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十一章 白雪公主和毒苹果

    封澜哭了,在丁小野走远以后。得知周陶然结婚时,她的羞辱感远大于伤心。然而当丁小野没有一丝转圜余地地拒绝了她,虽然同样丢脸,但她的难过压倒了一切。

    封澜常听说过有些人可以长久地、默默地爱着另外一个人。她羡慕这样的定力,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她的字典里就没有暗恋这个词。在她看来,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除非离他不够近,除非压根就没有想过和对方在一起,否则只要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爱着他的那颗心根本无处藏身。看他的眼神,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甚至呼吸都会出卖你。

    她怪自己没有出息,刚恼完他的决绝,又开始担忧自己把他逼得太紧。丁小野会不会因为无法与她相处而辞职不干了?她还没有做好让他离开的心理准备。

    事实只能证明封澜想得太多,并且把丁小野看得太有节操。第二天她顶着熊猫眼一到餐厅,就看到他毫不吝啬地对两个来用餐的中年女士亮出招牌的笑脸。那两位女士后来点了所有丁小野向她们推荐的菜,当初封澜把丁小野招聘进店的目的达到了。她觉得自己挖了个很大很大的坑,别人往里跳,可她自己跳进去后就爬不出来了。

    康康听说了封澜昨天晚上遭遇的意外,连带几乎整个店里的员工都上前询问细节,纷纷又把她安慰了一遍。封澜重复地讲述了好几回,不胜其烦,大家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她,自发地将她的萎靡沮丧理解为受惊破财后的自然反应。她是丢了爱车和喜欢的鞋,但他们不知道,她好像还丢了一样更重要许多倍的东西。

    一直到了下午,封澜在吧台后查看这一周以来供应商的送货单,其中有几个存疑之处,她叫来了店长,店长说那批货是丁小野经手签收的,于是又把丁小野叫过来对账。

    账目并没有大的问题,只是送货的小弟是个新手,导致了部分单据与实际送货量不符。丁小野很快就把问题的症结向封澜解释清楚了,作为一个服务生,他相当称职,封澜挑不出他的纰漏。恰好订桌电话响了,店长见这边的事情已解决完毕,就走开去接电话。封澜白了一眼丁小野,他又像个没事人一样。

    封澜最恨他这个样子。她一晚上睡不好,他却水过无痕。天知道她今早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有点放下心来,但同时更气愤鄙视,还有点好奇。这都是什么人呐!

    她咬牙问道:“你在我手下做事,不觉得难堪?”

    丁小野说:“现在找工作不容易,你给的待遇还不错,我还等着三个月以后涨工资呢。”

    “想钱想疯了!”封澜丢开送货单,赌气道:“你算盘打得那么精,天上掉馅饼的事也没见你去捡呀!”

    “你说的‘馅饼’是指……”丁小野虚心讨教。

    封澜被他装糊涂激怒了,她质问道:“我很丑吗?”

    “反正不像馅饼。”

    “放屁!就算你不为我的姿色所动,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板,你就不能看在钱的份儿上拒绝得委婉一点吗?”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差点引来了八卦的刘康康,封澜赶紧低下头装作在忙,压着嗓子恨声道:“你就不能装作动摇了一下?让我面子、里子都好受点?”

    丁小野张开五指,在她面前摇了摇。

    “干吗?!”封澜没好气地闪开。

    丁小野说:“你就当我刚才‘动摇’了一下,有没有好受点?”

    封澜冷冷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一字一句地说:“一点都不好笑!”

    丁小野的嘴角却情不自禁地上扬。

    封澜越接近他,就越不了解他。他不笑的时候像刀锋,笑起来时……像匹狩猎成功的狼。

    在丁小野眼里她无异于一只骨瘦如柴的猎物吧,连入口果腹都不屑,只丢在一旁戏谑捉弄。

    “你说找工作不容易。也对,这事比找一个傻女人难多了。”封澜苦涩道。

    丁小野说:“太傻的也不好找。”

    封澜抓起吧台角落的菜谱就往丁小野头上打。康康扑过来解围,拍着胸口说:“哎哟哎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夫妻俩打架呢!”

    结果康康成功地使封澜的菜谱对准了他的脑袋,他抱头鼠窜。

    一整个下午,封澜都靠在吧台后面发呆。丁小野看她时似笑非笑的神情总在她脑子里盘旋。她到底表现得有多傻?于是她又把昨晚的事细细回想了一遍,从公交车那一吻开始,直到他转身离去……越想她就越无地自容。

    丁小野早就提醒过她,喜欢上一个服务生是件很丢脸的事,比这更丢脸的是被一个服务生拒绝。

    她怎么会主动去亲吻一个男人,还堂而皇之地说出“喜欢”这两个字?封澜从未做过这种事,追一个男人她没有经验,早知道就该表现得更深藏不露一点。把这事烂在心里,最多日后想起一回嘲笑自己一回,可现在送出去的吻和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若是被旁人知道了,她一世英名就白喂了狗,还不如现在撕了这张脸把自己埋了。

    丁小野的嘴到底有多严?这是决定她活不活得下去的关键。

    没到写字楼下班时间,餐厅里的客人不多。康康缠着丁小野在厨房门口聊天。丁小野虽然对封澜不感冒,但封澜很确定他也不好刘康康那一口。他俩有什么好聊的?他们那窃窃私语的样子,貌似还说得挺开心。丁小野会耐烦康康那些诡异的时尚观点?要命的是他俩说着说着,丁小野还有意无意地朝封澜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嘴角带笑。刘康康更是捂着嘴花枝乱颤。

    康康身份微妙,要是他知道这件事,封澜基本上可以去撞墙了。

    下午的例会上,封澜破例讲了几句话。以往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要宣布,她通常把话语权交给店长。所以当她在十几名员工面前清了清喉咙,大家都以为是谁即将要被炒鱿鱼,或是餐厅经营出现了大的问题。

    结果封澜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还是一个童话故事。

    故事的大致脉络是这样的:家室样貌样样都好的王子对身为孤儿的白雪公主由怜生爱。一个夜里,王子吻了白雪公主,并对公主表达了爱慕之情。公主没有眼光,拒绝了王子,还四处散播王子的坏话。正义的巫婆为了表示对公主的惩罚,让她吃下了有毒的苹果,把她变成丑八怪和哑巴,还要经受七个小矮人的凌辱和折磨。白雪公主悔不当初,然而这个时候王子遇见了另一位漂亮高贵的公主,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全剧终。

    封澜说完就走,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康康唱《步步高》的时候还在嘀咕,还好他已经十八岁,要不就让老板娘毁了他的童年。

    当天晚上,丁小野睡觉前意外在自己的枕头边发现了一个苹果。上面用袖珍的水果刀插着一张纸条。

    和封澜的人给丁小野留下的印象不同,她的字清丽而秀挺。

    纸条上写着:“忘了昨晚的事,那只是危机共渡之后的荷尔蒙异常。奉上毒苹果一个,助你记住白雪公主的下场。”

    丁小野拔掉水果刀,三下两下吃掉了那个苹果,想不到还很甜。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苹果核,想象封澜说“苹果有毒”的样子,在反应过来以前,他已经微笑了许久。

    可惜这样的轻松并没能在丁小野的心中逗留。他甩了甩半干的头发,靠在床头,七夕那天与崔嫣见面的场景又在眼前浮现。

    崔嫣长大了许多,和她十几岁时的样貌相差甚远。初次重逢那天,若不是她与曾斐表现亲昵,惹来丁小野细看,丁小野未必会认出她来,封澜放在手里把玩的那个串珠兔子更让丁小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丁小野知道崔嫣也认出了他,她当时情不自禁的惊讶表情险些就让曾斐和封澜看出了端倪。出于谨慎,丁小野并没有在崔嫣的暗示下第一时间与她见面,而是静待了一阵,确定曾斐并未起疑,又等他出差在外,才在七夕那天去见了崔嫣。

    崔嫣一张口叫的是他快要忘掉的那个名字。他提醒她,现在他叫“丁小野”。崔嫣并不在乎他的名字,她说:“我还以为你不会见我。”

    丁小野说:“店里很忙,安排休假不容易。”

    崔嫣惊叹道:“你做这个服务生还真投入。”

    “不然呢?你认为我应该做什么?”丁小野的话若有所指。

    这正是崔嫣担忧之处,她问:“为什么要回来?”

    “我不能来?很久不见,探望一下旧相识也不过分。”

    崔嫣面色一变,脱口而出:“你别伤害他。”

    丁小野冷笑道:“他已经堕落到需要你的保护?”

    崔嫣说:“我也不想他伤害你!”

    丁小野静静地看着崔嫣,她长得不如她妈,但眉目依然是相似的——或许心思也相似。他说:“你姓崔真是个笑话!”

    崔嫣放松了一些,莞尔道:“姓什么不一样?你以前也姓崔,现在叫‘丁小野’。名字只是个符号。我该姓什么?跟我生父的姓?他除了睡过我妈妈,留下一颗精子之外,对我还有别的什么意义?在我心里他还不如你爸爸,最起码你爸让我们过上了几年安生的日子。既然没人让我改姓,我姓崔也算报答他一场。”

    “看来曾斐对你还不错。”

    提到曾斐这个名字,崔嫣显然不如刚才那么随意。她小心翼翼地对丁小野说:“他是我的亲人!”

    “亲人?”丁小野意味深长地笑了。

    崔嫣脸一红,腰杆不自觉地挺得笔直,仿佛这样可以让她更坚决。她说:“没错,我爱他。不可以吗?”

    “这玩意儿也会遗传?”丁小野故作惊讶状,说出的话毫不留情。

    崔嫣果然涨得满脸通红,她尖声道:“他和我妈妈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是,我爱他也没错!”

    “问题来了,他也爱你?”

    “当然!”

    崔嫣自欺欺人的谎言让丁小野再一次流露出讽刺的笑意,他拖长了声音说:“是——吗?我以为他在追求封澜。”

    这些话像是戳中了崔嫣的命门,她哆嗦着嘴唇,强作镇定,“他要顾忌的东西太多,才故意躲着我。我会让他知道他其实是爱我的,他只是不敢承认。”

    “你们这帮人真有意思!”

    崔嫣听出了丁小野的嘲弄,深吸一口气说:“你笑吧!我敢说出来,还怕别人笑话?曾斐是这个世界上最在乎我的人,我能记得的好的一切都是他给我的。我呢,我什么都没有,爱是我最好的东西。所以这辈子我都会爱他。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和他在一起。”

    “如果阻止你的人是曾斐呢?”丁小野好奇问道。

    崔嫣把冰凉的手放在丁小野的手背,面带恳求,“所以我一定要见你一面。帮帮我,我知道封澜喜欢你。我看出来了……”

    丁小野收回自己的手,笑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帮你?”

    “就凭我是这世上最了解你底细的人……在活着的人里。”崔嫣心一横说道。

    丁小野脸上渐渐笼罩了一层严霜,他把背尽量地往后靠,低声问:“你这是在要挟我?”

    崔嫣连连摇头,哽咽道:“不,我在求你。”

    丁小野站了起来,眼看要走,崔嫣伸手拖住他的衣袖。

    “放开。”他的警告反而显得平静,“你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

    崔嫣没有放手,她的眼中有泪光,“我没有怕过你,也知道你回来不是为了伤害曾斐。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很好的人,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崔霆……不,小野,我叫过你哥哥。”

    丁小野沉默地别开脸,过了一会儿叹息道:“你留得了他一时,留得了一世?”

    崔嫣看到了一线希望,抓住丁小野的手更不肯放,“我有办法,我会有办法的!只要封澜不答应他,我就还来得及。你可以帮我拖住封澜,不需要太久。她拒绝不了你……”

    “别扯上她。”

    “我没有害她的意思。她不爱曾斐啊!他们这样结合有意思吗?封澜有钱有家,长得漂亮,她什么都不缺……可我只有曾斐……”崔嫣泪流满面。

    丁小野感到可笑,人们总是活在对他人的憧憬中。崔嫣羡慕封澜,封澜又羡慕谁?她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缺,他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她醉酒后的狼狈。

    “放手。”丁小野依旧是这句话,语气却已缓和了许多。他不喜欢崔嫣这副样子,然而每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不都是因为那个苦苦追求的目的对他们而言太过重要?

    “你会帮我吧?”崔嫣擦了一把眼泪,眼里全是乞求。

    丁小野眼前浮现的是七年前的崔嫣,那时她只是个比同龄人更瘦弱的小丫头,无论在任何人面前,脸上永远挂着讨好的笑。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尴尬,可她还是跟在他屁股后头一声声地叫“哥哥”。那个小丫头的影像渐渐和满脸是泪的她重叠。为什么爱对于那么多人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

    “你走吧。”丁小野终于成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别再往店里打电话,这样对谁都不好。”

    崔嫣点头,她的泪不再流了,眼里只剩下感伤。她和他都没了妈妈,相比之下她还是幸运的那个。

    “崔……丁小野,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丁小野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崔嫣垂头想了想,由衷地问:“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

    丁小野说:“好好守着你的男人,过你的生活。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