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十三章 假如你爱上一个人

    封澜拒绝了曾斐,在他出差回来之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曾斐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他只是问封澜:“能给我理由吗?最好是听上去让我舒服一点的那种,这样我老娘和姐姐问起的时候才不会太丢脸。”

    封澜说:“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认真考虑过了。作为结婚的对象,我挑不出你有什么不好,可是我没办法想象今后我们躺在同一张被子下的画面,在一个朋友面前脱光衣服我会觉得非常难堪。我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对不起,曾斐,我不能和你结婚。”

    曾斐说:“那我还是自己编一个理由吧,你这个就让我脸上挺挂不住的。难怪连崔嫣这样的丫头片子都敢笑我不了解女人,看来我确实不了解。”

    “要不你就说你看不上我吧。”封澜给曾斐出主意,“再不行就说我喜欢上了别人。”

    “是有这个别人存在吗?”曾斐颇感兴趣的样子。

    封澜努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去跟随丁小野的背影,就像蛾子追逐着光。她对曾斐说:“我不知道……”

    “那就是有了。”曾斐恍然大悟,想了想又问:“是在我让你考虑之前还是之后的事?”

    没等封澜回答,他又笑着摆摆手,“算了,好像哪一种对我来说都不算光彩。”

    见封澜面露愧色,曾斐表现出了风度。或许也因为他做了生意人之后,习惯从不把话说死。他耸了耸肩对封澜说:“你不用过意不去,别说是结婚,就算是买卖也得两相情愿,我理解你。既然我们还没正式开始,也谈不上友情变质,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不过要是你哪天想到那个什么……没那么尴尬了,正好我还单着,我们还可以是对方一个不错的选择。”

    封澜十分钦佩曾斐探讨这个问题的“客观态度”,本来还有些说不出口的事硬是被他拗成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她禁不住问曾斐:“我很想知道你活到现在到底有没有爱过一个人,这个问题纯属八卦,你可以不回答。”

    封澜是真的好奇。曾经神采飞扬的曾斐,应该也做过许多女孩梦里的那个人吧,包括许多年前的封澜不也曾记挂过他?他现在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与以前相比仿佛换了个人,但依然是充满魅力的。若不是心头有了丁小野这样热锅滚油、火烧火燎般的存在,让封澜再无心思等待温水煮青蛙,否则她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会在日后的某一个瞬间重新爱上曾斐。

    曾斐爱过谁吗?段静琳、崔嫣、他身边短暂出现过后来又消失了的那些女人……谁曾是他的首要人选?要真的像他自己所说,年轻的时候从未把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放在心上,成年以后又只想跳过烦琐的过程直奔结果,封澜都替他觉得浪费,白瞎了上天给他的优待。

    曾斐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说:“爱?到底什么才算爱?”

    封澜换了个说法,“很在乎的人总有吧。”

    “我有过想要好好照顾的人。”曾斐承认道。

    封澜似乎也知道他指的是谁,她问:“心动和责任,你分得清吗?”

    曾斐说:“这很重要?”

    “对女人来说很重要。”

    封澜早年也走过文艺小清新的路子,那时她相信了爱是涓涓细流、脉脉温情。后来她多少也成了情场上的老兵,才明白那一套全是用来欺骗无知少女的。那爱——至少是狭义的爱,即使没有天雷勾动地火,一开始也必须是让人脸红心跳、寝食难安的。爱源于欲望而归于责任,但这条定律反转过来却不能成立。责任只能产生义务,却培养不出心动。

    这也是封澜明知曾斐很好却始终没办法点头的真正原因。婚姻对于封澜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一丁点的心动也可以。即使它在开门之后用处不大,有一天会消失不见,她也必须紧握着它,才能坦然推开门开始后面那段平淡庸俗的旅程。

    遗憾的是,曾斐这样的人却总在提醒着她,男人和女人的心思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曾斐走后,封澜问店长:“丁小野去哪儿了?”她尽量使自己语气平常,让人听上去就像一个例行公事的询问。

    店长想了一下,“哦,包厢的窗帘轨道坏了,我让他去看一下。”

    封澜皱眉说:“那窗帘不是年初才装的吗?怎么就出了问题?”

    “要不我打个电话让窗帘店里的人来看看?”店长提议道。

    “暂时不用。”封澜说,“我先去看看坏在哪儿,你忙你的。”

    封澜走进小包厢,顺手合上了推拉门。紧闭的落地窗帘看不出异样。她伸手撩起窗帘一角,下一秒整个人就被卷进了帘子里。

    “干什么?”丁小野手撑在她耳侧的墙壁上,脸上是颇感兴趣的样子。

    封澜说:“我来检查一下窗帘。”

    “哦……差点误会了。”丁小野惊讶地说,“我还以为你迫不及待地找我!”

    “我为什么要迫不及待?”封澜言不由衷。

    丁小野微笑着说:“我也不知道。”

    封澜用指尖去划桃紫色的窗幔,那上面是繁复的南亚风情纹饰,她困在窗幔和落地窗旁的墙壁之间,一面是正午让人无处遁形的阳光,一面是令人心荡神驰的暧昧。那帘子在午后的风怂恿下轻轻鼓动,卷着她,裹着她,像海上的浪,她在风暴的中心依偎着他,寂静却难安。

    封澜垂下眼帘,又复抬眼凝视着丁小野在光照下的脸,问道:“我的眼神看起来还是很饥渴?”

    丁小野的笑容无声放大,他俯身对她说:“人贵有自知之明。”

    封澜不再言语,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舌尖轻点过他微笑时弧度美好的嘴唇,濡湿后的润泽更让人心旌荡漾。丁小野似乎并不抗拒她这点恶趣味,反而更配合着投其所好。半晌过后,封澜才喃喃地问:“我很想知道,在草原上,蟒蛇能不能打败狼?”

    丁小野说:“那要试过才知道。”

    “你讨厌蟒蛇吗?”封澜咬着嘴唇问。

    丁小野的手落在她的腰间,“要看情况。我更讨厌秃鹫。”

    “为什么?因为秃鹫的发型太丑?”

    丁小野的轻笑声在封澜的颈侧,封澜感觉他温热的嘴唇贴着她的大动脉,她情不自禁地微微战栗,听到他带着笑意的声音。他说:“秃鹫食腐,我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

    “包括自投罗网的吗?”封澜轻轻地问。

    丁小野没有说话,缓缓抬起头看着封澜。她依然微阖双眼,睫毛不时地轻颤,仿佛刚才那句话根本就与她无关。

    她看不见,丁小野也放纵了自己脸上那一瞬间的犹疑和……怜悯。

    他松开她,问道:“你的男人走了?”

    封澜睁开了眼睛,“曾斐?他不是我的男人。”

    “未来的丈夫?我忘了,你们喜欢文雅一点的说法。”

    “我回绝他了,就在刚才。”封澜简单干脆地说。

    她以为丁小野不会多问,也不会在乎,依他一贯以来的样子。在他眼里,这只是她的事,从来就与他无关。

    然而丁小野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却说道:“这么快……是因为我?”

    封澜歪着脑袋对他笑笑,“怕我为这个赖上你?你想听我说‘是’,还是‘不是’?”

    “随你。”丁小野语气平静,甚至有些漠然。

    封澜侧过脸去掩饰心间那点小小的失望。其实又何必失望?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一场游戏而已,认真就输了。她从小玩什么、做什么都太过投入,妈妈曾对她说,专注力是成功的基石。但是妈妈忘了加一个注释——感情世界除外,尤其是一厢情愿。她早就应该改改了。

    她微笑地去抓他的手,眨了眨眼睛,“跟你无关。我就是这种人。”

    “什么人?”

    “死不悔改的人,你最受不了的蠢人。”

    像她这种人,即使年纪已经不小,仍然会觉得留一点天真也不算太坏。天真代表了从未绝望。她被骗再多次也相信总还有好人存在,感情失败许多回也依然憧憬一丝爱的可能,即使那很可能是凤毛麟角。她遇不到,是她没有运气,并不意味着不存在。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她拒绝曾斐的确不赖丁小野,至少不全都是因为他。

    “真的不后悔?”丁小野用拇指徐徐摩挲着封澜的手背,“他看起来挺适合你。”

    “至少现在还没有后悔。”封澜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腮边。她很想说“别让我后悔”,然而她知道那样说的后果。所以她故作轻松地笑,“我这种人自有我的退路。在曾斐找到真命天子以前,这个‘挺适合我的人’大门还敞开着。说不定等到你和我互相厌烦了,我会更发现他的好。”

    封澜想把这静谧空间里两两相对的时光无限延长,所以她换了个话题。

    “丁小野,告诉我,你爱过别人吗?”

    丁小野没有回答,封澜只有继续自说自话,“我刚才也问了曾斐这个问题,他说,他不知道什么是爱。还说如果他爱一个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她生活在一起。我觉得他的境界比我高,莫非男人都……”

    “不是。”丁小野打断了封澜的叨叨,他直截了当地告诉她答案,“如果是我,我会想和她睡在一起。”

    封澜停顿了一下,忽然笑了。她为什么总是不受控制地被丁小野吸引,或许“臭味相投”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他们能携手在低级趣味的道路上同行多久?狈把爪子搭在狼的肩膀上才能干坏事。没有狼,狈只是残废,狼却能独行千里。

    “想什么?”丁小野问。

    封澜说:“我有一个很痛的领悟!”

    丁小野显得有些遗憾,“我以为你想的和我一样。”

    每当他稍稍靠近,封澜依然会不争气地面红心跳,她的睫毛颤动得更频繁,像伤了腿的鸟扑闪着翅膀。

    “说出来听听,也许现在是一样的。”丁小野在她发际嗅了嗅,又说,“今天你的味道闻起来不错。”

    自从丁小野明确表示过受不了她身上的香水味,封澜就鲜少再喷。她回忆了一下,说:“难道是早上我洗澡时用的沐浴液……要不就是……”

    丁小野及时堵住了她的嘴,他告诫道:“嘘……对于男人来说,只要好闻就够了。”

    封澜静待丁小野离开包厢一会儿,自己才走了出去。外面已经有几桌客人在用餐,一切秩序正常。

    谭少城也在,她一看到封澜,就殷勤地朝她招了招手。封澜本不想理她,又不愿丢了礼数,于是走了过去,手上拿着本月的新餐单,问:“今天要不要换个口味,厨房新推出的椰汁鸡很适合你。”

    封澜本是好意,谭少城不喜酸辣,泰国餐厅里难得有适合她口味的新菜,所以封澜才特意向她推荐。不料谭少城却点头笑道:“那是,我是该补一补了。你就不用,气色好得很,满脸桃花。”

    封澜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嘴唇上,又觉得自己是做贼心虚。她明明已经补过妆了,谭少城能瞧出什么蛛丝马迹?

    谭少城故意看了眼正微笑和熟客交谈的丁小野,转而对封澜说:“大家都是女人,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得手了吧,行啊封澜,够快的,我还小看你了。”

    封澜但笑不语。除去在丁小野面前,她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懂得维护自己的。当拒绝回答一个问题时,微笑总是最好的武器。

    谭少城见她如此,嗔道:“何必小气?怕我横刀夺爱?”

    封澜淡淡地把菜单放在谭少城面前,说:“你对别人的隐私就这么有兴趣?”

    “当然。”座位上的谭少城毫不掩饰地看着封澜,“我对甜蜜的隐私最感兴趣,因为我妒忌。”

    封澜失笑,“这个我可帮不了你。”

    谭少城把餐单放在一边,双手置于桌上,无论何时,她的仪态看上去都无可挑剔。她轻轻地笑,“你以为我妒忌你们大白天地躲在某个地方鬼混?他是长得讨女人喜欢。可是我有钱,又没了老公,找个赏心悦目的男人还不容易?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你们了……当时你穿的是这双鞋吗?”

    封澜也顺着谭少城的视线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并无异样,她皱眉问:“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还有别的事。”

    “你穿着菲拉格慕,他呢,那时穿的是人字拖吧。我妒忌的是你们穿成这样走在一起可以笑得旁若无人。”谭少城说话的时候还是微微笑着,语调却难得的惆怅,“我也喜欢漂亮的鞋子,恨不得拿出一整间房来放满了鞋。可每一次我站在他面前,总以为脚上穿着的鞋子还是洗得发黄起毛的那一双。”

    封澜当然知道谭少城嘴里的“他”并不是丁小野,而是她的表哥吴江。

    “那是我当时唯一的鞋,我没办法藏,他从来不看。他是怕我尴尬,我知道。”谭少城看着封澜说:“一个生活得很好的好心人是不是都这样,在你们看来这是礼貌?”

    封澜压抑着不耐烦,问:“你想他怎么做?一直盯着你的破鞋看,你心里就痛快了?”

    “我是在怪他吗?我迁怒他,是因为他好……比我好太多了。”

    “他当然比你好。我猜以你的为人,在他面前一定没干过什么好事,他把你当作路人,已经算不和你计较了。”

    “我只是让他知道了一点真相,让他看清楚他爱过的人和他最好朋友的真面目。在吴江眼里,她们样样比我好,事实上呢,还不是靠和导师鬼混来换取好处?那些龌龊事我说出来都怕脏了我的嘴!”

    “真相?他以前的女朋友是因为你才……”封澜想起了一些吴江的旧事,她听家里人提过,他大学时的女朋友就是因为某些说不出口的丑事寻了短见。那时封澜还在上中学,具体的内幕大人们没有与她细说,这样看来其中少不了谭少城的“功劳”,也难怪吴江对待痴恋自己多年的谭少城会是如今这样的态度。想到这里,封澜对坐在自己店里的谭少城更是倒尽了胃口。

    “你果然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们做得出来,我说出事实就罪该万死?”谭少城冷笑,“你们看人都是双重标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依然连恨我都不肯干脆点,鄙视都还要带着同情。我穿着再昂贵的鞋子,甚至比他更有钱得多,可站在他的面前我还是会想藏着我的脚。”

    “老说这些你不累吗?”别说吴江,连封澜此刻对谭少城都是这样,鄙视又同情,“你越这样,就越像个可怜虫。”

    “我以前一直很认命,因为我和他不是一种人,不应该有非分之想。后来我才明白不是这样,只不过是他不爱我,跟我是什么人根本没有关系!所以我才更妒忌你……”谭少城抬起眼看了看封澜。

    封澜勾起嘴角,说:“那你得保护好你的心脏,小心妒忌死了,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谭少城玩着自己的手指,忽然问道:“你还不知道吴江出事了吧?”

    “什么意思?”封澜骤然听到这样的话,心一惊,却又不敢轻易相信对面这个人。

    “吴江还没跟你说?他主刀的一台手术出意外了,把病人推出来的时候还对家属说‘手术顺利’,结果进了ICU不到四个小时人就不行了,他赶回医院都没抢救回来。”

    封澜虽然不安,但还是说道:“这在医院也是免不了的意外。”

    “当然,光是这样也没什么,问题是病人家属提请医疗事故鉴定,调查结果显示他的用药的确是存在问题的,很可能直接导致了病人情况恶化。”

    “这不可能!”封澜绝对相信自己的表哥是个好医生,他这些年就差没把家安在手术台上了。无论医德和技术他都是值得信赖的。

    “我起初也不信,这不是他做事的风格。”谭少城压低了声音,“我听说安排用药的是他的学生……但吴江他才是主治医生,这事他签了字,就脱不了干系!”

    “你还真是‘关心’他。”封澜讽刺道。

    “医、药本是一家,这个圈子能有多大?”谭少城托腮对封澜笑道,“我差点忘了说那药的来历,你猜是哪个公司的药惹了祸?”

    封澜满足了谭少城的欲望,她深吸口气,问:“哪个公司?”

    谭少城神秘一笑,慢吞吞吐出三个字,“久安堂。”

    这下封澜也几乎说不出话来了,“这不是司徒……这更不可能。”

    “你也知道司徒玦。她不是吴江最好的朋友吗?你我知道,调查组的人也会知道,是不是更精彩了?如果我是病人家属也不会放过这一点,别人灵堂都摆到医院大门口了。”

    封澜开始有点担忧吴江,如果谭少城说的是事实,那这次问题确实闹大了。她在一团乱的脑子里抓住了一点头绪,试探地问:“你特意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他处理不了的问题,或许我可以。”谭少城眼里有光,自嘲地说,“他做惯了正人君子,有时候对付无赖,要用无赖的办法。”

    封澜与吴江关系向来不错,思来想去还是替他捏把冷汗。谭少城刚走,封澜就给吴江打了电话,第二天早上特意往他的家里跑了一趟。

    电话里封澜得知,吴江已经被医院要求暂时在家“休息”。她到的时候是中午,一按门铃,前来开门的吴江胸前还系着一条格子的围裙,屋里传出饭菜香气,这可把封澜弄糊涂了,

    “我不会走错门了吧。”封澜惊讶道。在她印象里,她这个表哥从小就有她姨妈侍候着,工作之后更是大忙人,后来结了婚,太太也全职在家料理家务,什么时候听过他还会做饭。

    吴江笑着把封澜引进门,他脸上并没有封澜想象中的愁云,相反的,看起来心情居然还不错。

    “你今天有口福了,没吃饭吧,我给你露一手。”吴江对封澜说道。他拿惯了手术刀的手上现在握着的是一把锅铲。

    封澜上下打量他,说:“你不会从此就成家庭主夫了吧。”

    “他也就图个新鲜,弄了一上午,也没炒出一个菜。”说话的人施施然从吴江家的沙发前站了起来,笑着走向封澜。

    “司徒?”封澜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他这顿饭是特意为欢迎我而准备的。”

    司徒玦是吴江的发小,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封澜以前常去姨妈家,不时会见到来找吴江的司徒玦,所以也是认得的。这次谭少城提到的久安堂正是司徒玦家的公司,她今天在这里,是否也和吴江出的事有关?

    封澜当然不会一上来就提这个。她和司徒一同走进客厅,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司徒玦常年生活在国外,也就这一两年封澜才频繁听说她回来的消息。

    “我已经辞了那边的工作,以后都不打算走了。”司徒玦说。

    “真的?”封澜有些意外。她对司徒玦一直颇有好感,当她还是个丑小鸭的时候,就经常看到吴江和司徒玦影形不离,那时在她看来,司徒玦既漂亮又爽快,和她表哥再登对不过。封澜一直以为他们会在一起,没想到这两人真的实打实做了三十多年的好朋友。吴江的女朋友去世以后,司徒玦很快就远走异国,后来他们虽然友情不改,但也各自婚恋。封澜也从遗憾他们成不了一对,转而变为羡慕他们之间的友情。吴江出的医疗事故里牵扯到违规招标的久安堂药品,莫非是他们的情谊使得吴江一时犯了糊涂?

    司徒玦坐到封澜身边,吴江给她们各泡了一杯咖啡。司徒玦说:“我听吴江提起你最近身边不怎么太平,一连丢了两次东西,好在人没什么事。”

    不用说,封澜也知道是曾斐告诉吴江的。她懊恼地对司徒玦说:“别提了,可惜了你给我带的那双鞋。恐怕再也买不到那个颜色了。”

    司徒玦笑着安慰她:“你还真惦记那双鞋,行了,我替你再买双一模一样的。这事包在我身上。”

    两个女人一聊起她们感兴趣的包和鞋就说个没完,过了一会儿,俨然家庭妇男的吴江过来将两位女士请上了餐桌。说实话,吴江的厨艺毕竟生疏,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几个菜也就勉强能下口,因此饱受司徒玦嘲笑。封澜心思不在吃的方面,不过她看到吴江似乎并非因那些事而烦恼,反而由衷地心情愉悦,封澜也放心了不少。

    饭后,司徒玦主动请缨洗碗,封澜得以和吴江在书房聊了几句。封澜拿出一张银行卡塞到吴江手里,说:“我也不知道这个帮不帮得上忙,现在手头上能活动的就这么多。”她说着也有点不好意思,又笑道,“你知道的,我赚得不少,花得也不少。”

    吴江揶揄道:“你和曾斐怎么像约好了一样。你们要能在一块,以后我借钱不怕没有好去处了。”

    封澜和曾斐的事,吴江也是大力促成的,毕竟一个是自己的朋友,一个是亲表妹,关系都那么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封澜白了他一眼,“你还有心情取笑我?”

    吴江把卡还给封澜,笑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我暂时还用不上这个,放心吧,我没事。”

    “都闹成那样了,还说没事?”封澜责怪他太过云淡风轻,“我不信你会那么大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江叹了一口气道:“说到底也和医院内部的利益斗争有关系。你也应该知道我们那里关系也很复杂,谁也信不过谁,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一挑拨,事情就说不清了。”

    封澜很自然地想起了姨妈提起过吴江有可能被提拔为副院长的事,心里有了点底。但司徒玦和久安堂也牵扯其中,和吴江、司徒玦同时有过节的封澜只能想到一个人。

    “难道谭少城也有份?”封澜惊疑道。

    吴江摇头,“这事和她没关系。”

    “可是久安堂……”

    “久安堂现在本来就是个烂摊子。”吴江说,“司徒她根本不是做企业的料,心思也不在这方面,她挑不了这个担子,下面的人自然也乱了。这次药品违规招标,他们的营销部确实用了非常手段。我也大意了,怪不得别人钻空子,正好被逮到一个好机会,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那要怎么办才好?”封澜又提起了一颗心。吴江在感情路上走得太不顺了,女朋友出事,结婚没多久的妻子也出交通意外去世了。一般人一辈子都害怕的事他连连遇上两回,工作就是他唯一的寄托和安慰了。

    吴江却笑着对封澜说:“干了那么久,我也有点累。顺其自然吧,要是真的没办法,大不了放个长假,回来开个小诊所,专治疑难杂症。”

    “说得像真的一样。”封澜埋怨道。

    “你先担心你自己吧。”吴江拿她开玩笑,“和曾斐的事也黄了,你的嫁妆要攒到什么时候?当心攒得太丰厚,没有男人敢娶你。”

    封澜半开玩笑地说:“怕什么?我要成富婆了,大不了养个小白脸。家里单着的又不止我一个,我妈要是数落我,我就拿你挡枪子儿,谁叫你是我的坏榜样!”

    吴江微笑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我恐怕做不了你的挡箭牌了,你要自求多福。”

    “干吗?你要出家?”封澜才不相信。

    吴江说:“你是我第一个通知的人。封澜,我要结婚了。”

    封澜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意外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跟……跟谁?”

    吴江笑而不语。

    封澜突然明白了,指了指书房外。

    吴江点了点头。

    “你们,你们真的……”封澜心里百感交集。明明是意料之外的事,可偏偏又如江河入海般自然。吴江和司徒玦,他们一直都没有在一起,然而如果他们愿意,又有什么比他们在一起更理所当然?

    “你们终于想通了!”封澜想到他们各自耽误的这些年,又替他们高兴,又觉得鼻子发酸。吴江的笑自在而愉悦,现在她真的相信他没有受那些烦事所扰。

    祝福完这一对,封澜也禁不住有点小小的惆怅。吴江也结婚了,她孤单的革命队伍上又少了一人。吴江和司徒玦的默契和快乐发自内心,封澜相信他们之间绝非将就。但人和人不一样,就好像同样的化学元素在不同的环境下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她和曾斐也许还差了一点催化剂吧,而抓不住的丁小野又恰恰是她的促燃剂,活该她在单身的路上越走越远。

    想到曾斐,封澜有些头疼。她该怎么对妈妈开口说她和曾斐进行不下去了?吴江要结婚的消息在亲友圈子里一传开,她妈妈更不会放过她了。

    封澜蔫蔫地问吴江:“曾斐除了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戏了之外,还说了什么?”

    “曾斐?”吴江愕然,“曾斐来找我只问了我要不要帮忙,一句也没提你们的事。”

    “那你怎么会知道我们黄了?”封澜脊背发冷,她莫名地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果然,吴江同情地看着她说:“是你妈说的。”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