,笑着说:“呀,手一抖倒多了。要不我也帮你喝一点?别浪费了。”

    她说着,拿过曾斐的酒杯,把里面的酒往自己杯里匀了一点。曾斐竟也没有阻止,随她倒腾。

    崔嫣精得很,她说帮他喝一点,就真的是“一点”,她把杯子还给曾斐,自己手上的酒还不到他的四分之一。

    “我还没跟你喝过酒呢,第一杯,干了?”

    她的语气带着试探。曾斐若是不喝,她再想别的法子激他。出乎崔嫣意料的是,曾斐欣然与她碰杯,二话不说地仰头将那一杯酒一饮而尽。

    崔嫣目瞪口呆,又有些担心他,忍不住说了句:“哎,你慢点。”

    曾斐把杯子倒过来,一滴残余的酒从边缘滑落,他眼里带笑。

    箭在弦上,崔嫣只得学他的样子,一口气将自己的酒全倒进嘴里。她并没有让酒在口腔里停留就直接咽了进去,喉咙里很辣。

    就当辣椒水吧,严刑逼供的利器。曾斐喝得比她多,酒后吐真言,他嘴再严,醉了总比清醒时好打发。

    崔嫣的“辣椒水”喝到第四个“四分之一”时,曾斐的面孔在她身边已变得模糊。

    “你到底能不能喝?”她听到曾斐在身边问。

    “你先喝,你喝我就喝!”崔嫣这时候还不忘自己的立场。

    曾斐好笑道:“不会醉了吧?我已经喝过了。”

    “对哦!“崔嫣仰着头笑,“我没醉。你喝过了,轮到我。”

    崔嫣依旧采取一口吞的喝法,多试几次就没那么辣了。她给自己倒上一点点……第几个“四分之一”来着?不记得。

    曾斐按住了她的手,“够了,差不多了。”

    “没够。”崔嫣也给他倒。曾斐不动声色地将原本自己面前满满的酒杯推得很远,换上了一个空杯。崔嫣不疑有他,照倒不误,还说她没喝醉。

    曾斐也喝了足足三大杯,那瓶龙舌兰早就经不住他们这种喝法,中途被崔嫣从酒柜里翻出他那瓶年份不错的Comandon,他也没顾得上心疼。

    “这酒真烂,味道很怪。”崔嫣摇摇欲坠地点评道。

    曾斐怕她摔倒,把她拉到客厅的沙发上,没让她继续再喝下去。

    “为什么想要我喝醉?你想干什么?”曾斐问她。

    崔嫣的脸红得让曾斐担心只需轻轻一戳,就会有带着酒精的血液从破皮处奔涌出来。她歪倒在靠背上,问:“你醉了吗?”

    “有点。”曾斐只是微醺,比她好得太多,可惜崔嫣现在的状态已无法分辨真假。

    “你讨厌丁小野,他哪招惹你了?”崔嫣伏在曾斐肩膀呢喃道。

    果然不出他所料。

    曾斐说:“谁是丁小野?”

    崔嫣笑着打他,“明知故问,你醉了。”

    “崔霆和你很早就认识了?”曾斐也开始了他的盘问。

    此时崔嫣已无法识破曾斐悄然转换的概念,在他肩膀上动了动,回答道:“比认识你早。”

    “你的钱就是给了他?”

    “是又怎么样?你说过,那是属于我的钱,我有权支配它。我不会告诉你他在哪儿的。”

    “他人还在本市吧,你给他租了房子?”

    崔嫣不言不语,曾斐顿了顿,又问:“他回到了原来的住处?”

    崔嫣闻言,缓缓抬起头来,“我不想跟你说这个。”

    曾斐点了点头,心下已有了答案,“那么护着他?”

    “你懂什么?他是好人。”

    “你说喜欢他是真的?”

    “嗯。”崔嫣说的是真心话,只是没有说出下半句……她喜欢的不只是丁小野,还有他妈妈。童年时代崔嫣最羡慕的就是丁小野和他妈妈在一起时的氛围,那是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温情。

    曾斐喝掉了崔嫣的第五个“四分之一”,自我解嘲道:“我以为我才是你的初恋。”

    “你是啊。”崔嫣惋惜道,“可是封澜说,亲过的才算,所以她是你的初恋,我的是阿霆……咦,怎么颠倒过来了?”

    崔嫣仿佛这么一说,也发现了有趣的地方,双手比画着,“我们真乱!”

    “你跟……阿霆,什么时候的事?”曾斐好像并没有发现有趣之处。

    崔嫣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忽然捂着嘴往洗手间跑。

    曾斐等了很长时间才听到冲水的声音。崔嫣脸湿湿的,好像用冷水洗过,但是没有用,她连站都站不稳了。

    “我给你倒杯水。”曾斐想把她先扶着坐下,崔嫣非说自己没事,摇摇晃晃地自己走到餐厅倒水。冰箱里有康康早上沏好的柠檬水,她倒了半杯,洒了半杯。

    曾斐怕她打碎玻璃割到手,跟过去拿下她手里的冷水壶。

    “什么时候的事?”他又问。

    崔嫣扶着餐桌才勉强能保持身体平衡,茫然地看着曾斐,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曾斐换了更随意的口气,问:“你和你的……阿霆真的……”

    “哦……”崔嫣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

    “瞎扯。”曾斐其实不是很相信。

    崔嫣说:“那时你刚出现在我妈身边,她恨不得我天天不在家。我只能厚着脸皮整天往阿霆家跑。有一天我问他,你和女孩子亲过吗?他说没有,我让他跟我试试。”

    “他没拒绝?”

    如果崔嫣没有说谎,当时的崔霆已经十七八岁了,小姑娘不懂事,他却不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他顺势而为地占了崔嫣的便宜,就证明他本性就不是什么好人,也难怪他如今可以把封澜骗得团团转,然后一走了之。曾斐心里一阵厌恶。

    崔嫣笑嘻嘻地说:“他来不及拒绝,根本没反应过来。我是这样的……”

    她踮起脚尖,飞快地在曾斐嘴唇上啄了一下,身子往后仰了仰,几欲摔倒。曾斐赶紧拉了她一把,力道过猛,她整个人撞进他胸膛。

    曾斐怕她再度东倒西歪,一手绕到她身体扶在她脊背处,一手撑在餐桌边缘。

    “就这样?”他轻声问。

    崔嫣又凑过去,一左一右地亲了两口,“还有这样……和这样……”

    “这算什么?小孩子的游戏而已。”曾斐说。

    “那你和封澜是怎么样的?”崔嫣懊恼,眼睛却依旧亮晶晶的,曾斐这时才知道自己也醉了,嘴唇干涸。

    他放在崔嫣背上的手稍稍用力,既像是给她更可靠的支撑,更像是挤压着她。崔嫣身躯无法动弹,手仍不安分,伸长去够餐桌上的调味品。做这个动作时,她的胸口无可避免地摩擦过曾斐与她紧贴的身体。很快地,她从桌面三个不锈钢调味品小罐里找到了盐,撒了点在自己的虎口,自言自语道:“我记得书上说龙舌兰要就着虎口的盐喝下去才好。这到底是盐还是糖……你要不要尝尝看?”

    曾斐一动不动,他的僵硬和他的沉默一样诡异。崔嫣唯一能清晰感受到的就是他的手,紧贴着她的背,覆盖在他掌心下的衣服被汗浸湿了,那热源像是要穿透她肌肤骨骼,直抵心脏。

    “算了,我自己来。”崔嫣把虎口举到唇边,用粉色的舌尖试探性地舔了舔,“咸的。”

    她说着,四下扭动着去找酒,曾斐抓起空酒瓶在她眼前晃了晃,提醒道:“龙舌兰早就喝完了。

    崔嫣大感失望,“对哦,我忘了……真扫兴,你也不给我留一口!”

    “你就这么想喝?”曾斐发现酒瓶底部还残余少许液体,“好像还剩几滴。”

    崔嫣喜道:“几滴也好,都给我留着。”

    “好。”

    曾斐嘴上答应着,话说完却就着瓶口将剩余的残酒倒进嘴里。

    “你……你怎么说话不算……”

    崔嫣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音节被曾斐含进嘴里,她尝到了最后的龙舌兰那凶烈的味道,曾斐则尝到了她舌尖微微的咸。盐粒与酒精在唇舌间交融,那味道像烈火,烧得人如妖如魔。

    崔嫣的手无力垂下,整个餐厅都在她的头顶和脚下旋转,她根本站不住,全靠背后的手支撑着。

    “你说我亲阿霆是小孩子过家家,成年人都是这样的?”崔嫣在喘息的间隙问他。

    “你不是想要这样?”曾斐反问道。

    “别说你不想!”崔嫣放肆地回吻他,疯狂地汲取他口腔里残余的酒味,仿佛那里有他的精魂。

    他们交缠着跌跌撞撞地往前,崔嫣的背抵在了餐厅一侧的银镜上,曾斐从她的脸颊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那种陌生的放纵与迷醉让他短暂地惊醒,他脸色一变。崔嫣抱着他,不让他后退。

    “你看到了什么?”她问。

    曾斐低头不语,崔嫣把头靠在冰凉的镜子上笑了,“你猜现在的你在我眼里是什么样的?”

    “说!”

    “和你心里想的一模一样。”

    而他从镜子里看到的、占据他心里的,只有无尽的欲望。

    次日,曾斐打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门口吃三明治的康康。他当时已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原本的生活将彻底被摧毁。

    他静立了数秒,康康也傻傻地看着他。

    曾斐脸色由白转红,继而铁青。他恼羞成怒地问康康:“你杵在我门口干什么?

    康康被他吼得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说:“没什么……不过,这……这是我姐的房间。”

    曾斐想起自己还在做警察的时候,有几个案子他都把嫌疑人抓了个现行,那时他心中充满了惩奸除恶的快感,现在忽然有些怜悯那些人。

    心虚、羞愧、后悔……都是无可挽回时才有的。

    他反手关上房门,问康康:“你什么时候来的?”

    康康极其缓慢地嚼着嘴里的三明治,仿佛有些难以下咽。

    “我今天没课,说好了回餐厅帮忙,不信你问澜姐!”他在曾斐发火之前心一横,说出了重点,“我昨天晚上就来了……在房间听音乐,戴着耳机。”

    曾斐闭上眼睛,后面那句话不说还好。昨晚上住在他身体里的那个男人是完全陌生的,他竟没想起来第二天去封澜餐厅打工的康康通常都住在他家里,一刻也没想起过,这才是最可怖之处。

    然而曾斐很快发现了更让他惊恐的一件事——康康手里的三明治面包片烤得焦煳,里面夹了双层煎蛋和大量培根,这样的三明治通常出自一个人之手,那就是他姐姐曾雯。

    康康顿时会意,赶紧道:“我让我妈去买豆浆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徘徊在房间门口左右为难的原因。

    曾斐几乎是飞扑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从镜子里检视自己是否有不妥之处,徒劳转圈,找出手机给崔嫣打电话,只说两个字:“起床!”

    康康在门外为自己辩白:“我妈到楼下才给我打电话,说过来培训几天。她以为你们还在睡,就没叫你们。”

    曾斐想起刚才自己的房门是关上的,想必也是康康的杰作。换作过去任何一个时刻,他会鄙视现在的自己,不管是昨晚的所作所为,还是今早的慌神,都不是他看得起的行径。然而他比谁都清楚,无论他和崔嫣往后的关系会走向哪里,现在都不是抖落在家人面前的最好时机。

    十分钟后,曾雯拎着儿子指定的那家早餐店的豆浆回到弟弟的家。曾斐、崔嫣和康康都已端坐在餐桌前等候。

    太过肃静的场面让曾雯有些不能适应,她把早餐一一摆出来,嘴上不忘数落曾斐:“在家里喝什么酒,外面应酬还不够多?”

    曾斐虚心受教,一言不发。

    正如康康的评价,他妈妈和姥姥都是爱看抗日剧、迷恋“撕鬼子”的女人。所幸如此,不擅长“胡思乱想”的曾雯只是惊讶于大家的沉默,并未觉得哪里不妥,反正曾斐平时在她面前话也不多。既然有了听众,她洋洋洒洒地说起了这些天培训的目的和家里的琐事。除她之外的三人都松了口气。

    曾雯给大家各做了一个三明治。崔嫣发现曾雯自己吃的那个明显简单了许多,只有黄瓜和西红柿。她问道:“阿姨,你最近减肥?”

    曾雯说:“我又不是你们小姑娘,减什么肥呀?今天是初一,我吃素。”

    “今天吃素,明天你会补上一大碗红烧肉。”康康揭穿他妈妈。

    曾雯在儿子头上轻轻打了一下,说:“你懂什么?偶尔吃素可以消除业障……”

    崔嫣看到,曾斐默默把送到嘴边的三明治放了回去。

    吃过早餐后,曾斐和崔嫣一前一后地出了门。曾雯收拾碗筷,疑惑地问儿子:“你舅舅和你姐脸色不对,又闹别扭了?”

    “我哪知道?”康康也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听见他妈妈在身后叨叨:“你姐倒没什么,你舅舅脾气坏。我看准是崔嫣又找男朋友了。你舅的心思,就和那些做岳父的没两样。”

    康康不再多说。有些事情,爱看“撕鬼子”的女人是不会明白的。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