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58章 小鬼和影子妖怪

    陈自如只是个非常普通且存在感稀薄的男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黑不白,眉毛总是耷拉着,看着没什么精神。扔在人群里,就是他妈估计也不能一眼把他认出来。能不说话的时候他尽量不说话,哪里人少他往哪里钻。小时候人家在户外踢球,他就躲床角看漫画,长大了人家在酒吧夜店泡MM,他就在电脑前面看A片打手枪。

    总而言之,典型一宅男,自闭自卑、同时又自大闷骚。大学毕业在外工作过两个月,实在没法适应,便又辞职窝家里了,偶尔编个程什么的,勉强混口饭吃。不知不觉就三十岁了,生日那天想着很久没出门了,转眼而立之年,从没交过女朋友,从没谁陪自己过过生日,实在是悲剧。今个就自己给自己庆祝下,买个蛋糕吃。结果刚出蛋糕店就给车撞了。

    当时他脑子一片空白,耳朵里只听见巨大一声响,有玩CS中弹的感觉,不过倒不觉得疼,只是一个劲嘀咕着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吓得肇事司机脸色惨白,结结巴巴的他有没有事。

    陈自如扭扭脖子,使劲瞪那司机一眼。生日蛋糕散落在地,奶油满地都是,和着血看着腻腻的恶心极了。

    嗓子里似乎是被什么卡住,他咳了几下咳不出来。满脑子不知为何全是苍井空啊,松岛枫啊的红果果身影。

    来不急了,心里一个声音在大喊,于是他拖着有些瘸的腿拼着命往市里著名的红灯区赶,面容严肃而郑重,犹如烈士视死如归。

    在一自称玛丽丝的小姐身上运动完毕后,他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团青气,然后微笑而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在人世匆匆三十年,拖着已死残躯,步行三十里,奋战三分钟,实在称得上是一壮举。陈自如同志在完成终于不是处男了的临终遗愿后含笑九泉,却把玛丽丝吓个半死。

    之后玛丽丝发现自己怀孕,却堕不下孩子,医生疑惑,胎儿明明都没有呼吸,死胎一个,却在肚中慢慢成形。玛丽丝万般无奈,生下孩子,扔在医院不管,偷偷跑了个没影。这个爸爸死了妈妈不爱由鬼精孕育人胎成形的小孩就是之后的鬼婴。

    他不识善恶,不辨是非,从出生开始,只是顺着本能的找妈妈。他比那些被扼杀在肚子里的孩子少几分怨气,所以虽然顽劣不堪,却多是恶作剧性质。但灵力强大,破坏力也是惊人的。

    他从一开始就喜欢江小司,是因为江小司身上同样的半人半僵尸的同类气味,还有江小司是女的,这样一只同类,他觉得理应就是他妈妈。所以之前会偷偷跟着江小司,甚至不怕死的钻被窝里跟她一起睡。

    这次好不容易被放出来,他到处乱转依然是找不到生母玛丽丝,只能跟着很像妈妈的江小司。可是吃了几次亏,又害怕江流和沈蔻丹,只敢远远躲着偷看。虽然知道自己出现肯定会被抓起来,可是这时候看见江小司一个人在哭,他还是忍不住露了面。

    江小司看着面前的棉花糖,好像一朵漂浮的白云,在灯光下由其扎眼的反着光。

    鬼婴缩在路灯后面,偷偷伸出一个脑袋看她。

    江小司看到他半透明的身影也吓一大跳,顿时就忘了哭。衣袖一抹眼泪鼻涕,慢慢站起身来。那鬼婴连忙又躲到路灯后面去,却没有跑。

    江小司一直很想亲手抓他回来,可是此刻却没了心情。看见那朵棉花糖,心头有了几分暖意。他是在安慰自己么?上回也是抢了自己的棉花糖,他好像很喜欢?

    江小司接过糖轻轻咬了一口,软软的,很甜,以前老爸也经常买给她吃,还有沈漠……

    她还记得一年前他们一起逛庙会,那时候明明都还好好的。

    江小司无奈苦笑,朝着鬼婴招招手,他踌躇半天,终于还是飘了出来,却不敢靠江小司太近。江小司在兜里掏来掏去,想找个玩具什么的逗他玩,却除了几毛钱硬币,就只有一盒可能方才在店里招呼客人时不小心揣错了的保险套。

    随手拆开来,把那套套在裤子上擦了擦,右手两枚角币晃了晃,鬼婴好奇的看着她。就见她手一扬,硬币不见了,已经跑到保险套里。

    江小司右手在空中抓了一把,好像握着空气般灌入左手的套子里,犹如变魔术,套子越来越大,鬼婴好奇的靠上前来想看个仔细。

    很快套子仿佛被吹了气般鼓成了个小气球,两枚硬币在里面叮当作响,江小司在尾部打了个结,轻轻在手中上下抛着。

    “玩不玩?”

    鬼婴睁大的眼睛,看着江小司轻轻把保险套气球抛了过来,情不自禁的开心的跑过去接,却因为没有实体接了个空,又连忙追上去,吹一口气把球吹回江小司手中,江小司又轻轻拍出,鬼婴又呼呼的跑过去吹。从来没有人和他玩过游戏,他很开心,笑声咯吱咯吱的。

    江小司也兴致勃勃,抛球的角度越发刁钻,可是鬼婴总是能很快飞过去接到。

    她便使诈手指了指他后面:“你看那是什么?”

    鬼婴刚一转头,她便跳起一记扣杀,鬼婴仓促的刚准备吹,球已到面前,竟把他罩了进去。他团成椭椭的球形,显得更Q了,脸跟在哈哈镜里放大了一样,大眼睛无辜的眨着。

    江小司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鬼婴本就没甚形状,一用力,伸出两只胳膊来,然后又伸出两条小腿,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几圈,不知道是碰到什么尖锐的东西,保险套终于不负重压,爆掉了。鬼婴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然后居然哇的哭了。

    江小司连忙一边笑一边跑过去,蹲在他面前:“吓到了?”

    鬼婴摇摇头指指地上破布一样的保险套,还有落出来的两枚硬币,意思是气球破掉了。

    “没事,你要喜欢,我明天给你买,还有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还有可以飞的。”

    鬼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江小司摸摸他的头,虽没有实体,但隐约能感触到能量团,就像密度不同的气体。

    “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不然老爸要担心,你和我回去么?要是还想再在外面玩一段时间,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你不能到处捣乱。”

    鬼婴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

    “你是怕回去后又被关起来么?你只要不淘气,一直乖乖的不闯祸是不会关你的,我老爸其实人很好。”

    鬼婴犹豫了一下,坐在地上向她伸出手。江小司便也弯下身子把那团几近于无形,轻的跟羽毛一样的小家伙抱了起来,作势搂在怀里。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比较方便,就叫小鬼好不好?”

    小鬼点头,眼睛看了下地上的两枚硬币,硬币自动飞到了江小司的兜里。

    晚上被这小家伙一闹,江小司也没什么心情难过了。回去之后,跟江流求了很久的情,小鬼躲在她身后东张西望。

    江流并不是很赞成放任小鬼在外面,虽然现在他看起来很听江小司的话,但是小孩天性是好动的,而且他那么小,你跟他讲道理他完全不明白,容易任性不懂得体谅。心情好时的确是天使,可是发起脾气来,就非常难驾驭了,何况破坏力还这么强。

    可是抵不住江小司不停的扯着他袖子撒娇,江流也只能依了,小孩果然是磨人精啊。

    江小司跑去睡觉,小鬼也乐呵呵的跟着去了。以前江小司还总缠着跟江流睡,这两年基本上都一个人。江流难免还是有点失落,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仿佛在倒数着她的离开。

    鱼水心很吃惊,江小司离开以后,沈漠一直缓缓的喝茶不说话,虽然他时常如此,可是从未像这样浑身散发出悲哀的苦涩。仿佛言不由衷,又仿佛逼不得已。

    鱼水心怔了一下,笑着捡起一旁的毕业证书,坐在他身边慢慢翻看着:“干吗愁眉苦脸的,刚刚不是拒绝的很坚决么?你总不会是喜欢上那个丫头了吧?”

    沈漠手中的茶杯顿了一下,却没有说话。没听见他的反驳,鱼水心惊讶的坐直了身子,睁大眼睛看着他。

    “你真的喜欢上她了?”

    沈漠拧眉,也露出有些困惑的神情。

    鱼水心有生以来第一次见沈漠这样,不由严肃郑重起来:“那你还什么也不解释,故意让她误会?”

    沈漠被她这么一问,显得更加心烦意乱,看着那毕业证书,总感觉这两年好像自己利用江小司的感情,还有暧昧不清欺骗了她。当初明明给了她希望,如今又狠狠拒绝,搞得自己也越来越莫名其妙。可是他们俩,又怎么可能在一起……

    如今这样明确的拒绝,她是不是终于能够死心?她是不是恨透了自己?

    沈漠站起身往外走,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混蛋。总是越想保护的重要东西,却到头来越是拖累和伤害。

    鱼水心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深深的沉思。那个江小司本就有些古怪,不过是个孩子,能有什么本事,竟能叫沈漠这样大失常态?

    她凌空画圆符,指尖一点,一个不见面目的黑影躬身立在她面前,是她收服多年一直随侍的影子妖怪。

    “主人有何吩咐?”

    “帮我去跟踪调查这个人,身份家世背景,所有一切务必清清楚楚,尽快跟我汇报。”鱼水心把毕业证上的照片指给他看。

    “是。”黑影瞬间消失不见。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