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69章 回不了头

    江小司的身体慢慢好转,但是仍然不能下地。沈漠没有来看过她,也没有打过电话发过短信。她也不敢再骚扰他,惹他讨厌。

    是自己太贪心了,其实原本也没想到能跟他在一起,现在只是回到起点的状态,没什么不同。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得到了再失去,为什么会比从没得到过更加不甘心呢?

    可是之前和张祈分手也只是略微有些失落罢了,哪里会像现在这般寻死觅活的,还是怪自己太爱沈漠了吧。

    吃完药,昏昏沉沉又睡着了。江流见她还是有点发烧,给她打吊针输血,她一直都喝不下,他也不忍再用强灌的了。

    坐在床边,听她迷迷糊糊的梦呓,叫的却都是沈漠的名字。说不清楚是嫉妒还是心疼,江流摸着她的脸,俯下身轻轻吻了她的额头、她的眉眼、她的鼻尖,最后,把吻印到了她的唇上。

    无法形容那一刻的感受,流淌千年的时间,在这一刻停止。江流轻轻叹息,再无法控制自己,用力加深这一吻。

    江小司迷糊中发觉唇被谁吮吸着,那种感觉陌生而又熟悉,甜蜜而又苦楚。是沈漠么?他终于回心转意了?

    她张开嘴被动的回应,急促的呼吸。舌尖与对方紧紧缠绕,仿佛至死方休。

    不要再离开我,赶我走了。你要觉得我小,我就长大,你要嫌弃我是僵尸,我就变成人,你要不喜欢我任性,我以后就乖乖的听你的话……

    许久,察觉到那个人已经离开,江流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江小司,结束这绵长的一吻。

    他知道自己的举动很幼稚,只是不知道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发现沈漠隐身在一旁看着,还是早就想吻小司却找不到理由。他就那样卑鄙的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的吻了她,仿佛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样。

    在听到沈蔻丹说沈漠已经抓到梅辛的刹那,他就知道了一切的原委。虽然不能说沈漠有错,可是他不喜欢他那样的做法,也不喜欢小司的爱,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她傻傻的一直为自己是僵尸被嫌弃而发愁,却没想到根本不是这样,她一切都被蒙在鼓里。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沈漠既然已经放弃了,就别想再把小司要回去。

    沈漠伤势未愈,担心江小司,只是想隐身看看她,知道她好不好。可是那一幕……

    他怎会不知道江流是故意做给他看,警告他不要再靠近。

    其实江流多虑了,梅辛虽然已经抓到了,可是他并没有打算再和江小司在一起。这样的结果,他在当初作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

    可是为什么如今,心里会这么不舍,这么痛?咽下喉头的咸腥,不去想江流吻她的画面,更不敢想,他要带她离开,以后都无法相见。

    他以为他对她只是一种喜欢和宠爱,只是一种对温暖和幸福的向往,可是,为什么会愤怒?为什么会嫉妒?

    他就那样轻易的放弃了她,只希望自己以后,不要后悔。

    江小司的身体总算痊愈了,虽然没有以前那样看上去有精神,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异常。江流知道她是怕自己担心,所以强颜欢笑,也辞了工作,每天在脱骨香陪着她。李月依、雨晨、迪凡他们偶尔会过来吃饭,只知道她跟沈漠因为什么事闹别扭了。

    这天沈蔻丹来玩,江小司邀她一起逛街。

    “蔻丹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老爸的身份的?”

    沈蔻丹愣了一下,知道她还在为这事在意。

    “认识没多久就知道了,你老爸太厉害,一般人做不到那个地步,况且他也没打算瞒我。”又或者是觉得没必要,沈蔻丹心想。只有像江小司那样害怕失去对方,才会有许多事不敢说吧。

    “你喜欢老爸为什么可以一直忍住不表白呢?”

    “现在做朋友也挺好的啊,这样哪怕等我老了,一直到死的那天,也可以不用躲着他。要是我们俩是恋人关系,我想我是没办法忍受他看着我变丑变老的。”

    江小司看着沈蔻丹一脸安静满足的微笑似懂非懂的点头,原来是自己要得太多了,才会这么痛苦难过。

    沈漠晚上回家竟看见江小司站在他家门口,一时不由愣住了。

    江小司穿着白色的棉布长裙,坐在石阶上,看到他回来慢慢站起身。

    沈漠不知该怎么面对她,只能定在原地不说话。她胸前挂的钥匙亮闪闪的,刺得他眼睛好疼。

    “对不起,之前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江小司低下头踢踢地上的石子,很认真的跟他道歉,“我很努力的想要挽回,是因为不想没有努力过,就轻易的放开你的手。在我的心里,你比一切都要珍贵。”

    “你不要不开心,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我来,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

    沈漠阖动了下嘴唇,却发现自己心痛得几乎发不出声音,她要和江流离开了么?

    江小司对他轻轻笑了下,带着留恋、不舍还有祝福,像清晨第一缕阳光下盛开的花。她从他身边慢慢走过,沈漠低着头,看见她轻扬的裙角和洁白的脚踝。

    “再见,沈漠,再见。”江小司不敢回头,怕自己忍不住哭出来,她不要再在他面前哭了。否则在他眼里,永远只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沈漠用力握拳遏制住自己想要拉她回来的手。她说再见,如同诀别,这真的是诀别。

    沈漠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居然是他见她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江小司起了个大早,楼上楼下来了个彻彻底底的大扫除,打发老爸出去买早餐,然后从怀里取出珠子用布包好放在柜子里,出了门。

    她的怀里揣着一个小瓶子,是江流他们改良过的脱骨香的药。虽然比苏碧喝的那个要好一些,但是成功率依然极低。而自己,也不一定有苏碧的运气。或许是命丧当场,或许是变成怪物,或许是消失不见,不论哪一种结局,她都不想老爸眼睁睁看着伤心。

    世上总是有人渴求长生,却也有像她和苏碧这样的傻人,只想做平凡人,只想平凡的被爱着。

    “蔻丹,小司不见了,她拿走了脱骨香!”沈蔻丹接到江流电话的时候,正在车上,她从来没听过江流用那样颤抖和恐惧的语气说话。

    “江流,别急,她知道喝下脱骨香的后果,一定往人少的地方去了,我们还有一点时间。我问一下我叔,看阿卫和阿音是不是还跟着她。”

    沈蔻丹连忙打电话给沈漠,沈漠退了几步跌坐在椅子上。昨天晚上江小司来见他时,他就该意识到不对的。

    “没有,不过我能知道她在哪里。”不久前江小司才吸了他的血,用法术可以确定她的位置。沈漠拿着电话的手抖个不停,他恨死了这个总是在他耳边传出噩耗的东西。

    找到地点,电话告诉沈蔻丹,他疯了一般冲出门,坐上出租车。

    原来,她还是没有放弃他,她以为自己是因为她的身份才跟她分开。那个傻瓜啊,他根本就不在乎她是人还是僵尸,他只是想要她好好的!

    江小司在漫月谷,沈蔻丹离她的位置最近,一遍遍拨打江小司的电话却总是被挂断。却在最后,收到了江小司的短信。

    “蔻丹姐,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请你替我照顾老爸,陪着他。”

    江流同样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几个字:“老爸,我爱你。”

    知道一切都来不急了。

    江小司面色平静,轻轻摇荡瓶中芬芳透明的液体,妙嫣曾跟她说,没有努力到最后一步,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爱情的。当时觉得她太执着,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一样。

    她知道自己很傻,至始至终不肯死心,其实是因为沈漠分手的借口是因为她是僵尸,却从来没有说过不再爱她……

    她叹气,笑自己的执着,却终究还是举起脱骨香,一饮而尽。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