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归天地变·物是人非为红颜 97.罪孽深重

    “神尊。”

    竹染看着花千骨与雪花一同轻盈而又脚步虚浮的飘落在他面前翻飞的裙角慢慢合拢似乎没有重量般林中雪地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看到竹染花千骨茫然的抬头一笑目光却没有焦点眼神是绝望后的一片死寂瘦弱单薄的身影看上去脆弱而悲哀没有一丝生气。

    想当初就算要死不活倒在他家屋门口她也从没有放弃过。就算被他推下悬崖走投无路她依然倔强的坚持着要活下去。可是小小一件白子画收徒的事却能叫她丧失所有求生的意志么?

    为什么?他不明白……

    竹染手微微握紧那样仿若一片死水的神情竟像极了当初的那人。心底隐隐有些作痛垂下眼帘再抬眼时又恢复成平常的傲然不羁。

    “你刚从长留回来么?不说一声就偷偷跑去异朽君很担心你。”

    花千骨微微一愣回过神来:“你知道他是谁?”

    竹染点头眼中颇有深意。

    花千骨心道也是异朽阁的存在明里暗里加起来近千年竹染被逐到蛮荒八十年就算以前没见过刚见时不知是何人但以前总也或多或少听过异朽君的名。而且回来之后东方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要弄清楚不是难事。何况竹染生性多疑对东方也必定是记恨和防备大于感激。他一向自负自诩计谋过人。东方却处处胜他一筹。因为他的出现他也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自然会把东方当作心腹大患仔细调查一番做到知己知彼。

    花千骨知道自己既不如竹染有心机也不如他有手段更不如他能忍辱负重。可是他在她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候有恩于她不论他心术是邪还是正她都打从心底感激他。

    无以为报所以……他可以利用她如果她还有那个价值的话她不在乎被他利用但是前提是不能伤害其他人。一开始离开蛮荒的时候她还很担心不过现在有东方在她就不怕了。不管竹染再怎么厉害也斗不过东方蛮荒相处那么久他了解她她也了解他。

    竹染是个聪明人从来凡事都是机关算尽利益为先不会冲动不会不管不顾遇事先会想好如何保全自己。就算他的野心再蠢蠢欲动只要东方在一天他就不敢明着翻云覆雨将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你怎么也会来茅山是不是岛上出了什么事?斗阑干前辈他们呢?”

    “他们都还在岛上你们一直没回也没传个信前辈怕出什么意外就让我过来随便看一下。东方彧卿说你一个人去长留了没被现吧?”

    “没有。”花千骨低下头或许内心深处她是希望被师父现的她想见他……

    “岛上的人情绪怎么样?”

    “一个个都是刚放出笼子的鹰自然拼命想往天上飞。但是大多数人太久没动真气刚回六界有许多都不适应法力可能要十天半月才能慢慢恢复。他们也知道自己今不如昔在蛮荒的日子也都过怕了不想再回去应该不会像清怜一样随便出去寻仇闹事。再加上有斗阑干和腐木鬼他们在应该还镇得住一时你放心。”

    “那就好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林子里?外面下雪这么冷。”

    “刚刚来了两个长留弟子有一个法力挺强。我怕隐藏不住自己的气息便出来随便走走避一避。”

    “长留弟子?”花千骨心头一惊。

    竹染点头眸子陡然阴沉:“一男一女女的好像叫轻水男的叫落十一。”

    花千骨心头一喜:“他们人呢?”

    “刚走没多久你路上没遇到?”

    “没……”花千骨皱起眉头难怪在长留找不到他们原来他们竟到茅山来了。这么说糖宝也应该来了……

    不由得心头一阵懊恼居然这样眼睁睁的错过了见面。抬头看竹染隐隐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淡淡杀气。尽管他已刻意隐藏但是不知是不是功力未恢复完全似乎很难压抑克制。

    试探猜测:“你以前没见过落十一?”

    竹染冷哼:“我在长留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虽然之前身在蛮荒但是回来也快一天了要弄清楚长留乃至六界这八十年都生了些什么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你就是急于知道一切所以才找借口从岛上出来上茅山。这短短期间你应该去了不少地方吧?”

    竹染挑眉看着她:“聪明。”

    花千骨知道竹染为什么要从殿内出来了以他的能力怎么会隐藏不了自己的气息而应该是没办法克制住体内狂暴的杀气吧。看到那个取代自己成为世尊弟子长留徒的人。他的心里究竟是恨意是嫉妒还是不甘呢?

    自己好歹还算师父的徒弟可是他却是已被正式逐出门去。多了一个小师妹自己已经这么难受身为弃徒他心里肯定更不好受吧?

    身上同样被绝情池水烙下疤痕同样身为六界的罪人同样被无情的驱逐到蛮荒。花千骨心头不由涌起一阵同病相怜他和她同样都是被世界抛弃的人……

    竹染见她目光陡然悲悯骄傲自尊仿佛被刺伤一般冷笑道:“不要拿我和你相提并论是我自己背叛长留的你以为我像你很想做谁的徒弟么?”

    花千骨摇头她并不了解竹染对长留对摩严是什么样的感情也不知道当初都生了些什么。但是明显竹染是很恨摩严的他的处心积虑似乎也是为了要报复他而这似乎并不仅仅因为他被放逐那么简单。而让她觉得奇怪的是一向严厉苛刻的世尊应该是很了解竹染的心性的当初竹染也定是犯了大过摩严才会逐他出师门去蛮荒但是却没有废掉他。难道是念及师徒之情?

    突然忆及白子画手持断念那毫不留情的一百零一剑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只是竹染恨摩严也罢恨长留也罢乃至恨了六界也罢很明显他将那恨意也波及到了落十一的身上。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被人取代的滋味都是不好受的何况竹染何等的心高气傲。他一贯都是冷静而又自持的可以面对落十一产生如此强烈的杀意可见他心头的怨恨到了何种无以复加的程度。

    花千骨心头微微有些寒只是看着他严厉说道:“我提醒你落十一是我的师兄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不会放过你。”

    师兄?朋友?

    竹染久久的看着她不说话嘴角一丝轻蔑的笑。轻轻弯下腰瞬间又恢复到那副恭敬严谨的模样。

    “神尊有命属下不敢不遵。”

    花千骨皱起眉头她宁愿听他狂傲的指挥她顶撞她也好过这样完全不知他心底的算计。毕竟人是她带出来的她要负起责任保护好落十一也保护好长留绝不能出任何的闪失。

    回到殿内房里刚推开门一个绿色的东西就“啪”的一下飞贴到自己脸上。花千骨心头一震抬起手来一摸软软的圆滚滚的不是糖宝又是谁。接着就听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声响起然后便是无边泪水滔滔不绝。

    “骨头妈妈……呜呜呜……哇哇哇……”

    花千骨闭上眼睛感觉脸上不断有水在滑下几乎快分不清是糖宝的泪水还是自己的。紧咬下唇不哭出声来只觉得自己身子在不停颤抖。从来没跟她分开过那么久它知不知道独自一人在蛮荒的时候她有多想它。如果那时至少有它在她也不会那么苦那么难熬。

    “糖宝……”

    “骨头妈妈我再也不要跟你分开了。”糖宝恨不得自己再长大一点可以把她紧紧抱住而不是仅仅抱住她的鼻子。恨不得自己修炼得再厉害一点就可以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再受任何的伤害。

    “虽然重逢的这一幕很感人可是为什么我很想笑呢?”东方彧卿在一旁打趣道。

    花千骨转头见东方彧卿和云隐正乐呵呵的坐在桌边桌上几杯茶水未凉落十一他们应该没走多久。

    花千骨用袖子抹一把脸擦去糖宝涂得到处都是的眼泪鼻涕口水。开心的揪住它放在眼前仔细看着捧在手心里使劲亲糖宝痒痒的乐得直打滚。

    东方彧卿将花千骨轻轻揽到怀里坐着驱走她一身的寒气。见她神色憔悴嘴唇苍白如纸知道她这趟去长留回来定是受了不小的打击心头不由轻叹一口气。

    云隐看他们三个其乐融融的抱成一团笑道:“难得糖宝可是觉都舍不得睡眼巴巴的等了你一整夜啊。天都亮了肚子都饿了吧我去给大家做早餐去。”

    “呵呵好云隐我要喝……”

    “莲藕清粥对不对?”

    “啊?对。”花千骨开心的笑想到当年和他来茅山的时候心里暖融融的。躲在东方的怀里又抱着糖宝适才在长留的绝望和伤痛得以慢慢抚平。突然觉得师父不在身边也不要紧只要他一直好好的开心的。而她的身边还有糖宝还有东方那么多重要的人为了他们她也一定要快乐的活下去。

    “糖宝糖宝糖宝……”嘴里碎碎念一面不停的用脸和它身体蹭来蹭去只觉得拥抱和话语远远不够弥补彼此那么久的思念。她们血肉相融本是一体又怎么能够分开。

    “骨头妈妈你的嗓子你的脸……”糖宝哭得更伤心了。虽然之前东方已经和它说过了可是这番近了再看才知是多么的惨烈。

    “没关系的皮相而已不足挂齿。能够再见到宝宝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恩赐了。我刚刚去长留山找你没找到你不知道我有多失望却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你!”花千骨激动的捏捏它糖宝和一年前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只是身体更加晶莹透亮翠绿欲滴了看来灵力大增。

    “我家糖宝很乖啊体型保持的真好都没有变胖。”

    “当然啦骨头不在我茶不思饭不想睡觉也会做噩梦怎么会变胖。”

    花千骨心疼的看着它:“对不起都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你留你一个人在这……”

    糖宝眼泪汪汪的看着她:“是糖宝没用不能好好保护骨头妈妈让骨头妈妈受苦了。糖宝誓若有以后拼了命也要救你出来!”

    花千骨亲亲它看着它可爱的模样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东方轻轻摸着她的头温柔的笑:“糖宝这一年可真是担心你担心坏了知道我有办法进蛮荒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我怕它着急所以出来没多久就传信给她知道了没想到这小家伙片刻也等不及的非要立刻回来看你轻水和落十一也想你的不行便找了个借口出来带着它往茅山赶了。却没想到你又不声不响去了长留两边正好错了开来。他们二人在这等了你一夜仍不见你回来。今天长留宴事务繁多他们怕被察觉快天亮时又连忙赶了回去。糖宝就说什么也不肯走了非要留在这里等你。不过你也不用心急既然回来了见面是迟早的事。”

    花千骨点头:“恩我知道能见到糖宝我已经很开心了。如果落十一和轻水他们有事出不来到时候我再偷偷溜进长留去。还有杀姐姐和朗哥哥我明后天就去找他们。”

    东方彧卿突然凝眉正色道“你暂时还是不要去见他们两个。”

    “为什么?”

    东方彧卿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才好:“在救出小月之前最好他们俩都不要见。”

    “可是为什么啊?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应该也很担心。杀姐姐和朗哥哥对我都那么好我至少应该跟他们说一下。而且……我也好想他们。东方你老实和我说我不在的这一年到底都生了些什么?”蛮荒她都过来了还有什么承受不住。师父重新收徒的事她都接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来……

    东方长叹一口气:“杀阡陌再不是从前那个杀阡陌他是真的已经入魔了。你去长留应该也现有不对劲的地方了吧?”

    花千骨一愣想起之前所见的防卫森严还有一片死寂萧条。难道幽若所说的那些妖魔……东方看她面色瞬间苍白轻轻拉过她的手。

    “你出事后长留为了应付一时先是对外宣称你被杀阡陌救走。我当时心急如焚不疑有他连忙去妖界找他长留却趁机躲过异朽阁的层层监控将你送去蛮荒。我找到杀阡陌时才现他身受剧毒和重伤摩严似乎跟他私怨甚深下了重手但是因为他是妖魔之怕二界暴动大乱故而又放他回去。杀阡陌虽然美艳绝世法力高强手段毒辣。可是性格火爆冲动古怪任性心思单纯。摩严的法力连白子画都不一定能胜更何况他挂心于你方寸大乱论城府论能力又怎么斗得过。可是他一向心高气傲又怎会甘心受此大辱千方百计想救你出来却一样进不了蛮荒只能每日杀一人逼长留将你召回。到如今已经死了三百多长留弟子了。”

    花千骨心猛得紧缩成一团惊得说不出话来。杀姐姐竟然为她做到这一步?!原来长留那些人是他杀的?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又因为她死了那么多人!?

    “可是长留守卫那么森严还有世尊儒尊和我师父在……”

    “如果正面遇上摩严他们情况自然不同可是杀阡陌还有他手下的那帮是何等人以他们的能力想来去无踪的在长留杀几个小弟子又岂会是难事?长留毕竟那么大的地难免有百密一疏的地方。摩严再厉害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双眼睛时时刻刻守住八千多人?

    长留和魔界还有过几次正面的硬仗杀阡陌也重伤过几回但是后来春秋不败就不让他出来应战了。摩严大怒之下几次想杀他也没有得手。妖神出世后六界一片混乱人间也刀戈兵戎不断。各个仙派都自顾不暇而妖魔毕竟势大。现在杀阡陌暂时只是一心针对长留一日杀一人虽无大损却从心理上一点点瓦解着长留乃至整个仙界。

    其他仙派为求自保自然不敢插手此事以免惹祸上身。否则杀阡陌针对的就不仅仅是长留肯定会波及其他甚至酿成整个仙魔两界有史以来的最大的战争。所以可以想见长留几乎是处在一个完全孤立无援的境地。以余下的三千弟子面对整个妖魔二界艰难可想而知。而仙界现在手里的唯一筹码不过是在五星耀日之时想办法灭了妖神的元神。小月自然不可能再留在如今不堪一击的长留但是因为怕被杀阡陌等人救走所以具体收押地点十分隐秘我也还没有查出来。

    这次白子画重新收徒可能是天庭见事态逐渐严重无法再视而不见置身事外怕妖魔更加坐大将各派逐一铲除瓦解所以和摩严达成了什么协议。而收徒和设宴不过是在昭告整个六界这种齐心和联合以安仙界人心同时对妖魔二界进行威慑。今日的长留宴连几位不问世事的菩萨都会到场相信很快便会对杀阡陌采取行动。”

    花千骨只觉得脑中一阵晕眩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师父也不肯将自己召回么?自己回来难道对长留对仙界来说会是更大的灾难?

    “既然这样如果事情是由我而起我不是更应该去找杀姐姐说清楚让他不要再杀人不要再和长留作对了?”

    “傻骨头你杀姐姐的性格是那种会为别人考虑会为大局着想听得进别人劝告的人么?怎么可能会因为你回来了就放下对长留对摩严对白子画的怨恨?再有你说他这人这辈子最重视的是什么?”

    花千骨愣住了结结巴巴道:“是他的容貌。”

    东方彧卿点头:“他自诩美貌当世无人能出其右连修炼最初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能长生不老。他如此重视一个人的容貌你以为他看了你现在的脸想到你在蛮荒所受的苦会气成什么样子?他做事本就随性到时哪里还能控制自己的怒火。他手底下的兵力整整妖魔两界是仙界的十倍都不止就算不能轻易扫平整个仙界一旦大战爆六界定当生灵涂炭。当初不敢太来硬的是因为你毕竟还在蛮荒在长留的手中他只能忍气吞声杀人泄愤逼长留放人。现在你已出来他再无顾及定会恼怒之下想办法覆灭长留乃至整个仙界为你报仇出气。所以听我的话至少在救出小月一切事情平息之前绝不能见他甚至不能让他知道你已出蛮荒的消息。”

    花千骨无力的抱着糖宝靠在他肩头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都是她造成的……

    “那朗哥哥呢?他、他也出什么事了么?”花千骨的声音因为紧张微微有些颤抖。

    “你放心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堂堂一介帝王会出什么事。当初他也被摩严打伤了利用他医治的时间分散人间那边的兵力。否则再加上杀阡陌长留更加应接不暇。但是他师父洛河东怎么甘心气势汹汹便跑到长留来找麻烦白子画道歉之余还给他送了许多仙药。那时轻水便主动请命去了皇宫还留在那照顾了轩辕朗挺长一段时间。”

    “轻水喜欢朗哥哥啊这是自然还好有她照顾朗哥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要出现打扰他们俩谈恋爱?”

    “你个傻子你光看得出轻水喜欢你朗哥哥你怎么就看不出你朗哥哥喜欢你。”东方彧卿都无奈了。

    “我们俩是结拜兄弟朗哥哥自然对我好。我们那么多年加在一起见面没过五次还不是男装就是黑色包子脸我始终都是十二三岁小孩的模样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

    东方彧卿也深觉有理按常理推断这的确是不应该生的啊看来出问题的人是轩辕朗。

    “唉这个很难说清楚感情这种事本来就奇怪。但是你要知道这世跟轩辕朗有缘分的人是轻水。天道无常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你的出现本不在天命之内连带撞乱了许多人的命格。轩辕朗和杀阡陌一样都是执念很重的人如果不想惹得轻水伤心难过的话你见他还是越少越好。”

    糖宝抬起头来哼唧道:“轻水才不喜欢那个木头脑袋呢!轻水早就答应嫁给我做娘子了哼。”

    花千骨戳戳它的小脸仿佛又回到当初的时候。

    “等过个几百年的你修成*人形再说吧。可是那时落十一怎么办啊?东方说你现在可是和他同吃同住你已经是他的人不对他的虫了哦!”

    糖宝涨红了脸气鼓鼓道:“爸爸造谣!我才不要他!都是臭尊上还有臭世尊把你害成这样的他还乖乖的听他们的话跟个应声虫一样没出息!我讨厌死他了!都怪那时轻水不在爸爸就非要让他照顾我他又眼巴巴的对我好我才勉为其难住他那的!哼!”

    “应声虫跟你这小屁虫不正好配成一对嘛!”花千骨捧着它亲亲为了她的事糖宝一定和落十一闹了很多别扭吧。可怜的十一啊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任性又作威作福的虫虫呢?

    “骨头你去长留见到白子画了么?”东方神色宠溺的看着她俩。

    花千骨愣了一下慢慢低下头去:“没有但是我见到幽若了。”

    糖宝连忙认错道:“骨头妈妈对不起幽若人很好总是跑来找我玩不知不觉我就和她就成好朋友了但是我真的没想到她最后会拜尊上做徒弟……”

    “没事的我也知道她很可爱贪图美色和玩乐的小糖宝肯定一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花千骨笑它糖宝不服气的嘟起嘴巴。

    “走吧我们出。”东方彧卿站起身来。

    “去哪?”

    “去赴长留宴啊你不想亲眼看看你师父么?就算没办法阻止我们也易了容去闹闹场子。就这样等着他重新收徒你难道会甘心么?”

    花千骨心上一痛微笑摇头能看见糖宝她已经很开心了人不能太不知足。

    她不在绝情殿里又是师父孤零零一个人了应该有一个爱笑爱闹的小家伙陪着他他的世界便不会太冷清寂寞。而她终究是再无脸面去见他。况且再去那个地方除了让自己更加难受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我一夜没睡想休息了。”

    东方彧卿眼神深邃的看着她:“骨头你不想知道为什么长留会势微至此为什么如今里里外外凡事都由世尊出头露面为什么原本作为仙界之的长留会受到仙界孤立冷遇么?”

    花千骨身子一震仰起头来看着他。

    “因为妖神是作为长留弟子的你放出六界灾祸都是因你而起。”

    花千骨无力的慢慢低下头去她知道她是罪人仙界的罪人更是长留的罪人。

    东方彧卿顿了顿接下去一字一句道:“但是其实这些都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白子画为了你挨了六十四根消魂钉。”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