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一:万福血冷沉野殍 临危受命上华巅 13.一年之约

    “骨头!你没事吧?”

    糖宝总算松了一口气的爬到花千骨身边拍拍她的小脸看她整个人完全都傻掉了不会是惊吓过度吧?还好是碰上白子画要是换作烈火星君等脾气暴躁的菩萨早把她给捏死了。

    “我……”花千骨动动嘴唇觉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喉咙也不是自己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努力的把自己的三魂七魄往回拉终于眼睛可以聚焦了。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糖宝而不是刚刚那对她倾城一笑的神仙。

    “宝我我好像有点醉了。好困啊……”花千骨的眼皮直打架。

    “啊骨头你不要睡啊忘忧酒要是醉过去大梦三四年我可叫不醒你!”说着使劲往花千骨身上掐了几把疼得花千骨直哼哼。

    用力甩甩头努力找回神智她还有要事没办呢不能就这样睡过去不过真的好想在他的掌心里沉睡一辈子啊!

    “他就是白子画么?我还以为和清虚道长一样是一位老爷爷。”

    “一般成仙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以后就一直是什么样子了除非本人的意愿不会再有衰老这一说。”

    “糖宝我我突然有点害怕如果他是个慈祥的老爷爷我还觉得好亲近一点他会不会不肯答应收我做徒弟啊?”

    “我也不知道。你别担心啦他若不肯我们就缠到他肯为止。”

    “呵呵那现在人来齐了我是不是应该变回去跳到下面说明来意啊?”

    “先别莽撞等他们商量到这事的时候再说吧!”

    “哦。”花千骨双脚垫住下巴完全没有听见周围的神仙们在讨论什么只是眼睛直直的望着树下的白子画一抬手一转头都紧紧的牵动着她的心。

    “以上皆依众仙家所言即可妖魔冥界与人间各处外力扭曲打开来的通道就请二十诸天尽快封印。只是这一次清虚道长竟然未到实在是让人有点不安。”玉帝捋捋胡须望着众仙似是希望有谁出来解释一下。

    如今世道混乱纷争不断没有言明原因便缺席天宴的仙人不在少数为何单单只问茅山派掌门一个?众仙皆有不解神色只有少数几个知道清虚道长是守护神器之人之一从一开始也是心神不宁。

    崂山派掌门突然开口道:“听陛下说来贫道之前派去送信的徒儿也是一直没有回山会不会是茅山出什么事了?”

    “云隐来了没有?”玉帝四下张望。

    “没有传来信说是正在川中灭妖抽不开身。”王母在一旁言道。

    “茅山派弟子一个未来么?”玉帝皱起眉头一般就算掌门再抽不开身也会派门中弟子前来的。

    糖宝踢了还在看着白子画花痴的花千骨一脚。

    “快啊!该你出场了!!”

    花千骨咕噜咕噜从树上滚了下去糖宝默念两句她在半空中变回了人形十分狼狈的摔在了白子画的桌子上。心里嘀咕着降落失败要是掉他怀里多好啊。

    众仙皆大惊失色天宴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凡人来!就是因为太普通了一点法力也没有所以竟然没有人现她的存在。

    花千骨手忙脚乱的扶住打翻的酒盏生怕一个不小心沾湿了面前这人的白衣。

    今天天上掉下来的东西还真多啊白子画无语。

    看着四脚朝天摔在自己面前桌上的面颊绯红的小孩衣衫褴褛顶个鸟窝一样的乱虽然经过某样强大法力的东西掩盖他依然能感觉到她身上那一点与众不同的颇为诡异的气息。非常非常——不、喜、欢。

    小孩的瞳孔漆黑亮好像是包容了整个星空的最明亮的水晶。此时正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着虽然写满了紧张可是在众仙诘问的注视下却丝毫没有恐惧。

    七手八脚的扶起桌上的的杯盘狼藉仿佛故意躲着自己的眼神一般半点都不敢看向自己。

    “哪儿来的野娃娃!”雷音突然大吼一声跨上前来震得糖宝都快要从树上掉下去了。糟了!骨头妈妈快说啊快说啊!

    花千骨怔怔的抬头看着他的两个脑袋这个人是仙呢?还是妖怪?

    突然一下身子整个腾空竟然被他抓住后背上的衣襟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奋力的挣扎着却像在空中游泳似的姿势滑稽可笑极了。

    “胆子太大了点吧竟然敢跑到天宴上来捣乱!”两个头的两个嘴同时吼道。

    “我……我是清虚道长让我来的!”花千骨大声喊。

    “清虚老道?”周围的人愣住了雷音也愣住了“他让你这么个毛头小子来干吗?”

    “雷音快把孩子放下听她好好说。”王母斥责道。

    雷音这才把花千骨扔到一旁的草地上花千骨揉揉摔痛的后背爬起来站直了。还是神仙好说话不像妖魔鬼怪那样难沟通。

    “事情是这样的……”花千骨把自己总爱遇鬼然后上茅山求道可是没办法上山就去异朽阁求了个天水滴后来上到山却现茅山整个被灭门气息奄奄的清虚道长让她来天宴捎个信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讲到拴天链被夺的时候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白子画眉头紧皱看来妖魔二界为了妖神出世已经协成联手了。

    “你的意思是你个毛头小子现在是茅山派掌门?”雷音一肚子火大另外一个头在仰天大笑着。

    “呃……”花千骨难为情的望向慈祥的王母“我能力有限可不可以拜托娘娘帮我召集一下茅山派门人好重整茅山派?”

    “这是自然你年纪小小一个人跋山涉水来天宴送信劳苦功高清虚道长为护神器而舍身实在是让人悲痛。我们一定会夺回拴天链不会让他和门下众弟子白死的。至于其他后事你不必担忧我们自会料理妥当。”

    “谢谢娘娘!”花千骨没想到那么容易连忙又转身跑道崂山派掌门面前嗫嚅道:“这位道长我上山途中碰到你的徒儿林随意的魂魄他也请我带个信给你他是被春秋不败打散了灵体你让他带的东西也被抢走了他说请你原谅后悔平时没有好好学艺。他的魂魄被困在茅山上了尸骨葬在快要上大茅峰的那条路旁。请你什么时候把他收殓回崂山。”

    面前白苍苍的老人眼睛里隐有泪光闪烁轻叹一声。他道是林随意像平常一样贪玩可能又误了回山但是今天一来看到清虚老道也没来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谢谢这位小施主。”

    “这个春秋不败简直是完全不把我们仙界之人放在眼里!抢拴天链的事他肯定也有份参与陛下请下仙缉令!”王屋山掌门面如铁青。

    玉帝点点头却听太上老君道:“我觉得现在最大的危险是流火绯瞳杀阡陌那人妖法如此高强几度出入九霄殿盗取仙药竟如入无人之境。鹿野几度大战都围困不了他把所有天兵天将都当猴耍。再说他又是群魔之若能先将其斩杀妖魔实力定会大减。”

    “恩所言有理剩下的诸位持有神器的仙家们一定要倍加小心万不可再出现茅山这样的惨事了。这宴会我看也没心情再开下去如果没什么事了这次天宴就到此为止大家回去各为清虚道长上柱香各司其职去吧。尊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玉帝望向白子画眼里全是沉重的托付。

    白子画心神领会:“没有了。”

    “那好大家都散了吧。”

    众仙心下黯然都明白茅山屠门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为了妖神出世而争抢上古神器的一轮轮厮杀紧接着会不断上演。如今不断强大各自实力才是正道。

    王母赏赐了花千骨一些神物安慰她先回去茅山然后有什么事会派人来通知她。

    瑶池边上众仙都匆匆散了去。也算是趁兴而来败兴而归。

    花千骨有些不自然的走到白子画面前完全没有了刚刚面对众仙陈述时的口若悬河还有面对各方关于异朽阁等诘问下的镇定自若。

    “白白……”叫什么呢?白老前辈?白师傅?白神仙?(呕……)

    “清虚道长说这个很重要让我交给你还……还有可不可以请你收我为徒!”

    啊她终于说出来啦!花千骨把那个传音螺高高捧到白子画面前然后拜下身去。

    白子画皱起眉头更显得仙姿秀逸孤冷出尘。可是那眉梢眼角浮动的却是一抹若隐若现久历血雨腥风的淡然和冷厉和之前看着身为小虫的她的眼神还有笑意完全不同。

    “我从不收徒弟。”简单的几个字接过传音螺转身拂袖而去。

    “白白……”花千骨在后面一路小跑的跟着他。糖宝也连忙从树上驾着叶子小船飞到花千骨肩头停稳了。

    “求求你了我无处可去清虚道长说我或许可以拜在你的门下。”

    “清虚道长?”白子画停下步子花千骨指指那个传音螺。

    白子画手放在螺旋顶端处没有放开先是洛河东的狮子吼从指尖里传了进来然后又听到清虚道长的临终遗言还有拴天链的秘密等等以及最后再三拜托自己收面前这个高才及他腰的小孩为徒。

    “洛河东清虚道长然后又是我还真会一个推一个啊。”白子画无奈。左右打量了一下花千骨生这种命格偏偏还是个女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

    “花千骨!”花千骨惊喜的咧嘴对他笑露出白白的小牙。

    “连名字都那么煞气……”

    “算命先生说要以煞制煞爹爹也曾妄图找人给我改名和改命格可都是死伤惨重之后便没办法了。所以我才想要拜师学艺我再也不想连累身边的人了!”

    白子画沉默了片刻终于道:“以后我就叫你小骨了。”

    说着转身继续往前走衣袂飘飘说不出的风流恣肆。

    花千骨愣在原地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糖宝使劲掐她。她才狂喜的飞快跟了上去。

    “谢谢师傅!!!”

    “我没说收你为徒。”白子画看也不看她。

    “那……”

    “你可以跟我回长留山作为一名普通的弟子至于拜师要按规矩来。一年之内你若能学有所成仙剑大会上表现出色让我满意的话可能我会考虑一下。”

    “一年?”师傅大人是在考验她么?

    “好!一言为定!我一定会做到最好的!”花千骨踌躇满志的誓她一定要做白子画的徒弟!!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