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画 百转萦回不解缘 81.用心良苦

    四下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震惊了空气中依旧浮动着浓浓的血腥味和一片肃杀。

    落十一等人心下一片凄然千骨的命虽然是保住了可是从今往后就是废人一个。与其如此苟延残喘还不如直接死了来得简单轻松。

    摩严大有不悦:“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当着众仙的面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护短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长留故意偏私。”

    白子画冷道:“我白子画的徒弟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有人有异议么?”

    众仙皆噤声不语这样傲然犀利的白子画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冰冻三尺的寒气透到人骨子里去了谁还敢吭声。

    摩严知道他性子一向沉稳内敛这百余年也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反常不由得心头乌云遍布浓眉紧锁却也不再多说。

    白子画站在一片血泊之中意识到自己太过失态慢慢闭上眼却仍只见得一片叫他晕眩的血红。极力忽略心底正汹涌澎湃、莫名滋长的情绪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孽徒花千骨虽然犯下大错所幸挽救及时避免了妖神出世为祸苍生。那十七根消魂钉是长留山代天下对她的处罚。而这废掉她的一百零一剑是我做师父的对自己徒弟的管教。虽不足以偿还和弥补她犯下的错却已能叫她好好静思己过。众仙慈悲就算是妖魔若能放下屠刀也会给一个向善的机会。她年纪尚小还未能清楚辨别是非黑白是我教徒无方才会让她一不小心行差走错。当初拜师大会我在长留先仙面前立下重誓好好教导她不料如今却生了这样的事情。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对不起长留先仙更对不起六界众生理应与她一起受罚。”

    “师弟!”摩严脸色一变立刻意识到了他要说什么想要制止白子画却已幽幽开口。

    “长留弟子听命上仙白子画革去长留掌门一职暂由世尊摩严接任。余下的六十四根消魂钉就由本尊代孽徒承受即刻执行。”

    “尊上!”四下皆惶恐密密麻麻跪倒一片。

    “尊上没必要这样对千骨的刑罚已经足够了如果连你也……”落十一等人手足无措的焦急看着他。

    “错了就是错了总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长留的门规怎能当作儿戏既然说了八十一根消魂钉就一个也不能少。”白子画一脸平静异常仿佛说着再简单不过的事然后摘了掌门宫羽递给摩严。

    摩严狠狠一拍桌子气得唇都抖了。他又怎会不知他的个性掌门之位事小思过一段时间再还他便是了可是那六十四根消魂钉下去就算以他上仙的修为也不可能安然无恙。他真以为他是神么?还是有不死之身?

    只是白子画心意已决自缚上了诛仙柱。戒律阁座望了望摩严摩严无奈闭上眼睛手无力一挥。

    消魂钉一根连着一根的钉入白子画的身体里。他安静的闭着双眼仿佛完全不能感知疼痛一般没有任何表情没出任何声音。开始几根钉穿透之后凭他强大的仙力还能自动止血复原再生可是随着消魂钉钉的越来越多他的仙力流泻的越来越快鲜血一点点染红白袍比花千骨显得更加怵目惊心。

    当钉到第五十根消魂钉时他有片刻的失去知觉模糊中仿佛听到一阵阵银铃声伴随着谁的呼喊。迷糊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下面的一片低泣。为了减轻他的痛苦消魂钉一根连一根度之快他几乎感觉不到有东西正从自己身体里穿过。血液流进柱子的镂空缝隙里跟未干透的花千骨的血融合在一起覆了厚厚的一层。

    终于刑罚结束他神智依旧清醒慢慢落在地面上将未完全穿透而是深嵌入骨的几根残余的消魂钉硬生生逼了出来。

    “尊上!”众人想来扶他他挥了挥手。

    “刑罚已毕此事就如此了结了吧。众仙若还有什么想法回头再议。妖魔不死心久攻长留仍未退去请诸位先安心在长留歇息稍后我们再共商退敌之策。”

    白子画温和淡然的说了几句然后拱手转身往后殿内走去。

    众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世上还从未有谁下了诛仙柱不是横着被抬下去的。白子画的修为到底高到何种程度可见一斑。

    摩严简单吩咐了两句立马起身往后殿追去。果然看见白子画摇摇晃晃走了几步扶着一旁柱子慢慢滑了下去。他飞移动到他身后扶住他止了血然后源源不断的给他输入真气。

    看着他虚弱的样子不由得满面怒容:“我就知道那女子总有一天会害了你!!”

    白子画面无血色的摇摇头想要说什么却终究再撑不住了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子画!”摩严咬了咬牙都那么多年了他永远都只会叫他这个做师兄的为他操心!

    摩严将他抱起迅的向贪婪殿飞去。一治疗才现他居然在和杀阡陌对战的时候就已经受了伤。从来都这样什么事都一个人扛。如今竟然为了一个丫头毁了自己百年道行。他就算不为长留着想也应该为大局着想整个仙界都以他为如今仙力失去大半妖魔还不趁机作乱。若要来抢夺妖神有个闪失可如何是好!他何时竟也变得如此任性起来!

    心头满是怒火看着他浑身的血更是分外刺目招呼弟子进来替他换了衣裳拿了些丹药过来。外伤虽已迅基本痊愈可是任他再厉害不躺个个把来月连最基本的元气都没办法恢复。

    外面依旧天昏地暗狂风大作仙魔仍在混战之中。虽然说他对笙箫默的能力很有信心可是指不定杀阡陌使什么阴谋诡计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放心亲自出去看一下。

    此时的杀阡陌和轩辕朗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观微看见花千骨受了如此重的刑心如刀绞之下疯了一般杀红了眼。轩辕朗毕竟力量有限而杀阡陌先前和白子画一战又受了重伤而笙箫默又实在太过厉害故二人联手依旧处于下风。

    而见到花千骨受了钉型之后白子画居然也主动领罪笙箫默一时也变得微微慌乱起来。两边打了个平手始终分不出胜负。却没想到此时摩严突然出现毫无道义可言的从背后出手伤了杀阡陌和轩辕朗。二话不说的将两人缚住锁在光壁之中勒令妖魔和人界退兵。春秋不败和烈行云等人迫于无奈只能暂时收兵。

    “摩严!你还是那么卑鄙!”杀阡陌满是恨意的瞪着他张狂怒吼的模样再不复平时的优雅。

    摩严冷哼一声:“对付你们这些妖魔鬼怪用不着堂堂正正。”

    “放了她!”轩辕朗不怒自威身上散的熊熊气焰叫摩严怔了一怔。

    “陛下何苦为了一女子与妖魔为伍与整个仙界为敌尊师知道一定会对你失望透底。”

    “不必用师父来压我!你们已经惩罚过她了!我不管她到底是对是错!马上放了她!”

    摩严摇头转身:“既然连陛下都这么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敬了。来人将这二人先押下去!”

    不管二人如何怒吼谩骂他皆当没听见虽为避免几界状况更加混乱大局着想不能将他们二人怎样但是暂时扣作人质却可制止妖魔等的蠢蠢欲动。

    “大师兄!二师兄他怎么样!?”笙箫默焦急的看着他六十四根消魂钉啊!就算是以自己的法力怕也是很难撑的住的吧。白子画却竟然……

    摩严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二人再往贪婪殿赶去白子画却已不在榻上了。

    牢门打开锁掉在地上。白子画步伐有些不稳的走了进去。

    花千骨奄奄一息的躺在角落里的稻草堆上昏迷不醒押她来的弟子定是很不忍心实在看不过去违背命令替她止过血了。

    无法解释心里面是什么感觉枉他堂堂一介上仙却连护自己徒弟周全的能力都没有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起来。

    走到她跟前替她细细检查了一下伤势果然所有斩断的筋脉已经开始慢慢愈合了。她现在丝毫内力都没有连凡人都不如若是旁人见了定会觉得奇怪吧。

    虽然将这些年传授她的功力都废掉了但是妖神之力却仍封印在她体内况且她神之身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的。虽然明知道这点他举起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手抖这是他那么多年一点点看着长大的徒儿啊。

    白子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见她在昏迷中依旧紧紧的握着那两个铃铛。

    错了就是错了不论理由是什么。小骨我知道你心头有多不甘要怨就全部怨师父吧……

    花千骨迷迷糊糊中感觉有谁在摆弄着自己的身体一层冰凉冰凉的东西在身上被缓慢而温柔的涂抹着顿时疼痛与灼热去了大半。然后便是滚滚而来的内力温暖着她的心她的五脏内腑。

    她迷蒙的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团白影却始终看不真切。

    师父?是师父么?

    她身子在他的掌下微微颤抖着缩成小小的一团。

    白子画以为她冻着了忙帮她把衣服穿好轻轻搂在了怀里仿佛抱着个瓷娃娃一般的温柔小心。

    那浑身消不掉的一百零一道剑伤狠狠的刺痛着他的眼睛。他刚刚到底如何下得了手?

    另一间天牢内。

    “我要花花……”南无月一直在哭闹不休糖宝怎么哄都哄不过来。

    “骨头妈妈到底怎么样了?”糖宝哭丧着脸又是担忧又是难受。

    东方彧卿一面安慰的笑一面轻拍着南无月的头很快他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别担心骨头已经没事了。”他长嘘一口气白子画终归还是没让他失望。

    就算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以他的性格又怎会坐视自己心爱的弟子魂飞魄散。他既然宁肯犯下大错违背自己一贯的原则连她的妖神之力都暗自封印自然更不会眼睁睁看着骨头死。而明知道南无月已经不是妖神却竟仍拿他为骨头顶罪虽然是一时之策他也有想办法将处置南无月的时间往后拖应该不会让南无月白白枉死。但仅仅这一事已经可看出骨头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要。竟让一向心如冰雪的白子画将一切都置之于脑后只为保她平安。

    东方彧卿轻叹口气似乎感觉花千骨离自己越来越远。

    骨头或许他为你所舍弃所背叛所付出的远比你的还要多……

    笙箫默将剑放在他面前桌上。

    白子画闭目看也不看一眼本已虚弱到极致为花千骨疗伤又损耗了太多内力整张脸都白得叫人心惊。

    “你的剑。”笙箫默心疼他为了花千骨挨了那剩下的六十四钉却又有些开心他会那么做。在一起那么多年他最清楚他的为人远不是他在人前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冷漠无情他总是以他所自认为对的方式温柔保护着身边他关心爱护的人就如同小时候保护他一样受再多的苦都不吭一声。

    “扔了。”白子画依旧安静的打坐未睁眼。

    “这是师父亲自传给你的就算做了掌门之后也总是佩带在身上你一直都很喜欢不是么?”

    “这世上没什么是我喜欢的顺其自然罢了何况废剑一把要来何用?”

    “你既然赠给千骨了就是她之物怎能由你说扔就扔。”

    白子画不说话了。

    笙箫默轻叹一口气:“我知道你是故意如此伤她要知道她未必就会恨你或者明白你的苦心。”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笙箫默无奈摇头:“你错就错在太聪明了何苦什么都知道?”

    关门出去徒留如今已光芒全无灵性尽失废铁一样的断念剑横躺在桌子上。白子画睁眼静静看了几秒一些影像在脑中重复闪过轻叹一声再次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