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画 百转萦回不解缘 66.甜蜜血腥

    花千骨顿时就懵了。

    原来天荒地老也不过如是。

    头脑中荡漾着星星碎碎的银白光晕一波波荡漾开来。堪比无翼而飞那近神的潇洒和自由。

    师傅的唇冰冷而单薄像柔软的水晶轻轻碰触仿佛随时就会碎掉。酥酥麻麻的顺着唇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

    空气中的尘埃都停止了浮动世界瞬间变得冷冷清清。什么也没剩下只有亘古如一的月光寂静的照着她和师傅两个人。

    花千骨什么都不知道了脑中反反复复出现的只有几个字: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等睁开眼睛梦就结束了。

    可是她用力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仍是宛若天人平时连多想想都觉得是种亵渎的师傅的脸。屏住呼吸眼睛睁得铜铃大。伸出手想要推拒可是师傅的舌尖轻轻滑过她的唇瓣她瞬间就软了。

    一股咸腥在唇齿间泛开白子画的舔舐完唇边的血液开始逐渐用力吸吮。花千骨浑身一阵颤抖灵魂似乎都要随着血液离开身体。

    再站不住踉跄退了几步白子画却没有扶住她而是直接倾身将她压倒在了榻上缱缱恻恻用力舔吸。虽一时失去意识那参杂着血腥的温暖柔软却叫他想要品尝的更多。

    花千骨小小的身体一面瑟缩一面战栗从未想过会与师傅亲密到这等程度心下恐惧和慌乱早已大过欣喜。

    怎能趁师傅失去意识时做出这等事?他虽迷糊自己却是清醒的啊?若是等他醒了自己又还有何面目见他?可是此时被他压在身下更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只听到自己隐忍的微微娇喘的声音。

    “师傅!”她感觉到唇被白子画咬破更多的血液渗了出来滴落到她的头上还有榻上。太过销魂的疼痛她不由得伸出双手紧紧的环住了白子画的身子似乎想要索取更多的亲吻。

    却突然听见门外“啊”的一声。

    瞬间眼前一切美妙幻境被击个粉碎花千骨从头到脚如堕冰窟。如临大敌一般飞快的点了白子画的睡穴然后翻身而起飞快的像房外冲去。

    世尊身边贴身伺候专门负责传信和下达命令处理琐碎事务的弟子李蒙全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眼神里充满了恐慌和不可置信。

    花千骨心凉了个彻底小心翼翼的扯出僵硬的笑容想要安抚他此刻翻天覆地的心。

    “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个意外……”她微微上前了两步。

    李蒙惊恐的眼神闪烁不定使劲的摇了摇头。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一向高高在上的尊上怎么可能和他的徒弟做出这样的事来!不信他不信!

    李蒙转身便御风往上飞去可是花千骨怎么肯依若让他把看到的这一切说了出去或者告诉世尊自己也就罢了别人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可是师傅怎么办!绝对不可以让他毁了师傅百年清誉!

    花千骨运功连打出几枚冰凌化作的暗器李蒙走得慌乱轻而易举便被她射了下来。

    花千骨飞快的点了他的穴道一脸恳求的看着他:“刚刚是因为师傅中了毒失了心神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李蒙满脸怒火的看着她若不是因为生了大事需要通知尊上可是世尊无论是传音还是送了飞信来绝情殿尊上都没有一点回音又怎么会派他亲自前来又怎么会被他看到这么无耻又叫他痛心疾的一幕!

    “贱人!贱人!我知道是你勾引尊上的!长留的声誉就断送在你的手上了!”

    花千骨无力的看着他:“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算我求你不要说出去我不想杀你。”

    李蒙使劲呸了一口唾沫在地上:“你这是**!是欺师灭祖!你杀了我好了!否则别想我帮你隐瞒此事。”

    花千骨闭上眼睛扬起手来在他脖子上重重一击李蒙瞬间倒地晕死了过去。

    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如此难以抉择过若只是如霓漫天知道她的心意的话也便罢了说出去也最多只是被师傅嫌弃然后逐出师门。可是这事竟然被李蒙看见了关系到的是师傅的清誉这就非同小可了。自己该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

    杀了他么?可是上一回已经惹得师傅如此生气。她还记得那时自己就在这里一个头一个头的磕着说她知道错了。她是真的知道错了她真的有很用力的反省。杀人是不对的哪怕是为了师傅的性命要用别人的命来换那也是不对的。其实一直以来在她眼里人没有善恶之分生命更没有贵贱之别。

    霓漫天如果实在要找理由可以说她是用心险恶可是李蒙呢!怎么能仅仅因为他无意中知道了不应该的事情就置他于死地呢!

    花千骨心如乱麻东方彧卿又不在身边甚至连糖宝都不在她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可是再不能拖延了时间一久世尊定然起疑。

    花千骨绝望的看着天上的月亮最后还是下了决心。罢了罢了若有什么罪就全部让她一个人来承受吧!

    花千骨飞快去了藏书塔的最高一层那里放满了记载着各种黑暗法术和禁术的禁书本来被师傅的力量封印着可是现在师傅这个样子她很容易的便神不知鬼不觉的靠天水滴破了阵法解开封印。

    大战蓝雨澜风回来之后不久她曾经有研究过那个让自己吃尽了苦头的摄魂术和幻术。糖宝曾和她提到过那个法术的原本被存放在长留山的禁书阁封印已经百年不让任何人习练而蓝雨澜风得到的只是部分残卷罢了。

    如果真有那个书运用摄魂术可以控制一个人的心神就一定可以消除他的一段记忆。

    花千骨很快找到了回到李蒙那里翻到那一页对他施了摄魂术。法术很成功李蒙迷迷糊糊醒来看着她只是觉得头晕脑胀又想不起来生了些什么。花千骨说尊上已入睡不想被人打扰李蒙于是便跟她转达了世尊的话让她告诉白子画然后便有些茫然的离开了绝情殿。

    花千骨松一口气的看着他的背影心想总算这回没有任何死伤的解决了这件事只是她身上的罪又加重了一分。

    回到房间里白子画还在昏睡唇上是鲜红的血迹。花千骨低头看他想伸手摸摸他月光下美到仿佛透明的脸却又不敢越矩。用袖子小心的擦去他嘴角的血迹然后手轻轻覆在他的头顶紫光闪烁。同样消去了白子画今天晚上的记忆否则已他的能力就算再失去意识第二天醒来肯定还是会有模糊的印象自己做过什么的。可这又怎么能让他知道呢!

    这一夜这个甜蜜又血腥的吻就让她当作人生最美好的记忆永远封印在岁月的泥沙中好了。他是她的师傅她也永远只会把她当作自己的师傅。

    花千骨轻轻替他盖好被子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