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67章 努力分手与努力挽留

    江小司醒来睁开眼睛,可以透过树木看到满天的繁星。

    夜风很凉,吹得她好冷。她衣衫褴褛的躺在草地上,四周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只听见虫鸣声。

    她怔怔望着天空发呆,隐约记得就是在这里自己被打回了原形,丑态毕露。被鱼水心钉在了树干上,然后沈漠来了,沈漠看见她这个样子了,她还,吸了沈漠的血……

    舔舔嘴角,美妙的RH的味道,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沈漠终于还是知道了,知道她其实是一只僵尸。

    他生气了,他嫌弃她了,所以他不要她了,他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胸口好痛,不知道是因为伤还是因为什么。江小司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岸边有只船停在那里。她划回去,回旅店,想要找沈漠。

    找他做什么呢?她不知道。她想要解释,她想要他别生她的气,她想求他别不要自己……

    可是沈漠已经走了,带走了属于他的行李。地上只有她的拖鞋孤零零的躺在那里,于是江小司抱着膝盖,靠墙坐了一整夜。

    还能怎样呢?至少他救了自己,没有让鱼水心继续折磨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他一个那样厌恶非人的人,在发现被自己欺骗后,就算捅自己几刀以泄愤都是情有可原。自己还想怎样呢?他的态度已经明摆着了,难道自己还去死缠烂打,等他把自己收了么?

    第二天肿着眼睛独自踏上回程,脱骨香里空荡荡的,老爸还没回来。珠子依旧在她身上,可是如今,她的身份已被揭穿,它再给不了她更多的保护和掩饰。

    伤口快速的复原,其间江小司无论给沈漠打多少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发多少个短信都没有回应。

    她在留言信箱里不断道歉,告诉他是自己错了,不应该骗他,求他原谅自己,不要不理她。她去学校他还没有回来上课,她去他家里没有人在,她到处找也找不到他。于是在他家里住下,日日等,夜夜等,她不信他不回来。

    终于一周后的深夜,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沈漠看着蜷缩在客厅沙发里的江小司面无表情,阿卫和阿音一直跟在她身边,他自然知道她的行踪。一直逃避下去不是办法,他终归还是要狠着心面对她、拒绝她。

    “沈漠……”江小司看到他光着脚跳下沙发跑到他面前,却伸出手却不敢碰他。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防卫和厌恶像一座堡垒,将她隔绝其外。

    沈漠看着她的脸,只是短短几天而已,竟然苍白憔悴成这个样子。自己到底是何苦,这样折磨她折磨自己?

    “江小司,我们分手吧。”沈漠冷冷的说,看着那张脸上初时见到他的欣喜慢慢绽裂成伤心欲绝。

    “你走吧,不要再来了,我不想看见你。”沈漠背过身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我、我怕你讨厌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不要分手,我不要……”江小司从后面抱住他,泪水沾湿他的后背。

    沈漠推开她:“你还不明白么?不是因为你骗我,你是僵尸,我是人,我们本来就不应该也不可能在一起。你知道我对非人有多厌恶,现在马上走,我还能至少当你是我的学生,不要缠着我,否则我会让你僵尸都做不成!”

    犹如一盆冷水,熄灭江小司所有的希望。她紧咬着下唇不知道还能对这样的结局做如何的抗争,沈漠再次变回她之前认识的那个冷酷无情的人。她是僵尸,他是道士,从一开始,他们的立场根本就是对立的。可是她渴求了他的爱,他也给了她,到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再反悔收回去?

    沈漠打开门要她出去,心像被撕裂了一样,她拼命抱着他不肯放开。沈漠使劲推搡着她,她的指甲甚至划破他的衣袖,爱情到最后竟然像一场绝望的厮打。

    “我爱你,是人是僵尸又有什么关系?”江小司泣不成声。

    沈漠狠狠咬着牙:“不要再孩子气了,你是僵尸,永远都只能是个孩子,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你?”

    “我会长大,我真的会长大,你等等我,再给我一点时间……”

    沈漠心痛如绞,再受不住她这样流着泪的哭求,别开头去,大喝一声:“阿音!送她回去。”

    顿时江小司被一白衣女子抱住,往山下飞去,可是哭喊声依旧不断传来。沈漠用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和情绪,瘫坐在沙发上。

    爱一个人,不仅仅是占有,而是要替对方着想,是要让她平安,是要让她幸福。

    他好不容易明白了这一点,不要用泪水,让他功亏一篑。

    沈漠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来望着发呆,里面是那对刚刚做好,他们却再没有机会戴上的戒指。

    有的人面对即将失去的爱情是微笑着放手,说祝你幸福。有的人是心怀怨恨,伤害对方,或者同归于尽。也有的人则爱得病入膏肓,只能拼劲一切去挽回。

    江小司心智上不过个不到十六岁的孩子,丢失了玩具,可以哭闹可以重买一个。失去了爱人,她又能怎么办呢?

    一次次被沈漠拒之门外,一次次面对他残酷无情的话语。整个世界似乎也随之坍塌,她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实在不懂,人类的爱,都是这样说变就变的么?他怎么可以接受了她,对她那么好,给了她那么多甜蜜,又转身离开她?

    夜深,她站在沈漠的床边,打扮成大人的模样。穿着高跟鞋和短裙,脸上画着五彩迷离的妆。她爬上他的床,她哭花了眼影,她说:“我会长大的,成人能够做的事,我也可以做。”

    沈漠那一刻几乎想要杀了自己,恨她的执着和不肯放弃,更恨自己的自私冷酷,非要把她逼到这一步么?

    她在对他表白被拒绝的时候,还可以强逞笑容的昂着头回去,不来学校,再不相见。可是如今,是深到怎样的爱,让她放下了曾有的尊严,低声下气的哭着求他不要离开?

    “江小司,你不要再发疯了!不要把自己弄成这个人模鬼样的!你让我觉得恶心!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

    沈漠把她赶了出去,在家中到处都贴了符纸,哪怕有钥匙,江小司也再进不去了。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她已经把整颗心都掏给了沈漠,可是那个人却说不要就不要了。如果是之前,她可以假装放手得很洒脱。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完全失去了理智。跟任何一个爱疯了的女人一样,只要沈漠不离开,她什么都可以做。

    可是,她还是从没在学校或者办公室找过沈漠,也从没在人前纠缠过他。她不想影响他的日常生活,不想有任何与他名声不利的传言。也给自己,保留了最后一份尊严。

    骨子里,她是高傲的,任性的。千年来,她活得那样骄傲自由,集江流和身边所有人的宠爱与一身。可是面对沈漠,面对他那颗她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的心,她就那样的低到尘埃里去。她哭她闹她求,可是爱情,是你越想用尊严去换,越换回不了的。

    凌晨三点,江小司在教学楼上给沈漠发了短信。

    “我在九楼天台,四点之前你不来,我就跳下去。”

    叶秒曾经用自己的生命做威胁,击碎了一男人的逃避,赢得了爱情。她曾经觉得她很傻,太傻了。命是自己的,怎么能被男人的爱情所左右呢?她笑她,女人总爱在感情里耍这样那样的心机。

    可是轮到她自己,才发现,已经到了要用死来证明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得不到爱情就放弃生命的做法究竟可悲到什么程度。

    她依稀还活在和他热恋的幻影里,她不肯清醒,也不愿意相信。她只是想证明,他真的是不是已经厌恶她到了这种程度,她是死是活,他都不关心。

    每一秒都是如此难熬,她本以为,沈漠不会来了。可是最后他还是来了,他站在楼下仰望着她,却用一句话,抹杀了她最后的希望。

    “我来,是想要告诉你。”沈漠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想死,就去死吧,如果死得了的话。”

    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江小司看着他的背影,凄然一笑,是啊,她忘记了,自己有一半是僵尸啊,跳个楼而已,怎么会死呢,又威胁得了谁?

    沈漠继续往前走,听见那声沉闷的,物体从高空坠落的声音,脚步都没有停一下。江小司必须自己学会长大,如果这些痛苦,能让她忘记自己或憎恨自己的话,就都是值得的。

    “主人!”阿音在耳边不忍的唤他。

    “不要管。”沈漠声音已经沙哑得说不出话来了,双目赤红的空洞望着前方。

    “江流回来了,没关系的,没关系……”他重复的低喃,似乎在用力说服自己。

    那个傻瓜怎么敢就真的跳下来了,她有一半是人,不会死,但会疼啊!

    沈漠身体仿佛也被撕裂了一般,每一步都像行走在针尖上。他承诺过要保护她的,他答应过不让她再受伤害的。他却这样残忍无情的逼她从楼上跳了下去,哈哈,他怎么不去死呢?

    江小司瘫在血地上,看着沈漠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真的,真的一下都没有回头。

    就那么怦的一声,砸断他们之间所有的牵绊。那么多的血,不知道是谁的心,碎了一地。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