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画 百转萦回不解缘 75.妖神出世

    被狂风和扭曲的空间撕扯着花千骨觉得自己快要四分五裂了。剧烈的疼痛从身体还有五脏内服传来呼吸不到空气窒息感像丝线将她密密麻麻缠了个结实她嘴唇苍白面色青头晕目眩想要呕吐四周什么也看不清楚青灰一片中到处是乱舞着的鬼魅妖魂的残肢和碎片如幻影和破旧的棉絮一般被撕扯被搅拌。拼命想挣扎可是那种惊天的力量太过巨大容不得人丝毫反抗在一阵阵仿佛鬼哭狼嚎的凄惨破碎的奇怪声响中花千骨逐渐失去意识。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四周皆已平静。身体像躺在软绵绵的云里温暖舒适。还未待睁开眼睛她已经感觉到了外面的洁白与光亮。

    光线从眼睛的细缝里穿透进来她什么也看不见仿佛却又看见了整个世界。那样的感觉就像是身处一个美妙的幻境她太累太疲倦沉醉其中迷迷糊糊的不愿睁开眼醒过来。

    可是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她以为自己幻听了可是接下来哭声更大了切切实实的。

    她猛然惊醒睁开眼睛一坐而起打量四周和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她本以为墟洞中应该是漆黑一片烈火焚烧犹如阿鼻地狱一般。没想到四周却是柔和的光亮一片什么也没有。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任何东西连自己脚下踏的都仿佛不是实体。只有顶头正当中隐隐挂了一弯上弦月。

    光辉圣洁一片中目光找不到任何可落脚之处她很快疲倦的闭上眼睛否则久了或许会瞎的就像雪盲。

    隐约又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传来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因为没有参照物所以也分不清方向。花千骨只好继续闭着眼睛凭直觉慢慢向出声音的地方靠近。

    终于那个声音似乎很近了花千骨睁开眼睛惊异的看到面前半空中悬浮着一朵巨大的千瓣莲仿佛冰雕一般玲珑剔透出荧荧幽光。

    而那个一直在啼哭中的婴儿此刻正赤裸着小小的身子躺在莲心小手小脚在空中胡乱挥舞着。

    花千骨心头一震莫非这就是妖神?可是怎么会是婴儿模样?

    不无防备的慢慢腾起身子飞到莲花上空俯视着那个大约才三四个月大的婴孩。那样清脆大声的啼哭着哭声中却丝毫没有悲哀仿佛只是为了宣告自己的存在。

    花千骨有些不安了又略微靠近了些。那孩子小小的生得粉雕玉琢可爱得不行。

    现有人在看着他婴孩止住啼哭好奇的睁着大而黑的眼睛望着花千骨。眸子似一汪泉水般透明清澈。这世上也只有婴儿才会有那样纯净无暇的眸子和天真可爱的神色吧。

    他嘟起小嘴咿咿呀呀的咕哝了两句好像是在和花千骨说话却又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花千骨的心痒痒的软软的好像被云包裹着一样有些不知所措的皱着眉头似乎再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展成这个样子。

    婴儿的眼睛看着她吧哒吧哒的眨着圆乎乎的身子滚了滚然后把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放进嘴巴里吸吮起来。

    花千骨小心翼翼的落到莲花上微微朝他靠近了几步。最后终于蹲在了他旁边俯身看着他。

    婴孩咿咿呀呀哼唧了两句然后双手抱住小脚放进嘴里。

    花千骨忍不住笑了伸出一个手指轻轻碰了他一下柔软的温暖的有弹性的分明就是个很普通的小婴孩啊。

    他看着花千骨小脚胡乱踢两下然后伸出手去抓花千骨脖子上垂下来的天水滴可惜手太短了够不着于是又改去抓她垂下来的丝。

    可爱的样子叫花千骨整颗心都融化成水了再也忍不住的伸出手指去轻轻的戳了戳他粉粉的胖胖的小脸颊。婴儿立马抓住她的手指然后咯吱咯吱的笑了那样清净无暇的笑容堪比世上最美的图画。

    花千骨见他抓着自己的手指就放到嘴里吸吮起来痒痒的也忍不住笑了。轻轻把他抱了起来小小的身子软弱无骨一般捧在手心里生怕一不小心就碎了。皮肤像牛奶像丝绢般光滑细嫩手脚不停的挥舞着。

    怕他着凉花千骨脱下轻薄的外衣将他包裹起来只露了一张小脸在外面。他挣扎着把小手也伸出来然后触摸着花千骨的脸又开心的笑了起来。

    花千骨看着他的小手小小的肥肥的白嫩精细手背上几个小窝窝心底涌起莫名的疼爱张嘴轻轻啃咬一口他笑得更开心了。

    可花千骨却起愁来这墟洞没有边际没有东西而他是唯一的活物。必定是妖神刚形成的雏体。此刻虽然看来只是无害的婴孩可是一旦成形到了可以承负巨大的妖神之力的时候就再没有人拦得住他了。

    自己来这不就是为了阻止妖神出世么?不趁着他还未恢复力量的时候杀了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可是他只是个婴儿啊还什么都不懂。凭什么就因为背负着巨大的妖神之力便要为自己还没做过的事付出生命的代价呢?

    花千骨脑海中激烈的斗争着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往外冒。怀中的孩子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生死正掌握在她的一念之间仍旧开心的仿佛吃糖一般抓着她的手指又咬又舔。

    看着怀中单纯到一无所知的娃娃花千骨的心拼命挣扎。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要顾念天下苍生不可因为一时的妇人之仁而留下大祸而这错本来就是自己造成的应该由自己解决。

    可是妖神又怎会生于莲花中?这难道不正说明了万物之始并没有好与坏善与恶之别么?他如今只是一个普通的婴儿怎么能因为可能生却并未生这种不确定的事便判定了他生存的价值呢?人之初性本善。如果有人耐心引导他走上正途摒弃杀戮就像师父教导自己一样好好的教他。说不定六界涂炭的事就根本不会生了!

    那个声音又在说可是如果不行呢?妖神终归是妖神她今日一时不忍放过一人有朝一日死可能就是千万人。如今六界八荒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她怎么能够冒如此大的险呢?

    花千骨闭上眼睛可是谁又说过两个人的性命就比一个人重要?千万人的性命就一定比一个人重要。生命的价值并不是用数量来衡量的啊!为了救一人而杀一人不对难道为了救两个人救千万个人杀一人就一定是对的了么?师父总是告诫她说重要的是不是一个人的能力而是他的选择。就算他身负巨大的妖神之力又如何?只要他能一心向善造福苍生大地也说不定啊!

    可是那个声音继续争辩权力导致腐败能力滋生邪恶。没有人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能够蔑视天下的力量是绝对生不出至善来只会滋生邪恶和贪婪之心。怎能用苍生做赌注押一个注定会输的结局呢?

    不会!不会!花千骨惊恐的摇头只要有人好好引导一定不可能是那种结果。怎能在一切尚未成定数之前就判了一个孩子的死刑呢?她始终相信人心都是向善的。

    紧紧将孩子抱在怀中低下头轻轻碰了碰他的额头。她连人都没杀过这样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婴儿她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既然是她惹出来的乱子她就负责到底。

    她低声喃喃道:“今后我会像爹娘一样悉心教养你让你识诗书知礼仪辨是非别善恶明天理通古今。你若敢心生半分邪念我、我便绝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花千骨从腕上取下相伴多年的佛珠套在他的小脚上抬起头望了望正上方的上弦月。

    “这里没有天地没有日星只有月亮。你就南无为姓以月为名吧。希望你长大了也能心怀佛心心怀日月慈悲众生。千万不要让我有朝一日因为今天做了这个决定而后悔。”

    怀中的孩子仿佛听懂了她的话一样咧开嘴灿烂的笑着眯起的眼睛弯弯的就像两个月牙儿。

    花千骨既然已经下了决心了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看他不停的把小手能够抓住的一切东西不停往嘴巴里塞。

    “小月你是不是饿了啊?”花千骨有些茫然了怎么妖神也是需要吃东西的么?可是她又不是他亲娘别说奶水了她连胸都还基本上没育了该拿什么喂给他啊!

    突然想起在昆仑山上时好像有采摘过一些薲草放在墟鼎里以备肌饿和疲劳时之需。算来自己也好些天没吃东西了虽已得仙身不需要再进食但是心理上还是会有一种饥饿感无法填补。于是取了薲草出来自己吃一点然后放在嘴里嚼碎了又喂给南无月吃一点。

    几乎是立刻就感觉饱了而且困顿疲倦也都没了。她逗弄着他玩了许久然后从墟鼎中取出平常用的灵机琴来信手抚了一曲给他听。

    想到师父剧毒终于得解她几多欣慰;想到朔风绿鞘温丰予因自己而死又几多痛苦;想到如今师父乃至整个仙界肯定都急着捉拿她这个千古罪人又几多哀怨难平。琴声时喜时悲想的最多的却依旧是和白子画在一起的朝朝暮暮。

    突然察觉到衣角被谁抓住她低头看南无月居然爬啊爬啊的爬到了她身边然后仰起头天真的望着她笑着。

    花千骨将他抱在怀中他伸出小手在她脸上轻轻抓挠着仿佛要逗她开心一般。花千骨低下头亲亲他的面颊知道他灵性于常人何止十倍。

    微微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细细看来他确实比之前长大了许多度之快叫人咂舌。

    南无月很乖不哭也不闹花千骨不论干些什么他都喜欢缠着她在她身上爬来爬去或是绕着她爬圈圈。一丁点大已经学会了撒娇咿咿呀呀的不停的在花千骨耳边聒噪着像是不停在跟她说话。总爱抱着花千骨的手指在嘴里啃花千骨惊异的现不知不觉间他已长出乳牙了。

    或许他开口说话也比别人早许多花千骨这么想着就不停的跟他讲故事教他说话。南无月望着她的嘴巴不断开合着眼睛里逐渐有了更多的神采似乎是能够听懂了。

    经过大致推算花千骨现在墟洞中每过一天南无月能长一岁。如此只需大约二十天左右他便能拥有强大而完美足够承载妖神之力的实体了。

    花千骨微微有些慌张起来怕时间过得太快未待她教导了些小月什么未待他有足够的时间和阅历却弄懂善恶之别他便要出世面对六界苍生了。

    于是更加费尽心思的跟他说话教他知道更多的东西为他弹琴陶冶他的性情。

    别的一般小孩开口第一句学会说的话都是妈妈、娘亲南无月第一个会说的词却是“花花……”

    一般小孩只会称呼自己的名字分不清自己的镜像南无月却从很早开始就会说“我”并有了十分深的自我意识。一开始花千骨还隐隐有些担忧但是两三天过去南无月逐渐长大在她的搀扶下慢慢学会走路。除了比一般孩子聪明伶俐成长度快一些之外并没有别的其他什么不同。

    性格带点腼腆非常听话从来没过脾气或是显得任性。也丝毫没显露出任何暴戾或邪恶的气息。听到花千骨说到一些人间可怜的悲惨的事甚至会孩子气的感动或是伤心到哭起来。

    花千骨教他识字教他弹琴南无月几乎是一看就会。不管什么道理几乎也是一讲就明白所以教起来非常轻松。花千骨将墟鼎里带着的书给他看他只需急快的从前面翻到后面就全部记住并且学会了。其他的花千骨就挑着有用的东西一点点讲给他听。怕他觉得枯燥烦闷便陪他做游戏。但是南无月从来都是很耐心的样子依旧一脸的天真无暇。

    二人都不需要吃饭睡觉活动的空间几乎也都在千瓣莲之上。花千骨并不避讳的偶尔教他一些道家正派的心法和剑法。觉得这样往好的地方去引导就好像给大坝开了个口子有个流泻的地方总不至于有一天洪水高涨到决堤。完全不让他学不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是行不通的。与其有朝一日突如其来的刺激可能将他逼上绝境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他知道自己是谁明白自己的处境又应该怎样避免。

    所以待到他完全懂事了关于他妖神的出生花千骨便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甚至包括自己进入墟洞是为什么如果他有一天做出为害苍生之事她会亲手诛杀他。

    南无月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但是很顺其自然的便接受了。撒娇的抱着她的腰信誓旦旦道绝不会有这么一天的。他什么也不想要只要能永远跟她呆在一起。

    花千骨心头一暖有欣慰有感动还有很多很多莫名复杂的情感。南无月把她当成娘亲一样极端的依赖。比较喜欢听她说她过去生活里一些搞笑的细碎琐事对练习御剑仙法还有给他说的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倒显得兴致缺缺。

    花千骨喜忧参半喜得是他始终心似琉璃玲珑剔透内无瑕秽。忧的是全天下都想要诛杀他自己却把他教得跟小绵羊一样心地善良不愿伤害他人。就算身负妖神之力却不能保护自己这又该如何是好?

    而自己总是长留弟子为了师父也为了承担自己的过错必须回去接受处罚。到那时没有自己在他身边陪伴他照顾他督导他保护他他又该如何是好?

    南无月听见她这么说第一次面上有了怒色:“不准离开小月!无论如何不准离开!如果你走了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找回来!谁也不准处罚你!谁敢伤害你我就……”

    感觉到南无月小孩一样说起气话千瓣莲微微红烫花千骨连忙捂嘴他的嘴将他抱到怀里搂了个严实。

    “记得姐姐叮嘱你的话么?”

    “记得……”南无月低下头去。

    “你如果不想要姐姐伤心的话就尊重姐姐的选择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轻易伤人。”

    “花花姐姐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会很严厉的处罚姐姐么?”

    “他是世上最伟大的师父最厉害的仙人也是对姐姐最好的人。”

    “那为什么还……”

    “因为姐姐做错事了所以就要接受惩罚。所以小月记住永远不要做错事否则姐姐也要打你的屁屁!”

    花千骨呵他的痒痒南无月在她怀里笑得前俯后仰连连求饶。

    “姐姐也是对小月最好的人我也会对姐姐好小月最喜欢姐姐了。”

    “姐姐也喜欢小月会好好照顾保护小月的。”

    “姐姐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只要有姐姐陪着我小月宁愿留在这墟洞里永生永世都不出去不问世事不见天日只要能一直和姐姐在一起。”

    花千骨身子一震看着他依旧幼稚的童颜却坚定清澈的眼神。他居然、居然肯为了她永远困在这里么?紧紧抱住他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外面的天下早已容不下他们二人如果可以永远留在这里苍生无忧小月无险倒也不失为两全其美之事。只是师父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