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71章 爱,如影随形

    五年后,地铁上。

    小胖流着口水看着坐在对面的姐姐,她一手拿着根灰太狼的棒棒糖在舔,一手拿着手机发短信。每次发完,旁边那个叔叔的手机就会响,叔叔回完短信,姐姐的手机又会响。

    “妈妈,对面的姐姐和叔叔很奇怪耶……”他扯扯旁边妇女的衣服,总算把她的注意力从对面帅叔叔的身上拉了回来。

    “嘘,小声点,小孩子不要多嘴,没见过爸爸和妈妈吵架,又不得不给你洗澡做饭的时候就这样啊。”

    “哦,原来是吵架了啊。妈妈,我也想吃棒棒糖。”

    “好好好,一会给你买。”

    地铁停了,对面的叔叔和姐姐下去了。小胖仰着头,看着那个姐姐,眼睛大大的,头发很长,睫毛也很长,真漂亮啊,他以后长大了也要娶这么漂亮的新娘子。

    突然发现衣兜里多了个东西。

    “妈妈,姐姐给了我个喜羊羊耶!”

    “胡说八道,姐姐从那边走的,离你还有那么远呢。”

    “是真的……”

    小胖转过身,趴在玻璃上看着姐姐跟在叔叔的后面往台阶上走去,突然转过头对他做鬼脸,忍不住开心的笑了。

    “沈教授、小司,你们来了。”小唐热络的跟他们打招呼。这几年他已经升了队长,林强原本也升职调到总局,却以性格不合适坐办公为由拒绝继续留在队里破案。

    “这已经是这段路这个月发生的第三起事故了,都是车丢失,车主内脏被掏空扔在不远处的水沟里。前两起是出租车,这一辆是普通的私家别克,家住在郊区,下班晚了,从这里经过。从周围的痕迹来看,和前两起的犯案手法一样,都是先在路中央设置障碍物。车主不得不下车搬移,然后这时被攻击,并抢走了车。之所以请你们过来,是因为那些人的内脏不像是被挖走而是被啃噬,伤口也不是被刀割开而是被爪子撕裂,估计和非人有关。另外奇怪的是,最近桃源市发生了多起车辆丢失案件,有的是停在车库、停车场或者路边失窃,有的是直接被抢走。”

    沈漠看了看尸体,的确是非人留下的痕迹,而且智力较低的非人,根本不懂得毁尸灭迹。

    他站起身来,脱下手套:“如果这些非人的目标单纯只是食物的话,完全可以寻找偏僻的地方攻击人类,不用费那么大的功夫在路上设置障碍。所以主要目的应该是车辆,伤人只是顺便……吃夜宵。”

    江小司点头:“我打个电话问问。”

    不一会儿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原来最近这段时间暗世界在搞飙车比赛,奖品很丰厚。有钱的估计自己买车,没钱的估计用偷,再次点的,就只能用抢,或者抢了拿去卖。”

    小唐听了有些哭笑不得,把江小司的原话又转述重复给沈漠一遍,搞得旁边的新来的队员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强皱眉道:“这种事比较难处理。”

    毕竟有源头的话,解决了这些人还会有另一批人出来作案。

    “一般非人的话抢车就罢了,没必要伤人。估计他们是尝过味道上瘾了,停不下来。这些人必须抓住,否则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沈漠转身看着小唐,“你准备下车,我和江小司今天晚上引他们出来。”

    离开事故现场,沈漠短信响了。

    ——沈漠,老爸让我们今天下午回脱骨香吃饭。

    ——好。

    沈漠顺手回道。

    虽然他只要点点头江小司都可以看到,可是如果在外面,总感觉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和做动作很奇怪,而且也不能确认江小司有没有看到,反而更愿意用短信,比用笔写更快更方便一些。反正这些年他也已经习惯了,从恐机症进化到闭着眼睛都能飞快的把字打出来。

    江小司如果给他打电话,电话能通,可是听不见声音。刚开始的时候他连江小司的短信响也听不见,最近已经可以听见了。这让他们原本的绝望上,又生出那么一丝希望。或许有一天,他也可以看见她的。

    ——快到吃饭时间了,我们直接打车过去还是坐地铁?

    ——打车吧。

    沈漠把手机调了铃声又调了震动,总是随身带着三块替换的电池。他已经看不见江小司了,她的任何话语他都不能再错过。

    江小司对着沈漠毫无表情的脸吐吐舌头,招了一辆出租车,坐到副驾上。

    “师父,去酒吧街。”

    沈漠坐在后面,看着司机在那自说自乐,天南海北的神侃,可是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却完全听不见。偏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片葱茏的绿,飞快的向后掠去,就像在时间里穿梭。摇下车窗,凉风吹着他的发,带走淡淡的疲倦。

    “老爸,我们回来了!”江小司兴奋的冲进脱骨香,这些年沈漠再忙,也会至少每周陪她回来一次。

    江流探出头来,他的模样丝毫未变,江小司却已长大成人。初遇沈漠时,她十四,沈漠二十九,喝下脱骨香时她十六,现在都二十一了,个子高了很多,还留了长发,然而还是差沈漠一个头。沈漠也已经三十六了,比以往更成熟内敛,为人不再那么严肃,淡漠了许多。

    沈漠到脱骨香习惯性的去库房里看最近新收来的古玩玉器,江小司则钻进厨房给江流帮忙。

    “老爸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今天蔻丹姐怎么不在啊?”因为江小司没办法再留在脱骨香,怕江流寂寞,便每天央求沈蔻丹过来陪他。这样沈蔻丹经常过来,便也有了借口不那么尴尬。

    “生意还行,蔻丹接了笔生意去国外了,下周才回来。你不是前些天也和沈漠去欧洲参加什么拍卖会,玩得开心么?”

    江小司努力点头:“沈漠是过去工作的,不过专门抽空带我去逛了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我们还去了威尼斯,真的很好玩啊!我把照片都发你邮箱了,我们拍了好多合影哦,可惜他都看不见我……”那些帮忙拍照的人还觉得奇怪,这对情侣为什么总是站得隔那么远。其实要是他们靠在一起,身子就重叠了,他们不吓死才怪。

    江流摸摸江小司的头:“这一眨眼都五年了,虽然不说,但是沈漠心里一定很苦。但这是他当初狠心和自以为是造成的,也是你草率和不顾一切造成的,你们俩都有错,都有责任承担后果。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不管以后再怎么艰难都要一起走下去。不管能不能看见,能够相伴在一起,总还是幸福的。”

    江小司点头,也亏得是沈漠看不见她,如果是她看不见沈漠,每天和这么一个触不到的恋人在一起,估计早就崩溃了。她没有办法不考虑他的心情,没有办法不去自责。她总在想,是不是她拖累他了?其实他们现在根本就算不上恋人,只是每天在一起生活而已。沈漠对他很好,但始终都是淡淡的,她这些年几乎再没在他脸上见过多余的表情。

    “老爸,我有时候,真的很怕……”

    “别怕,一定会有想到办法的。”江流笑着敲敲她的脑袋,“你说,沈漠都喂你吃的什么啊,一下子长那么高。我喂了一千年才长那么一丁点,跟个豆芽菜似的。”

    江小司开心的跟他比个子,突然想到:“老爸,我长得像我娘亲么?”

    江流愣了一下:“眼睛有点像,其他地方像你爹。”

    “我爹他什么样?”柳枝的画像她经常看见,可是赵病的却从未见过。

    “呃,很帅,天下第二帅。”

    “有老爸帅么?”

    “没有,你老爸我是天下第一帅。”

    江小司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娘亲为什么选爹爹不选你?”

    “因为你爹爹比老爸更爱你娘啊。”

    “胡说,这世上才不会有比老爸更爱娘亲的人呢。”

    江流亲亲她的额头:“小司,你要知道每个人对待爱情的方式都不一样,就像老爸可以为你娘死,可你爹爹可以为你娘放弃整个江山。两者根本无法比较,因为老爸也可以为了你死,为了救黎明百姓而死,但你爹爹心里,就只装了你娘亲一人。”

    江流发现原来自己现在竟可以这样淡然的谈论过去的那些事了,似乎心里终于完全放下。

    “所以也不要以为沈漠对你的爱比老爸对你的少,他只是不擅表达。和你爹爹一样,他是个骄傲霸道又自以为是的人,一心想对一个人好,就再苦也不会说出来。不论他的行为语言怎样让你担心、误解或者难过,都不能只看到表面,而是要相信他相信自己的心,不能再犯上次同样的错误,草率的做决定喝下脱骨香。我不想看你步你娘的后尘,明白么?”

    “明白。”江小司用力点头,顿时又恢复了元气。

    “老爸,我晚上要和沈漠去抓罪犯,就是抢车杀人的非人。”

    “要不要老爸去帮忙啊?”

    “不用,放心,几个小喽喽,我们能搞定。”

    吃完饭,小唐来接他们。

    “这辆车是我问局里专门借来当诱饵的,很贵的,可不准弄丢哦,也不准在打斗中把车弄花。”小唐交代了又交代,才把车钥匙给江小司。

    “放心,我驾照都拿了好几年了。”江小司自己买了一辆车,停在T大停车场,偶尔出门的时候开开。不过沈漠还是不太习惯坐车,没有急事还是愿意坐地铁,比较平稳。而她又不能离开沈漠身边单独去哪,所以开车的时候并不多,难怪小唐不放心。

    凌晨一点,江小司开着车在无人的公路上前行,副驾驶坐着沈漠。二人没有交谈没有发短信,显得异常的宁静。

    因为罪犯作案都有一定时间间隔,为了尽快破案,便特意开了适合飙车的高级敞篷车出来引诱。

    车开到离事故发生不远处,果然见路上多了很多石头。

    “来了,小心。”沈漠低喃叮嘱。江小司如今不再是僵尸而是普通人,自保能力下降,不过这些年跟沈蔻丹学了不少捉鬼的法术。

    “放心。”虽然明知道沈漠听不到,江小司还是很自然的答应点头。

    沈漠佯装下车搬石头,这时就听后面有什么东西落下,一只长着绿毛的手勒住了自己的脖子。沈漠一个过肩摔把对方两米多的个头砸在地上,见那东西面目狰狞,獠牙很长,有一半像人一半像野兽。这种属于基因变异的怪物,通常行动敏捷、力大无穷,不惧法术和普通的物理攻击,但十分怕火。

    听到背后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又有两只跳到车上,砸碎了车窗,似乎正在和车里的人撕扯。

    “江小司,用火。”

    话刚落音,两道燃着火的符纸从车里飞了出来,贴在了那两只怪物身上,顿时滚滚燃烧起来。

    “沈漠,小心!”江小司见沈漠身后的那只爬了起来,连忙大声叫道。

    沈漠虽没听到,却也很快发觉,转过身,抬起手,简单往那只怪物一指。仿佛一头火龙从他的指尖喷薄而出,顿时将那怪物湮没在火海之中。

    稍等片刻,沈漠及时把火熄灭,将那三只半死不活的怪物缚在一起,等着小唐他们来处理。若是过去的他,定然是要赶尽杀绝。可是如今,做事却总是存几分慈悲,留几分余地了。林中暗中窥视着的还有几只怪物,此刻已吓得四散而逃,想必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出来犯事。碰上这种低智商简单作案,反而最容易处理。

    “你没事吧?”沈漠打开车门,座位是凹下去的,江小司应该还在那里。

    短信响了。

    ——我没事。

    沈漠看了看脚底下玻璃碎片上沾了一点鲜红的血,点点头没有说话,打电话给小唐。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