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锦绣缘》->正文

第三章

    「冯老板,再喝一点嘛……看你这一身汗,出去吹到风着了凉可不好,多坐一会儿怕什么啊……」

    「光哥,人家特地穿这条新做的裙子,你怎么连看也不看嘛……」

    锦绣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周围隐约传来的低笑窃语,撒娇耍赖,打情骂俏,一波一波地淹没她。音乐一曲接一曲不停歇,偌大的舞池里人影重重,温热的空气里弥漫着脂粉,香水,美酒的香。

    来百乐门已经好几天了,锦绣总算知道什么叫做纸醉金迷。百乐门就像黑夜中浮起的一颗明珠,四射着奢靡的艳光,富丽堂皇而灯火通明。

    锦绣刚来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宽广的大堂,两层楼般高高挑起的天花板,镶了足有上千盏明灯,墙面刻满精美的西洋浮雕,两人合抱般粗大的通花圆柱;桌椅器皿样样精致到极点:细麻纱桌布,闪闪发光的银杯银壶,水晶盏、鲜花篮……还有整个的乐队,一色西装领结带手套的侍者,满厅衣冠楚楚的客锦绣记得自己鼓足勇气站到向英东面前的时候,他一脸惊愕的神色。

    「做舞小姐?」他失声问:「还是左震把你弄进来的?」左震是不是疯了,这就是他的「安排」?把人安排到百乐门来了?这丫头哪是块做舞女的料,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怕是被男人摸一下都会哭出来,开玩笑,当这里是救济无家少女的慈善堂不成。

    「你赶紧回狮子林去呆着。」向英东嗤之以鼻,「别给我添乱子了。」

    「什么?」锦绣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做舞女还不够格?」

    向英东瞅着她:「你以为男人口袋里的钱那么容易赚,荣小姐,先不提你会不会跳舞,单是被客人灌杯酒,亲一下,都要跑回去上吊了。这一行的饭也不好吃,你还当人人都能做?」

    他撂下话:「不信你就试一试,一个月内你赚到一百块,就算我看走了眼。」

    果然不出他所料。来了已经四五天,每个晚上锦绣都在一边坐冷板凳。看到的舞小姐花枝招展地左右逢源,锦绣几乎愁得头发都白了。难道是自己不够美?不够主动?可几次三番想开口勾搭一下客人,那临时又退了回来。她实在做不来那种事情。

    身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钻人锦绣耳朵里:「浩哥,别急着走嘛,二爷都还没下来。你在这边等他,总比出去挨冻好呀。」

    那被叫做「浩哥」的男人有点不耐烦:「你在这儿先坐一坐,我出去透透气。你帮我盯着点,要是二爷提前下来,就到门口招呼我一声。」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那娇滴滴的声音说什么话听着都像在撒娇,「百乐门谁不认识二爷啊,一听见『左震』两个字,人人都抢着围上去巴结他。」

    左震?!

    锦绣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也没注意到。也许他会帮她想想办法,到底怎样可以结束这种坐冷板凳的尴尬?锦绣-一把拉住那个叫「?浩哥」的男人,喜出望外地脱口而出:「左震也在这里吗?』,石浩傻了一下。这女人打哪儿冒出来的,敢这样对二爷直呼其名!百乐门的小姐还是什么客人?看上去竟这样眼熟。但她那张满是惊喜雀跃的脸,明明又是不认得的。

    「我叫荣锦绣。左先生没有提过我是吧?我想见他一下,请问他在这里吗?」锦绣一边踮着脚东张西望,一边扯住石浩不放。

    哦,荣锦绣,原来是她。

    石浩这才明白过来这女人是谁。听二爷和英少偶尔说起她,像是都认识的样子,对啊,她的命还是石浩和左震在街上捡回来的。

    「跟我来吧,他在楼上。」石浩上上下下审视了锦绣一遍,「你自己上去找他,只怕唐海他们不让你进去。」看不出她居然在百乐门当起了舞小姐。不过也好,总不至于在街上冻死饿死。

    楼上都是包厢,锦绣也从没上来过。

    石浩在一间包厢门口站着,正和两名手下闲聊的唐海打了个招呼,「二爷在里头?」

    唐海朝里面指了指:「在啊。进去两个了,又来一个?」石浩看了一眼身后的锦绣,「不是那么回事儿。喂,你傻站着做什么,不是找二爷吗,还不赶紧进去?」

    那扇门是关着的。锦绣硬起头皮敲了两下,听见里面左震的声音:「进来!」

    锦绣旋开了把手,推开门——然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一张脸当场炸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里面一桌子好酒,好莱,当然这个无关紧要,桌边也没什么人。但左震正斜倚在榻上,除了长裤之外,上身居然什么都没有穿!一个女人正坐在他怀里,另一个女人端着酒杯腻在他身侧,对门口突如其来的锦绣瞄了一眼,当作没看见地继续呢哝笑语:「这酒啊,是特地留着等二爷来喝的,知道别的酒侍候不好您。那天郑老板来……」

    左震睁开半闭的眼,看见门口一脸通红、目瞪口呆的锦绣,懒懒地推开唇边的酒杯,「杵在门口做什么?进来说话。」

    锦绣现在在哪里还敢进去,「我……只有一点小事,不如下去等着你好了……」

    「哕嗦什么。」左震直起身来,「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锦绣战战兢兢地挨进门来,远远站着,只敢盯着地面,天啊,早知道里面是这样一番情形,她绝不会这么冒失地闯进来!

    看她吓成那个样子,左震有点啼笑皆非。一边起身,一边挥挥手打发身边的两个女人下去:「说吧,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锦绣有点难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没想到会这样。」

    左震无力地叹了口气,「拜托你,锦绣,讲话说重点。到底出了什么事,被客人欺负了、被英东骂了,还是不想干了?」

    他一边披上外套,一边把嵌有十二把短刀的牛皮腰带围在腰上扣牢,再慢条斯理地别上枪套,系上衣服扣子。

    锦绣瞠视他,吃惊得说不出话。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温和镇静的样子,优游闲适,似乎连大声说话都少有,像是别人愤怒地说「滚」的时候,他都会客客气气地说「请」。这样的一个人,腰上千吗围着一圈短刀,还带着枪?这不都是杀人越货才用的东西吗?他外套底下藏着这些东西干什么?!

    左震冷冷道:「看够没?以前没见过男人穿衣服?」

    锦绣赶紧闭起眼,「对不起,我不是看你,看你……」她想说「不是看你的身体」,可是舌头好象打了结,简直语无伦次。

    一只手在她头上拍了拍,「好了,别那么紧张,坐下来好好说给我听。」左震点起一根烟,拿出最大的耐心来,「这里没有外人。」

    锦绣静了静,勉强定下神来。「我可能不是适合做这一行的人。」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左震淡淡地,「被客人吃了豆腐,是不是。」

    锦绣脸更红了,「不是……我,我都还没有被客人碰到过。」

    左震不禁挑起了一道眉毛,什么,做了这么久的舞小姐,居然连一个客人也没揽到?她都怎么当的舞小姐啊?就算自己不懂,看看别人每天怎么干活不也就知道锦绣被他审视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可能我不够漂亮。」她困惑地皱起眉头,「也不知道怎么招呼人家……只好坐在那边等着。」

    左震的确不想笑,可是却有点控制不住。可以想象她的样子,一本正经地穿著个改良式旗袍,领口的扣子扣到下巴,梳着两条纯洁的长辫子,一脸三贞九烈地端坐在椅子上。

    谁晓得她在那里是监督舞场秩序还是当舞女?哪有人像她这样下海捞钱的?想必这几天领班也给了她不少气受。

    「你笑什么。」锦绣不甘心地嘟囔:「英少也看不起我,他一早就想赶我走。」

    「不要说了。」左震只好叹了一口气,「锦绣,你真让我大开眼界。来,让我教教你。」

    他伸手一拉,锦绣猝不及防,还来不及惊叫就已经跌进了他怀里。

    「这样,面对面站好,左手搭着我,右手揽住我的腰。」他手把手教给锦绣,「不要低着头。进一步,再进一步,然后退一步。对,就这样,不会也没关系,跟着客人晃就是了。」

    锦绣手足无措,「这样就算是跳舞了?」

    左震的耐心已经发挥到十成十。「基本上,可以这么说。但你对面的男人不是我,如果他喜欢捏捏你的屁股和大腿,甚至摸一摸你的胸部,通常这也要算作跳舞的一部分。」

    锦绣脸都白了。

    左震放开她,看她已经七魂去了三条牛,更刺激的话他也就只好省掉。「回去对着镜子练练吧。还有,你这身衣服,穿著去拜访姑妈姨妈倒不妨,可是不要穿到舞厅来。洗完脸之后至少搽点胭脂水粉,不要总是一脸惨白的样子,哪个男人会对你有兴趣?」

    锦绣的脸色又转绿。还要置办衣服首饰胭脂水粉?天啊,她还一分钱也没有赚到。

    「对付男人的招数很多,我不是高手,不过可以教你两条:一是,他如果碰你摸你,你绝对不能反抗,脸上要维持笑容;否则倒足了客人的胃口,百乐门的脸也让你丢光了。二是,他如果没看上你,自己不要色迷迷勾搭上去,想做百乐门的红牌,适当吊一吊男人的胃口是一门必修课。」

    说到这里,左震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真不知道是你做舞女,还是我做。想不到我这一辈子还会教人这个。」他现在这个样子,简直跟拉皮条的没什么两样,把锦绣送到百乐门,绝对是个错误。亏她还一脸百折不挠的样子。

    左震又叹了口气,顺便拉起锦绣,「走吧,下去跳个舞。我就先替你充个场面好了。」

    ****************

    锦绣一生当中,第一支舞,就是这样和左震一起跳的。

    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左震带着她闲晃。完全也不讲究步法花样,只是原地晃一晃,就算这样,锦绣仍然出了汗。

    周围的目光不知为什么都集中在他们身上,锦绣被看得浑身发毛。她想大约是因为左震的缘故,那些人应该是认识他的。抬头看看左震,他那么气定神闲,那么从容自在,旁若无人,锦绣的慌乱窘迫也不禁安定了几分。

    左震下来跳这支舞,纯属替锦绣撑撑场面。其实他不喜欢这东西,来百乐门也就是喝酒、赌钱、找女人,很少到舞厅来。对于趁跳舞的空档对女人上下其手揩油水那种事,他不屑得很。又不是没钱找女人,何必占这种小荤小腥的便宜?

    怀里的锦绣紧张得浑身僵硬。像个牵线木偶似的连腿都不会打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的头已经低得快埋到他胸口下面。偶尔抬起脸看他一眼,也胆战心惊得像做贼。她到底是在怕些什么?

    「我的衣服快被你扯破了。」左震嘴边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提醒锦绣:「松松手可以吗?」

    「喔,对不起对不起。」锦绣一迭声地道歉。

    一截烟灰,随着左震说话的震动掉落下来,恰好锦绣的袖子已经滑落了一截,这烟灰无巧不巧地正烫在她搭着左震的手臂上。

    「哎唷!」锦绣吓了一跳,步子一乱,又一脚踩着左震。她快被自己的笨拙气毙。

    左震却慌忙拉起她的手臂,吹掉烟灰,「烫到没?」

    锦绣道:「没事没事。…可是我又踩到你了,真是……」

    锦绣在她被烫到的地方揉了揉,「还好,没烫着你。」

    放下手之后,左震才发现,刚才触摸到的锦绣的肌肤,是微冷而滑腻的,那种凉柔的感觉,留在手心里,竟让他心里没来由地微微一荡。

    左震把刚抽一半的烟扔掉,踩熄,重新环住锦绣,曲于还没完呢。但再靠近她,他才发觉自己几乎是将她虚虚地拢抱在怀,实在太接近了。锦绣仍然低着头,左震-垂眼就可以看到她雪白的后颈,柔润的肤光,顺滑的黑发,身上淡淡的一种莫名的香……左震突然松开手,抽身而退。

    这是他送来给英东看的女人,她甚至还那么无辜地相信他,指望他的帮助。可是他在做什么,乘人之危地心猿意马?对这么一个青涩懵懂的小丫头?

    「怎么了,」锦绣不安地看着他,「我做得不对,是不是?」左震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慢慢来就好了。」他说得有点勉强,「我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他转身走了没多远,又回过头来,「改天我叫人送点东西给你,上海你不熟,不要自己出去买。」

    锦绣看着他的背影,沮丧地垂下脑袋。看来左震已经没有耐心再应付她了。他会有什么事,八成是上楼去重新软玉温香抱满怀。自从到了上海,锦绣就发现自己原来这么的笨和土气。看那些上海的美人,猫一般慵倦,丝一般妩媚,为什么她杵在中间这样突兀?但她是多么的焦急啊,赚钱养活自己真的有这么难?让英少注意和认同一下自己的存在,真的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才隔了一天,锦绣就看到了左震派人送来的、他所谓的「一点」东西。天!这是叫做「一点」东西吗?一点就塞了这么满满两个大箱子?又不是给她办嫁妆,只是穿给英少看看而已,哪里用得着这么大的排场:府绸、软缎、织锦、丝绒、旗袍、长裙、晚装、外套,还有披风和大衣,颜色式样质料都应有尽有,外加整套的胭脂水粉、西洋玫瑰霜、眉笔口红蔻丹,甚至还有几样价值不菲的首饰。

    锦绣吓了一跳,满床满柜都是衣裳,尺寸非常合适,就像给她量身订做的一样。到底他是怎么办到的?这花了多少钱啊,卖了她都只怕还不起。那其中几件晚礼服,不知是什么料子,柔软垂滑、颜色绮丽,而且低胸露肩的,老天爷,这可怎么穿得出去?旗袍的衩也开得那么高,生怕别人看不到她大腿一样。

    但,这些东西,怎么这样的美?似带着舞曲的悉荽,带着夜晚的暗香,引诱锦绣不由自主地伸手去触摸。

    换过衣服梳了头,锦绣看着镜中的自己,杏色印花的缎子旗袍,松松挽就的长发,象牙般凝滑肌肤、星般眼眸,鲜艳红唇,黑秀婉约的眉眼盈盈欲诉,似有无限心事无从寄。

    原来她也可以这样的。

    锦绣怔怔打量这个镜子里迷离陌生的影像,这样美然而又这样远,似乎是她从来不认识的另外一个女人,眉梢眼底,犹带着一丝误人风尘的不甘心。

    她彷佛隐约见到明珠的影子。

    终于,就这样去了百乐门。时候还早,客人不多,舞女丽丽正倚着吧台,百无聊赖地搽指甲。一见锦绣,她的眼珠立刻瞠大了,「嗳,锦绣,你总算肯穿件象样的衣服出来啦?啧啧,腰这么细,腿这么长。我们吃这行饭的,最重要就是本钱够,人漂亮,还怕红不起来?这下领班可不敢再狗眼看人低了。」

    锦绣只好笑了笑,在一边坐下。

    「听说昨晚左二爷挑你陪了他一个舞?」丽丽的声音中透着羡慕的味道,「你是乌鸦变凤凰了。不过,他怎么看上你了呢?」看锦绣戴那串圆润纯正的珍珠项链,怎么可能是她自己买的。

    「跟左震跳个舞,就这么惊天动地吗?」锦绣不明白,「你们天天都陪着达官贵人有钱的大爷周旋,不是早就见多不怪了?」

    丽丽愕然:「你这样直呼二爷的名字?百乐门几十个舞小姐,我这还头一回听见。你是真不懂规矩,还是假的?」

    锦绣一怔,看她说得这么玄,有这样严重吗?「对了,我也一直奇怪,好象都听见别人叫他二爷。到底为什么?」左震明明又不老,干吗非得把他叫得像七八十岁似的。

    「他是何老爷子的徒弟,当年青帮第二号人物,况且又是向先生的拜弟。」丽丽道,「大家这样称呼他是代表尊敬的意思。」

    「青帮?」锦绣一头雾水。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丽丽严厉警告她:「何老爷子去世后,二爷就是青帮的龙头,你这样左震左震地乱叫,被青帮的人听见,连你的舌头都少不得被人拔下来——」

    啊,锦绣这才明白其中的端倪!怪不得他身上带着刀和枪,原来,他是那条道上的人?!

    「左……二爷,是黑道人物?烧杀抢掠淫的那种人?」锦绣低呼,不敢置信。左震是那么的温文有礼,根本难以想象他的黑道背景。

    「住口!」丽丽吓得一把摀住她的嘴巴,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才松了一口气,「你疯了,不想混了也别拖我下水呀。这里是什么地方,整个百乐门都是英少的,他和他大哥向先生跟二爷插过香头拜过把子哪,这里上上下下,哪一个敢稍有不敬。这样的混话,你也敢说出来?」

    锦绣被她捂得几乎背过气去,慌忙点着头,挣扎着掰开她的手:「唔……我知道了,你让我喘口气。」

    丽丽藐视地看着锦绣:「我知道你刚来不懂事,才好心提醒你,青帮的势力加上向家的地位,黑白两道都算得上一手遮天,别以为二爷给你个好脸色,就可以踩着他的鼻子上脸。跟他们这样的人照上面,能怎么奉迎巴结,就怎么奉迎巴结,千万别想不开,拿自个儿小命开玩笑。侍候好了他,钱你就放心。」

    「没有啊!」锦绣赶紧澄清误会,「他哪有要我侍候,我们只是……」

    「算了吧,昨天二爷还看上你跳了个舞,咱们这百乐门舞厅可是破题儿头一回……哦,对了,除了以前殷明珠当红的时候。那是例外。」

    「什么!」锦绣呼的一声直跳起来,失声惊叫,「你说殷明珠以前在百乐门红过?」

    丽丽给她吓了一跳,跺脚道:「你大呼小叫什么,她是你妈啊?一会儿领班听见,又要过来开骂。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前两年,殷明珠在百乐门挂牌的时候红遍了上海滩,没和她跳过舞,简直不好算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知道这个?」

    「明珠她,做过舞女?」锦绣失神地低喃。

    「你没听说过她的事情?她何止只是做舞女。」丽丽神秘地压低了声音,「不过,今非昔比,她现在被向先生包了,住在丹桂街那边一栋豪宅里,就洗手不干了。只是她手底下五朵金花,交际场上倒很有些名气。唉,我要是有她十分之一的姿色,也不至于混了这么多年,也没混出一点名堂。」

    不错,锦绣知道那处豪宅和那「五朵金花」,她亲眼所见,没想到是这么回事。明珠是被向先生包了,但向先生是英少的大哥啊。「那么,明珠不就是英少的嫂子?」

    「哪里,」丽丽暗哼了一声,「我们这种女人,这种出身,当英少的嫂子?传出去真要教人笑掉大牙了。向家是什么身份地位啊,开银行、建夜总会,有多少产业数都数不清,财大气粗,还有青帮的势力做靠山,整个长三码头都被二爷买断了,谁家的船和货不得从他手下过?他们跺个脚,上海滩的地也会震。」

    「他们这种人,哪是我们配得上的?明珠也只不过是因为生得太漂亮。但是再美再艳,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向先生养在外面的一个情妇?」她放低了声音,像耳语般,「再说向先生身边的女人,也不止是她一个。你记着,我们这种女人哪,不过是他们脚边的一摊泥,高兴了才来踩两脚。说别的都没用,想办法从他们身上捞点钱傍身才是正经的。」

    锦绣的脑子已经乱成一片。

    是巧合吗?她居然步上了明珠的后尘。明珠离开了百乐门,换她又进来;明珠侍候了向先生,她却迷上向先生的弟弟英少。

    而英少和左震都是什么人,她到今天才知道。但知道了又能怎样?她和他们,算得上是什么关系?一直以来她费尽心思,要讨英少欢心,只想博取他一点点的注视和看重,没敢想过要占有他。这个左震也明白,他帮她,或许是可怜她吧?

    英少那种男人,英俊、富有、精明能干,充满了魅力,几乎完美,他应该是多少名门淑女争抢的焦点。而锦绣只不过是外地来的一个破落户,小土包子,没爹没娘又无家可归,有个当人家情妇的姐姐都还不肯认她,现在更沦落风尘,只怕永世没有翻身的机会。

    对英少,她还敢有多少奢望?,只是,明珠哪怕只是一房暗妾,哪怕只是向先生众多情妇之中的一个,她毕竟也做了他的女人。她是爱着向先生吧?

    如果有一天,她也像明珠一样红起来,英少对她会不会有兴趣?

    「小姐,赏脸跳个舞!」一张中年男人的面孔凑到锦绣面前,那混浊色迷迷的眼光,吓了锦绣一跳。「哦!好。」锦绣慌忙地扯出笑容,终于有客人找上她了。一时之间,五味杂陈,分不清是悲是喜。

    已经走到这一步,不能回头了,荣锦绣。

    ***************

    「看不出这丫头居然做得有模有样。」向英东远远看着锦绣和客人周旋应酬,觉得讶异,从上个礼拜开始,她就换了个人似的。只是太生涩了。左震就在他身边,刚从楼上下来。

    「你不觉得,她和明珠有点像。」左震不着痕迹地试探。难道锦绣一门心思地讨好英东,他一点都看不出来向英东不经心地道:「大概吧,到底是姐妹。不过眉眼三分像有什么用?明珠那种味道,就好比是酒,而且是百年难遇的窖藏珍品。锦绣这小妮子简直像清水,现在已经好多了,也充其量是杯葡萄汁。」

    左震微微一笑。「当年明珠刚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吧?」

    向英东一口否认:「那时候明珠可是大富豪的红牌,为了把她挖到这边来,我不知费了多大劲,花了多少钱。最后可倒好,被大哥勾勾手指头就带走了,女人哪。」

    左震打断他的抱怨,「你没跟她提锦绣的事?」

    向英东叹了一口气,「上次刚提起锦绣,她就翻了脸。震哥,以后这种事,还请你自己去说。不要动不动就支使我,我才懒得插手。」

    「是吗?我还以为你巴不得天天往明珠那边跑。」左震调侃他,眼睛却远远看着锦绣。她在笑,拚命掩饰着羞怯和不安。化过妆的脸,再加上这种僵硬的笑容,简直像戴了个假面具。但纵然如此,她的笑仍旧是那么的美。

    如果说锦绣身上真的有什么地方和别人不一样,那就是她的笑。温柔,纯净,充满了信任,像个孩子似的没有心机,却令春风也为之沉醉。左震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会笑得那么打动人心。难道她不懂,摆在她面前那条路,有多么的骯脏和黑暗?

    对面男人的一只肥手,在锦绣有腰背之间游移,锦绣的笑简直颤抖了起来。

    左震不禁皱了皱眉。「英东,不是说要和邢老板谈那块跑马场地皮的事吗,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他突然之间,有点心烦意乱,不愿意再置身于这间华美而奢靡的大厅里,呼吸那种酒精和脂粉香混杂的空气。

    「喂,急什么?」向英东追上去,「说走就走!」

    其实和向英东一起去见邢老板,并不是左震的原意。这阵子以来,向英东一直在积极筹建跑马场,他和英租界领事汤玛士很熟悉,取得经营权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关于地皮的事情还没有敲定。眼下看好的那块地皮,牵涉到广东烟草商邢老板的部分产业。为了交涉这个问题,颇费了几分周折,邢老板不太愿意出让的原因,除了他嘴上说的私人理由之外,恐怕与沈金荣的私下较劲脱不了关系。

    沈金荣在上海是赫赫有名的地产商,尤其近几年,风生水起一路暴发,势力已经开始坐大,不容小觑。

    而且根据青帮的眼线,左震已经察觉到沉系势力与浦东那边的黑道关系有所挂钩。多年前黑帮火并混战的时候,青帮跟那边几个帮派曾有过几次交锋,不过都已经镇压下去了,当时青帮主事的还是左震的师父何从九。这些年来,还没人敢擅越青帮的地界一步。只是上海的局面日益混乱诡谲,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地里左震已经可以隐隐嗅到暗流危险的气息。

    单纯只是英东生意上的事,左震绝不会插一脚。生意场上的你来我往、明枪暗箭,英东足可应付,除非他开口,左震犯不上跟着螳浑水。怕的只是,台面上的较量,暗中还牵扯上背后江湖势力的倾轧。

    在上海滩闯天下这么多年,步步为营是左震以鲜血换来的经验。越危险、越镇静,这是他一贯行事的风格。

    见面的地方就在狮子林。其实之所以约在晚上,又在酒店,就不意味着正式的谈判,只是互相多点接触,多点沟通,以便掌握更好的契机,也可趁机试试邢老板与沈金荣关系的深浅。好在,邢老板虽说是广东过来的一条过江龙,也深知这边的情势和规矩,对于向英东的招待可以算给足了面子。

    这一场酒宴,宾主尽欢,气氛热络。

    只是对于实质性的问题,邢老板再三回避,向英东是点到为止,而左震则冷眼旁观。看上去场面不知多么热闹气派,好象是多年老友,实则却各站一边,心思各异。

    ******************

    宴终人散,已经是深夜时分。

    左震从酒店出来,唐海早吩咐司机开了车过来等在大门口。给他披上外套,唐海有点担心地问:「二爷喝多了酒?」

    左震摇摇头,其实今天晚上他喝得不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心里有点堵,酒意竟有点上涌。

    「我自己走一走,你们不用跟着。」左震吸了一口夜里沁凉的空气,把翻涌的酒意压了下去。他是真的想在夜晚的寒冷里一个人静一静,这几天一直忙个不停,晚晚应酬,歌舞嘈吵,灯红酒绿,他实在已经觉得腻了。

    唐海愕然又有点为难地站在原地,想跟上去又不敢。都三更半夜了,二爷自个儿在外头闲晃什么啊?

    一丝隐约的乐声在清冷的风里飘过来。

    左震站住脚,有点意外地侧耳倾听,是某种笛子或箫奏出来的,十分婉转低回。这里正离狮子林后园不远,他不知怎么竟走到这边来了。但据他所知,这园子里也没人住,怎么会有这样的乐声呢?

    寻声慢慢走过去,左震在狮子林后园的铁门前停住脚步。那铁门掩映在一大丛盛开的丁香花丛中,是锁着的,周围很暗,融在夜色里,只有淡淡的花香氤氲着。到了此处,已经听得很清楚,是一支不知名的曲子,正从这园子里传出来。是箫声。

    透过花木扶疏的间隙,可以看见,吹箫的人就在园子南边的小亭子里,从铁门这个角度望过去,也看得不是很真切。好在今晚月色明亮,左震认得吹箫人那一对乌黑垂在胸前的长辫子,不是锦绣还有谁?

    她并不是完全对着铁门这边,有点侧过身子,倚在栏杆上,衣服是白色的,不知是丝还是缎,轻飘飘的那么单薄。吹的是一管紫竹长箫,箫管斜斜地垂下,她的头也轻轻垂着。

    明月下面,她整个人似乎都被夜色里淡淡的轻烟笼罩着,每一处轮廓都美得有点虚幻,扶箫的手雪白如玉,像是焕发着晶莹的微光。

    箫声低而徘徊,千折百转,在夜风里缭绕不去。她是有心事的,左震完全不懂音乐,可是,但凡有耳朵的人,都会被这箫声里的缱绻惆怅之意打动。

    左震在黑暗里呆住了。

    荣锦绣——居然还吹得这样一手好箫?他记得那回在狮子林酒店那个房间里见到她的时候,她好象的确是提过会吹箫的事,但没有人放在心上,这又不能当饭吃。言犹在耳,原来她说的是真的。

    左震一手撑着铁门,不禁低低地笑了起来。真是讽刺,他和英东居然曾经嘲笑锦绣不会弹钢琴。以前她在家乡的时候,也是养在深闺无人识的闺秀吧,现在却在这乱世中沦落风尘。上流社会的达官显贵们,甚至包括向英东在内,喜欢的都是华丽高贵的钢琴;而锦绣的箫,就和她的一片心意一样,只怕很难如愿得到英东的赏识。

    左震的心,温柔地牵动。

    这些年来,血雨腥风里闯荡,在繁华与落魄的起落之间,早已忘记厂心动的滋味。他是孤儿,从小被父母拋弃,睡过桥洞,当过乞儿和小偷,六岁时被师父何从九收养,成了青帮一名小帮徒。如今的地位和金钱,是他流血流汗打拼回来的;看上去他身边前呼后拥风光无限,其实他明白那不过是繁荣的点缀。

    为了迎合上流社会的虚伪,他必须小心隐藏自己的真实;为了逃避黑夜里的死寂,他拿钱买笑夜夜笙歌,一直到自己觉得疲累。

    而就在此时,此刻,此地,他忽然觉得宁静。

    暗夜里,箫声如酒人如玉,竟有说不出的宁静安详。月色缭绕,箫声也缭绕,在淡淡弥漫的花香里,一转一折都动人心弦。不知名的温柔气息,在四周轻轻浮动。

    真是不可思议,一个街上拣来的姑娘而已。尤其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那个「别人」又不偏不倚正是他的兄弟。左震不禁苦笑,他犯了什么邪?只是个小丫头罢了,就像英东说的,「充其量是杯葡萄汁」,怎么能轻易触动他的心思?这么多年来风月场里打滚,各色美女眼前过,如今要什么样的女人会到不了手,还需要对荣锦绣这样一个小丫头动脑筋?

    他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要拿英东的女人来开胃吧。

上一页 《锦绣缘》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