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64章 继续热恋中

    南方一座古镇新出土了大量文物,沈漠要去一阵子不放心,便把江小司也带上了。

    两人不是第一次一起出门旅行,但是这次关系不一般。江小司显得异常激动,毕竟热恋中的出行跟度蜜月没什么不同。

    江流最近废寝忘食的在完善“脱骨香”的配方,正要出远门找药材,沈蔻丹也跟着去,于是两路人马各自往北往南行。

    下了飞机,又坐了五个多小时车,到达小镇已接近傍晚。

    因为要第二天才开始正式工作,二人决定先到处逛逛。雇了条船,顺流而下,欣赏两岸景色,顺便在船上吃了顿热腾腾的火锅。

    沈漠对和江小司以恋人的关系相处还不太习惯,但是江小司总是精力充沛、笑声不断也感染了他的情绪。他这人一向是严肃沉闷的,那么多年一个人过的生活也是单调枯燥。没什么朋友,唯一在乎的亲人,也因为他的过错,全部死掉。那种只能听着凄惨哭叫而无能为力的绝望,在他心底留下了巨大阴影。

    他把自己关在仇恨和内疚中转眼那么多年,从未好好体会过什么生活的乐趣,甚至任何的快乐,都会有犯罪一样的负疚感。

    他有时也会问自己,自己喜欢江小司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是不是只是因为她让他感觉解脱。他在她眼中,可以看到纯粹的自己。就好像一只对你全心依赖的小白兔,你也会忍不住全心去呵护它。看着江小司难过,他的心里更难受。沈漠无法确定这种想要保护的感觉是不是爱情,但是如果这是江小司想要的,他可以给。

    二人坐在船舷,江小司枕在他腿上看着天上的晚霞,夕阳的余晖洒在河面波光粼粼,两岸细脚伶仃的吊脚楼掩映在青山绿水中,远处几个光着身子的小孩在河里打水仗。

    江小司握着沈漠的手,小脸在他掌心里蹭着,说着一些漫不着边际的孩子话。沈漠每次和江小司在一起,内心总是同时涌动着巨大的满足和不真实感。这样的事以前根本就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他是个对别人残酷对自己更残酷的人,可是此刻他却妥协了,面对这份感情他变得软弱和贪婪。他想要永久的持有这种温存这种幸福感,竟也开始渴求世人所说的长相厮守。

    下了船,两人踏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在古镇里散步闲逛。两边都是古色古香的各种铺子,卖银饰的、卖梳子的、卖蜡染的、卖特色小吃的,什么都有。沈漠依旧是一袭黑衣,不过没扣扣子,衣袂飞扬,像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一样。江小司穿着粉红碎花的雪纺裙,白色凉拖,斜跨了个流苏小包,刘海上还夹着星星发卡,看上去很乖的模样,越发显得年纪小。

    两人踏着青石板上的余温,手牵手慢慢往前走,江小司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店,就会把沈漠拖进去。

    “沈漠,马上六一儿童节了,你送我个礼物吧?”江小司抱着他手臂撒娇。在一起之后,她就改口管他叫沈漠,因为沈漠也总是连名带姓叫她江小司。

    沈漠哭笑不得:“儿童节礼物?你还小么?”她是故意不断提醒自己已经是大叔了而她还是小朋友,自己老牛吃嫩草是吧?

    江小司嘿嘿笑:“可是最近没有什么其他节日了,送礼物总要有个名目啊。”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戒指,我们买对戒吧?”

    见沈漠点头,江小司拉着他往一家家银饰店里钻。因为两人都是这方面的鉴赏高手,结果挑来挑去也没有满意的,便订做了一对。没有任何花纹,就环中间有一道凹槽,缠着红线,样式简单别致。量好尺寸,交了钱,两天后直接来取。

    出了银饰店江小司高兴坏了,一手与沈漠十指相扣,一手举着糖人左右舔着。

    他们走到一座城楼下面,有人弹着吉他在唱歌。江小司围过去驻足听了两首,往吉他箱里扔了点零钱。

    “真好听,听说这里的酒吧街很出名,经常有小型的演出,我们也去逛逛吧?”

    “脱骨香就在酒吧隔壁,你还没去腻啊?”

    “谁说近我就经常去了?我老爸说我还没成年,不让我去那种地方,我倒是和李月依偷偷去GAY吧玩过几次。”

    沈漠无奈摇头:“明天晚上再去吧,现在时间不早了,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本来县里有安排城区的宾馆住宿,不过为了玩着方便,两人打算住在河边,有各色各样的小旅馆,名字诗意,装修也很独特。

    结果江小司挑来挑去,挑了一家叫“一夜情”的,沈漠满头黑线。

    “两间房。”

    “一间房。”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最后沈漠无奈妥协:“好吧,一间房,两张床。”

    房间还算干净整洁,江小司抢着要了临河靠窗的。洗完澡,倒也还乖,老老实实在自己床上躺着看电视。可是等沈漠洗澡出来,见他湿淋淋的头发滴着水,穿睡衣的慵懒性感模样,再也忍不住的扑了上去。

    沈漠翻完这次的工作资料,江小司已经趴在他胸口睡着了。不知道梦到什么好吃的,口水吧哒吧哒的流着……

    沈漠无奈,把她抱到另一张床上,关灯睡了。黑暗中,隐隐约约看不清江小司的脸,让他有患得患失的感觉。或许是他太多心,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的工作到下午两点多就结束了,江小司非拉着沈漠租自行车来骑。

    “坐汽车晕车,自行车你总会吧?”

    江小司看着沈漠阴云笼罩的脸,惊诧的笑道:“你不会?哈哈哈!没事的,我教你啦。”

    可以看到沈漠学骑车,说不定还会摔倒出糗,江小司怎么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照相机准备好,随时拍照。

    原本扶着沈漠自行车后面的也悄悄撤了手,不料人家只是起初微微晃了几晃,便很快找到平衡技巧,骑得又快又稳。

    江小司遗憾的切了一声,快跑几步,便跳上了沈漠的后座。沈漠刚会骑车,哪里带得了人,顿时车子一歪,两人在地上摔做一堆。

    江小司反倒乐得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沈漠铁青的脸,踮起脚亲亲他的下巴,拉着他继续骑。

    很快便熟练了,沈漠载着江小司在古镇的小巷里穿梭着,江小司一手紧紧环住他的腰,一手拿着相机四处张望拍照。不时又停下来吃些好吃的。

    “要是可以永远在这里就好啦,我幸福死了!”江小司把脸靠在沈漠背上。

    “那你就住在这里吧,每年六一儿童节我来看你,给你投食。”沈漠难得冷幽默一把。

    江小司使劲咯吱他的腰,自行车也跟着左右乱摆。

    “别闹了,等下翻河里去了。”沈漠笑了起来,可惜江小司在他身后没看见。

    下坡迎着风,江小司道:“快快,张开双臂,我们来泰坦尼克。”

    沈漠哭笑不得。

    晚上在馆子里吃了些特色的小炒,玩了篝火晚会,看了些表演,沈漠便带江小司去逛酒吧。夜色撩人,听着乐队唱歌,江小司吃了许多爆米花。再三撒娇耍赖皮,又喝了些酒。

    沈漠受不住吵,两人坐了半个多小时便起身离开。走到河边,水车在呼噜噜转着,旁边还有秋千架。

    江小司坐上去,沈漠推了几把,结果江小司非要他一起坐。

    “不行,我头晕。”沈漠连忙拒绝,却被江小司硬拽上去。

    江小司坐在他腿上,环抱着他的腰,一脸贼笑,脚还一翘一翘的。沈漠没荡多久就晕晕乎乎的了,听着江小司说着软绵绵的情话,脸不由有些微红。月色、霓灯,一切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突然一阵未知的惶恐,他是怎么肯让一个人这样深的刻进他心里?让他想给她全部的关怀,全部的宠爱……

    “江小司……”

    “嗯?”

    江小司回转头,仰望着他。沈漠低头,轻轻碰了碰她的唇。

    却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之间最后一个吻。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