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正文

第二夜 表白: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2.生鲜小龙虾的爱情

    我们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

    其实不然,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

    因为自己挣来的,更可贵的是你获得它的能力。而从他人处攫来的,你会恐惧失去,一心想要牢牢把握在手中。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虾子死了,再放锅里烧,味道就没那么好?

    因为活着的虾子,当被丢进爆油的锅里,它痛啊,浑身缩紧,大叫:“我X,疼死爹啦!”然后虾子扭动,伸展,蜷缩,抱成一团死去,肉质紧致,QQ弹弹。

    反过来,死掉的虾子丢进锅里,它没知觉没反应,四仰八叉一躺,肉越烧越松散。

    将死的虾子也不行,奄奄一息,弱弱地吐出一句话:“哎哟哟疼的。”就挂了。

    当年跑到松花江吃鱼,那个鲜美滑嫩,赞的。

    一样的道理,这些傻鱼从小在冰冷的江水里长大,又没有棉毛裤穿,冷得瑟瑟发抖。它们每天疯狂地游泳取暖,打着寒战,一路暴喊:

    “狗东西你冻死大爷了啊!”

    就这样,缩着身体发育,脂肪又紧又肥,好吃到战栗。

    澳龙的肉比小龙虾还要紧密弹牙。因为它们活在海里,水压很厉害,天天被压得透不过气,走两步还要喊三声:“嘿哟嘿!”就像码头的纤夫,身体紧绷。压着压着,肉就绵密厚实,一咬“呱嗒呱嗒”的。

    所以小龙虾要好吃的话,去馆子不行,要自己冲到物流市场,那里是各省刚运回来的货,才落地。

    打开箱子,里头的小龙虾昂首挺胸,跳着桑巴,还瞪个眼睛,斜着瞟你。看到它这个鸟样子,你还不干它吗!赶紧买回去洗洗涮涮下油锅。

    我是跟一个年长的朋友聊这些。

    他端着酒杯,叹口气,说:“这是不是跟感情一样?有了艰难的岁月,才可以造就甜美。共苦过,同甘尤其绚烂。”

    我一愣:“他娘的,不知道啊。”

    他说:“我有了女儿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好想把一切拥有的东西都给她。她是意外的产物,出生在计划之外。可当她来到这个世界,我豁然找到新的意义。这么说吧,我最着急的事情,是每天都想还有什么可以给她,让她开心让她满足。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命都给她。”

    他喝了口酒,说:“不夸张,我很真诚,我真的很想把自己的命都送给女儿。”

    我呆了一下,问:“那你的太太呢?”

    他沉默,开口:“我的命已经给女儿了,所以,就这样。”

    我说:“我换个理解,吃货也能吃出道理来的。比如吧,现在女生动不动就想找一个男人,一个房子车子工作全部落实完毕的男人,物质生活已经接近完善的男人。可是这种现成的经济条件,就好比一锅死虾子,它们没有经受过苦难,直接软趴趴煎好盛在你碗里。它们虽然表皮明亮,然而肉质疏松,气味难闻,吃着吃着就哭了,第二天还会拉肚子。”

    朋友说:“嗯,我的太太就这样。我在想,比如吧,两个人共同还贷,迎来的房屋,你打开门的刹那,才会满心欢喜,充满感激与珍惜地去打造这个家。”

    其实我明白,他们相逢后,女生一门心思抓住这个尚算富裕的男人,通过各种手段,两人结合了。

    三年前,朋友一家三口,和项目投资人一家,共同去泰国旅行。

    他给太太在免税店买了一堆奢侈品,太太一高兴,同意集体去观看人妖表演。

    表演结束后,人妖排成一长队,欢送客人。朋友非常兴奋,对着其中最美的一个人妖飞吻,打招呼,大叫“我爱你”。

    太太翻脸了。

    她说:“你什么意思?”

    朋友说:“我能有什么意思,我能干什么?”

    她说:“你这样我心里不舒服。”

    朋友说:“好吧,那我们走吧。”

    她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人妖比我漂亮?”

    朋友看看投资人一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下意识地调侃着消除尴尬,打了个哈哈说:“人妖当然漂亮了,不然怎么出来混。”

    太太喊:“你不是说这辈子只会觉得我漂亮吗?”

    大家无语,朋友说:“走吧走吧。”

    我们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

    其实不然,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

    因为自己挣来的,更可贵的是你获得它的能力。而从他人处攫来的,你会恐惧失去,一心想要牢牢把握在手中。

    朋友的太太,无比害怕失去他的心。

    回到宾馆,朋友跟项目投资人在房间喝酒,两个男人打开笔记本,搜索那个最美的人妖资料,指着屏幕赞叹,是他妈的美。

    太太进来,脸都绿了,砸了笔记本,转身就走。

    朋友跟投资人道歉,打太太电话关机,冲出去寻她。

    两个人都忘记了四岁的女儿。

    小姑娘自己从开着的房门哒哒哒跑出来,一头扎进车流汹涌的街道,然后被一辆三轮车剐到。

    没有生命危险,脑震荡,从此左耳失聪。

    三年后,朋友坐在这家酒吧里,听我胡说八道吃货的道理。

    他说如果可以,想把自己的命给女儿。

    说的时候,女儿正沉沉入睡,醒来后只有右耳能听见这个世界的旋律。

    说的时候,他哭得一塌糊涂,包里装着离婚协议书。

    我们都知道,风雨之后,才能见彩虹。

    但我们都希望,最好能直接坐在彩虹里,他人已经为你布置好绚丽的世界。

    可惜别人为你布置的景致,他随时都可以撤走。

    所以,虾子要吃活着烧的,痛出来的鲜美,才足够颠倒众生。

上一页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