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正文

第七天 怀念:青春里没有返程的旅行 2.青春里没有返程的旅行

    我们喜欢说,我喜欢你,好像我一定会喜欢你一样,好像我出生后就为了等你一样,好像我无论牵挂谁,思念都将坠落在你身边一样。总有一秒你希望永远停滞,哪怕之后的一生就此消除,从此你们定格成一张相片,两场生命组合成相框,漂浮在蓝色的海洋里。纪念青春里的乘客,和没有返程的旅行。

    4月28日又离得很近。这天,有列火车带着座位和座位上的乘客,一起开进记忆深处。

    对于惦记着乘客的人来说,4月28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在时光河流上漂流,把每个日子刻在舢板上,已经记不清楚那些刀痕为什么如此深,深到一切波浪都无法抹平。

    青春就是匆匆披挂上阵,末了战死沙场。你为谁冲锋陷阵,谁为你捡拾骸骨,剩下依旧在河流中漂泊的刀痕,沉寂在水面之下,只有自己看得见。

    2003年,临近冬天,男生半夜接到一个电话,打车赶到鼓楼附近的一家酒吧。

    酒吧的木门陈旧,屋檐下挂着风铃,旁边墙壁的海报上边,还残留着半张非典警告。刚毕业的男生轻轻推开门,门的罅隙里立刻就涌出歌声。

    那年满世界在放周杰伦的《叶惠美》,这里却回荡着十年前王菲的《棋子》。男生循着桌位往里走,歌曲换成了陈升的《风筝》。

    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在飞翔的时候,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男生来到酒吧,师姐一杯酒也没喝,定定地看着他,说:“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回想起来,这一段如同繁华世界里最悠长的一幅画卷。

    我们喜欢说,我喜欢你。

    古老的太陽,年轻的脸庞,明亮的笑容,动人的歌曲,火车的窗外有胶片般的风景。

    你站在草丛里,站在花旁,站在缀满露珠的树下,站在我正漂泊的甲板上。等到小船开过码头,我可以回头看见,自己和你一直在远处守着水平面。

    我们喜欢说,我喜欢你,好像我一定会喜欢你一样,好像我出生后就为了等你一样,好像我无论牵挂谁,思念都将坠落在你身边一样。

    而在人生中,因为我一定会喜欢你,所以真的有些道路是要跪着走完的,就为了坚持说,我喜欢你。

    师姐离开后,男生在酒吧泡了半年,每天酩酊大醉。

    许巍日夜歌唱,他说有完美生活,他说莲花要盛开,他说从这里开始旅行。男生电脑桌前搁着几罐啤酒,网页突然跳出一条留言,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说,看你的帖子,心情不好?男生回了条,关你什么事。女孩说,我心情也不好,你有时间听我说说话吗?男生回了条,没时间。

    真的没时间,男生在等待开始。

    我们在年少时不明白,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的就是曲终人散。

    半年后男生辞职,收拾了简单行李,和师姐直奔北京。他们在郊区租了个公寓,房间里东西越来越多,合影越来越多,对话越来越多。如果房间也有灵魂,它应该艰难而喜悦,每日不知所措,却希望满满。

    接着房间里东西日益减少,照片不知所踪,电视机反复从广告放到新闻放到连续剧放到晚安,从晚安后的空白无声孤独整夜,到凌晨突然闪烁,出现健身节目。

    这里从此是一个人的房间。

    2004年北京大雪。男生在医院门口拿着自己的病历,拒绝了手术的建议,面无表情,徒步走了二十几公里。雪花慌乱地逃窜,每个人打着伞,脚步匆忙,车子迟缓前行,全世界冷得像一片恶毒的冰刀。

    男生坐在十几楼的窗台,雪停后的第三天。电话一直响,没人接,响到自动关机。下午公寓的门被人不停地敲,过了半小时,有人撬开了锁。

    发呆的男生转过头,是从里昂飞到北京的哥们儿。他紧急赶来,打电话无人接听,辗转找到公寓。哥们儿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举起拳头,想狠狠揍男生一顿。

    但他看见一张苍白无比的面孔,拳头落不下去,变成一个拥抱。他哽咽着对男生说:“好好的啊浑蛋!”

    好好的啊浑蛋。

    我们身边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没有武器,没有硝烟和末日,却总有些时候会对着自己喊,对着重要的人喊,要活着啊浑蛋,要活得好好的啊浑蛋。

    2005年,男生换了诸多城市,从广州到长沙,从成都到上海,最后回到了南京。

    他翻了翻以前在网上的ID,看见数不清的留言。密密麻麻的问候之中,读到一条留言内复制的新闻,呼吸也屏住了。

    南师大一女生抑郁自杀。他忽然觉得名字在记忆里莫名熟悉。

    两个名字叠在一起,两个时间叠在一起。

    在很久以前,有个女孩在网上留言说,看你的帖子,心情不好?男生回了条,关你什么事。女孩说,我心情也不好,你有时间听我说说话吗?男生回了条,没时间。

    对话三天后,就是女孩自杀新闻发布的时间。

    到现在男生都认为,如果自己当时能和女生聊聊,说不定她就不会跳下去。

    这是生命之外的相遇,线条并未相交,滑向各自的深渊,男生只能在记忆中参加一场素不相识的葬礼。

    男生写了许多给师姐的信,一直写到2007年。

    读者不知道信上的文字写给谁,每个人都有故事,他们用作者的文字,当作工具想念自己。

    2007年,喜欢阅读男生文字的多艳,快递给他一条玛瑙手链。

    2008年,多艳说,我坐火车去外地,之后就到南京来看看你。

    2008年4月底,手链搁在洗手台,突然绳子断了,珠子洒了一地。

    5月1日17点30分,化妆师推开门,傻乎乎地看着男生,一脸惊悚:“你去不去天涯杂谈?”

    男生莫名其妙:“不去。”

    化妆师:“那你认不认识那里的版副?”

    男生摇头:“不认识。”

    化妆师:“奇怪了,那个版副在失事的火车上,不在了。版友去她的博客悼念,我在她的博客里看到你照片,深更半夜,吓死我了。”

    男生手脚冰凉:“那你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吗?”

    化妆师:“好像叫多艳什么的。”

    男生坐下来,站起来,坐下来,站起来,终于明白自己想干吗,想打电话。

    男生背对着来来去去的人,攥紧手机,头皮发麻,拼命翻电话本。

    从A翻到Z。

    可是要打给谁?

    一个号码都没拨,只是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上,然后安静地等待有人说喂。

    没人说喂。

    那就等着。

    把手机放下来,发现走过去的人都很高大。

    怎么会坐在走廊里。

    拍档问:“是你的朋友吗?”

    男生说:“嗯。”

    拍档说:“哎呀哎呀连我的心情都不好了。”

    男生说:“太可怕,人生无常。”

    拍档问:“那会影响你台上的状态吗?”

    男生说:“我没事。”

    接着男生继续翻手机。拍档和化妆师继续聊着人生无常。

    5月1日18点30分,直播开机。

    拍档说:“欢迎来到我们节目现场,今天呢来了三位男嘉宾三位女嘉宾,他们初次见面,也许会在我们现场擦出爱的火花,到达幸福的彼岸。”

    男生脑中一片空白,恍恍惚惚可以听到她在说话,那自己也得说,不能让她一个人说。

    男生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

    男生侧着脸,从拍档的口型大概可以辨认,因为每天流程差不多,所以知道她在说什么。

    拍档说:“那让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爱情问一问。”

    男生跟着她一起喊,觉得流程熟悉,对的呀,我每天都喊一遍,可是接下来我该干什么?

    男生不知道,就拼命说话。

    但是看不到自己的口型,所以男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男嘉宾和女嘉宾手牵着手,笑容绽放。

    男生闭上了嘴巴,他记得然后就是ending(结尾),直播结束了。

    5月1日19点30分,男生启动车子,北京的朋友要来,得去约定的地方见面,请客吃饭。

    开车去新街口。

    车刚开到单位铁门,就停住了。

    男生的腿在抖,脚在发软,踩不了油门,踩不下去了啊,他妈的。

    为什么踩不下去啊,他妈的,也喊不出来,然后眼泪就哗啦啦掉下来了。

    油门踩不下去了。男生趴在方向盘上,眼泪哗啦啦地掉。

    5月1日19点50分,男生明白自己为什么在直播的时候,一直不停地说话不停地说话,因为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不说话,泪水就会涌出眼眶。

    5月2日1点0分,朋友走了。男生打开第二包烟,点着一根,一口没吸,架在烟灰缸的边沿。

    它搁在那里,慢慢烧成灰,烧成长长一段。

    长长的烟灰折断,坠落下来,好像一定会坠落到你身边的思念一样。

    烟灰落在桌面的时候,男生的眼泪也正好落在桌上。

    多艳说要到南京来看他。也许这列火车就是行程的一部分。

    车厢带着多艳一起偏离轨道。

    一旦偏离,你看得见我,我看不见你。

    如果还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

    男生最讨厌汽笛的声音,因为预示着离别。

    多艳还没有到达南京,他就哭成了泪人。

    连听一声汽笛的资格都没有。

    书本刚翻到扉页,作者就说声再见。

    多艳郑重地提醒,这手链是要用矿泉水泡过,才能戴的。戴左手和戴右手讲究不同。但还没来得及泡一下,它就已经散了。

    如果还有明天,要怎样装扮你的脸。

    新娘还没有上妆,眼泪就打湿衣衫。

    据说多艳的博客里有男生的照片。

    男生打开的时候,已经是5月4日1点。

    到这个时候,才有勇气重新上网。才有勇气到那个叫作天涯杂谈的地方。才有勇气看到一页一页的悼念帖子。然后,跟着帖子,男生进了多艳的博客。

    在小小的相册里,有景色翻过一页一页。

    景色翻转,男生看到了自己。

    那个穿着白衣服的自己。欠着多艳小说结尾的自己。弄散多艳手链的自己。

    那个自己就站在多艳博客的一角。

    而另一个自己在博客外,泪流满面。

    台阶边的小小的花被人踩灭,无论它开放得有多微弱,它都准备了一个冬天。青草弯着腰歌唱。云彩和时间都流淌得一去不复返。

    陽光从叶子的怀抱里穿梭,影子斑驳,岁月晶莹,脸庞是微笑的故乡,赤足踏着打卷的风儿。女子一抬手,划开薄雾飘荡,有芦苇低头牵住汩汩的河流。

    山是青的,水是碧的,人没有老去就看不见了。

    居然是真的。

    2009年搬家,男生翻到一份泛黄的病历。或者上面还有穿越千万片雪花的痕迹。

    2010年搬家,男生翻到一盒卡带。十年前,有人用钢笔穿进卡带,一圈圈旋转,把被拉扯到外边的磁条,重新卷回卡带。

    那年,从此三十岁生涯。

    2011年,回到2003年冬天的酒吧。那儿依旧在放着王菲和陈升。

    听着歌,可以望见影影绰绰中,小船漂到远方。

    2012年5月。我坐在小桥流水街边,满镇的灯笼。水面荡漾,泛起一轮轮红色的暗淡。

    我走上桥,突然觉得面前有一扇门。

    一扇远在南京的门。

    我推开门,一扇陈旧的木门,屋檐下挂着风铃。旁边墙壁的海报上边,还残留着半张非典警告。刚毕业的男生轻轻推开门,门的罅隙里立刻就涌出歌声。

    那年满世界在放周杰伦的《叶惠美》,这里却回荡十年前王菲的《棋子》。男生循着桌位往里走,歌曲换成了陈升的《风筝》。

    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在飞翔的时候,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有张桌子,一边坐着男生,一边坐着女生。

    女生说:“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我站在女生背后,看见笑嘻嘻的男生擦擦额头的雨水,在问:“怎么这么急?”

    女生低头说:“我喜欢一个人,该不该说?”

    男生愣了一下,笑嘻嘻地说:“只要不是我,就可以说。”

    女生抬起头,说:“那我不说了。”

    我的眼泪一颗颗流下来,我想轻轻对男生说,那就别再问了。因为以后,房间里的东西会日益减少,照片不知所踪,电视机通宵开着,而一场大雪呼啸而至。

    然后你会一直不停地说一个最大的谎言,那就是母亲打电话问,过得怎么样。你说,很好。

    我的眼泪不停地掉。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好像我一定会喜欢你一样,好像我出生后就为了等你一样,好像我无论牵挂谁,思念都将坠落在你身边一样。

    我一定会喜欢你,就算有些道路是要跪着走完的。

    面前的男生笑嘻嘻地对女生说:“没关系,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是有很多艰难的问题。那么,我带你去北京。”

    女生说好。

    我想对女生说,别轻易说好。以后他会伤害你,你会哭得让人心疼。然后深夜变得刺痛,马路变得泥泞,城市变得冷漠,重新可以微笑的时候,已经是八年之后。

    女生说:“你要帮我。”

    男生说:“好。”

    女生说:“不要骗我。”

    男生说:“好。”

    青春原来那么容易说好。大家说好,时间说不好。

    你们说好,酒吧唱着悲伤的歌,风铃反射路灯的光芒,全世界水汽朦胧。你们说好,这扇门慢慢关闭,而我站在桥上。

    怀里有订好的回程机票。

    我可以回到这座城市,而时间没有返程的轨道。

    我突然希望有一秒永远停滞,哪怕之后的一生就此消除。眼泪留在眼角,微风抚摸微笑,手掌牵住手指,回顾变为回见。

    从此我们定格成一张相片,两场生命组合成相框,漂浮在蓝色的海洋里。

    纪念2008年4月28日。纪念至今未有妥善交代的T195次旅客列车。

    纪念写着博客的多艳。纪念多艳博客中的自己。纪念博客里孤独死去的女生。纪念苍白的面孔。纪念我喜欢你。纪念无法参加的葬礼。纪念青春里的乘客,和没有返程的旅行。

上一页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