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难御折千骨 经年约满斗群仙 20.只争朝夕

    乐声响起下课鸟……

    霓漫天气急败坏的扔了剑头也不回的走了身边总跟着的那几个跟班连忙跟了上去。落十一手一挥所有的剑全部回到了架子上。

    “千骨你在看什么?”轻水问。

    “没什么没什么肚子好饿吃饭去吧?”花千骨收回目光。

    回到寝室一推门糖宝就啪的飞到花千骨脸上抱着她的鼻子呜呜呜的哭。

    “你怎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呃是一个虫留在这里好不好……”

    “我不管我不管骨头妈妈到哪我都要跟着去。”

    “好好好我不是看你那么爱睡觉我们天还没亮就得起了不舍得叫醒你么?”

    轻水找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饰盒给糖宝做房子怕晚上和花千骨睡不小心被她压倒。而且兴致勃勃的亲自动手给它缝了小枕头小被子还有小衣服。

    花千骨拎着那些袖珍的小玩意哭笑不得。

    夜里轻水睡得很沉了花千骨依旧在灯下看书。时间不多她需要尽快把那些落下来的补上才行。

    糖宝躺在桌上的新房子里开心的滚来滚去。睡了一觉醒来看见花千骨依旧在看书。

    “骨头睡觉了吧那么晚了。”糖宝打一个呵欠睡眼惺忪的样子花千骨忍不住伸出小指去咯吱它。

    “你先睡吧乖对了那本六界全书你已经全部看过默下来了吧?”

    “当然啦!”

    “那就好我把原本拿给尊上了。”

    “为什么啊?”

    “恩反正上面写的你都知道那上面写了太多重要的东西我保护不了一不小心反而会出乱子交给尊上保管就放心了。”

    “这样挺好的。那另外一本记载着茅山道法的要诀与精髓的你留着好好修习吧清虚道长基本上把他余下的道行和仙力全部都传给你了但是你没有修道过所以半点都不能运用。现在再想赶上其他人的进度以你的凡人之资自然是十分吃力你先从茅山的道法入门然后再修长留的会比较容易得多。”

    “原来是这样啊对了糖宝我现我看东西好像越来越清楚了记忆力也越来越好这是所有凡人求仙洗过三生池之后都会这样还是因为清虚道长的原因?”

    “可能两者都有吧传到你身体里的仙力虽然你不会运用但是让你的五识更加清明那是必然的。”

    接下去的日子里花千骨花了大约十天几乎不寝不眠的把所有的书都看完默记了下来先夯实了理论。

    然后每天深夜在亥殿后的林子里开始修习茅山道术。还有白天课上所学。导致每日的凝神入定课上总是打瞌睡。

    还好糖宝总是呆在她耳朵里帮她应付各种麻烦。例如在师尊来之前及时叫醒她啊问问题的时候在耳朵里悄悄给她讲答案。

    偏偏好几位师尊都看她不过眼跟她杠上一样越是难不住她就越是抽她起来回答。

    结果一时间花千骨名声大震。其他班的都知道癸班有一个花千骨虽然仙资仙骨差到离谱却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对此霓漫天不屑一顾仙剑大会是比实力又不是考笔试。只是仍然多了个眼中钉特别是慢慢现落十一好像对其特别关照多次课下单独给她指导心情更不爽了。

    五行课是最重要的课业之一分别由五个人上。班导朽木清流负责水系火夕是火系舞青萝是金系木系是德高望重的长老屈木授教教授土系的是世尊的二弟子狐青丘。

    其他课例如仙药例如奇门遁甲等她都还能应付自如而且遥遥领先其他人。但是五行课她却总是抓不住要诀她的体质没办法跟其中任何一个很好的融合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属性。

    霓漫天似乎是盯上她了一次火夕课上故意失手烧掉了她好多头。

    那个该死的火夕总戏弄她当着所有人面前老骂她笨不算还不帮忙灭火只顾着抱着肚子在那笑实在是没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真是气死他了。

    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只要一见到师妹舞青萝他立马就老实了有几次不小心撞见他被拧耳朵的场景从此火夕对她的折磨更加惨痛无比时不时的被他留下来课后指导抄书跑步挑水罚站连带按摩捶背简直跟当丫环一样。

    而朽木清流的课上永远都酒气冲天弟子每次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惩罚就是喝水喝水不断喝水。结果每次花千骨上完课都是挺着个大肚子回寝。

    屈木那个糟老头分明就是和桃翁一国的串通一气变着法子折磨她。一挑到刺就叫她到林子里去用手砍树砍倒了还要劈成木头片然后用手指在上面罚抄书。她没办法凝气||一开始每每刻得十个指头都鲜血淋漓时间长了指上疤和老茧结了一层又一层用三生池的水洗了掉掉了又结。看得糖宝在一旁心疼的眼泪鼻涕一把又一把。花千骨却也只是咬着牙硬要坚持。

    之后难度升高竟然要她在海轩木上削刻。花千骨学会凝气日子长了不知觉间一双手却是变得灵活无比摧金断玉削铁如泥修炼反而算是略有小成。

    世尊的三个弟子落十一成熟稳重上上飘天真迷糊狐青丘却是深得世尊真传明明花季少女却又严肃又古板跟个老道姑一样。大家都不喜欢她她更不喜欢大家。

    不过她对霓漫天朔风等聪明有资质的弟子倒是另眼相看有加偶尔还会露个笑脸。对癸班的学生却几乎不闻不问。对花千骨更是完全无视花千骨自是求之不得。

    她最喜欢上的就是舞青萝的课了舞青萝虽然性格火爆但是从不端师尊的架子上课下课都和弟子们打做一团。看不惯的也直接用脚踹。而且授教起来讲解又直白又简单从不半点多余的废话。大部分弟子都学金系法术学的很好。花千骨日学夜学却也勉强能赶上进度。

    但是入山也有五个多月了别的弟子都早已学会御剑而飞霓漫天朔风等人都可以腾云了。她却始终只能让剑飞起离地不到两米也没办法在剑上站立过三秒钟。

    这夜花千骨又在林中练习御剑这半年来她吃了太多苦却硬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可是只要一想到离仙剑大会的时间一日近过一日她就越心切急躁不断的逼自己早已过了寻常人的心理和身体承受极限。

    朔风坐在远处高高的树上好奇的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从剑上摔下来。剑飞的越高便摔得越重。身上已摔得到处是伤痕骨头应该也折了几处却倔强的仍然不肯放弃。

    糖宝趴在一旁的叶子上悄悄的哭只觉得这几个月以来花千骨跟疯了一样拼命的逼着自己。却又固执得跟头牛一样怎么说都不肯听。摔到它都不忍看了心里就是不明白花千骨如此拼命是为什么。

    花千骨又一次从高空掉下来尽管凝气周身糖宝也第n次的使用仅剩的力量替它缓冲。还是内脏重重的一震再也爬不动了擦擦嘴角边的血迹躺在草地上仰头望着漫天的繁星还有繁星下的绝情殿突然觉得有点心灰。

    突然听到糖宝满是心疼的声音:“骨头你还记得你初上茅山的时候么?你求仙的初衷是什么咱们非要拜白子画为师么?”

    花千骨愣了一下无力的笑了笑。是啊她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求个与世无争的简单生活。没有鬼怪缠身不会祸及他人吃饱穿暖不用四处奔波。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心好胜只求进取为了拜白子画为师拼着命的努力。什么时候心中竟会有了这么深的执念了呢?

    虽说如此或许每天简简单单在这长留仙境按自己的迷糊性情随意度日又来得几分快乐清闲。自己每问必答事事好强想要做到最好惹下一堆嫉妒与侧目不也只是为了自己能够足够优秀他若听说了心里能有一丝欣慰么?

    人一旦有了想要的东西想要做的事便再也没办法放手了啊。

    想要离他近一些近一些再近一些。只要能常常见到他伴他左右自己也便心满意足不负他带自己回长留山的恩情了。

    想到这又努力爬了起来继续练习。

    第二日落十一课上花千骨坐在草地上仰头看着各色衣裳的弟子在天空中飞来飞去一面留意着他人技巧和平衡的掌握。

    轻水也已经能飞的很好了站在剑上向花千骨俯冲过来然后漂亮的停住伸出手来。

    “千骨我带你上去玩玩。”

    “不用了不用了。”花千骨连忙摆手“你自己好好练习吧。”

    “你还不会御剑啊?你不是很厉害嘛?哈哈哈!”半空中传来一阵笑声。霓漫天脚踏云彩飞了过来。

    “要是怕剑上太窄不敢的话我来载你吧!”说着一用力把花千骨拉到了云里忽的就飞了老高老高。

    “糖宝!”花千骨身子没稳住正在耳朵里睡觉的糖宝一下子就掉了出去直往下坠却依旧睡得香甜没有知觉。

    落十一大惊的飞了过去正好接在手心里。糖宝迷迷糊糊醒来一睁眼却看见霓漫天脚下的云彩却突然散了开去。她御风飘在了半空中装模作样去拉花千骨却没拉到花千骨也掉了下去。

    落十一这边刚接住糖宝已经赶不急了轻水奋力御剑过去却明显度不够。

    朔风的剑突然激烈震动了起来他动了一下身子忍不住想飞去却终究还是忍了下来依旧只是冷眼旁观。

    花千骨惊吓中根本忘记了凝气下坠的太高太快她慌忙的闭上眼睛。心想完了完了这回非摔断胳膊腿了。

    却突然感觉自己的下降停止了被什么人抱在了怀里。

    身体冰冷着没有任何被拥抱的感觉可是闻到那熟悉味道的瞬间她的大脑便停止了运行。

    好半天才敢睁开眼睛果真是她几乎近半年没有见过一面的尊上。

    素衣如雪神色不惊的抱着她从半空中徐徐飘落。以为花千骨是惊吓过度身子才会颤抖得如此厉害。

    轻轻把她放下花千骨腿一软跪倒在了他面前半天不敢抬起头来。

    霓漫天也连忙飞了下来跪倒在地。后面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熙熙攘攘跪倒一大片口里齐声道:“参见尊上。”

    白子画微微皱眉似是有些不解自己明明可以把花千骨定在空中慢慢放下地来却为何当时心中一惊给忘了等反应过来已经抱着她飞了下来。

    “是弟子不对本想教导一下千骨师妹如何御剑而飞却学艺不精一时失手还望尊上责罚!”霓漫天没想到尊上会突然出现脸都吓白了。

    白子画心中略有一丝不悦却也不说破看着面前的花千骨略比初见她时长高了许多原本凌乱的也扎成两个乖巧的髻比较像个女孩子的样子了。只是面色苍白憔悴抱在怀里轻得跟片羽毛一样而且刹那间探知到她身上的多处外伤和内伤却又不知是从何而来。他今天若不是刚好带人过来找花千骨她岂不是重伤又要添一处?更何况正当着这人面前实在是有失长留颜面。

    “弟子拜见掌门!”突然之间着又一个人跪了下去却不是朝着白子画。众人皆奇怪的抬眼来看却见那人一身月白袍长相俊雅神情却是万分激动。正面对面的跟花千骨对着跪着场面有点滑稽。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