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八章 饥渴的眼神

    小野在餐厅门口协助供应商卸货,再把送来的啤酒和饮料搬往仓库。封澜看得很清楚,崔嫣临走前经过小野的身边时,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瞄了他一眼。

    “祸害!”封澜心里暗骂小野。那天晚上,她莫名的心动和一点点小****在仓库里迅速幻灭之后,一连好几天她都没怎么搭理他。小野依旧是我行我素,并未把她态度的变化放在心上。

    下午三四点是餐厅最闲的时候,除了个别有工作在身的员工,大家都要在店长的例行工作安排后一起唱加油歌。

    今天的加油歌又是《步步高》。只听见各种参差不齐的调子合唱着:“……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步步高……”

    这个形式是餐厅的太上皇,也就是封澜妈妈的强制要求,据说对鼓舞员工士气非常有用。封澜每次听到这种合唱都觉得头皮发麻,然而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这么恐怖的歌声至少可以在夏日的午后让大家的瞌睡虫一扫而空。

    封澜靠在距离大门最近的餐椅上,听着《步步高》,目送搬货的丁小野在她面前进进出出。年轻真好,连汗水在阳光下仿佛都更为晶莹。她想象送给周陶然的衬衣穿在丁小野身上的样子,觉得以前的自己真可笑。如果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如果他在你心中已足够美好,你根本不会在意他穿的是什么。就好像真正的美人,人们通常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哦,她的眼睛真亮,她的鼻子真挺……看她的人只会觉得,真美,就是美,周身都是和谐的,添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爱也是一样,一头栽进去爱一个人,哪里还顾得上他的优点和缺点,唯一知道的就是爱他,很爱他,连他的呼吸都与众不同。

    当然,封澜也仅仅是拿眼前的丁小野打个比方,那晚的心动只不过是特殊情境、特殊心态下催化出来的一种错觉,爱应该是更高层次的东西,就好像灵魂理所当然地高于肉体。她绝对不会去爱一服务生,而且是一个对她不感冒的服务生。

    封澜发着呆。送货的小货车开走了,留下一溜呛人的黑烟。丁小野最后一次经过她面前,破天荒地驻足。

    “你看什么?”他手上拎着一件啤酒,像是忍无可忍的样子,又好像有点好奇。

    封澜下意识地回答道:“你管我?!我在看玻璃门上的脏东西不行吗?”她想起自己是没有必要向他解释的,有些小恼火,于是掩饰着,挥手让他闪开,“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害得我都看不清楚。”

    丁小野慢吞吞地转过去看了看光洁透亮的玻璃大门,玩味道:“你要是换上刚才那种****的眼神,没准就能看清楚了。”

    不远处南腔北调的《步步高》还在继续吼着:“……世间自有公道。”封澜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什么眼神?”她求证一般逼问道。

    丁小野满足了她的愿望,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两个关键字:“饥——渴。”

    封澜气得一时间接不上话,红霞却比怒色更快地爬上了她的脸颊。她有种想要捂脸遁去的冲动,但是有一个声音在内心深处呐喊:她不能在这种时候自己乱了阵脚。这一次若是她再在丁小野面前溃不成军,以后就别想在他面前挺直腰杆了。

    她恼羞成怒地反驳:“你说谁****?可笑!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以为谁都喜欢你?自恋狂,太可笑了!”

    丁小野左边脸颊的酒窝隐隐浮现,似乎在忍着笑意。

    他这种表情封澜似乎见识过,在她醉眼蒙眬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去整理自己身后的裙摆,没有哪里穿得不对。今天她穿的是裤装,上衣也很服帖。

    “你笑什么?不许笑!”

    这时,《步步高》散场了。芳芳跑过来接过小野手上的啤酒,微笑着说:“你一个人搬完了整车的货?干吗不等我来帮你?”

    店长在远处招呼:“小野,过来吃饭了。”

    丁二厨也应声对他说:“我这次没下那么多盐,你来试试味道。”

    小野的酒窝更深了,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映在封澜眼里,仿佛都是在向她挑衅……对啊,人人都爱我,难道不是吗?

    封澜纳闷了,他才来店里多久?看来“整风运动”还是很有必要的,明天就让他们唱《清心咒》!

    她心里又飞快地把刚才冒出的“可疑人等”过滤了一遍。店长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了,按说会克制一些。二厨嘛……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说,店里有一个取向成迷的刘康康已经足够了。莫非……是芳芳!

    封澜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之前怎么没想到芳芳?她疑惑地看向她的目标,芳芳正在抹桌子,准备让大家开饭,可瞥向门口的眼神里分明饱含关切。这姑娘才22岁,在店里打工两年,平时老实巴交的,一棒子都打不出一个屁。可她说到底还是个豆蔻年华的大姑娘,哪有姑娘不怀春?

    “你……”骤然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秘密”,封澜指着丁小野,一时间却想不起该给他安上个什么罪名,“你****我的服务员!”她压低了声音,厉声指控道。

    丁小野脸上的笑意已经藏不住了。他拍拍手上的灰尘,说:“入职之前店长交代我不许做的事情里可不包含这一条。”

    “那就是说,我没猜错了?”封澜更震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居然完全蒙在鼓里。她克制不住地又去看了一眼芳芳。

    芳芳其貌不扬,话也不多,然而她体态丰满健康,目光温驯,不正应了丁小野恶俗无比的择偶标准?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封澜自己今天是一副boyfriend风打扮,自我感觉还挺好,这在丁小野看来就和一个小身板的男人没什么区别吧。

    封澜的女性意识觉醒得晚,上中学的时候第二性征开始萌芽,她颇以此为耻,走路都情不自禁地含胸驼背,生怕被人看出胸前的端倪,上高考之前都不爱穿裙子,体育课跑步时发现自己“负担”没有同班女同学重,还沾沾自喜过。懂得打扮自己是大学以后的事了,然而在临近三十岁,她才彻底地明白,“潮死小胸的,俗死胸大的”这句话永远只可能在女人和康康的圈子里受到认可。

    “看不出来呀!她还有这心思。”封澜笑得有点勉强。

    “你怎么不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丁小野扬起嘴角道,“她可比你实在多了。”

    封澜早就莫可名状的情绪瞬间被这句话点燃成勃然大怒,“你拿我和她比!”

    丁小野脸上带笑,眼神却是冷的。他默默看了她一会儿,才说道:“你比她好在哪里?”

    封澜的呼吸变得急促,手也微微哆嗦。眼前没有镜子,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非常非常难看。震怒、狂怒、暴怒……更多的是羞辱。丁小野的话,他看她的样子,都让她的脸火辣辣的疼。她许久没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就连在得知周陶然结婚、劈腿的那些瞬间都远逊于此。封澜张了张嘴,结果什么都没说出来,使出吃奶的劲将丁小野从面前拨开就跑出了餐厅。

    外面烈日当空,封澜并没有走得太远。十分钟后,她坐在对面写字楼的KFC里,捧着一杯冰淇淋往嘴里塞,可是每一口都那么难以下咽。

    封澜不是个不懂自省的人。她承认自己偶尔有点“作”,脾气不是太好,爱面子,还有点小自恋……可她自问绝不是个丑恶的人。今天,她在丁小野深黑的瞳孔里看见的那个自己,肤浅,势利,虚伪又凶横。是什么把她变得如此丑恶?答案让她害怕。

    是嫉妒?

    她竟然为了自己店里的一个男服务生,去吃另一个女服务生的醋。

    这太可怕了!

    封澜对芳芳没有成见,这小姑娘刚从家乡出来,就到了封澜店里打工。芳芳学东西不快,封澜觉得勤劳可以弥补。她弟弟上学差了点学费,封澜也点头让财务给她预支工资。她一直自以为这方面自己做得很好,至少比上一辈有觉悟,人无贵贱,众生平等。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她对店里的芳芳、小娇、阿成这些人的体恤其实从未改变俯视的角度。她对他们展现出善意,但内心深处她依然觉得自己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她是他们的老板。她可以亲和,是因为她愿意。然而丁小野赤裸裸地将她和芳芳摆在毫无差别的“竞争者”的位置上,她受不了!

    封澜吃着冰淇淋,把自己血淋淋地剖析了一遍,上升到了人性的高度。当她吃完最后一口,也接受了自己远没有期待中完美,然而她并不打算刻意地改变。人生活在一个集体社会中,这个社会自有它的行为准则和价值标准,你可以假装无视它,但它其实无时无刻不在左右着所有人的选择。是的,她心动了。为了丁小野。如果她的心中有一池春水,他看出了微微荡漾的波澜,事实上从他头一次来到店里,在康康的介绍下转身面对她的瞬间,水面下早已暗潮涌动。

    封澜一开始就知道的,连谭少城都看出来了。然而她掩饰着,抵抗着。因为她知道这不可能。她在父母家人的呵护下一帆风顺地长大,十几年寒窗苦读,辛辛苦苦建立自己的事业,在感情的路上千挑万选,这一切,绝对不是为了让她去爱上个一无所有、来路不明的服务生,况且对方完全没有把她看在眼里。

    今天的这一出戏对封澜而言或许是件好事,仿佛一盆冰水浇透她发烧的头顶,令她浑身寒透、幡然醒悟。她必须遏制住事态,在池水掀起巨浪之前摆脱这种不堪的局面,必须这样!

    封澜重回店里,康康已经回来了,正在开小灶吃他妈妈带过来的红烧带鱼。一见封澜出现,康康就端着小饭盒跑过来,亲昵地问:“澜姐,我妈做的带鱼可好吃了,你要不要来一口?”

    见封澜摇头,康康又凑到她耳边,小声地说:“听说你可能会做我舅妈……我还听说,小野把你惹毛了。到底是为什么呀?你告诉我,我保证不说出去。”

    封澜嫌弃地推开他,“你嘴里的油都快蹭我脸上了。”

    “小野就是脸臭,其实人很好,你可别炒了他。”康康说出他真正的担忧。

    “至于吗?多大点事。”封澜笑了笑。

    “大度!”康康朝她亮出大拇指。

    封澜绝对不会炒了丁小野,不是因为她大度,而是因为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做出这样的行为。她就是要把他留在店里,就是要每天都看着他,然后成功地把他从心里抹掉,一点痕迹都不留,这才是真正的胜利。

    “但今天的事我还是得和丁小野谈一谈。康康,你跟他说,叫他到小仓库来一趟。”

    小仓库白天也亮着灯。今天刚有一批库存运到,里面显得更为狭窄。封澜没有进去,她站在门口看着丁小野脱下围裙走了过来。

    “你找我,老板娘。”丁小野的那双眼睛,好像任何事都不会在那里留下踪迹。

    “嗯,是我叫你来的。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她嘱咐道。

    丁小野说:“店里客人很多,店长让我……”

    “我才是你的老板。现在我给你的工作就是站在这里,就站着,不要说话,不要动。”封澜说。

    丁小野摊开手,面露无奈。

    封澜扬起嘴角说道:“八小时工作时间里,看你是我的福利。”

    她退后一步,调整到刚刚好的距离,全神贯注地、毫不掩饰地看着丁小野。

    封澜五年前到泰国出差,吃了一道正宗的泰式咖喱蟹,惊为天人,从此念念不忘。后来她开了家泰国餐厅,咖喱蟹天天吃,顿顿吃,终于从麻木到厌烦,现在她光闻到这道菜的气味便已倒足了胃口。这也成了她宝贵的人生经验,假如她对一样事物表现出“饥渴”,那就一次吃个够,喝个够。等到腻了,就再也不想碰了。

    丁小野也不紧张,更不闪躲,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任凭封澜眼光蹂躏。

    他们这样的局面保持了将近五分钟。封澜调整了一下站立的姿势,她的脚有些累了。这一次开口说话,她平静了许多。

    “没错,丁小野,你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从身材、长相、说话和走路的样子都是。”她向前迈了一步,他们便离得很近了。封澜抬头,两人鼻息相闻,“你不喜欢我,我也知道。没关系,反正我们也不会怎么样。我贪图的就是你的色相,刚才我看够了……不过如此。”

    丁小野却从口袋里掏出个小东西交给她,“这是你发脾气的时候掉地上的。”

    封澜一看,原来是崔嫣送她的串珠小兔。她接过来,想起崔嫣看他时的神情,笑了笑提醒道:“崔嫣和芳芳可不一样。你最好离她远点,当心曾斐打断你的腿,那就可惜了。”

    丁小野低声重复道:“曾斐?跟你一起的那个男人?”

    “说起来你和崔嫣也挺配的,真要有点什么,一定也很精彩。”封澜从他身边走过,又回头笑着说,“看在我提醒你的份儿上,下次我毛病犯了,你不会拒绝我吧。”

    丁小野正百无聊赖地用脚尖轻踢着地砖间的接缝,闻言抬起头来,灿烂一笑。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