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十九章 爱情是一种疾病

    经过了国庆长假的忙碌,封澜在康康的极力怂恿下同意停业一天,全员“培训”。

    他们培训的地点选在市区外的一个水库,说白了就是组织大家去户外烧烤,散散心,慰劳一下之前的辛苦。

    大家平日里都是和饮食打交道的人,区区一次烧烤自然办得驾轻就熟。厨房早早备好充足的食材,一到目的地,男人们卸下工具,三下两下就做好了准备工作,女孩们麻利地就着炭火烤起了肉串。

    封澜在水边的折叠躺椅上享受秋日郊野的微风。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心情仿佛也和面前碧波荡漾的水面一样明净了起来。当然,她不会忘记秋天云层薄,紫外线最容易使皮肤老化,懒洋洋地翻了几页书,又将遮阳帽的帽檐拉低了一些。

    很快,她身后飘来烤肉特有的香气。小时候家里管得严,烧烤这类东西在封家被列在黑名单头条,封妈妈是碰也不让碰的,说吃了对身体不好。封澜被数落得多了,渐渐也就不怎么吃它,都快忘了这味道如此诱人。

    吃不到的东西往往多了一种禁忌的吸引力,哪怕明知它有害无益。封澜才看了几页书,仿佛又唤回了几分少女时期的文艺。

    “你去……”

    “还是你去吧。”

    “谁都不许去,让小野去送。”

    多管闲事的刘康康似乎又在一场无聊的推诿中一锤定音。没过多久,熟悉的脚步声伴随着美味的气息朝封澜靠近。封澜的心又不争气地加快了节奏,欲盖弥彰地将书盖在脸上,装作浑然不知。

    丁小野也不吵她,把烤好的肉串放在她椅子边的空地上就要走。

    “喂!”封澜叫住他,移开脸上的书,似笑似嗔,眼波流转。

    “天气真好,多陪我一会儿。”

    丁小野没有拒绝,席地而坐,捡了块小石头抛向水面。明媚的天色驱散了阴郁,煦日轻风中,他面容年轻而明净。

    “在看什么?”丁小野抬手拨了拨封澜的书。

    封澜抿着嘴笑道:“我给你念一段?”

    “随你。”他不客气地拿起纸盘里的肉串咬了一口。

    封澜对着书念道:“我知道你恶俗、轻佻,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无耻,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骗子,是个流氓,然而我爱你……我爱你如此之深,这些我毫不在意……”她把书搁在胸口,笑眯眯地看向他,“不是我说的,书里这么写的。”

    “书里真的有这一段?”丁小野饶有兴趣地反问。

    “当然,要不然你自己看。”封澜看上去心情很好。

    丁小野也笑道:“毛姆活着都要被你气死。”

    “呀,你也知道毛姆,怎么办?”封澜嘴上这么说,心里并不是很吃惊。他能在仓库的折叠床上听布拉姆斯的圆舞曲,自然也能“认识”毛姆。

    丁小野拿过她的书,放在腿上翻了翻,找到了某一页,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也照着念了几句:“这里说的是‘女人把爱情看得非常重要,还想说服我们……实际爱情只是生活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我们只懂得情欲,这是正常的、健康的。爱情是一种疾病’。”

    “你健康吗?”封澜斜了他一眼。

    丁小野把书放回她身上,说:“没你病得厉害。”

    一个玩具球滴溜溜地滚到他们身边,有人在远处唤道:“宝贝,快过来,不许打扰叔叔阿姨。”

    那是厨师长爱人的声音。

    今天不少员工都带了家属,厨师长老婆孩子齐上阵,店长的儿子也来了,老李第一次领出他嘴里常提起的“黄脸婆”,陪着小娇的是她的新男朋友,就连芳芳也接受了阿成的示爱,两人羞涩地秀着甜蜜。

    这样真好。

    封澜捞起玩具球,笑着把它抛回小朋友的身边。

    封澜以前是不喜欢孩子的,不小心经过超市的奶粉货架,被促销员问“孩子多大了”的时候总会尴尬莫名。生孩子在她心中是件极其摧残身心的事,会毁了一个女人的身材和她的后半生。然而她现在却想,如果她有孩子——他们的孩子会长得像谁?会不会有他的眼睛和鼻子?最好还长着像她一样的嘴,身高要随爸爸,皮肤要像妈妈。丁小野的样貌自不必说,别人也常夸她长得好看,好的基因不能强强联合是最大的浪费。或许二十几年后,那孩子也如他爸爸一样,在一个女人面前骄傲地说:“我妈妈是个美人……”

    封澜知道自己想得太遥远了,女人先想到这一步就是“完蛋”的节奏,这是危险的,也是愚蠢的。她甚至不能将这些想象宣之于口。丁小野抗拒着她关于未来的一切构思,她不想又听他说“封澜,太当真,游戏就不好玩了”,也不想给自己心里添堵。在这样的气氛里让彼此不自在,太不值得了。

    然而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去想与他共有的未来呢?他老了也会是个帅气的老头吧,她七十岁了也还要涂甲油,脱下假牙亲吻他时留下一脸的口红印子。他戴着老花镜给她剪指甲,然后也像现在这样随意地坐在她身边,他们相互嘲笑,针锋相对,吵得面红脖子粗,然后没有原则地和好。

    她没有坐回躺椅,和他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吃着烤肉,看水边的芦苇轻轻摇摆。

    “你难道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同?”封澜用手肘捅了捅丁小野,他转脸看她,嘴里叼着的芦苇穗子扫过她脸颊。

    “没有。”他的话远不如眼前这一幕的情态旖旎。

    封澜想揍他。她单手把他的脸扳过来,让他好好看着自己,佯怒道:“再细看看……真的没有?你长着眼睛吧?”

    看她这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丁小野选择了息事宁人,他上下打量了她几回,问:“你从哪儿找来这身衣服?”

    “好看吗?”封澜的样子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封澜今天的打扮与往常风格不同,很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这在她看来或许是难得的改变,但在丁小野眼里,同一个女人,穿什么都差不了太多。

    封澜说:“我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衣服?我平时也常这么穿。”

    “哦。”

    “你信吗?”

    “信。”

    “这就完了?没劲。”

    丁小野终于忍不住笑了,他问满脸失望的封澜:“你想表达什么?提醒我一下,就当是行行好。”

    封澜去玩脚上的鞋带,让它在手心绕啊绕。

    “其实我平时不这么穿。昨天晚上我在家翻遍了衣柜,大学时的衣服早就被我妈给捐了。后来我赶在商店关门前跑到大学城附近买了这一身衣服。”

    “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知道你不会为了我打扮得衣冠楚楚,我也不想强迫你。可是我想让自己坐在你身边的时候,看起来更和谐一点,这样我会有种离你没那么远的错觉。”

    丁小野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半旧圆领T恤和牛仔裤,没有说话。

    封澜自嘲道:“我还做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我担心这身衣服看上去太新了,显得很刻意,就把它们丢在洗衣机里搅了几个小时,再把它们烘干。现在看上去是不是像那么回事了?”

    她说完,发现丁小野在看着她。

    “要笑话我吗?现在可以开始了,不许说太刻薄的话!”

    丁小野说:“还行。”

    “什么还行?”封澜一时没反应过来。

    丁小野又捡起一块石头抛向远处的水面,这一次石块没能漂起来。

    他说:“衣服和人。”

    “真的?”封澜笑了,快乐在她心中如水面的波纹一般延伸。

    丁小野也笑着点头,“真的。”

    烧烤刚进行到一半,封澜接了个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说她丢的车找到了,疑犯也已落网,让她过来办一下手续。

    封澜对丁小野复述了一遍电话的内容。丁小野说:“你去吧,这种事曾斐会处理得很好。”

    封澜心里无疑更希望陪她一起去的人是丁小野,但也不愿勉强他,点了点头,与众人打声招呼便提前离开了。

    在赶去派出所的途中,曾斐果然打电话给封澜。他是个做事有条理的人,既然出面介入了这件事,就会善始善终。

    有曾斐在旁,接下来的事进行得很顺利。封澜指认了抢劫她两次的疑犯,正如丁小野所料,那家伙是个长期吸毒的瘾君子,前科多得数不清。封澜这一票是他和同伙干的最大一笔,也没什么高招,他将车子开出封澜所住的大厦之后,绕进了附近的小路,那里候着同伙的厢式大货车。封澜的小mini被装进后车厢,辗转卖到了黑市。案子本不复杂,碰巧事发路段的监控摄像出了故障,这才费了番工夫。

    封澜拿到了提车凭证,和曾斐一起走出派出所。她原本恨不得立刻找回丢失的车子,让那小贼受到应有的惩罚。现在人赃俱获,心里了却了一件事,却并无意料中惊喜。她借着车子被盗的缘由,理直气壮地享受了一段丁小野贴身护送的时光,现在再也没有借口了。

    那辆车她曾经那么喜欢,可是想到它在可恶的贼人手里辗转几回,被彻底改头换面,心里也不是很确定以后是否能毫无芥蒂地开着它上路。

    即使派出所的人不提醒封澜,她也知道这次能找到她的车,曾斐出了不少力。她站在派出所门口,由衷地对曾斐说:“谢谢。”

    曾斐毫不在意,让封澜请吃顿饭就好。他似乎斟酌了一会儿,才问她:“你和丁小野……在一起?”

    “怎么了?”封澜讶然。

    “最好不是。”曾斐说,“离他远一点,我感觉他不对劲。”

    封澜当然不会以为曾斐说这些是出于私心,他不是那种人。

    她轻声问:“他怎么了?”

    她发现自己手心全是冷汗。

    曾斐摇了摇头,说:“我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不能说不负责任的话。但是我迟早会查出他的底细。不管他的真面目是什么样,都不是你应该选择的对象。封澜,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封澜沉默不语。丁小野的古怪她岂能不知,但她心甘情愿让爱蒙蔽双眼。如果丁小野的爸爸真的是他所描述的那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父亲,他的经历不是一张白纸也没什么奇怪。人的来路不由自己选择,然而善恶却自有本心。

    丁小野行事亦正亦邪,嘴上冷漠无情,但他的心比他的嘴善良得多。封澜没底气说自己拥有他的心,却固执地相信那颗心对自己绝无恶意。

    糟糕的事还在后头。封澜的爸妈不知怎么听说了女儿的车被抢又被警方寻回的消息,心急火燎地招她“觐见”。

    曾斐发誓绝对不是自己走漏的风声,但不能排除是他妈妈或是他姐姐多嘴。他姐姐曾雯现在仍在公安系统上班,虽是文职,消息却灵通。他妈妈更不必说,老公安的家属,有一大票退下来或是还在岗的熟人。曾斐没在她们面前提起,她们也保不齐会在收到风声后,向封澜父母表达“关切”之情。

    曾斐把封澜送到她父母家门口就走了。正如封澜所料,一场“严刑逼供”在等待着她。

    爸妈的过激反应都是因为担心她,她有什么好说的,低眉顺眼,任训任骂就是了。

    在封澜答应爸妈今后洗心革面、注意安全、再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没有任何借口地搬回家里住之后,这件事眼看就要翻过去了,没想到封妈妈又提起了丁小野。

    封妈妈咆哮的过程中停下来喝了三次水,她说的话大意无非是:别以为她不知道封澜现在和那个男服务员亲密得很,她都替封澜感到害臊。辛辛苦苦养大封澜,呵护她,教育她,难道就是为了让她和服务员风花雪月?最让人崩溃的是封澜到现在还没十足的把握确信对方也对她有意,简直是家门之耻。

    封妈妈压根不希望女儿和丁小野搅在一起,然而她更无法接受,以她女儿的条件,理应是她把一个小服务员玩弄于股掌,事实却颠倒了过来。

    封妈妈问一句,封澜答一句。虽不敢完全据实相告,可凭着妈妈对她的了解,不消几回合,已然清楚了女儿在这段感情里沦陷的程度和所处的困境。

    “你长没长脑子?那个丁小野活生生的就是电视里说的‘三不男’,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哎呀,你真是气死我了。”封妈妈按着心口,痛心疾首地说。

    封澜在妈妈面前也很委屈,说:“我有什么办法?我既不能左右我的心思,也不能左右他的心思。”

    封妈妈拿报纸用力敲她的头,“你是我生的吗?死心眼,和你爸一个样。你以为他拒绝你真的是看不上你?人家精着呢,欲擒故纵吊足你的胃口,再把你吃得渣都不剩。”她长叹口气,“你现在猪油蒙心,跟你说再多也是浪费唇舌。这样吧,你把他带回来,我要再和他好好谈一次,亲口问问他的意思,不能放任你在外面胡来了。这次你爸爸也一起,你不争气,我们二老来给你把关。”

    封澜吓了一大跳,这个转变也来得太突然了。她宁可妈妈像从前一样坚决反对,与丁小野打死不相往来,也不敢现在就把丁小野往爸妈跟前带。

    “你们别搅浑水!还嫌我不够乱?不行,我没做好心理准备!”她立即抗议道。

    封妈妈了然于心,问:“是你没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他根本没这个打算?我在网上看到一种说法,叫‘罗密欧朱丽叶效应’,说的是家里人越反对,小两口就越黏糊,还以为忤逆长辈的都是真爱。我跟你爸爸商量过了,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父母,你已经成年,非要挑难走的路,我们拦不住你,帮你探探路还是可以的。别告诉我你连带他回来的本事都没有,换作你是父母,你会怎么想?”

    “妈……别逼我。”

    “封澜啊,你不是孩子了,爸妈都是为你好,这个你不知道?”向来在家庭事务中听得多、说得少的封爸爸也适时开腔了,“我们不要求你找大富大贵的人家,你喜欢的,我尊重。劳动不分贵贱,我们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小伙子要真是人品不错,勤恳上进,你妈妈不同意,爸爸支持你……”

    封澜爸爸举手止住了老伴的插嘴,继续道:“前提是我和你妈妈要见他一面,不需要很正式,随便吃顿饭,我来给你看看,不过分吧?爸爸的眼光你信不过?就定在明天晚上好了。连这个要求也不能答应你的男人,不值得考虑。”

    封澜再也出不得声。她爸爸平日里虽不管事,看似家里大小事情由封妈妈做主,但家里人都清楚,爸爸不开口则已,他要是表态了,一句话顶妈妈唠叨十句。他刚才那番话已经彻底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要么把人带回来,要么从此免谈。明天她若是带不回丁小野,他们会放弃所有接纳他的可能,丁小野在餐厅势必也待不下去了。这已是他们为她做的最大让步。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