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归天地变·物是人非为红颜 104.前尘旧怨

    趁着花千骨不得不压制体内的妖神之力摩严狠下杀手。心想着就算你能不药而愈我顷刻间毁了你的躯壳叫你魂飞魄散灰飞湮灭看你又能如何复原!

    花千骨虽然知道这个师伯从来就不喜欢自己可是却没想过他竟会厌恶自己到了这种程度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不过观微见到杀阡陌和白子画双方终于都收了手没再战下去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大脑也逐渐开始失去意识。

    摩严手中巨大光晕将她包裹其中。越来越多的真气凝结似乎只需稍一用力捏死她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不过摩严知道事情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自己必须以巨大的力量极快的一击即中否则很有可能受到妖神之力为保护宿体而进行的攻击与反噬。

    正当他聚精会神凝气之时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个温文儒雅的青衣男子拔剑便刺。

    那眉那眼……

    摩严一惊脚下一个趔跄整个人呆住了。再反应过来时花千骨已被来人夺了去一个猛子扎进海里。

    竹染?!

    不对不会怎么可能是他?!他的脸明明早就……人此刻也应该身在蛮荒……

    不过花千骨既然能回来他说不定也回来了花千骨的脸既然能恢复如初他说不定也……

    不对!那不是竹染看自己的眼神。摩严陡然反应过来那不是竹染是幻术。

    又是哪个妖孽作祟?坏他大事?!

    摩严身子一沉潜入海中滴水未沾。无奈良机已失再寻不到花千骨的行踪。怒极的他周身真气暴涨起伏不定四周海水也随之翻起巨浪震荡到百里开外。

    花千骨身上几处骨头全折了迷迷糊糊中只感觉被什么人下手扳住强行将骨头移回原位拼合在一起。她痛得肝肠寸断却又喊叫不出声来。

    一双光滑细嫩的手在她身体上来回抚摸着似乎给她涂了一层厚厚的油脂。

    香气扑鼻花千骨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意识强逼着自己不要在香气缭绕中陷入昏睡。腋下已经不似刚才那样滚烫燎人只是慢慢涌出淡淡的暖意流入她的筋脉和四肢百骸。

    骨头愈合比肌体上的伤疼了一百倍。还好有那层油脂的包裹她只感觉周身凉凉的。

    “你怎么还是那么傻?”

    她听见有个人对她说声音明明是嗤笑却又带了些心疼和无奈。

    很熟悉的声音是谁?!

    她微微有些激动挣扎着想要睁开眼。

    那人按住她:“不要乱动。”

    她提了一口气慢慢开始调息感觉身体和身体里的力量正在慢慢复苏。

    “怎么……怎么会这样?”

    那人声音里满是惊恐似乎十分不解花千骨伤到如此残破的身体为何会以如此惊人的度恢复?自己给她涂的提取于晶影鱼皮脂的药膏药效虽好却也没强到这种程度啊!

    花千骨身子一震她听出来声音是谁了居然是蓝雨澜风!

    心头不由一阵火起拼命睁开眼睛打起精神摇摇晃晃想要爬起来。

    蓝雨澜风上前扶住她却被花千骨一把推开而她自己也摔倒在地。蓝雨澜风摇头轻叹连脊椎骨都断掉了根本没办法直立为何还要如此逞强?!

    “若不是我救你你早死在摩严手中了。”

    “我不用你救!”花千骨咬牙切齿的说。最不想的便是承蓝雨澜风的情了这个歹毒又狡猾的女人!她宁可重新回去被世尊捏死。

    “我知道你会有今天也算是我害的我要负起责任。不过今天既然救了你我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

    花千骨无力的靠在洞壁上看着周围都是海水还有鱼儿游来游去。

    心下不由无奈冷笑:“你倒是胆大敢从摩严手底下把我抢来。”

    “那是自然海上是我的地盘你们在这争斗那么大的响动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说吧这次你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对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蓝雨澜风扭动着蛇身脸凑到她面前。

    “聪明。我想跟你打听个人。”

    花千骨心中了悟已知她想问些什么闭上眼睛不说话。

    “你既然之前是被逐去蛮荒有没有见过或是听过斗阑干这人?他现在在哪?你又是怎么从蛮荒逃出来的?”

    见花千骨始终不语她微微有些急了一手掐住花千骨的脖子。

    “快说听见没有!我既然可以救你就可以马上杀了你!”

    花千骨睁眼看她满脸迫切痴狂心头不由一软。

    “他已随我出了蛮荒现在正在南海的一个岛上……”

    蓝雨澜风满脸不信的倒退几步:“你不要骗我!”

    花千骨疲惫苦笑伸出食指在她眉间轻点把岛的具体位置传入她脑中:“我没有骗你他就在这。你自己去找他吧他也等了你许多年了说有句话要问问你。”

    蓝雨澜风整个人呆掉……

    岁岁年年日日夜夜在头脑中所盼所想的不过就是和那人相见。如今真事到临头了他就在同一个世界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蓝雨澜风反而不敢信了。拼命的摇头后退:“你骗我!这不可能!”

    花千骨轻叹一声:“骗你?你以为我是你么?那么喜欢骗人。你想去就去不去就算了反正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在乎多等一下。或许过些日子他会主动来找你也说不定。”

    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足尖轻点飞快的离开海中岩洞跃出海面。竟又再一次的朝向长留山方向飞去。

    蓝雨澜风怎么都没想到花千骨伤得如此之重竟然还有力气。待回过神时早已不见她的踪影。隐隐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只是等了那么多年如今……

    天已经黑了雪还在断断续续的下。风大得好几次差点把她从天上吹得掉到海里。

    花千骨面色苍白嘴唇紫。好不容易进了长留山上到绝情殿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勉强走了几步终究还是一下跪倒在地吐了口血在廊上怕暴露行踪连忙将血腥味隐去。

    白天见师父伤成那个样子她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心。感觉束缚自己妖力的封印越来越弱她心急如焚再顾不得那么多只想来看看他是否安然无恙。

    幽若从厨房里端着碗药汤出来看见花千骨顿时呆傻当场盘子掉在地上药洒了一地。

    花千骨无力的靠着廊柱也不打算再瞒她。只是心急的问道:“尊上他……怎么样了?”

    幽若不可置信的凝望着她和以前一模一样的脸现真的是她而不是扮作小七的样子。开心的快要哭出来猛扑上前紧紧抱住她。

    “师父!真的是你!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被妖魔抓走的时候好害怕但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等啊等等啊等后来果然杀阡陌把我放了我就猜到是你救我了!呜呜呜师父以后不不扔下我一个人了。”

    花千骨于心有愧也不由伸出手将她抱住。这傻丫头她明明都已经是一个罪人了她为何还非认定了她?

    心头微微有股暖意。

    “你、你师祖他怎么样?”花千骨有些别扭的撇开脸去。

    幽若惊喜的望着她:“师父!你终于肯认我了!师父!”

    花千骨被她摇啊摇的差点又没吐出一口血来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我问你我师父……唉罢了我自己去看吧……”

    花千骨摇摇晃晃的扶着墙往前走幽若连忙扶住她。

    “尊上他还在昏迷不醒。刚才世尊和儒尊都来看过了给他疗了很久的伤。但是两个人都一副眉头不展的样子貌似尊上这次伤得很重。不过儒尊说没有生命危险让我不要担心。”

    花千骨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是师父你怎么也一副伤那么重的样子是谁打伤你的?幽若帮你报仇去!”

    花千骨摇头苦笑若不是她当时肆无忌惮的想要冲破封印使用妖神之力以师父的修为就算大不如前也不会被杀姐姐伤那么重。

    “幽若……我们以前见过么?”

    她总感觉幽若是认识她的不但认识似乎还有几分熟悉。

    可是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如果说要见那肯定是在两次群仙宴上但是不管怎么回忆却都没有印象。不然以她笑笑闹闹的性格自己应该记忆深刻才对。

    幽若向她眨眨眼睛神秘兮兮说道:“虽然没直接见过可是我对师父也算是朝夕相伴呢。”

    什么意思?花千骨不解的看着幽若。却被她扯着往白子画房间里走。

    “你不是想要去看尊上么怎么走着走着又不走了。”

    花千骨腿微微有些软:“师父没事就好我、我还是不去了。”

    远远望着他还成自己罪孽深重还对师父心存不敬心存不轨师父将自己逐到蛮荒本就是不想再看到自己自己又怎么还有脸去见他。

    幽若不停推着她往前走着一脸坏坏的笑:“尊上正昏迷着呢就一直没醒过。你去看看他吧不会被现的!”

    花千骨皱着眉头咬牙想了半天终于还是狠下心推门走了进去。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