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56章 死在手里的爱

    很快,不到三天,案子就有了结果。

    不出沈漠所料,所谓的“劫匪”因为人没杀死没拿到钱,一开始还不信,以为是雇主赖账,后来一看新闻,人还真活了。又去掘尸,发现尸体果然不见了,才知道真的撞了邪,他们当时把那女的脖子都快割断了,怎么可能活过来?两个人吓得连工具什么的都忘了拿了飞快跑走。不需要进一步调查,光凭残留的指纹已经将两人捉拿归案。

    稍一审讯,什么都招了。包括是受苏碧的妹妹苏红指使,跟踪苏碧到外地,然后乔装劫匪杀人,本来苏红交代他们二人要苏碧的结婚戒指,可是二人到处都没找到,她就有气,以为是二人私吞,再加上没过几天,苏碧居然又完好无缺的回来了,和付云开的婚礼如期举行,她更是气的不肯给钱。她第一次买凶杀人,没有经验,虽没有和杀手直接交涉,但警察稍一查便查出来了。

    江小司对这结果大吃一惊,问沈漠:“你早就知道是苏红杀的?”

    沈漠道:“杀人动机无非就那几样,为情、为钱、为仇,那天苏红在付云开身边,对付云开的担心远大于她对姐姐去世的悲痛,通常情况下,姐姐肯定比姐夫要亲,姐姐死在姐夫怀里,一般人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怀疑的。可是苏红就那么肯定,苏碧不是付云开杀的,却并没有任何充足的理由,光是说他们相爱,这年头相爱到头来互相伤害的人多得去了。

    她当时的动作神情,很明显心里是喜欢这个姐夫的,两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难免反目成仇,所以她已经有了想要苏碧死的动机。而且她那时的眼泪太假,很明显心里在窃喜。只是这些都是主观推测,她有那个想法,不一定就付诸了行动,暂时不能把她怎么样,还需要更有力的证据。何况苏碧淹死在泳池的那个晚上,她和一堆人打了通宵麻将,有不在场证明,所以从上一个杀害事件反而更容易下手。”

    江小司恍然大悟的点头:“可是,她又是怎么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凌晨三点潜入付云开家里,淹死本应该在床上睡觉的苏碧的呢?”

    小唐在一旁也频频点头,疑惑的看着沈漠。

    沈漠扫视他们一眼:“我什么时候说过苏碧是被苏红淹死的?”

    “你刚刚不是说……”

    “我只是说苏碧是被苏红买凶杀的,第二次淹死苏碧的,不是苏红,是付云开。”

    “啊?”江小司张大嘴巴,她刚刚才在心里为付云开平反,结果沈漠就给了她个晴天霹雳。

    “为什么?付云开为什么要杀苏碧,还是说他其实和苏红早就有了奸情,第一次苏红没成功,所以第二次由他亲自动手么?”

    沈漠冷笑一声:“为什么?这就要去问问付云开本人了。”

    几人来到医院,因为付云开依旧神智有些不清,由警务人员看管着进行治疗。

    “他在装疯卖傻么?”江小司看着付云开空洞的眼睛。

    沈漠摇头:“只是不肯接受现实罢了。”

    “现实?”

    江小司看着沈漠走到付云开床边,搬了把椅子悠然坐下。

    付云开靠在病床上,怔怔的看着手中当初送给苏碧的结婚戒指。

    房间里只有林强、小唐、江流、沈漠、江小司还有他五个人。安静的只听见吊瓶里,药水一滴滴落下的声音。

    沈漠开口道:“付云开,你为什么杀苏碧?”

    付云开呆呆的没有反应。

    沈漠又问:“那你知道,为什么苏红要杀苏碧么?”

    这下付云开猛的抬起了头,原本浑浊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苏红杀了苏碧,你知道么?”

    付云开艰难的开口:“你说什么?”

    “苏红因为喜欢你,所以一直想苏碧死,她好取而代之。我想你应该是知道她对你的感情的吧,估计她应该向你表白过,或者说是试图勾引过你几次,但是都被你严厉拒绝或者训斥过。所以她心底更加恨苏碧了。我们已经把逮捕,她也全都招认了,苏碧是她杀的。”

    付云开这下仿佛才从自己悲伤的世界里清醒过来,逐渐恢复理智。

    他是一个聪明有才华的人,江小司在心里这么评价,不然不可能从一个穷光蛋混到今天那么成功,而且两姐妹都这么爱他。

    “苏碧不是苏红杀的,她在替我顶罪,苏碧是我杀的。”

    付云开突然开口认罪,倒把其他几人吓了一跳,没想到事实来得这么容易,只是他们要的不光是结果,还有真相。

    小唐怒道:“你为什么杀苏碧,你不是爱她么?”

    付云开拽拳,握紧手中的戒指,眼中又是痛恨又是不甘:“我是爱她,可是她不再爱我了。她要离开我,她要和所有人一样离开我!我怎么准!我把她摁到泳池里,一下又一下,她起初还挣扎,她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我心软了,可是我一想到她要离开,我控制不住,我……”

    江小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大声道:“怎么可能!苏碧怎么会想要离开你!你知道她为了能回到你身边,冒了多大风险,受了多少苦么?她怎么会离开你!”

    付云开凄苦一笑:“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我以为她很爱我,我拼了命的努力只为了给她好一点的生活,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可是她要走,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她失踪了整整一个月,什么消息都没有,我急得快疯了,我到处发寻人启事,我到处找她的消息。可是她突然又回来了,她什么也没有说,我欣喜万分,给她我力所能及最盛大的婚礼。可是她变了,从那以后她和我呆在一起总会出神,她很少笑,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知道,她是外面有男人了,她爱上了别人,她失踪的那一个月,肯定是跟那个男人跑了!我嫉妒疯了,我请私家侦探调查,我跟踪她。后来我发现,每天晚上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她都会从我身边消失。我知道她是会那个男人去了,我彻夜守着,可是总是一眨眼她就不见了,我仍然留不住她。那夜我下楼找她,看见她坐在游泳池边,我不知道她是外出约会刚回来,还是睡不着觉在想那个男人,我受不了了,我知道这样下去,她迟早会离开我,像上次一样失踪不见。与其这样,我宁肯杀了她……”

    付云开激动的咬牙切齿,满眼含泪。

    江小司这才知道,原来苏碧竟然是这样死的,简直是太可笑了,她居然两次都死在她最爱最亲的两个人手里。

    “苏碧不是要离开你,她也从没想过离开。根本没有什么男人,一切都只是你臆想出来的。苏碧之所以失踪,是因为苏红派人去杀她!而她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她变成僵尸,她不敢去见你,怕你嫌弃她。她在脱骨香店里买了药,冒着哪怕变成怪物、哪怕魂飞魄散、哪怕世上的人都看不见她的风险吃了药,就为了变回普通人,跟你好好过日子。她派人来说她成功了,我也以为她很幸运成功了不该死。原来药效还是有副作用,她每天晚上不在,不是因为她出去了,只是因为你看不见她,她其实从来没离开过,是你的多疑和不信任害死了她!”

    付云开手中的戒指“咣当”掉落在地,耀眼的粉钻一闪一闪的反射着光芒。就像当初他们两个人推着小板车深夜在马路边上卖糖炒栗子的灯光那样温暖美丽。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