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应许之日》->正文

第七章 错位亦是缘分

    相亲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它能让原本可以聊得来或是相识多年的两个人因为双方父母在场的缘故变得异常难堪。

    据两边家长的说法,曾斐和封澜之间虽然不需要介绍人,然而他们的出席代表嫁到邻市着一种郑重其事的态度,以及对未来亲家的尊重。曾斐的父亲去世了,曾斐的姐姐曾雯嫁到邻市,曾斐的母亲一直和女儿曾雯一起生活,这次母女俩是特意赶过来的。由于都是女客,封澜的爸爸没有露面,由她妈妈全权代表。都是熟人,又是奔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来的,长辈们的“会谈”在亲切而融洽的氛围中开始了。

    封妈妈说话含蓄,把女儿的各种优势不露痕迹地夸了一遍,说追封澜的人也不少,但他们家看中的是缘分。很显然,曾斐就是这样一个有缘人。

    曾斐的母亲却是爽朗性格,她随丈夫南下生活了大半辈子,骨子里却仍是个地道的北方老太太,她毫不掩饰对封澜的满意之情,大腿一拍,恨不得和曾斐那同样急性子热心肠的姐姐一块回去开始操办喜事。

    她们聊得热火朝天,从两家老爷子当年的交情,说到曾斐、封澜的生辰八字,再聊到西边市场的葱每一斤都比东边便宜一块钱。两个年轻人反而显得“害羞”了一些。

    曾斐表现出比封澜更强大的耐心,他不怎么插话,但不时会以笑作为她们话题的回应。封澜端着咖啡静静地打量曾斐,她知道,他的心、他的魂都不在此处。

    来之前,封澜做过“垂死挣扎”。她对父母抱怨,为什么一定是曾斐,就不能换一换,“张斐”、“李斐”都可以,好歹是张新鲜面孔,就算事后没成,多少还有点新鲜感。妈妈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劝导,家里人不是干涉她恋爱,她不是没有爱过,轰轰烈烈之后,又落得什么下场?既然爱情的路走不通,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曾斐无论家庭背景、年龄、受教育程度、事业前途还是人品相貌都是与她最匹配的一个。最后,妈妈还说:“你过去不也喜欢过曾斐?不许狡辩,你上中学的时候我就在你日记本里看到过他的相片。”

    封澜心知,无论怎么解释,父母都很难理解,她是对曾斐动过心思,然而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她才是一个不知情为何物的初三学生,这段绮念只维持了不到三个月就被中考的压力消灭得荡然无存。更重要的是,让她心动过的是当初那个性格舒朗张扬、笑起来无所畏惧的曾斐,而不是现在坐在她对面这个低垂着眼睑、目光倦怠的男人。

    曾斐的妈妈兴高采烈地说完今年过年要买一整头猪放在冰箱里慢慢吃这个话题后,才在封妈妈的眼神暗示下醒悟,她们聊得太过投机,差点抢了男女主角的戏份。

    曾斐的姐姐曾雯最先提出要不让两个年轻人单独聊一会,她要去给儿子送好吃的。两个老人也识趣地起身,说要结伴去封妈妈推荐的地方做健康洗头。她们离开的时候目光充满期许又意味深长。

    目送她们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封澜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曾斐招手示意结账,笑着对封澜说:“别表现得那么明显,好歹顾忌一下我的感受。待会儿打算怎么办?”

    封澜揉了揉脖子,“还有‘待会’?”

    曾斐说:“你既然今天肯来,就要走完整个流程。”

    他接过服务生送来的**,站起来对封澜笑道:“我说过我是认真的。走吧,既然想不起要去哪,不如回你们餐厅,反正刚才大家都没吃饱,你那儿的冬阴功汤和菠萝虾球都还不错。”

    封澜盯着他的眼睛看,在心里盘算他所谓“认真”的意图。

    “你打算和我结婚?”她愕然问道。

    曾斐反问:“不可以吗?你不是挺有自信?”

    封澜这回相信,他的确不是开玩笑,否则就有点过了。她把剩下的咖啡一口喝完,也跟着站起来,说:“凭什么呀?噢,你玩贝斯听摇滚的时候没落我手上,现在信佛、练瑜伽了才轮到我?不行不行,这不划算……”

    曾斐和她各自去提车,路上还一本正经地答复她,“谁叫我喜欢成熟女人的时候你还是个黄毛丫头,等我痛改前非,你又……”

    “我‘又’怎么了?”封澜不屑道,“男人年纪大了又喜欢小萝莉,这时我又熟过头了是不是?”

    “总是错位也是种缘分。”曾斐帮封澜关上车门,“你比以前好看多了,我就不比当年,这样算是扯平了吧。好好开车,待会见。”

    封澜和曾斐一前一后走进她的餐厅,仍没有结束之前的话题。

    “你妈妈说你偷藏了一张我的照片?”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妈怎么什么话都说!”

    “照片哪来的?”

    “用一袋大白兔跟我表哥换的。”

    “吴江没跟我说过这个。”

    “他向着你还是向着我……”

    “萨瓦迪卡!”今天站在门口迎宾的是芳芳。封澜嘱咐她:“让厨房做一个冬阴功汤、菠萝虾球,再来个虾酱空心菜。就说是我要的,让他们快点……唉,等等!”

    封澜叫住了刚刚转身的芳芳,因为这时她看到了独自坐在角落吃饭的崔嫣。崔嫣也看到了他们,笑着站起来打招呼。

    “澜姐,我又过来蹭饭了。不用免单,给我打个折就好。”

    封澜说:“大老远跑过来吃饭?不用做家教,也不用谈恋爱?”

    “想你了呗,更想你们店里好吃的。”崔嫣笑得眼睛弯弯。封澜明知道这不是真的,然而对方的态度让人很难硬起心肠。

    崔嫣仿佛这才注意到沉默地站在封澜身后几步的曾斐,“咦?你也来了?真巧呀。”

    “一点都不巧!”曾斐没好气地说:“我让你别来烦人家,该干吗干吗去。”

    “澜姐都不嫌我烦,你嫌我?”崔嫣一点儿都不在意他的冷眼,上前就挽住他的手,说道:“你来了正好,这顿你买单,澜姐连打折都不用了。”

    曾斐毫不犹豫地将手抽了出来,人却很自然地坐到了崔嫣对面,“你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

    “都有!你要不要再来一点?横竖我也吃不完。”崔嫣也拉着封澜坐下,说:“澜姐你要是不忙也跟我聊一会儿?康康让我告诉你,他要出去一会儿。我阿姨和姥姥来了,你们刚才都见过了吧?”

    崔嫣嘴里的“阿姨”和“姥姥”自然也就是曾斐的姐姐和母亲。她随曾家的人生活多年,关系和亲人无异。

    封澜扫了一眼崔嫣面前的菜,果然是冬阴功汤和菠萝虾球。她嘴角往上勾了勾,也不知该夸奖厨师这两道菜做得特别受欢迎,还是……

    “要不我让厨房别重复做了,反正我也不饿,你们俩吃这些够吗?我让人炒个青菜送过来。”封澜坐到崔嫣身边。崔嫣给曾斐递了双筷子,打趣道:“做老板娘的就是抠门,生意那么好,还怕我们把你吃穷了?”

    “我是怕你吃太多会胖。”封澜白了崔嫣一眼,问,“怎么没见上次带来那个小帅哥?”

    “哦,那个呀……分手了。”崔嫣一边吃饭一边漫不经心地说。

    曾斐反而看起来比较惊讶,“什么时候的事?”

    “没几天。感觉没了,就分了。”崔嫣老实交代。

    曾斐问封澜:“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谈个恋爱,再分手,就和吃饭一样随便?”

    封澜说:“我老了,哪还知道小姑娘的心思。我觉得上次那男孩挺不错呀,白白净净、瘦瘦高高的,蛮可爱的。”

    “一开始我也这么觉得……”

    “搞不懂你们女人在想什么,尽喜欢那些绣花枕头。”

    “那叫花样美男,你懂不懂呀?”崔嫣向封澜诉苦道:“澜姐你不知道,我每一个男朋友在他眼里都‘不怎么样’。每次被他撞见,他那张扑克牌脸差点没把别人吓哭。”

    “我什么时候管过你恋爱的事?只不过你现在长大了,看人看物自己要擦亮眼睛,动不动吓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是男人吗?”曾斐摇头说。

    封澜打了个圆场,“崔嫣,你曾叔叔也是关心你。”

    “我知道,所以也就随便说说。”崔嫣扬起下巴对曾斐说,“我现在分手了,好像松了一口气……”

    曾斐失笑道:“我为什么要松一口气?”

    崔嫣也惊讶地笑,“我说我自己,你干吗往自己身上套?澜姐你看,他这人真好笑。你们知道为什么我每次找男朋友都处不长吗?因为每一任他都不喜欢,每一任我都在拿他们和他做比较。”

    曾斐差点没被辛辣的冬阴功汤呛到。封澜挑眉说:“看来你想找个像曾斐这样的,你们感情还真好。”

    崔嫣并不掩饰,点头说:“当然,谁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勇敢、成熟、有魅力、有担当,而且对我好。”

    “那样的话,你的另一半得像他一样‘高龄’才行。”封澜点评道。

    崔嫣巧笑倩兮,“不好吗?既像父亲,又像兄长,还像****,正好这几样我都没有。”

    “我饱了。下次你们再聊类似话题最好离我远一点。”曾斐忍无可忍地放下筷子。

    封澜不理会他,继续和崔嫣探讨道:“既然你很清楚你想要找什么样的,何苦还要在那些小男生身上浪费工夫?”

    崔嫣用筷子拨着碗里剩余的几口米饭,过了一会才对封澜说:“我喜欢别人爱我,也想大大方方地去爱别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丁小野刚把厨房做好的虾酱空心菜端上来。崔嫣抬头看他的瞬间,拨动的筷子似乎停顿了一下。

    曾斐敏锐地感觉到身边片刻的安静,也抬头看了眼丁小野,起初有点莫名,很快他反应了过来。

    丁小野放下菜转身就走了。

    “你们都喜欢这样的?”他指着小野的背影说。

    崔嫣很快又换上了一脸的笑容,“长得好看的男人谁不喜欢?对吧,澜姐?”

    “嗯……哦,别扯上我!”封澜撇得很干净。

    曾斐表示没办法和她们再待下去,掏出钱放在桌面,“我走了,你们继续。”

    崔嫣赶紧扯住他的衣袖,夸张地撒娇,“别啊!比起他们年轻的面容,我更喜欢你饱经沧桑的容颜……”

    “滚!”曾斐笑骂道。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匆匆去车上拿了个纸袋递给崔嫣,“你阿姨让我给你的。我先回公司,你也别老赖在这里,妨碍别人做生意。”

    “行了,你快走吧。”崔嫣和曾斐道别。送走了他,她忽然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小东西,献宝一般递给封澜。

    “澜姐,这是我自己做的,送给你,不许嫌弃!”

    封澜接过一看,是一只串珠小兔,做成钥匙扣的样子,算不上轻巧,但也憨态可掬。

    “谢谢啊!我都没送过你什么东西,有点不好意思。”封澜客气地感谢道。

    “我常来你这,你不烦我就是对我好了。”崔嫣笑了笑,这才慢吞吞地打开那个纸袋,里面是好几袋琥珀桃仁。她只看了一眼就把它们推到封澜的面前,说:“要不这个你留下吃吧。”

    封澜诧异,“这么客气干什么?你阿姨特意捎给你的,为什么要给我?”

    崔嫣又笑了,她说:“你真信是我阿姨带给我的?她和姥姥跟康康去逛街了,真要是给我的,不会让康康捎回来?她怎么知道曾……叔叔会遇到我?”

    封澜说:“你这孩子年纪不大,心眼不小。想多了吧。”

    崔嫣摇头说:“我阿姨根本不知道我喜欢琥珀桃仁。其实我也不爱吃。只是好久以前家里有人送了一罐,那时还小,我和康康为了抢这个打了一架。”

    “你阿姨责怪你了?”

    “没有。”崔嫣还是摇头,“她没说我什么。后来康康喜欢的东西很少会出现在我面前,除非康康那二货自己拿出来炫耀。”

    “你觉得他们对你不好?”封澜问。

    崔嫣忙不迭否认,“不不不,你别误会。他们一家人都是好人。我阿姨虽是刀子嘴,但心肠特别好。我伯伯,也就是康康他爸心更软,姥姥对我也不错。他们都没有亏待过我,能在这样的人家里长大是我的福分。他们不是故意偏心,骨肉相亲是种本能,他们只是无意识地表露出来。你知道的,朝夕相处,他们不可能每次都记得顾及我的感受。你别不信,我一点都不在意这个。我到他们家的时候都快十四岁了,他们能留下我已经很好,我自问也做不到像康康对他们一样亲。我提起这些事只是想说,我曾叔叔……”她停了下来,望着封澜说,“对不起,我实在不太适应称呼他叔叔,还是叫名字吧,你也不是外人,我没必要在你面前装。自从曾斐知道我和康康为琥珀桃仁打架之后,他就经常给我买。其实我早就不喜欢吃了,唯一那次和康康打架,是我还不懂事,什么都要和康康比。曾斐不知道这些,每当他觉得我可怜的时候就会给我买这个,我都快吃到想吐了。可是我也不想提醒他,他是真心对我好。在我心里他才是我唯一的亲人……和依靠。”

    “我看出来了。”封澜淡淡地说,“你把我当入侵者了。”

    崔嫣沉默半晌,继而说道:“其实我很喜欢你的,跟你聊天很舒服。”

    封澜干脆把话挑明,“你也听说我‘又’和曾斐相了一次亲吧?这次曾雯姐和你姥姥都来了,他们是打定主意撮合我跟曾斐了。”

    “我知道你不会接受的。”崔嫣的话说得很快,“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和曾斐只是朋友关系,就把你们强凑在一块。”

    封澜心中微微感到异样。她怎么决定是一回事,受不受崔嫣这只小狐狸摆布却是另一回事。

    封澜想了想说道:“也不能说‘强凑’,我还在考虑……”

    崔嫣咯咯地笑了起来,“澜姐,我对你说心里话,你也不要拿那些敷衍别人的论调来骗我。你不可能和曾斐在一起,你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你!”

    “他不喜欢我?”封澜双手环抱胸前,“他告诉你的?未必吧。你知道这次结婚的话题是谁提出来的?不是我爸妈,也不是他的家人,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

    崔嫣脸色一白,但很好地控制住了,她镇定道:“我知道他是为什么。澜姐,你真的会和一个你不爱的人结婚吗?”

    封澜凑过去,轻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初吻就是给了你曾叔叔……好多年了,现在想起来感觉还不错。”

    “不可能。”崔嫣心机再深,到底也还年轻,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失声道:“我从没听他说过。”

    “所以,他不是每件事都会告诉你的,你在他心里还是个孩子。”封澜说。

    崔嫣稳住心神,抿着嘴笑,“孩子?他有时候都不敢看着我的眼睛!”

    “你该知道他那时心里想着的是谁!”

    有一丝恨意迅速地在崔嫣眼里闪过,带着刹那间的悲戚。封澜有些于心不忍。她第一次好好地端详着崔嫣。崔嫣长得并不惊艳,但是五官清秀,是那种耐看且显小的面相。她咬牙蹙眉的样子,其实比总是挂着笑的时候更让人怜惜。听说崔嫣的眉眼颇似她生母,这么说来,封澜似乎更理解曾斐为什么对她妈妈的死如此耿耿于怀。

    “即使没有我,你觉得你和曾斐可能吗?”封澜认真地问崔嫣。如果是当年的曾斐,也许答案会不一样,然而正是因为崔嫣今天得以好好地坐在这里,理直气壮地表达她对曾斐的依赖,曾斐才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崔嫣强忍泪意,“我会证明给你看。”她低头去收拾自己的背包,再抬头时脸上已经能挤出一丝笑,“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澜姐。你知道汉惠帝刘盈就是娶了他的外甥女张嫣吗?我的名字和她还有点像。”

    封澜觉得有点好笑,小狐狸被逼急了,什么都可以拿来用作挑衅的工具。封澜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崔嫣冰凉的手背,温和地提醒道:“所以张嫣到死都是****。”

上一页 《应许之日》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