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锦绣缘》->正文

第六章

    好冷。

    锦绣蜷缩在宁园道左震宅前的大门外,时近凌晨,门柱上一盏苍白的圆灯,照着她蹲在一角的身子。寒气刺骨,她只穿了件跳舞时的梅子色罩纱长裙和一条黑色丝绒披肩,连个外套也没有,冷得几乎没有了感觉,只剩僵硬。

    在百乐门等到半夜,左震和英少都没有消息,又过来等了几个小时,左震仍然没有回来。他去哪儿了?还是出事了?还有英少,石浩说他受伤,一定伤得不轻吧,现在怎样了?

    所有的担忧和焦虑在她心里纠缠,身体冷得打战,可是心里却像沸油在煎,一刻也平静不下来。

    就在她等得快成了化石,等得连最后一丝希望都要放弃的时候,巷口传来熟悉的车声,一束车灯刺眼的亮光,映上了她惊喜抬起的脸。是左震的车!他总算回来了。

    车门啪地开了,左震几乎是气急地下车。那缩在门口的一球小人影,是锦绣?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二爷!」锦绣欢天喜地站了起来,却因为双腿和膝盖的僵麻,几乎向前跌倒。

    左震一把扶住她,触手冰冷,忍不住皱紧眉头:「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锦绣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但他抱得那么紧,像是根本不打算放手。而且——他的怀抱,真是温暖极了,坚强、稳定,锦绣一个晚上的焦灼不安,似乎都在这里得到镇静和安抚。

    「才一会儿。」锦绣抬头看着他的下巴,连青青的胡须碴也冒出来了,破坏了他一向斯文俊秀的气质,添了几分粗鲁剽悍。

    左震一手揽着她,一手脱下自己的厚外套披在她身上,密密裹紧,把她护在怀里。「先进去再说,都冻成冰块了。」

    他做得那么自然而然,锦绣也就没觉得怎样;可是一旁车上的司机,却惊讶得张大了可以塞下一只鸡蛋的嘴巴——这,这是他认识的那个二爷左震吗?这是那个永远淡然冷静,七情不动的二爷吗?他是不是眼花了!

    「王妈,煮姜汤!」左震有点恼火地吩咐睡眼惺忪的王妈,「锦绣在外边,怎么不给她开门?」

    「是我没有按门铃。」锦绣急忙替王妈辩白,「都三更半夜了。」

    「你……」左震无奈地跌坐在沙发上,他真是败给锦绣这个白痴,怕打扰王妈,所以在外面冻一夜?她难道都没长脑子?

    「唉呀,」王妈惊叹着,又唠叨起来,「锦绣小姐,不是我说你,还有什么比自个儿身体要紧?你要是想二爷,进来等就是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王妈闲着也怪无聊的……」

    「王妈。」锦绣冻得苍白的脸上,涌起一片红潮。「你误会了!我和二爷只是,只是……」转头求救地望向左震,却正对上他专注看着她的眼睛,啊,是她冻昏了头吗?为什么好象在他的眼里看见一抹从未见过的温柔?

    「只是什么?」左震低声问。

    「啊?」锦绣不知所措,人家王妈都这样误会他了,他还不赶紧解释,看那样子,还蛮悠哉的,像是她在多事似的。

    「好吧,说说看,你在外边等我一晚上,是有什么事?」左震收敛自己不听使唤非得泄露心思的眼神,给锦绣解了围。

    锦绣这才发现,他身上沾有星星点点却并不显眼的殷红——是血吗?!她立刻紧张了,俯下身,把他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遍:「你衣服上这红的是什么,一点一点的,啊,鞋子上也有,这是怎么回事啊。」

    左震一声不吭,看着她忙碌地念叨着,最后抬起一对美丽而担忧的眸子,喃喃地道:「你,你没事吧?」

    左震心口一阵紧缩。她在外面冻了一夜,就是为这个?她迷茫的眼里,深切的担心,就是这个?

    「你来,是不是要我带你去见英东?」左震压住那份悸动,找回自己的声音,勉强地问。他不能再犯上次的错误。可是,他根本不希望锦绣答「是」。这一辈子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自私过,希望有人不把英东的死活放在心上。

    「哦,对了。」锦绣这才如梦初醒,直起身子,「英少现在怎样?」

    左震眉头一蹙,「还好,命是保住了。中了三枪,但都没伤着要害……」

    「三枪?!」锦绣已经失声叫了起来,「中了三枪,怎么可能会『还好』?不行,我得想办法去看一看。」那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哪。

    叹了口气,左震忍耐地掉过头去。心里那种陌生的滋味,像是苦涩。

    「他现在还在医院,天亮之后才能过去。你先在这边睡一会儿,等我回来接你。」左震站起身。

    「你又要出去?」锦绣愕然睁大了眼睛:「怎么还……啊——啊啾!」她狼狈地打了个喷嚏。

    左震受不了地看着她,「拜托你,荣大小姐,赶紧喝碗热姜汤,爬到床上去睡一觉。我的事情已经够烦的,不要在这边添乱子了,好么?」

    锦绣点着头,不忘追问:「你去哪里?」左震已经取起外套,向门外走去,「我有个兄弟受伤失踪,还没有下落,我得再去看看。」

    ******************

    向公馆。

    一间书房,一张巨大的檀木书桌,隔开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

    向寒川点燃了雪茄,深深吸了一口,问对面的左震:「看出头绪没有?」

    左震一手支着额,「何润生倒是招了,他后面的主使人是连川。连川手里有他在私货上动手脚的把柄,拿这个要挟他。我已经把连川抓回来了,石浩连夜在审,但那小子十分嘴硬,一口咬定是他自己出卖了阿晖和英东。」

    向寒川扬起眉,「你认为,他没说实话?」

    「他说的那些,我一个字也不相信。」左震苦笑,「连川是邵晖的人,就算他有本事出卖邵晖,怎么可能连英东的行踪都知道?再说他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至少他应该还有同伙,甚至他背后另有主谋。

    「我现在怀疑,对方不是某一个人、某一帮派,他们可能是几拨势力联合在一起。打击的对象,应该不只是英东和邵晖,他们是冲着整个向氏和整个青帮来的。因为现在搜集到的疑点和线索都十分模糊而且分散,我不赞成轻举妄动,浪费力气去捕风捉影。」

    向寒川仔细听着左震的分析,点了点头:「震,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会随时等你的消息,我这边的人也可以听你安排行事。」

    「近期内,他们会有所行动。」左震若有所思,「我们的防范必须做得滴水不漏。连川已经落在我们手里,对他们而言,是一项恐慌。虽然连川还什么都没供出来,但也撑不了多久了——而且必要时,可以放出假消息,诈一诈那支暗钉子。他们已经沉不住气了。」

    「在医院听阿三说,你已经使过一次诈了。」向寒川笑了,「你让他回来找石浩,只不过是个饵,钓的是何润生这条鱼。然后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有你的。不过你怎么能肯定,在场的人当中有奸细?」

    左震淡淡道:「长三码头是我的地盘,布防情况我清楚得很,没有人在里边接应,外人想进来设伏偷袭,那是笑话。至于这个人是不是就在当场,我也不确定,不过,既然事情还没有得手,他必定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以观其变,这是毫无疑问的——到底是谁,试试不就知道了?」

    向寒川欣赏地看着自己这个拜把兄弟,当年他们是一起风风雨雨中创业起家,对左震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了。即便是在最危急紧迫的关头,左震也不会乱了方寸,在别人都还张惶失措的时候,他已经敏锐地抓出那稍纵即逝的契机;扭转整个局面,变被动为主动。

    「阿晖有没有消息?」向寒川知道左震关心邵晖的程度,甚至不亚于他关心英东。

    左震脸色一沉:「还没有。我已经通知了道上各个堂口,谁的人能及时救回阿晖,算我左震欠他一个人情。」这句话的份量,实在不比寻常,左震的一个人情,可以代表金屋华宅、香车宝马,也可以代表强势的靠山、腾达的机会,但凡出来打拼的人,谁会不动心?

    向寒川闻言也不禁一怔,「难道我们这边还一点线索都没有?」

    「有点线索,只怕对追查邵晖目前的下落没有什么帮助。」左震道,「是个戒指,看样子是当时混战里留下的,我已经交待唐海追查它的来龙去脉,不用多久就会有消息。」

    向寒川叹了口气,起身道:「待会儿我还得去医院看看英东的情况。你也去吧,也许他醒过来,还能说一说当时的情形。」.

    左震答应着:「好,我回去接了锦绣一起。」

    「锦绣?」向寒川怀疑地问:「名字好象听说过,是什么人?」

    「说来话长,」左震道,「你去问明珠更好,她是明珠的妹妹。」

    向寒川更胡涂了:「那跟英东又有什么关系?」

    左震简单地答:「她喜欢英东。」

    「可是我不记得英东提过?」向寒川道:「我还打算介绍广兴和程家的姑娘程四小姐给他认识。」

    左震还能说什么?

    英东从来没把锦绣放在心上过,从一开始,锦绣对他的诸般心思都是一厢情愿而且徒劳无功。可是这是锦绣的事,他不想说出来。

    「抽支烟。」左震从怀中摸出白金烟盒,弹开来抽了一支,递给向寒川。

    向寒川却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我从来不抽英国烟,你忘了?」

    「哦,对。」左震恍然,也忍不住笑了一下,把烟叼在嘴边,又在浑身上下的口袋里摸来摸去。

    「打火机就在桌子上。」向寒川实在忍不住了,「震,你是不是太累了,怎么神思恍惚的。」

    左震沉默,把打火机握在手心里好一会儿,才打着了火点上烟,深吸一口,「没事。」

    他的神思恍惚不是因为累,再累他也打得起精神,只是,想起锦绣,他就分心。

    「你这个样子,我很少见到。」向寒川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浮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难道那种事情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唉,真有点困了。」左震像是听不懂,站起来伸展了一下筋骨,「你先去英东那边看着点,我回去接锦绣,马上就到。」

    「她在你那里?」向寒川明显地不怀好意了,「我听说,你是从来不带女人回去过夜的?」这回非要捉住左震的小辫子不可。

    「我先走了。」左震四两拨千斤,走为上计。

    ************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一回来就听王妈说锦绣病倒了。

    大概是一个晚上的惊吓、担忧、寒冷,使她负荷不起了,左震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昏睡,而且发着高烧。王妈正在满屋子乱转:「二爷,躺下时还好好的,刚才我过来叫她,才发现烧得烫手,人都迷迷糊糊的了。」

    左震在床边摸了摸锦绣的额头,触手处一片火烫。早知道这笨东西照顾不好自己,十二月里大冷的晚上,她敢穿个裙子、披肩就蹲在门口一整夜,不病才怪。

    「你照顾锦绣。」左震吩咐王妈:「给她敷个冰袋,我去接医生过来。如果唐海找我,让他在楼下稍等一刻。」

    眼下他里里外外有一大堆事情要赶着处理连坐下来吃口饭,打个盹的时间都没有;但锦绣病成这样,他哪能扔下她不管?把她交给别人,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自从遇见锦绣,帮她、护着她、照顾她,似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说实话,左震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不是没见过比锦绣好的女人,论美丽、论家世、论聪明、论才华,锦绣都绝对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可是他就好象是中了邪,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她破例,为她失态,并非出于刻意,只是莫名其妙地就这么做了。

    锦绣醒来的时候,窗外漆黑,床头一盏灯,柔和地亮着。王妈正靠在床边打瞌睡,不对吧,她好象觉得睡了很久,怎么天还没有亮。左震呢,他也没回来?

    头痛欲裂,口干舌燥,而且浑身没有力气。是不是生病了?这样不舒服。锦绣慢慢地撑起身,去拿桌上的水杯,却看见杯子旁边放着几包药。

    「啊,你醒了。」王妈被她的动静惊醒,「好点没有?」

    锦绣莫名其妙:「我怎么啦?」

    王妈叹气,「真是,都烧胡涂了,你又发烧又头痛地躺了一天,自己都不知道?」

    「什么?」锦绣一惊,看看外面的天色,「我睡了一天?现在什么时候了,糟糕,二爷说他回来接我去看英少,这下子可来不及了。」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睡得着?英少那边还生死未卜,她却在这里睡大觉!锦绣惭愧得抬不起头来。

    「先吃药。」王妈按住她,「医生说你受了很重的风寒,这两天都不准你出去,等你身体好一点再去看英少不也一样?再说你就是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我怎么这样没用?」锦绣懊恼地把头埋进手心里,「什么都不会做,只会一天到晚给别人添麻烦。」

    王妈道:「这有什么不好,外面的事,就让那些男人们出头解决吧。」

    「二爷还没回来吗?」锦绣想起左震,他现在在哪里?

    王妈笑了,「你一点都不记得了?这一天二爷总共回来三趟,找医生、买药,不放心极了,他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你都不晓得?」

    锦绣愕然,是吗,左震在这个时候还抽身回来照顾她。

    「都三点了,吃过药,再好好地睡一会儿,外边还下雨。」王妈拍了拍锦绣的手,「你安心养病,就算帮了二爷一个大忙了。」

    窗外传来汽车引擎的微响,锦绣蓦地睁大了眼睛:「我好象听见二爷的车,他是不是又回来了?」

    果然.,来的是左震。

    他一回来就直接上锦绣房里,脱下黑色羊毛大氅,扔在椅子上:「锦绣好些没?」

    锦绣默默看着他,他身上是件白衬衫、栗麻色背心,头发上还湿漉漉地沾着外面的潮湿水气,两天两夜没有休息过了,双眼布满红丝,一眼就看得出他的疲惫。

    左震抹了一把脸,在床边坐下来:「我去看过英东,他好得很,已经醒了,过一阵子就可以复原,不用担心。」

    锦绣只是笑了笑,那一滴一滴淌下心头的温暖和酸楚,是什么?

    他这么的在意她,一回来就告诉她英少的消息,他急着让她安心;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从看见他的那刻起,锦绣已经安心了。

    「你不累吗?」锦绣柔声道:「我没事,你都忙了两天了,快去歇着吧。」

    左震微微一笑,「睡不着。」他伸手摸了摸锦绣的额头,暗自舒了一口气,好多了,已经不烫手。

    锦绣心里怦地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点希望,左震的手可以在她头上多停留一下——也许生病的时候,人总会变得敏感脆弱,希望别人的关怀,锦绣这样安慰着自己。

    「暂时你就住在这边吧。」左震看上去淡淡的,「外面不安全,码头赌场银行接二连三地出事,恐怕百乐门狮子林也难保不牵连进去。」其实,他是不想让锦绣再踏进百乐门,他不想再看见她,为了任何理由在那里忍辱卖笑。

    ****************

    长三码头。

    「二爷,我已经按您吩咐查过那只戒指的来路。毛记金行的老板说,这种百福字戒指每种花样只打了四个,账上记着,买家分别是去年年初到年中的客人。经过排查:有一只是城南周家少爷买去给老爷子贺寿的;第二只是盐班署李署长的姨太太送他的;第三只被一个东北皮货商早前买走,现在暂时没查出下落;最后一只,本来是锦江春少东家买了的,后来破落之后为了还债当掉了。」唐海站在左震面前,详细报告他两天两夜马不停蹄追查的结果。

    「周家和李署长的戒指都还在?」左震沉吟了一下。

    「都在!还有一只远在东北,无从查起。现在看起来,这最后一个戒指,最有可能就是您要查的那个,只不过当铺已经转了手,到底落在什么人手里,还在追查当中。」唐海一口气地说,分析得也有模有样。

    左震蹙起眉:「有没有阿晖的下落?」

    「还……还没有。」唐海小心地回答,「不过,翻遍了周围每一寸地方,都没发现晖哥的下落,至少说明,他现在还是活着的。」

    「阿浩,你审连川的结果怎么样?」左震转问一边的石浩。

    石浩涨红了脸:「那小子死咬着牙不肯说。现在只剩下一口气,我怕弄死了他,反而坏了事。」

    左震脸色微微一沉:「先留着他,我还有用。」

    石浩小声道:「是,二爷。」

    「查查他常去的地方,最近一段日子接触过什么人。」左震道,「行事再慎密,也说不定会有一星半点遗漏下来的地方,你给我仔细地查一遍。他这么卖命护着的人,交情一定不浅。」

    「是。」

    石浩刚走到门口,左震又叫住他:「多带点人手,行动要小心。阿晖还没着落,不要让我知道你又出了什么事。还有,再调几个人给麻子六,你们几个,最好不要单独出去。」

    防范布置已经十分严密,所有的场子都戒备森严,所有人都已经各就其位,可是左震仍然有一丝隐隐约约的不安,似乎漏了某处要紧的环节还没有考虑到,是什么呢?,「二爷,您上次说派人监视和英少交易地皮的那个邢老板,这两天弟兄们回报,说没有什么动静,还要不要再看几天?」唐海打断了左震的思绪。

    「继续盯着。」左震道。他相信,英东和邢老板之间这项交易,和这些突发事件之间,必定有着某种间接的关系。「这两天你也累了,回去睡一觉,我这里有别人照应。」

    「是,二爷。」唐海答应着转身出门。

    天色渐暗,左震沉默地坐在宽大的椅子里,脸色深得像是一潭井,所有的疲乏和忧虑都沉在井底最深处。

    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得比谁都稳、看得比谁都远、想得比谁都周到,一丝一毫都不能松懈——只要错上半步,就可能导致无法挽救的惨败,明暗对峙的双方已经一触即发。

    屋子里的黑暗愈来愈浓,炉火已经熄尽,只剩下空洞和寒冷。

    左震闭上了眼睛。他可以挥金如土,买酒买醉买繁华,让喧哗热闹欢声笑语包围在自己身边,但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那个心情去遮掩如影随形的寂寞,没有那个精神去拿灯红酒绿来显示自己的愉快。

    门悄悄地开了一条缝,衣裙悉荽,是个窈窕的影子。

    左震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睛,觉得靠近脸颊的地方,有一阵阵温暖的呼吸传来,像是有人正在贴近了凝视他。接着,一条柔软的斗篷轻轻覆上了他的身子。

    他睡着了吗?锦绣轻轻伏在左震身边,两只手撑着扶手,屏住气看他的样子。黑暗笼罩的室内那么安静,窗外一盏远远的风灯投下淡淡的光,照着左震英俊而略带点疲惫的侧脸。

    锦绣几乎听得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越是接近他,越是了解他。记得第一次在殷宅遇见的左震,那么冷淡和疏远,像是隔了山水千万重,谁能想到,现在却这样的亲近?近得,她可以触摸到他浓黑挺秀的眉毛,笔直端傲的鼻梁……锦绣的脸突然在黑暗里激辣地红了起来。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这样不要脸地偷看一个男人!

    锦绣猛地站起来,回身就走。再不赶紧离开,她担心自己那只活该砍下来的手,就摸到左震脸上去了。

    但右边手臂突然一紧,锦绣整个人就猝不及防地被拖了回去。「看了半天,还没给钱就想走?」左震似笑非笑的黝暗眸子就在她眼前。

    他,他他,根本就没睡?他知道她在这里偷窥他?锦绣简直恨不得当场把自己烧成烟,连头发根都快竖起来了。

    没、脸、见、人、了!

    「过来。」左震把惊惶羞惭得快缩成一团的小人儿牵到自己身前,「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锦绣磕磕绊绊地答:「我,我听……听唐海,早上说的,你来码头,刚才在外边,又遇见六哥……他带我过来的。」

    原来是麻子六把她送来的,左震不禁掠过一抹微笑,经常在他身边的几个人里面,属耿直的石浩和细心的麻子六同锦绣最熟悉。他从来没说什么,可是除了聪明面孔笨肚肠的锦绣之外,跟着他出入百乐门的人,还有谁看不出来,他一再地为她破例,一再地为她失控?

    锦绣是笨还是天真,她难道真的以为,他大方得会随随便便送一个女人衣裳首饰,会随随便便为了一个女人跟别人动手,甚至吃多了撑着没事做地把喝醉了的女人带回自己的住处服侍她?

    为了锦绣,他在石浩唐海麻子六这帮手下面前几乎已经威严扫地,她却愚蠢地要他帮忙讨好英东!这个笑话,他实在已经不想再闹下去。

    左震起身,那件貂皮斗篷轻轻滑落。锦绣慌张地想要弯腰去拾,手臂却牢牢钳在左震手里,使她动弹不得。「呃,那个……斗篷……掉了。」锦绣的眼睛盯着地面,不敢抬头看他,空气里某种一触即发的陌生情绪,已经浓得快要使她窒息,啊,心慌意乱。

    「锦绣。」左震喑哑地低唤,「为什么是你?」

    「嗯?」锦绣被他问得迷糊,什么意思,什么为什么是她?抬眼却正对上他的双眼,三分矛盾、三分压抑、三分带着酸涩的温柔……一切的一切,彷佛在瞬间静止下来,锦绣只觉得身子一紧,就被拥人了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怀抱。

    隔着一层粗糙的外衣,锦绣清楚地听见他的心跳声,彷佛就贴在她的耳边。他抱得这样紧,似乎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胸膛才甘心。奇怪的是,他淡淡的烟草气息如此熟悉,熟悉得让她即刻安心,忘记震惊,放弃挣扎——怎么可能,这个怀抱让她这样甘心沉沦!

    迷蒙间,锦绣觉得一只手捧住了她的后脑,而一种陌生的温软,沿着额头、眼睛和脸颊,一直印到了她的双唇。他在吻她!可是她的脑筋成了浆糊,四肢成了棉花,除了颤抖之外,只剩瘫软。她是完全被动,完全无助,整个人都失去了重量,惟一感觉到的,是唇舌辗转温柔的交缠。

    背后蹿起一阵酥麻,彷佛一直从腰部贯穿了后脑,那是一只因为摸惯了刀和枪而布满薄茧的手,略粗糙然而带着不知名的魔力,缓缓爱惜她柔滑如丝的肌肤,让她禁不住地颤栗起来。

    「不要……」锦绣头晕而虚弱地低喃,这是什么啊,她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耳边轰隆隆地响。

    「火已经点着了,要不要,都来不及了。」左震的声音也不稳。他在这方面并不生涩,甚至算得上轻车熟路,但是,他头一次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也会震颤,既沉醉又渴切,既想探索又想留恋。他从来没有想过,拥抱她、亲吻她、抚摸她的感觉,会是这样的奇异和美好。她的柔软在他怀里,彷佛本来就是他的一部分,分分寸寸,密密契合。

    慢慢地,锦绣觉得眩晕,睁开眼来,才发觉自己已经被轻轻压倒在地上的斗篷上面,衣襟半解,裙襦尽褪!

    左震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他的呼吸那样粗重,眼神迷乱,赤裸的肩臂,肌肉坚实而紧绷地贲起。

    「二爷……」锦绣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左震。」他以吻封缄,「叫我左震。」

    轰然一声,锦绣的意识在一剎那间崩溃,忘了这是什么时间、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忘了百乐门,忘了向英东,忘了一切恩恩怨怨烦恼痴嗔……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一簇冰上的火焰,将她淹没至顶,将她焚身成灰!

    汗水飞激,轻喘低吟,黑暗冷寂的屋子里转眼已经是一室旖旎。不被觉察的只是,此时门外,一双阴冷而怨毒的眼睛,正在墙角处幽幽地闪过一抹狡黠。

上一页 《锦绣缘》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