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74章 破碎

    “哎,别动。”燕蓝突然倾身过来靠近他,淡淡的花香迎面扑来,因为弯腰的关系,诱人的乳沟若隐若现。沈漠别开脸去,任由她从自己头上拔了一根发。

    “发现一根白头发呢!”

    “是么?”沈漠看着她手中那根银丝嘴角微微上扬像是苦笑了一下,“快四十的人了,都老了,也该长白头发了。”

    “胡说,才三十八,还没到四十呢,再说男人四十正当壮年啊。”燕蓝心想,她都快三十了,女人三十才急呢,她追了他整整两年,他要是再不给回应,她真的等不起了。不过还好,从两年前的拒绝,到一年前慢慢出来喝喝茶,再到现在偶尔也会陪她逛逛街看看电影,进步已经非常大了。

    不过自己都已经倒追到这个地步,这个男人也太慢热了吧,难道做考古的都是老古董?

    “虽然说白头发不能拔,拔一根长十根,但还是拔了好看,怪刺眼的。人都会老,不过心态要年轻嘛,你不要总闷在家里,也多出来走动走动,周末我们去打高尔夫吧?”

    “我不会。”

    “打网球?”

    “我也不会。”

    “爬山你总会了吧?不许再拒绝我!”

    “好。”沈漠点头,“那周末再见吧,我有事先回去了。”

    “你总是那么多事要忙啊?我也教书为什么这么闲?难道是我太不认真负责了?”燕蓝撑着下巴想。

    见沈漠又不说话了,只得站起身来:“好吧好吧,每次见面你都急着要走。”

    燕蓝迈步跟上沈漠,试探性的轻轻挽住他的手。见沈漠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有拒绝,开心的低头偷偷笑了起来。

    燕蓝是个话多、爱好也多的人,博学多才,而且对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沈漠和她在一起,既不会冷场,也不会觉得很吵,谈话也绝不枯燥无聊。燕蓝有时候很娴静,有时候很活泼,最重要的是有善良乐观的天性。她霸道起来有些像鱼水心,撒娇起来又有些像江小司,总是让人无法拒绝。

    沈漠和她并肩走在热闹的街头,因为太过登对,回头率百分之分。

    “沈漠,你在看什么?”

    燕蓝见沈漠突然停了下来。

    沈漠不说话,走到路边卖糖炒栗子的店里买了一包带走。江小司很喜欢吃这家的,每次路过都吵着要,不过现在想吃估计也不方便现身买。

    “你喜欢吃栗子啊?”

    沈漠慢慢转身看着后面,他不知道江小司现在是抱着怎样寥落的心情跟在他身后的。

    从她喝下脱骨香,跟在他身边整整七年了,而他再也没能见过她一面。

    是该狠心做决断了……

    “沈漠?”燕蓝想要牵他的手,被他轻轻躲了过去。

    燕蓝也丝毫不在意,毕竟今天他们的关系已经迈出一大步,她相信胜利就在不远处。

    “沈漠,你又没结婚,干吗一直戴着这个戒指啊?”燕蓝好奇的指着他左手无名指问。虽然不说,她心里还是挺在意的。猜想应该是他和以前女朋友的,能让沈漠这样的人念念不忘的,应该是怎样的女人呢?

    “我要坐地铁回去,先送你打车吧?”

    沈漠将她送上车,却一步步走回T大。到了学校,他坐在湖边路灯下的长椅上休息。燕蓝不在,估计江小司应该取下了隐身符。

    栗子已经冷了,沈漠打开纸袋放在椅子正中央,吃一颗剥一颗放在外层塑料袋。栗子减少的速度出奇的快,他剥好的,也总是很快消失。

    “壳丢在垃圾桶里,不要扔地上。”沈漠淡淡的说,可是地上却越扔越多。

    沈漠收了纸袋:“不听话就不许吃了。”

    然后看着地上的壳被一点点捡起,扔进旁边垃圾桶里。

    沈漠抬头看了看天上,没有星星,只有一轮孤月。

    “江小司……”

    四下安静没有回应,沈漠慢慢闭上眼睛。

    “你已经二十三岁了,我也快四十了,很快就会老的。你打算就这样跟着我一辈子么?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呢?”

    转头望着旁边的位置,声音带着淡淡的疲倦。

    “忘记我吧,你只要不再喜欢我,就可以不用被脱骨香束缚,跟在我身边了。我看不看得见,这对你的人生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只要离开我,你就可以完完整整的做回普通人,正常的恋爱、长大不好么?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么?”

    像在哄小孩吃饭一样,沈漠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些。

    “若实在忘不了,我们喝散心水好不好?”

    旁边的地上,突然出现一滴滴的水渍,像冬日里打落的小雨,带着让沈漠冷到骨头都痛了的寒气。

    沈漠看着自己手上的银戒,轻轻摘了下来,放进衣兜里。

    “这个,我不会再戴了。喝不喝散心水,由你自己选择,我不会再强迫你也强迫不了你。但是你要知道,你还年轻,好不容易变成人,不能什么都不做,在我身边做一辈子的影子。”

    隔了很久,短信响了起来。

    ——沈漠你是不是怕自己老了,有一天脸上全都是皱纹了,我看到会笑你啊?放心吧!我很尊老爱幼的!你要是想要跟燕蓝谈恋爱就谈吧,我又不会阻止你,你有你的生活,有选择的权力。大不了我都不说话,只远远的跟着好么?你想结婚也好想干什么都好,就当有只爱偷窥的鬼魂每天缠着你?

    沈漠心酸的握紧手机,他宁愿看她哭听她闹,也不要她这样的委曲求全和强颜欢笑。

    再说不出任何狠心的话语,沈漠站起身来。

    “回去吧。”

    江小司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很想把手放进他的口袋里,很想被他气势汹汹公文包一样的夹在腋下。可是沈漠,再不是当初冷厉严肃的沈漠,他的背影看上去那样疲惫,这七年似乎不止老了十岁。虽然容貌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是精神状态完全不同了。他每天都在为自己担心,为自己心力交瘁。她就像依附而生的藤蔓,纠缠太紧已经让他无法自由呼吸了……么?

    一大早沈漠坐在桌前吃早餐,像往常一样,看着对方餐盘里的食物一点点消失。虽然是两个人的早餐却相当于一个人的,那种压抑的静默常常让他有置身海底的错觉。

    但哪怕就是这样安静的、甚至让人无法察觉的陪伴,依旧让他感到幸福。就是因为不舍,所以自私的宁肯哪怕把她当做自己的影子也不想让她离开。

    可是她一天天长大,自己一天天老去。他不想,某一天她突然惊觉,自己竟然把所有青春都浪费在一个,甚至连陪她说话都不能的老人身上而后悔。

    一生一世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亲。

    正是因为她是为了他才变成人,由原本的不死变成只有短短一生,他才更要负起责任,不能让她这样虚度。江小司现在其实根本没有自己的生活,而是一直在跟随着他的步调。这样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就仅仅为了爱情么?

    他曾考虑过让江流把江小司重新变成僵尸,可是江流说风险太大,成功与否不敢说,还可能有更可怕的副作用。经历过一次脱骨香,沈漠已经不敢让江小司再冒险了。可如果她愿意喝下散心水忘记他,回到江流身边重新开始生活,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沈漠收拾好东西,燕蓝打电话来,说已经开着车在学校门口等他。

    江小司默默跟着他出去,趁沈漠打开后面车门坐了上去。

    “干吗坐后面啊,坐前面来我们好聊天。”燕蓝喊到,沈漠点头,他其实也只是做幌子给江小司开车门。

    “沈漠,你还从来没邀请我到你家去过呢?下回可不可以上去坐坐?”

    “不太方便。”沈漠淡淡回答。

    “为什么不方便,难道你金屋藏娇?”

    “差不多。”

    “真难得你还会开玩笑,跟你说咯,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每次和你在一块,我总感觉有其他人在一边看着我?心里毛毛的。”

    沈漠点头:“可能是鬼吧?”

    “什么!”燕蓝惊呼。

    “你表哥没跟你说过,我除了教书之外,还是个道士么?”

    “我还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呢!哇塞!太酷了!哪天让我见识一下吧?”

    “你不害怕?不是刚开始心里还毛毛的?”

    “不怕,有你在,你是道士嘛。”燕商知道沈漠晕车,车开得非常稳,江小司自问没有她这样的技术,何况还是野外。

    爬山途中,燕商一面气喘吁吁的擦着汗一面看着前面的沈漠,别说汗水,就连呼吸都丝毫不乱。

    “原来你这么厉害啊,小瞧你了。”燕商朝他伸出手,沈漠只得把她拉了上来,谁知道她拉着就不肯放了。

    那双手跟江小司的小手不同,柔滑纤细。沈漠抬头看了看,路越来越陡峭,不由后悔跟她来爬山。江小司若是失足不小心摔下去就糟了,他根本就不知道。

    “不要再爬了,太高了危险。”

    “放心,没事的,快到了。”燕蓝兴致勃勃的继续往上爬。

    “完全看不出你是教国画的。”

    “以前我爸经常带我到山上或者下村寨里去写生,我可是很能吃苦的。你怎么不走了,累了么,要不要休息一下。”

    沈漠点头,有些六神无主的环顾四周。见面前用小石头写了个潦草的“在,别担心”,这才松一口气,用脚把字抹去。

    燕蓝喝口水问:“沈漠,你是独身主义者么?”

    沈漠摇头:“不是。”

    “那为什么尝试着接受我有那么难呢?”

    沈漠不说话。

    “你不知道,我今天见你没再戴那个戒指心里有多开心。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你愿意跟我交往试试看么?”

    沈漠皱紧眉头:“你并不了解我,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骨子里有多自私多冷血。

    “不试又怎么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从小就是个很独立自主的人,没办法理解别人那种死去活来的爱。所以就算最后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不会死缠着你,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啊。”

    沈漠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睛,犹豫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燕蓝惊喜的凑过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啄。

    “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她两年前就想这么做了,总算被她亲到了,哈哈。

    沈漠脸色铁青:“我们下山吧。”

    因为刚刚达成了目的,燕蓝不再计较有没有登上山顶,很开心的牵着他的手往山下走去。

    江小司跟在后面跌跌撞撞,神不守舍的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脸色惨白,却咬着牙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这是她自己昨天答应他的,也是她今后必须要面对的。

    沈漠和燕蓝的约会逐渐频繁了起来,T大的其他老师都笑说沈漠好事将近。

    江小司和他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沈漠回家后,几乎不再跟她说话了。江小司也不敢发短信去吵他。只是默默的蹲在床上角落里,望着他在房间里来来去去的身影。

    她看着燕蓝和沈漠聊天,和他牵手,和他拥抱,和他接吻,给他自己给不了的关怀和温暖。

    是啊,沈漠只是个普通人,他需要的是一个称职的妻子,而不是孩子一样的鬼魂。在多年前,江小司就隐约猜到会有这天。她没有资格阻止,只能逼自己接受。以前沈漠跟她分手,她还能去哭闹、去勾引,可是如今她做什么他都看不到。

    平安夜,沈漠也是和燕蓝出去吃饭。沈漠近来都很少再和她一起吃饭了。餐厅里人很多,到处都是满满的。江小司没地方坐只能站在一旁,要小心闪避着小孩,要注意不撞翻上菜人的盘子。沈漠和燕蓝甜蜜的样子,整个餐厅和乐融融的气氛,她心酸的实在忍受不了。估量了距离,还是宁肯出门去等他们,却没想到他们聊什么那么久,她在雪地里一站就是四个多钟头。

    再不是僵尸的体质,耐不得寒,她手脚都冻麻木了,一直靠着墙站,因为怕自己蹲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看到沈漠他们出来,燕蓝用长长的围巾围住她和沈漠的脖子,两人挽在一起,燕蓝的手放在他的风衣口袋里。

    江小司知道那袋子有多温暖,浸沉在回忆里,手似乎也微微恢复了点知觉。沈漠他们走得太快,她缓慢移动僵硬的腿,根本跟不上他们的速度。

    距离超过了十米,她难受的胃里翻江倒海,剧烈呕吐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跟着他们的方向走。

    小胖正拉着妈妈的手在滑冰,突然惊奇的喊:“妈妈,妈妈你看,是那个叔叔耶?咦,他身边不是那个给我喜羊羊的姐姐了。”

    旁边女人哈哈笑着一把抱起他来:“小胖啊,都这么久了你还记得啊。恩,的确是那个帅叔叔,妈妈也记得的……可能是跟小姐姐分手了吧。”

    “为什么要分手?”

    “不喜欢了就分了呗,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

    “啊!妈妈,你快看,没有人地上却有脚印耶!”

    “真的是啊,邪了门了,小胖快别看了,我们走。”

    小胖频频回头,他真的还想再看见那个小姐姐。

    沈漠回到家就觉得不对劲,在屋里绕了一圈,喊了几声江小司没回应,打电话也没听到铃声。

    “该死!”他匆忙打开门,一股寒气迎面扑来。他反射性的张开双臂想要把江小司抱住,却只是一场空。

    “我去找江流来!”沈漠立马意识到不对,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短信响起。

    ——不要叫老爸,我没事,就是忘了取隐身符,不小心被车刮了一下,你取纱布给我。

    沈漠沉默了两秒,唤了阿卫和阿音出来帮忙。

    “她没事吧?”

    阿音摇头:“没事,伤口包扎一下就好了。”阿音见江小司跟她摆手,只得一句话将她的所有狼狈一带而过。

    沈漠面无表情盯着江小司靠着的地方,那一刹那江小司几乎真的以为沈漠看见了她。然而下一刻,沈漠抓住旁边珍贵的古董花瓶,就狠狠朝墙上砸了去。

    在场的三人都被他多年未迸发的可怕气场吓傻了。

    沈漠气势汹汹的推门而出,他恨死了现在这种状况,恨死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别说他根本就无法保护她,甚至连她就在他身边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难道要真的这样一辈子么?

    第二天沈漠起床,洗手间的镜子上用口红写了大大的“MerryChristmas”,还有一张笑脸,沈漠一拳砸了上去,吓得外面躺在床上的江小司浑身一抖。

    见沈漠手上还滴着血,伤口也不包扎,走到外面,然后拿了个装着绿色液体的小瓶子和一瓶番茄汁进来放在桌上,就出去用力带上了门,并开始反锁。

    江小司吓傻了,立马知道他要干什么,从床上冲下去,用力捶打着门,用法术想要打开。可是沈漠直接在外面设了结界,她被困在里面了出不去。

    “沈漠!你开门啊!”江小司绝望的使劲踢打。

    “把散心水喝了。”沈漠冷冷的说,然后离开了房子。

    距离越来越远,江小司难受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包扎好的伤口全都迸裂开来。孙悟空被念紧箍咒是什么滋味,她总算知道了。可是散心水,她打死都不会喝!

    沈漠深夜回来,只见满屋狼藉,被砸坏和撕烂的物品、书本扔得到处都是。可就是那瓶绿色的散心水,还好好的躺在墙角。

    江小司,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倔呢!为什么从来都不肯放弃?要是当初能早点放弃自己……

    再次召唤阿卫和阿音出来。阿音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江小司,也忍不住怒道:“主人,你太过分了!”

    沈漠握紧了拳,身子都忍不住颤抖。过分?他还有更过分的!

    一直睡到第二天傍晚才醒,江小司没有难受的感觉,知道沈漠一直在周围十米内的距离陪着她。

    ——对不起,你不要再逼我了。

    江小司给沈漠发短信,那个浑身散发着寒气的人走到她面前,再次扔下一道隐身符。

    江小司不明所以的捡起来,然后就听见了门铃声。

    “难得你终于肯让我到你家来了,装修的挺古色古香嘛,没啥不可见人啊。我还以为你不让我来是因为乱糟糟的呢,我可以帮你打扫卫生啊。”

    燕蓝觉得今天的沈漠很奇怪,那种压倒性的气势,叫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啊,院里居然养了那么多珍奇的花!我以后可不可以偶尔来写生啊?”燕蓝惊喜的看着窗外。

    “你知道来我家意味着什么吗?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沈漠突然一把搂住她,激情狂热的吻雨点一般落下。燕蓝惊呆了,沈漠从来就没对她主动过,今天是怎么了?

    逐渐深入的吻实在太过销魂,她脚下一软,却被沈漠拉扯着往楼上走去,推开一间卧室的门,直接把她压倒在了床上。

    江小司侧开身子,眼睁睁看着他们从自己面前经过,燕蓝红着的脸如同抹了世上最美的胭脂,她一只手被沈漠拉扯着,一只手在身后挥舞,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然后沈蔻丹以前住的那间卧房的门,在自己跟前,怦的关上了。

    江小司靠着墙慢慢坐在了地板上,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腿,她觉得好冷,好冷,她骨头里装的好像都不是骨髓而全是冰。

    她知道沈漠是故意做给她看的,他总是如此,如果决定了一件事,便哪怕费劲一切方法也要让自己死心。

    里面渐渐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压抑的低喘声,江小司只是呆呆坐着,像回到当初和沈漠在IMAX厅看电影的时候,旋转,旋转,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她难受得想吐。那颗被剐走的心,似乎被人放进绞肉机里,搅成了肉酱,疼得她泪都掉不出来。大脑则被人掏空,装进了两块榆木疙瘩。

    时间仿佛停止了,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江小司不知道房门什么时候打开的,也不知道燕蓝什么走的。沈漠身下只围了块浴巾,到厨房用玻璃杯给自己倒了两杯水,一口气全喝光了。

    闻着那股香气,他知道江小司就在他身边。也知道自己做了这世上最卑鄙混账不可原谅的事情。

    ——为什么要这样?

    墙上用指甲刻了那么一句话。

    沈漠转身将玻璃杯狠狠砸碎在地上。阿卫和阿音感受到剧烈的动荡,没有召唤也全都飞了出来。

    “你怎么不懂呢?我是一个男人!我不想这一辈子跟我妻子在一起的时候,周围还有别的女人!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江小司强忍住泪水,一字一句的刻。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妨碍你,你不就是想要我喝散心水么,我喝!

    沈漠双手颤抖,冷道:“阿卫,拿散心水给她。”

    “主人……”

    “我说拿给她!”狂怒的声音几乎要把屋顶都掀翻了。

    阿卫把散心水递给江小司。

    江小司凄苦的笑,指甲在墙上用力得已经刻出血来。

    ——我喝,沈漠,从今以后,你不要再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了。

    她知道沈漠跟燕蓝在一起只是为了让她放弃,她知道他都是为了她好,她知道,他一直都是爱她的。她不想沈漠再为了赶她走,做那些不喜欢的事情,跟不喜欢的女人交往、做爱。可是,她也不想离开他。既然如此,她宁愿真正做他身边的一团空气。

    江小司把散心水一滴不剩的洒在自己的衣服上,然后把空瓶子扔在地上。轻轻朝阿卫和阿音二人摇了摇头。

    沈漠望着墙上的最后一行字心痛如绞。

    “她喝了么?”

    阿卫被这发生的一连串变故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阿音很快明白了江小司的意图。

    “喝完了,小司小姐她晕过去了。”

    “送她回脱骨香,江流知道怎么做。快去……”

    阿音点头,佯装抱起一个人,从窗外飞了出去。

    江小司颤抖着声音跟她说谢谢,拜托她再从脱骨香带几味药来。

    沈漠则摇摇晃晃的走进卧室,躺在江小司的床上迷迷糊糊昏睡过去,此刻的他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抱着江小司的枕头蜷缩成一团。

    方才他和燕蓝并没有发生关系,只是做戏而已。然而他却从未有过的厌恶自己,觉得自己恶心。他不明白,难道想要对一个人好,就只能用这样残忍的方法一次次伤对方的心么?江小司终于忘记他了,从今往后他不但看不到她,和她也再没有任何关系了。那自己,究竟还为什么活下去?

    江小司坐在床前安静的看着他,她相信凭自己现在的能力可以隐遁在沈漠身边不让他发现,可是她需要药物掩盖住身上的气味。

    从今以后,她会依然像往常一样跟随着他,虽然,他不会再知道她的存在,不会再跟她讲话。

    “别怕,沈漠,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做你的影子,永远陪着你,一起老,一起死……”

    江小司流着泪,俯下身子,轻吻他的唇。沈漠在睡梦中,真的感受到云一般的柔软。

    然而终归,老天连这样的陪伴也不肯给他们。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