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归天地变·物是人非为红颜 96.物是人非

    “恩……”幽若低下头对戳手指“可惜我太笨不会做。小七你会不会啊可不可以帮帮我!”

    花千骨强忍住心底涌上的酸涩咬着牙点了点头:“我来教你不过要你自己做。”

    “太好了!”幽若欢呼着又扑到她怀里她虽然和这个小七认识还没多久但是她身上有种香香的气味她好喜欢让她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自己以前是不是和她见过啊?

    花千骨不动声色的推开她说不清面对她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个便是那个即将要替代她的人么?她曾经很不甘心的将身份特殊的她幻想成霓漫天那样娇蛮无礼的大小姐。如今一见才现完全不是她想象的那样。难怪师父会喜欢她连自己都忍不住喜欢她吧……

    桃花羹——

    为什么师父会突然想吃桃花羹?他是病了还是伤了?很严重么?当初的余毒明明应该都肃清了。这一年到底又生了什么是谁把他打伤了么?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打得过师父?

    她很想像当初一样亲手为他做一碗桃花羹虽然简单师父却一向最喜欢。

    可是她不能如果她动手的话师父吃到味道跟当初一模一样的桃花羹就全露馅了。

    看着幽若在自己的指挥下忙活开来虽然动作略显笨拙但却不失条理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都是兴奋神色额上沁出细小的汗水说不清心里是羡慕还是苦楚。

    不多时桃花羹便做好了幽若尝了一口开心的大呼小叫:“小七你好厉害做的好好吃啊简直不敢相信是出自我的手笔啊嘿嘿!”

    花千骨轻轻点头:“你住绝情殿上?”

    “恩爹爹不放心我来长留就一直和尊上住在绝情殿。”

    “尊上……他待你可好?”

    “尊上人可好了待我也好!我一直想拜入他门下今天好不容易打赢了仙剑大会我立马跑去求尊上和世尊没想到他居然点头答应了耶!”

    “他自己答应的?”

    “当然啦小七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没事……”花千骨笑得虚浮轻轻握住幽若的手“请你……好好照顾他。如果他还想吃桃花羹就按我今天教你的做。”

    “恩好谢谢你!”幽若笑嘻嘻的突然抱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给你个美女的吻我得赶快回去了尊上一定等急了要是醒过来被他现我一个人溜下殿就大事不妙了。我明天有空就来找你玩。”

    花千骨点头挥挥手看着幽若开心的往绝情殿飞了去粉红色的背影明媚得让她想流泪。

    ……

    自己就这样回去了么?虽已接受他重新收徒之事可是却又怎么放心得下他的伤病?

    不被他现只光靠近一点听听他的声音好不好?

    她捂住绞痛的胸口不舍的望着绝情殿。见了幽若她已无怨只是却更加想见他了。

    或许那样才真正放得下?

    苦苦挣扎再忍不住了她终于还是踏着飞瀑上了绝情殿。

    身子如一道轻烟飘浮幽幽落在院中树颠一朵怒放的桃花上轻如鸿毛。

    小心的隐去所有气息放眼四顾绝情殿里一草一木仍旧和离开时一模一样。满庭的桃花树芳菲如雨寒风中依然开得缤纷艳丽。一只粉嫩嫩的桃花精从睡梦中惊醒看见她惊讶的出嗡嗡嗡的疑惑的声音。花千骨食指一嘘对她眨巴眨巴眼睛。仿佛认出她是谁一般立马扇动着薄如蝉翼的翅膀扑进她怀里。

    花千骨不近不远的坐在一株桃花树上静静的看着白子画的房门呆。闭上眼睛感受到那个熟悉的气息知道他此刻就在房内。心像麻花纠成一团快要喘不过气来。一年了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他他又是否想过自己?

    师父啊小骨回来了……

    死死压制住想见他的冲动狠狠咬住下唇告诉自己不能再靠近了否则一定会被他现。更不能用观微去窥探他让他有所觉察。

    仅仅几丈开外为何她却依旧觉得隔了万水千山?

    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

    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咳嗽花千骨倒抽一口凉气大脑一片空白连忙捂住嘴止住忍不住便要脱口而出的呼喊和啜泣声。

    为什么师父会虚弱成这个样子?

    心陡然揪作一团然后便听见幽若的声音道。

    “尊上桃花羹做好了你趁热快吃吧!”

    顿了好半天她终于听见了那个千思万念的声音。

    “桃花羹?为什么会做桃花羹?”

    “尊上说想吃的啊。”

    “我说想吃?”

    “恩尊上刚刚中途睡醒时有说过所以我就马上去做了来。”

    房间里一阵久久的沉默。

    “对不起尊上刚睡糊涂了。这里没有食材你独自下殿了是么?”

    幽若不说话只传来白子画的叹气声。

    “千万不能大意以后绝对不可以夜里一人下绝情殿知道么?”

    “我知道了尊上那些坏人最想抓的就是我但是我已经很厉害了仙剑大会我不都打赢了么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人抓走的尊上你不要担心。你快吃吧一会就凉了。”

    “我不吃了你拿出去倒了吧。”

    “啊?为什么?尊上刚刚不是还很想吃的么?我尝过的味道很好的!”幽若微微有些不解和激动。

    房间里又是一阵强烈的咳嗽声每一声都狠狠敲打在花千骨心上疼得她想掉泪。

    “尊上你没事吧?”幽若紧张着急的说着声音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前些天明明都还很好的为什么今天突然一下身体会变这么坏是不是今天变天马上要下雪了所以旧伤复啊?有没有哪里酸痛不舒服我帮你捶捶好不好?”

    “不用了你今天比试也累了一天早点回去歇息吧。”

    花千骨从来没听过师父用如此温柔宠溺的语气说话就算当初对自己也不曾。他的声音总是淡淡的就是关怀的话也带着一份疏离和教导的意味。就像初雪安静的落在屋檐上冷清又寂寞。

    这个孩子对他是不同的吧。师父从不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这个叫幽若的即将成为他徒弟的孩子他是真心疼爱并喜欢着的吧……

    她快点了胸口两个穴道硬咽下喉头涌上的那一股咸腥头轻轻靠在树上慢慢闭上眼睛。

    一直抱着仅存的最后一丝希冀破灭了……

    傻傻的用力说服自己收徒的事只是摩严世尊一手安排策划如今看来真的是师父自本心的决定没有任何人或者外力逼他。

    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又何尝不知呢师父虽然是以大局为重的人却从来都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威胁还有逼迫的。

    她听见自己的心一点点破碎的声音不想再在这呆下去了想离开可是却舍不得。历经千辛万苦跋山涉水而来回到最初的地方只是想离他再近一点点只想再多听他说说话感受一下真实的有他的存在。可是见到的却不过是这样的场景。

    天空中有片片鹅毛般大小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寒风呼呼的吹着手脚和心都慢慢凝结成冰。

    “尊上还是吃点东西再睡吧我好不容易做的可舍不得倒掉。”

    她看着幽若开门出来转过身背着某人调皮的吐吐舌头门开的那一瞬间依稀闪电般有看到师父坐在桌边的白色衣角。

    忍不住伸出手去却只抓住无限的虚空。

    她看着幽若蹦蹦跳跳的跑回去睡觉进的却是当初自己的房间。

    绝情殿那么多间房她却为何偏偏要住那一间?师父把她的东西都扔掉了么?因为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一片雪花落在她手心冰凉冰凉是彻骨的寒冷。

    收回手转而紧紧握住怀里的铃铛握住那个他们师徒关系的凭证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如今她是不是应该把这铃儿也送给幽若呢?仰头看着雪花漫天飞舞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在树上对着房门呆呆坐了一晚上雪越下越大。她的头上肩上都落满了积雪一动不动仿佛变作雪人和满枝桠桃花融为一体。

    听着房内不时传来的咳嗽声脑中不断闪现的是当初在这庭前与他相处的一点一滴。手脚慢慢冰冷麻木心冻到连痛楚都感受不到了。

    天快亮了该走了。

    她僵硬起身抖抖身上的积雪脚步虚空踉跄。突然轻轻一声铃响迟钝的低下头望见手中紧握的铃铛不小心从僵硬的指尖滑落在地。……

    檀香袅袅轻烟弥漫。

    房中白子画对着一碗桃花羹整整坐了一整晚虽然知道那东西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的。可是不想吃也不想亲手倒掉。就好像回忆满满一钵不肯触碰亦不肯遗忘。

    万籁中突然听见一声轻响犹如从另一个时空传来。匆忙几步打开门却只看见空落落的院子里一片银装素裹白雪皑皑。

    又幻听了么为什么总有铃声在耳边响个不停?

    白子画无力的倚在门边手指深陷柱中。依旧清冷傲岸孤高出尘只是面色苍白晶莹眼神历经苍然中是掩饰不了的疲惫。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