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一:万福血冷沉野殍 临危受命上华巅 2.萝卜排队

    在路上颠簸了两个多月了好不容易来到茅山脚下歇息了一晚便向山上进。无奈怎么走都上不了主峰大茅峰。明明就在眼前了可是上上下下的又回到原地。

    莫非又遇上鬼打墙了?她本就是个路痴不管指路的人跟她说的有多详细就算把地图画给她她也还是总会迷路。再加上晚上不能赶夜路白天又老遇鬼打墙所以走了那么久才到茅山。

    可是在山上绕来绕去好些天了从二茅峰到三茅峰从这个顶到那个洞明明顶峰就在跟前了她就是上不去。

    花千骨举目远眺崇山峻岭之间皆是一片苍翠之色渺无人烟。高高耸立的茅山之巅似绿色苍龙之漂浮在茫茫云海间。

    唉神仙啊你们到底都藏在哪里啊?花千骨抬起头望望刚刚还阳光明媚却突然变阴暗的天空伸出手去现竟下起蒙蒙细雨来。周围除了树还是树突然又有些分不清哪边是北了。

    花千骨穿着改小了的父亲的青色袍子头高束装扮成男孩的样子还戴着斗笠左手提着包袱右手杵着树枝临时砍成的拐杖身上披得依然是她那件形影不离的狗皮大衣。腰间还别了一把破旧的镰刀。

    雨逐渐大了起来地上的泥浆裹在脚上走得更加艰难了。不行好累花千骨就地坐在一棵大树下避雨休息。她一般白天赶路晚上尽量找寺庙、农家或者旅店的马棚落脚。要是碰到荒郊野地也只好找些破庙或者爬到树上睡觉。

    虽然好几次见鬼还有鬼压床但还好有佛珠还有在庙里求的符什么的守护都没有出什么事。而且她知道父亲的魂灵也一定在默默守护着她。只是最近遇上的鬼魅越来越厉害了果然是自己那小山村所比不上的。幸好茅山是灵气之地她虽然在这转悠好几天了不过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掏出馒头大口的吃着从来都只听众人口中传说什么茅山道士捉鬼降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又真的如传说中的这么厉害。自己身上没多少银子交不起多少学费不知道那些道士们会不会收一个女娃儿做徒弟呢?

    雨慢慢收住了花千骨继续往前走。刚下过雨林子里有一阵绿叶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天开始放晴路边花朵上的露珠一颗颗都亮晶晶的。花千骨心旷神怡的停下来蹲下身子睁大眼睛看着努力回忆着这种花的名字。她从小爱花成痴无奈过手的花儿都瞬间凋残化作飞灰。所以她只能看不能碰郁闷得不得了。

    每次看到花朵心里总是软软的多想用手戳戳那白色的瓣儿嘟起嘴巴在花蕊上亲几口啊!低下头去用鼻子嗅了嗅只觉得自己唇齿之间都是花朵的清香心情一阵大好。

    猛的站起身来却不防下雨地滑不小心从路边的斜坡上摔了下去。反射性的伸手抓住地上的植物锋利的锯齿形草边在手上划开了一道道口子鲜血滴进土里四周的一大片花地瞬间全部焦黑。花千骨看着自己做的坏事一阵心堵。

    下面虽不是很高跌进灌木丛里肯定还是要弄一身伤的。她努力攀着枝枝草草往上爬。脚下一滑本就松软的泥土全部塌了下去花千骨手忙脚乱的刚好踩到似乎是从斜坡上突出来一个什么东西。然后用力一蹬爬了上去。

    拍拍身上的泥回过头去一看自己踩的那个哪儿是石头分明是一块白森森的大腿胫骨。还有部分的骨头随着塌下的泥土散落到灌木丛里去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花千骨心里凉嗖嗖的这尸骨或许是谁在这荒山野岭中被贼人所加害随意扔弃然后被野兽吃掉的吧。虽然有点胆寒但还是慢慢的顺着斜坡滑下把尸骨一点点的搜集笼来用一件衣物包住。然后挖了个不深不浅的坑给埋了再砍了跟木头插在坟上。

    “你叫什么名字呢?就写做无名氏好了。呃……我能力有限也没有薄棺只能勉强合衣葬你好歹有个墓穴你也不用做孤魂野鬼。你在天有灵不要怪罪晚辈今天踩到你尸骨之上我是不小心的。咯这个馒头孝敬给你吃你吃饱了就早点去投胎吧……”

    花千骨用小刀歪歪扭扭在木头上刻了几个字然后拜了拜转身继续找上山的路。

    只是一直到天快要黑了依然没有找到她只好又回到前两天休息的那个洞里。烧一堆火啃着硬邦邦的干粮。心里不免一阵灰心气磊这山上真的有道士和神仙什么的么?为什么自己都找不到呢!连峰也上不去!唉……

    用树枝灌木什么的堵住洞口夜里仍然还是睡得不踏实。一有点风吹草动的又惊醒了。一直到后半夜困得实在不行了。迷迷糊糊中见有人进来站在自己床边却是个道士打扮的高冠少年。

    “啊终于找见了!请道长收我为徒!”花千骨连忙跪到地上。

    少年摇头:“快快起来我今天来是特意向你致谢的。若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要在这山上飘荡多久。”

    花千骨脸色煞白的反应过来:“你……你是白天的那个那个……”

    少年微笑点头:“你不要害怕我是来谢你的另外还想拜托你帮我个忙。”

    “帮帮什么忙?”

    “我想让你给我师傅浮屠道长带句话。”

    “他是茅山上的道士么?”

    “不是我不是茅山弟子是崂山派门下。我叫林随意本来一个月前师傅让我来给茅山清虚道长送个东西可是中途被大魔头春秋不败截住不但抢走了东西还用法力毁了我的灵体。我希望你如果能见到清虚道长的话把这件事告诉给他请他转告我师傅他老人家现在一定还着急的等我回去呢!”

    “哦哦……”花千骨连连点头“可可是我要怎么才见得到清虚道长?我来这已经好多天了找不到上山的路。”

    “你是来茅山拜师的么?”

    “是的。”

    “你一个女孩家也想斩妖除魔么?我没听说过茅山还收女弟子。”

    “我也不是想要斩妖除魔啦只要那些东西离我远点别来缠着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你的气味的确很奇怪只是我法力尚浅还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可以跟我说上山的路怎么走么?”

    “的确很麻烦你身上一点法力都没有开不了密径。而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各个门派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茅山黄光照顶守备森严到处都是符咒所以我在这周边游荡了快一个月了都半点不能靠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我猜师傅让我带的东西可能有关可是他什么都没跟我说。我现在也没办法帮你上山。”

    “就没有人从山上下来么?”

    “一般情况下会有的可就我最近一个也没看见。不知道九霄万福宫生了什么可能道长们都盾地飞身腾云御剑直接从山上走的。”

    “那我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崂山吧直接跟我师傅说也可以求求他让他收你为徒他心很软的爱吃臭豆腐你只要不停求他再拿酒和臭豆腐贿赂他不怕他不答应。”

    “哇你好强啊!”

    “呵呵我爱偷懒总挨罚每次都这样蒙混过关所以也没学到多少东西。早知道自己多用功一些或许也不用在春秋不败手下死得那么惨……”

    “你你别伤心啊我会尽力帮你的。可是我还是比较想上茅山这是我爹临死前嘱咐我的。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么?”

    “有吧听说在离这不远的瑶歌城里有个叫异朽阁的地方。相传每一任的异朽君都精通秘术只要你能够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可以知道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你去找异朽君他一定知道怎样上山的。你在这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也不是办法。”

    “真的么?那好我明天就下山去找他。”

    “好那就拜托你了……”

    “恩你放心的去吧……”花千骨一面抹汗一边跟他挥手。

    少年转瞬不见花千骨深呼一口气倒了下去继续蒙头大睡。

    两天之后花千骨站在瑶歌城中心的主大街上目瞪口呆的望着“之”字型的队伍排满了整条长街。什么样的人都有上到达官显贵下到乞丐走卒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篮子萝卜。

    花千骨无语加好奇的拉住一个歪嘴大叔询问异朽阁怎么走歪嘴大叔斜眼瞅着她。

    “一看你就是来找异朽君解决问题的吧?你顺着这个队伍一直走到前面再拐个弯队伍尽头的那个楼阁便是了。”

    花千骨下巴差点没掉下来:“这么多人都是来向异朽君问问题的么?”

    “那是当然这世上多少人会遇到麻烦需要帮助啊!你以为只你一个?”

    “那为什么每个人都拿一篮萝卜啊?”

    “异朽君你以为是谁相见都能见的么?那岂不是要忙死。不光问他问题需要付出代价见他一面也需要付出代价。而这篮萝卜就是啦!我跟你说啊!这个每次要见他需要的东西都不一样上次是大白菜最近这异朽君迷上了吃萝卜结果这附近方圆百里的萝卜几乎都快卖脱销了!可是能让异朽君满意的萝卜寥寥无几见着他的人就更少啦!那些有钱人大老远的从各地带着最好的萝卜特意赶来没见着又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

    “就没人绑了他或者潜进去见他么?”

    “你这傻孩子你以为这异朽阁是这么好闯的啊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也只能乖乖的带着萝卜站在这排队!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反正全天下不管各门各派所有的人似乎都很忌惮异朽阁。”

    “哦那我现在得去找萝卜然后来排队是吧?”花千骨一转头现他们身后已经排了很多人了队伍移动倒也挺快的。

    “对可是这附近的好萝卜基本上都卖光了。百姓家里自己种的应该也被收购完了。你去城里最大的专门卖水果蔬菜的怡和堂去看看应该还有卖的不过剩下的应该都不会很好而且价格很贵你买了也是白买。”

    “这样啊这附近哪座山上有野生的萝卜么?”

    “你要自己挖啊?你年纪这么小可别老往山上跑这附近山上野兽挺多的。”

    “没事我三根骨头二两肉老虎见了还不一定吃我呢!”

    “你往城西走那边的山上或许有。”

    “哦好谢谢大叔啊。”花千骨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忍不住问道“大叔你又是想问异朽君什么问题呢?”

    “我?我就是想问问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家唯一的一头牛给偷走了!被我知道了我要他好看!!”

    呃花千骨抹抹汗水干巴巴的笑了两声然后转身离开貌似这个应该去找官老爷吧?这个异朽君还真是可怜每天这样忙得过来嘛。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真是一点不错啊!

    在西山东转西转总算找到了几棵萝卜花千骨小心翼翼的挖出来因为是野生的所以个头小点但是白白嫩嫩的随便在裤子上擦了两下泥土放进嘴里又脆又甜的。最可笑的是她还挖出了一小株人参。咬了一口以为是萝卜呸呸呸一点也不好吃随手便扔了。

    在小溪里洗了洗没篮子便用衣服包了起来又跑去排队这时候天色已晚几乎没几个人了。

    花千骨看到坐在门口的一名绿衣女子一个个检查翻着众人筐里的萝卜。然后又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不合格下次再来。

    轮到花千骨时紧张得她满手心都是汗。小心的拎住衣角兜着萝卜给那人看。

    那女子倒是没看萝卜盯着花千骨打量良久然后低声对身旁的红衣女子说了什么那女子匆忙的跑进去了。

    “这萝卜可以么?”花千骨怯怯的问这绿衣女子五大三粗的比一般男人还长的高一双大脚快要有她两个那么长。长得倒也不丑就是样子有点凶。

    “怎么这么小?这是萝卜呢还是蒜头?”

    花千骨连忙辩解:“可是很甜啊!”

    绿衣女子拿了一个尝了一口:“你自己挖的?”

    “对啊就在西边那座山上。”

    “你也真厉害跑到乱葬岗上去挖萝卜不过这死人血肉滋养长起来的萝卜味道的确挺不错你进去吧!”

    啊?花千骨吓得差点没把萝卜全掉地上。突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浑浑噩噩不计较身后一串想杀她的目光的往前走着。她本以为这样一个充满神秘的异朽阁应该生得破破烂烂在某个山林湖畔桃源深处高高耸立着。

    没想到不但在闹市正中而且修得如此富丽堂皇。屏风庭院山石长廊处处幽美雅致雕花的栏杆盛艳的荷塘花千骨从来没到过这么好看的地方不由得慢下了步子不停的四处张望。前面带路的女子面色匆匆也没留意她是否跟上。等花千骨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迷路了。

    完了怎么那么大自己转到哪里了?花千骨在九曲回廊上忐忑不安的到处找刚刚给自己带路的那个人。现这么大一个宅子里竟然一副一个人都没有的样子。所有房间里都漆黑一片。

    她开始害怕起来。绕啊绕绕到一个歪歪扭扭的像塔一样的阁楼面前现只有二楼的门是半掩着的里面有微弱的光。

    “有人么?有人在么?”她大声喊着可是半点回音都没有。

    慢慢向那个阁楼走了过去突然整个身子向被闪电击中一般一阵麻痹差点就站不稳。低下头看见四周地上荧光闪闪竟然是一副巨大的五行八卦的图样。而自己似乎不小心刚好踏了进去。一只脚在外面一只脚在里面的迟疑了片刻现身体接下来并没有什么不适。继续往里面走去。

    莫非异朽君他就在楼上?

    硬着头皮到了阁前她小心的开始上楼梯年久失修的阁楼每走一步都出咯吱咯吱好像马上要塌掉的声音花千骨心怦怦直跳。

    终于到了那扇门的前面。花千骨咳嗽一声小声问道:“有人在么?”

    依旧没人回答。狠下心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出了比见鬼还要可怕的一声划破夜空的刺耳尖叫。

    她现房间里到处是用红色丝线悬挂着的人的舌头。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