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73章 谁对谁错谁的执着

    李月依生日聚会这天江小司正跟着沈漠在外地工作抽不开身,原本江小司想打电话跟李月依祝福一下就算的,没想到沈漠却推了所有事带她回来。

    “你好不容易变成人,必须有自己的生活,不能一直随我的生活步调,这样下去,迟早会成为我的影子。”这是沈漠最担心的一点,江小司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他不在乎自己有没有私人空间,他喜欢和她在一起。可是江小司必须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仅仅作为他的附属品。

    江小司撇撇嘴,她其实现在已经相当于沈漠的影子。虽然大部分的时候他们俩都是同时出现,但基本上还是依着沈漠的生活主线。他看书她就在一旁看书看电视,他工作她也跟在一旁帮把手。

    沈漠希望她过正常的人生,能正常的工作交友,可是毕竟沈漠看不见她,就算想以她为中心来生活也有太多的不方便。就连陪她逛街,都一片茫然,因为不知道她对哪个感兴趣,想要进哪家店。影子跟随人很容易,可是人又如何跟着影子移动呢。

    李月依在读大学,和邵冰恋爱多年依然感情稳定。生日聚会在一个酒吧里,去了很多人。江小司发现这些年自己基本上没交什么朋友,沈漠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也很少再和非人接触,因为他们都害怕沈漠。

    沈漠隐身在江小司身边,他不想江小司留给朋友这么一个印象,不管走到哪都有个大叔跟着。可是他看不见她,只能不停的和她通短信,还有从其他人跟她说话,判断她在哪里,在聊些什么。

    他不知道江小司现在长什么样子,不过见不断有男生上去跟她攀谈搭讪,甚至大胆的直接表白或者调情,猜她应该很漂亮很受欢迎。

    他隐没在人群,周围的欢声笑语却全与他无关。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难道自己要让江小司一辈子困在这样的状态中,离原本应该丰富多彩的生活越来越远?每天跟着自己乏味枯燥的三点一线?

    有问江小司要电话的,有请她跳舞的。他不知道江小司怎么拒绝的,所有人都一脸遗憾的走了。他的心里又嫉妒,又很希望她能够融入她本该属于的群体。

    ——沈漠,我要去洗手间。

    沈漠看了看短信,又是一阵悲哀。如今的她甚至连去洗手间的自由都没有,事事都必须先跟他说,由他带着她去做。

    沈漠往洗手间走去,等在门外,直到短信响起。

    ——我出来了。

    重新回到人群。他知道江小司一晚上几乎都坐在一个地方,没怎么挪动。或许她看到了一些过去认识的朋友,想要上前打招呼,可是因为他不知道,她便不能离开他十米之外。

    切生日蛋糕了,他看着李月依幸福的吹灭蜡烛,和邵冰切开蛋糕,然后在众人的起哄声中甜蜜拥吻和起舞。他知道江小司和他一样正怅然的望着这一幕,原本这些她也应该经历的,可是却只能接受自己爱的人永远也看不见自己的事实。

    沈漠看着周围狂欢中的年轻人,觉得自己是那样格格不入,或许自己真的是老了,但是江小司不能跟着一起就这样虚度一生的老去啊。

    她离不开自己,是因为她深爱自己,如果不爱了,是不是就能从脱骨香的束缚中挣脱了?

    短信响起。

    ——沈漠,糟了。雨晨打电话来说,妙嫣和亦休大师打起来了,现在百里街一片混乱。

    沈漠一惊,这些年亦休为躲避妙嫣的纠缠,干脆进山中苦修,妙嫣这几年一直都在到处找他。

    沈漠往外走去,撕了隐身的符纸,好让江小司能看见他。二人上了出租车直往百里街而去。

    穿过用来做结界施了障眼法的砖墙,街上的小摊子倒的倒翻的翻。

    “小司,你们来了。”雨晨正在帮忙收拾街上的残局。

    “妙嫣炼制好了忆魂丹却一直找不到亦休,一气之下,竟一把火把镇埜寺烧了,还抢走了紫印纹章,有几个小和尚受了伤。亦休大怒,来找妙嫣麻烦。二人在街上打了起来,一阵风似的,现在也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江小司暗道不好,妙嫣怎么能这么冲动,一直去招惹那个大和尚,难道非要被他收了才甘心么?

    沈漠闭眼侧耳听了一下:“在西南方向,跟我来。”

    江小司和雨晨都火速跟上他,路上碰见匆匆赶来的江流。

    几人直奔西郊,并不难找,那两人一路打着过去,到处是飞沙走石,树木断裂的痕迹。一直追到漫月谷中,也正是江小司当初喝下脱骨香的地方。

    亦休一身月白袈裟,临水而立。妙嫣却是倒在浅水处,似乎受了重伤。

    江小司吓得脸都白了,以妙嫣的法力,怎么可能打不过亦休,还是她根本就不忍下手有心想让?

    “妙嫣!”

    “你们不要过来!”妙嫣冷喝道,用力支撑着摇晃站起来。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们不要插手。”

    湖浪轻轻的拍打着岸边,亦休冷眼看着她:“妖孽,真是胆大包天,老衲念你千年修得金身不易,让你三分所以不愿露面,你真当老衲怕了你不成?赶快交出紫印纹章!随我回镇埜寺领罪!”

    妙嫣一手拿着紫印纹章,一手拿着一个瓶子。

    “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吃了这忆魂丹,否则,我便毁了紫印纹章!”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二人剑拔弩张,妙嫣仰天大笑。

    “亦休,你不敢吃这忆魂丹,是怕记起从前的事,动摇了你的向佛之心么?”

    “前程往事,如镜花水月,何必念念不忘。”

    “既然如此,记起又有什么关系,这忆魂丹,你吃还是不吃?”

    妙嫣法力凝结,只要他再敢说一个不字,立马叫着紫印纹章灰飞湮灭。

    亦休摇头:“那纹章是佛门至宝,你以为是你区区鬼魅就能毁得了的么?”

    “毁不毁得了,可以试试看?”妙嫣冷眼看他。

    亦休自然不敢冒这个险,久久默然,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林妙嫣,都是那么久以前的事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妙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他,踉跄退了两步。

    亦休凝望着她面色平静,目光如海。

    “是的,不需要吃什么忆魂丹,我九世为僧,每一世却都还有记忆。”

    “什么?”妙嫣喃喃摇头,“可你说你不记得了!”

    “是不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你不提,我是真的忘了。虽带着记忆托生,每一世却不过是沙与海,木鱼与佛珠,菩提与香炉。”

    “不会的、不会……你明明那么爱我,你说宁可跟我一起死……我在地府等了你那么多年!”

    亦休看着她的脸,沧海桑田,那张脸那双爱他的执着的眼都没有变过,可是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他。

    “当年你死在我面前,我本来想随你而去,却突然看透了爱恨生死,出家为僧。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早已忘情弃爱,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妙嫣不敢相信自己执着了千年想要寻找的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他只是突然间堪破了?放下了一切?

    眼泪,随着手中的紫印纹章和装忆魂丹的瓶子同时掉了下去。

    其实自己或许早就猜到了真相,却不肯面对吧。非要听他亲口说出来,才肯死心。

    她摇摇晃晃退了一步,环顾江小司、江流、雨晨、沈漠他们。

    “我明白了……”

    她也终于看破了,原来她追逐千年的爱,真的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罢了。

    她看着亦休,轻轻吐出两个字:“保重。”

    顿时化为一道银光,划过天际,消失在夜空中。

    江小司呆在那里,妙嫣走了,她终于放下执着离开了。寻了千年,却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原来亦休都记得,原来这世上不论再深的感情,都是说不爱就不爱了。

    江流沉默无语,或许这样对亦休、对妙嫣,是最好的结果……

    亦休见妙嫣远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凝固千年的石像。风越来越大,他的衣角全都被水打湿。

    沈漠冷眼看着他,长长叹了口气,传音道。

    “妙嫣自尽而死,手上还有杀孽,却没有成为怨魂,反倒得了金身?以你的慧根,却修了九世,还是无法成佛?亦休,你骗骗其他人还行,又如何骗我?难得她也是痴情一片,不枉你花千年去渡她,如今好不容易再见,又何苦装得这样绝情?”

    亦休闭上眼睛,紧握的拳慢慢松开,弯下腰捡起紫印纹章和那瓶忆魂丹。

    沈漠摇头:“你生生世世,长跪不起,画地为牢,念佛诵经。可是依然改不了你的本性,依旧火爆脾气,就像你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她,改变不了你还在爱她的事实。当和尚,根本就不适合你。她既已离开,你还是早日还俗吧。一个苦苦寻了千年,一个苦苦守了千年,够了,已经够了。”

    亦休眼露悲戚:“不要说我,你又如何呢?我与妙嫣,承诺生死相随、同甘共苦。可是身为男人,事到临头,总是宁愿自己死,也不想她死,宁愿自己苦,也不愿她受半点苦的。你可以说我傻,可是这千年来,我从没后悔过。”

    沈漠怔在那里,环顾四周,寻找那个始终在他十米之内,他却永远也看不见的爱人。他们未来,又该如何呢?他又真的舍得,为了彼此能在一起,让她继续吃那么多苦么?

    亦休看了看手里的忆魂丹,用力朝湖里抛了去。

    他不需要那种东西,因为和妙嫣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他全都清清楚楚记得,从没有一刻忘记……

    此时,西南深山之中,一块难得的风水之地,水流污浊,地吐尸气,草木尽数枯死。地底,昏暗的棺材里,一具尸体慢慢睁开了眼睛。

    “江流!赵病……”

    恐怖诡异的嘎嘎声,在狭小的空间里久久回荡响起。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