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75章 曲终不见

    江小司见阿音久久未归,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似乎是脱骨香那边出了什么事,她后悔没把珠子带在身上。不过如今已经变成人的自己,就算带着珠子恐怕也无法感应到江流。

    已经是早晨七点,天却依然很黑,外面开始下起暴雨,电闪雷鸣,雨里带着浓重的腥气。整个桃源市,都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

    江小司叫自己不要多心,可是江流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她更焦躁了。

    这时,沈漠的电话响了。沈漠依然睡得很沉,江小司恨不得自己去接,终于还是忍住了。

    好半天,沈漠才醒过来,电话里是沈蔻丹惊慌失措的声音。

    “三叔!上次塔墓里梅辛想要控制的那只叫蔡问的僵尸破土而出了,还吸了万人血,练成了血煞术,来找江流报仇,叔你快来……”

    话没说完,电话里传来一声重击,沈蔻丹那边就没了声音。

    “蔻丹!”沈漠所有睡意被驱散,惊得一立而起。江小司也瞪大眼睛,焦急的望着他。

    电话似乎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是江流的声音。

    “是我,沈漠,别担心。蔻丹她没事,她要帮忙无异螳臂当车,所以暂时让她晕一下子。蔡问和我有血海深仇,这是我们俩的事,你不用多管,你和小司的事阿音已经全跟我说了,她路上遇到蔡问受了点伤,不过侥幸逃脱,现在昏迷中没有大碍。这次,我若回不来,帮我照顾好小司……”

    电话猛的被切断,沈漠来不急说上一句话。什么叫阿音给他说了,让他照顾江小司?江流既然已经知道江小司已经喝了散心水,自己没办法看见她,怎么能再豁出去以命相搏,而把江小司交给他照顾?简直就是疯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腥气浓重得就是普通人也能闻得到,各路小鬼估计全都躲了起来,练成血煞术的千年僵尸,够把桃源市血洗个几遍了,不用说就是当初梅辛布下的局。沈漠拎起装法器的檀木箱子,想了想,又把封印梅辛的七重长明塔也放了进去。如果真的合他和江流二人之力也没办法解决那个蔡问的话,就只有梅辛能破除血煞术了。

    早上八点,天才蒙蒙有了亮光,整个桃源市仿佛一座死城,所有的人都还在沉睡,街上没有一个行人一辆车。乌云仿佛被血染过一般成了绛红色,低得似乎伸手就能摸到。

    江流怕伤及无辜,只能把蔡问尽量往郊外引,一直到了漫月谷。往常风景如画的地方,估计要成一片血海。

    沈漠赶到的时候,江流和蔡问正战得日月无光。湖水从中间被大力分开,仿佛地陷。江流不时引天雷攻击蔡问,到处都是石碎山崩的剧烈爆炸声,景象壮观而又惨烈。

    他们速度太快,光论身手的话,沈漠根本无法插手帮忙。两个又都是僵尸,他若冒然施法,江流必然也遭重创。

    忽见江流从空中摔了下来,蔡问张狂笑着,穷追猛打。

    “江流!我今天必报当年那一刀之仇!杀你了!再杀赵病的孽种!”

    沈漠挡在江流身前,法术还击,青光暴涨,将蔡问弹了开去。

    “原来是你!当年塔墓,就是你想要毁我尸身!不过貌似那个妄图控制我的梅辛好像也是被你捉去,说来还要谢你。功过相抵,现在马上离开,我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沈漠面无表情,掏出枪连开几发。银弹头陷进蔡问肉里,却全都被挤了出来,毫不管用。符咒还未接近蔡问,也在空中燃烧成灰。弯刀旋出,亦被对方轻易躲过。

    蔡问冷笑:“不知好歹。”

    鲜红枯骨般的手爪抓来,却被江流挂着银币的银链缠绕住。蔡问怒吼,再次飞到空中,与江流缠打到一起,浑身愈发血红。

    看到江流不断受伤,却只进不退,完全是不要命想要玉石俱焚的打法。沈漠知道凭他们二人之力,根本无法破解血煞术杀死蔡问,而且时间拖得越久越是不利。

    江小司在一旁急得直掉眼泪,她没敢撕下隐身符,怕江流看到她分心。可是再这样下去,江流肯定撑不住。

    沈漠犹豫片刻,终于打开檀木香,取出七重塔,解开了梅辛的封印。

    梅辛从塔中飞出,好半天才恢复神智,发现自己依然在沈漠手心的结界里。

    “沈漠?好久不见……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就知道蔡问出世,你就一定会放我出来。你当初没有杀我,算是此生最英明的决定,因为血煞术除了我没人能够破解。我正等着这场好戏上演呢,却没想到居然会等了整整七百年,这塔果然神奇。”

    塔里除了时间与外面不一样,还有安神净化作用,可以消除鬼的戾气。沈漠就是想用这个方式,用时间抹平梅辛心里的仇恨。

    那些日子里,梅辛经历了焦躁、愤怒、不安等各种情绪,在一无所有的世界里,除了时间的流逝,什么也感受不到。像被流水不断的冲刷,别说仇恨,就是人的记忆也会被洗得泛白,越来越薄。最后整个人,都成为一团混沌。

    如今再次出来,梅辛努力呼吸空气,感受风感受雨,这才发现,原来自由才是一切。

    “梅辛,怎么杀死那只僵尸,告诉我!”

    看着江流伤势越来越重,沈漠心急如焚。

    梅辛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漠,且不说我们俩之间的血海深仇,你把我关在塔内七百年,现在居然要我帮你救人?难道不觉得可笑么?你以为我会答应?”

    “你针对的是我,不要牵扯其他人,我知道那只僵尸只是你游戏的傀儡,你也不想看他一人独大,告诉我方法,我就放你出塔!你想继续跟我斗下去我也奉陪到底!”

    “沈漠,我现在只是一缕孤魂,什么法力都没了。你当然尽可以把我放了,然后再把我捉回去。”

    “你想怎样?”

    “我要你也进这塔中,被关个百年千年,以解我心头之恨。”

    “好。”沈漠没有犹豫的点头,反正江小司已不在他身边,他再没有别的挂念。

    梅辛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一向一言九鼎,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人似乎是你的情敌吧?你这么急着救他做什么?”

    沈漠默然无语,自己看不见江小司,江流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绝对不能出事。他知道江流也一直爱着江小司,如今江小司喝下散心水,从今往后他们两人总算可以在一起幸福生活。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因为他是江小司的爸爸。梅辛,我以前不懂你为什么会为了余桐一个小小的妖怪,变成那个样子,现在我明白了。”

    梅辛一愣,表情颇有些诡异,像是回忆起什么事般呆了几秒,然后又笑了起来:“没想到沈漠你还真的爱上那只小僵尸了,有意思。比起看你们都被那只不听话的僵尸杀掉,我倒更想看你被关在塔里,不生不死的样子,那就把破解的方法给你说吧。”

    江流左手被蔡问硬生生扭断,挂在肩上,好半天不能复原。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可是沈漠却竟然还在原地,没有离开。

    他强撑一口气,传音给沈漠:“不要管我,赶快带小司走,不要被蔡问发现!”沈漠既然在这,江小司必定也用了隐身符藏匿在不远处,若是被蔡问看见那张跟柳枝和赵病相似的脸,必定不肯放过,到时再想走就走不了了。趁着他现在还能拖上片刻,必须赶快离开。

    沈漠听江流这么一说,顿时一阵寒意爬上心头。

    带江小司走?江小司还在他身边?这意味着她根本就没喝散心水,她竟然和阿音联合起来骗了自己。

    别慌,没事的,蔡问看不见她,散心水的事以后再说……

    沈漠强压抑住恐慌的情绪,把破解血煞术之法传音给江流。

    江流点头,孤注一掷,不顾自身反噬之痛,大声念起咒语,银币锁链狠狠绞住蔡问的脖子,压着他猛沉到湖底。

    “老爸!”

    江小司心急如焚,只见整个漫月湖的湖水都开始沸腾起来,汩汩的鲜血不断上涌,竟将整个湖都染成了红色。雨越下越大,天仿佛被捅开了个窟窿。

    大约一盏茶时间,大地剧烈摇晃起来犹如地震了一般。一阵巨大的爆炸,血红的巨浪居然翻涌到十几米高。

    江流被一个浪头抛出,重重摔在岸上,浑身都是血污。

    “老爸!”江小司再顾不得其他,撕下隐身符,就往他身边跑去。

    “老爸,你没事吧?”江小司抱着他吓得大哭起来。

    “我没事……”江流努力露出笑容,“我是僵尸啊,没那么容易死的!”

    “小心!”沈漠大喝,见蔡问从湖中冲天而起。浑身从血红色变成了青绿色,知道他血煞术已破。

    蔡问勃然大怒的向江流攻去想要致他于死地,却被沈漠拦了下来,打得难解难分。

    沈漠一身黑衣在大雨中湿透,长发贴着脸颊,杀气萦绕如同修罗,手中弯刀变化成长剑,寒气渗人。蔡问身上每被他刺伤一处,都不断有鲜血流出,仿佛怎么都流不完一样。到最后鲜红色变成了黑色。

    蔡问全力一击,往沈漠胸膛上打去,沈漠口吐鲜血,竟也不退让,径直一剑往蔡问眉心穿通。

    二人同时像后飞去,蔡问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复活,竟然不是败在江流手里,而是死在一个臭道士手中。

    摸出怀里江流当年杀他的那把匕首,用尽全部最后的法力,朝沈漠掷去。那匕首S型的以诡异曲线划过空中,而沈漠刚身中一掌,根本避让不及。

    “小司——”

    沈漠耳边突然传来江流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吓得他呼吸几乎都要停止。就看见匕首在离自己不到一米处突然消失,然后凭空喷出的血水连同雨水撒了他一脸。此时他被击飞的身子才重重落在地上。

    而不远处的蔡问,已被江流大怒之下用银币从正中央劈成了两半,逐渐化为一滩血水,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

    “小司……”江流一阵晕眩,冲着沈漠的方向单腿跪了下去,一手捂住心口,一手努力支撑住身子,泪水一滴滴掉在地上。

    沈漠依旧处于痴傻状态,除了地上不断流淌出的血,他什么也看不见,除了天地间倾覆而下的雨声,他什么也听不见。

    那把被江小司挡住的匕首从她后背穿入,因为力量太强,依然在腹中驰骋,她憋住一口气,减缓那股力道。终于力量用尽,匕首穿透而出,那一瞬间,江小司伸出手及时的抓住了它,刀尖就停在离沈漠的胸口前一寸。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江小司扔掉匕首,低头看自己腹部被穿通的洞,鲜血流个不停,不同于做僵尸时更千百倍的痛。

    看来这回是真的活不成了,她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让老爸和沈漠难受……

    不过或许这样,不需要散心水,沈漠也可以解脱了吧。

    江小司重重摔倒在地,看见沈漠捡起匕首又很快扔掉,看见一向冷漠的他,此刻满脸呆滞的跪在地上,满身都是雨水、泥水、血水……他伸着手,到处摸,到处找。他的手穿透自己的身体而过,可是依然没有察觉,还在继续找、继续找……

    “江小司……”沈漠看着周围的鲜血越来越多,雨水几乎要冲刷成一条小河。

    “你在哪?在哪里……”泪水再也忍不住,终于如雨般掉落下来,沈漠一遍遍肝肠寸断的喊着她的名字,到处找她,听得江小司的心几乎也要碎掉了。

    “沈漠,我在这……”江小司浑身颤抖,她好想死在他怀里,至少能死在他怀里也好啊……

    用最后的力气脱下指上的银戒,她探出手去,哭着说对不起,她明明答应他,要永远陪着他,哪怕永远做一个影子的。

    沈漠终于看到了江小司的那枚银戒,漂浮在空中微微颤抖着。他屏住呼吸,慢慢伸出手去,却未待他握住,那枚戒指已掉在了泥水里。

    江流眼睁睁看着江小司的手重重落下,闭上了眼睛。

    “小司——”

    两人的呼喊声同时响起。江流木讷的站在原地,他又一次只能亲眼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人死在面前,可是至少柳枝还能在赵病怀里闭上眼睛,江小司和沈漠却到死都没能触碰彼此……

    沈蔻丹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惨烈的场景。

    江小司的尸体业已冰冷,在大雨中不断被淋刷着。江流失了魂魄一般远远站着,沈漠则疯了一般,一遍遍在血水中爬着找着,愤怒的嘶喊,满身泥泞。

    她来晚了……

    沈蔻丹蹲下身子,哭了起来。

    雨不知道下了多久终于停了,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却没有洗净,那充斥天地的脱骨香的浓郁香味更是让沈漠想要呕吐。

    再多的一切都是徒劳,只有满手江小司的鲜血。沈漠慢慢安静下来,目光空洞而呆滞。他想让江小司离开,就是因为自己保护不了她,怕这样的事发生,可是,还是发生了。江小司为了救他……

    傻瓜,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听他的话呢?

    他无力的牵动嘴角。

    梅辛望着他,此刻却没有再笑。他知道亲眼看着爱的人死在面前却无能为力是什么滋味,可是他无法体会爱人死在面前却看不见无法触碰是什么感觉。

    “沈漠,我已经完成了我的诺言,你呢?”

    沈漠此刻已万念俱灰,没有说话,淡淡化作一缕轻烟,往七重塔里飘去。

    “叔!不要!”沈蔻丹反应过来,梅辛已携塔消失无踪。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