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72章 朝夕相对

    回到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困了么?”沈漠随口问到,才反应江小司回答他也听不到。

    “不用回短信了,你先去洗澡吧。”

    他知道江小司受了点皮外伤,但是应该没什么大碍,自己可以处理,她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应该学会怎么照顾自己。

    出去玩的相册还摊开在桌上,可是沈漠看不见江小司的照片。沈蔻丹曾提议说请个画家来画一下,现在的画艺水平,完全到了可以跟照片一样以假乱真的程度了,沈漠却没有答应。且不说画像他是不是就能看见,看见了又能怎样呢?还是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具体了的思念,只会让他更加痛苦罢了。

    江小司从浴室出来,见沈漠靠在床头已经睡着了。他们不论何时都不能离开超过十米,以前江小司就住在他隔壁的房间。可是前两年,她把床从隔壁搬到了沈漠的房间,或许是想找回在古镇时恋人的感觉。沈漠也没有反对,由得她。反正他看不见,没有授受不亲或非礼勿视这一说。

    “赶快去洗澡,赶快去洗澡!洗了再睡觉!”江小司在沈漠耳边大喊,见他没反应只得打电话用铃声把他吵醒。

    沈漠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往浴室里走,进去之后,突然又打开门。

    “不准偷看,赶快出去。”

    江小司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看不见自己,自己每次想偷看他洗澡却还是会被发现呢?气鼓鼓的从浴室钻出,跳上沈漠的床。

    沈漠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懒洋洋道:“回自己床上去睡。”

    一把梳子凭空出现朝他砸了过来,他轻轻一抬手便握住扔在桌上,仿佛听见江小司嘟着嘴巴在说:“真过分,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能不知道么,一起生活这几年,早就把她花痴的性子摸透了。

    江小司盘腿坐在床上给沈漠发短信。

    ——我马上就要生日了,你送什么给我?

    “你想要什么?”通常在家里沈漠就懒得再发短信,直接对着空气说话。

    ——可不可不要每次都问我想要什么?你就不能给我点惊喜么?

    “惊喜?”沈漠闭目不语,突然睁开眼偏开头去。

    “不许亲我。”

    ——讨厌,怎么这你也知道!

    沈漠不说话,香味突然靠近他能不知道么?

    ——我帮你吹头发。

    江小司拿着吹风机帮沈漠吹头发,沈漠能感受到风,却只能自己拨弄着半干的发,两人倒也配合默契。

    江小司看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心头一阵甜蜜。来这里住没多久,她就发现了沈漠抽屉里,这对他们在古镇订做的戒指。当时发生太多事,她都把这个忘记了,却原来沈漠还没有忘,专门取了回来。

    扭不过江小司死缠烂打,虽然不再是恋人,沈漠还是把戒指戴上,这五年,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江小司也一直戴着,还总随身带着沈漠家的钥匙和沈漠给她刻的印章。这三样东西,就是她的宝贝。

    第二天一早,沈漠去洗手间却发现门被锁了。

    “江小司,快一点,不许磨磨蹭蹭的。”

    好半天门打开,沈漠站在镜子前面刷牙,见半空中粉红色的牙刷也在上下飞动着,溅出许多泡泡。

    “认真一点,每天吃那么多糖,还不好好刷牙,僵尸不会蛀牙,你现在可是会。”

    江小司哈哈大笑着,洗完脸跑出去,打开柜子乱翻一通。

    沈漠见地上床上扔一堆的衣服,还有白色花边的内衣和内裤,不由脸一红,江小司的胸什么时候长那么大了?

    “江小司!给我穿上衣服!在我家里!不许裸体!”

    江小司快笑翻过去,光着身子站在他面前,扭一扭,反正他也看不见自己。见沈漠脸都涨红了,这才慢腾腾的穿上内裤,又套上内衣。

    沈漠通过漂浮在空中的衣物,大概能知道江小司现在的高度和曲线,不由心里恨恨的骂句该死。仿佛一个透明的人穿着内衣裤站在你面前,想象会将其他部分补完,这场面实在是又诡异又诱惑。沈漠连忙转过头去,不过很快,那些衣物通通消失不见。

    ——如果你想要去看A片,或者去洗手间做什么的话,放心,我是不会在旁边偷看的。

    沈漠看到手机上的短信气得七窍生烟。这丫头思想越来越不纯洁了。

    “我今天要出去见个朋友。”沈漠扔了一道隐身符给她。

    江小司接住看了看,用别针别在自己衣襟上。他们总是在一起,不能离开十米远,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空间。生活里似乎也只剩下了彼此,江小司和李月依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大大减少,只能通过电话联系。虽然身边要好的人大多知道这件事,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形影不离。但是碰到特殊的状况,其中一方就得利用障眼法隐身在一旁。

    沈漠去见的是一个从外地来出差的考古界的朋友,因为自己不得不跟在他身边的缘故,他不多的几个朋友基本上自己都认识。沈漠通常会对别人说她是她的学生或助手。碰上猜测他们关系的,也不辩解。

    江小司也不知道这些年,在他心里面到底把自己定位成什么。说是复合了重新成为恋人吧,可是他再也没跟她提过感情方面的事,就算江小司问他也避而不答。说是普通学生吧,可哪有天天夫妻一样住在一起的,而且就像夜里和早上那样,多多少少会有些暧昧涌动。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环境很优雅的咖啡厅,和他朋友同行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五官小巧精致,眉眼间却又透着一股英气。

    “沈漠,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燕蓝,就在T大不远的美院里教国画,没有什么别的亲人在桃源市,你有空帮忙多照顾照顾。燕蓝,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说的沈漠。”

    坐在一旁看对面那三人在那寒暄,江小司气得鼓起了腮帮子。

    怪不得不让她跟,要她隐身,原来他早就知道,这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啊,太过分了,居然敢当着她的面!

    江小司随手拿起桌上的牙签盒,取了几根牙签扔过去。

    “咦,服务员,来一下,你们这天上怎么还会下牙签啊。”那人的表哥在那咋呼着。

    服务员连连鞠躬:“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们把菜重新换一下。”

    沈漠斜眼淡淡往江小司坐的方向一扫,没有说话。

    饭后燕蓝要走了沈漠的电话,江小司一看她发光的眼神就知道她看上她家沈漠了,哼。

    沈漠近几年待人淡漠有礼了许多,没有往常那么严肃不近人情了。却也拒绝了继续逛街散步的邀请,借口有事要先回去了。

    一路上沈漠都没有讲话,江小司也忍住不给他发短信。

    鱼水心几年前梅辛捉到之后就又去国外了,因为江小司那件事的原因,沈漠和她关系淡了许多。这些年他身边几乎就没再出现过别的女人。就算有想要靠近的,也被他冷冷回绝。毕竟身边总带着个江小司,是不可能有机会谈恋爱的。

    江小司每次面对这样的事,心里就又是吃醋又是内疚。她既不希望沈漠和别的人在一起,又不希望自己耽误了他的幸福。

    毕竟这五年来沈漠并没有给过她任何要照顾她一辈子的承诺,而他年纪已然不小,应该要结婚了。人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又怎么能让他跟一个看不见的人过一辈子呢?

    时间越流逝,江小司心里就越恐慌。她怕沈漠终有一天会没有耐心再等下去。

    夜里,江小司和沈漠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沈漠刚调到这个台,遥控器就飞走被调到另一个台。他无奈,干脆去书房看书,旁边又不断发出各种敲敲打打声。

    “江小司,出去玩,不要打扰我。”

    门打开又关上,书房完全安静了,沈漠反而更静不下心来。江小司现在在干吗呢?不会是又躲起来一个人哭了吧?她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那么爱哭呢?

    他知道她总在他身边捣鼓出声音来,是希望他意识到她的存在,他也从没有一刻忘记过这一点。正因为看不到,他只能不断去猜测江小司的情绪和反应,比普通人更多的忧虑和担心。

    夜里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被甜甜的淡香环绕。他知道江小司正躺在他身后,依靠着他。后颈章印处有莫名清凉微麻的感觉传来,是江小司若有若无的吻,她最喜欢亲他那里。

    沈漠轻轻叹口气,想要转身抱住她,安抚她,要她不要把白天的事往心里去,可是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慢闭上眼睛。

    江小司喜欢这样靠着他,喜欢两人的身体幻影般重叠在一起的感觉。其实就算一辈子不能拥抱,只要能一直呆在他身边,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