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55章 化血成碧

    江小司和江流跟着林强他们到了案发现场,苏碧和付云开位于城西高档别墅区的一栋豪宅。一下车江小司就闻到了脱骨香扑面而来的味道,浓郁不可捉摸,处在这种香气的包围中,你会发现,原来芬芳和寒意一样,也是会渗骨的。

    江小司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江流与她对望一眼,轻轻搂过她的肩往里面走去。

    房子是两层楼的欧式建筑,还有游泳池,环境相当不错。只是如今到处拉着警戒,有许多工作人员来回走动。江小司一眼就看见了沈漠,一身肃黑,带着白色工作手套蹲在游泳池边。

    “导师。”她跑到他身边,沈漠只是转头看她一眼,又继续望着水凝眉出神。

    江小司早就习惯了他的冷遇,可是这次似乎心里有点失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鱼水心的事变得比平常敏感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沈漠看见自己都是一副很冷淡很不耐烦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有这么讨厌么?

    沈漠吻过她,挽留过她,她心底一直是相信沈漠喜欢她的,可是如今却不知为何正渐渐失去信心。

    小唐在一旁开始噼里啪啦介绍案情。

    “苏碧是被淹死在游泳池里的,因为没有挣扎的痕迹,有可能是他杀,也不排除是自杀。尸体的香味太奇怪,整个泳池里的水全是这股味道,都可以装瓶当香水卖了。所以请你们过来协助一下调查,因为苏碧也有可能是药物致死,或导致精神迷乱,不小心跌落水中。”

    江流点头:“这香味的确是我们店里脱骨香的味道,苏碧也的确是店里的顾客。她是在上个月八号买的脱骨香,这个我们可以提供收据和记录。关于脱骨香,只是成人用品里的一种迷情药剂,是经过检测合格的合法药物,可以让人的身体从内至外散发香味,吸引异性,让夫妻生活更有情趣。苏碧小姐是因为上个月结婚,所以特地在我们店买了这种药,对人绝对没有任何副作用。现在我们的许多顾客仍在服用,这点警局要是怀疑的话我们可以再次送检并接受调查。”

    江流说的的确句句属实,脱骨香对于一般人类而言,只是一味带有催情功能可以散发体香的普通药物罢了。经常和其他香料调和在一起,当作情趣用品出售。他也不是有心想骗小唐他们,他相信说出来他们也能理解,毕竟以前已经一起经历过许多次这种事了。只是现在人多眼杂,许多事不方便讲,台面上他也要拿得出一套说辞来,林强他们好交差。

    小唐自然是相信他的,却也不免疑惑道:“只是这香味也太浓了一点?”

    “可能是人死后,药从皮囊里全部扩散出来,溶在水里的缘故。又或者苏碧小姐当时身上带得有药,掉进水里,脱骨香是遇水即化的。再说如果香味不够浓不够持久,没有一点神奇的话,也不可能成为脱骨香的镇店之宝。”

    “这倒是。”小唐点头,只是这香味虽好闻,却总隐含着一股死亡的味道,不然他也买点,放在车里或家里做空气清新剂,不然林队老抽烟,熏死他了。

    林强看着江流:“这香味我以前也闻到过,是一年前破一起失踪案的时候,楼道里都是这个味。那时还以为是谁打翻了香水,也曾往这条线查过,没查出来是什么牌子,今天才知道,原来是脱骨香。”

    江小司打了个寒战,估计又是哪个服了药的僵尸恢复失败,消失隐身,却又死在楼的某处没人发现吧。

    江流淡淡道:“这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那么多顾客我们不可能全记得,也不能保证他们里面没有坏人。”

    沈漠依旧在一旁沉思,他自然知道这脱骨香的作用是什么,以前他捉过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浑身坚硬如铁,长了七只手臂,足两人高,身上也是有这种味道,后来才知道是想靠吃脱骨香恢复正常人失败的僵尸。

    他没想到苏碧也吃过脱骨香,说起来脱骨香只是药而已,而且是治被僵尸和吸血鬼咬伤的良药,并不是什么邪恶物品。只是是药三分毒,那些人不甘身死的人既然决定吃下去,就得承担失败带来的后果。

    他之所以让江流他们过来协助调查,是想知道这个苏碧之前为什么吃脱骨香,是因为被咬了,还是已经死了。如果是死了,之前是怎么死的?以她现在的模样,应该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已经恢复正常,那么这回,又是怎么死的。这个案子不难,但是他需要把这些线都串起来。

    小唐显然已经完全相信了这香味只是普通的香味,继续跟他们讲案情。

    “苏碧和付云开相恋许多年,上个月刚结婚。这房子是婚后才搬过来的,虽然大,但只雇了钟点工每天来打扫。今天早上九点二十,苏碧的妹妹苏红来找姐姐逛街,却发现付云开泡在泳池里抱着苏碧的尸体,神智已经有些失常。经法医鉴定苏碧是被淹死的,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夜凌晨三点左右,没有其他目击者。我们已经把苏碧的丈夫付云开作为头号嫌疑人,只是他似乎受刺激过大,现在精神状况有些错乱,反反复复只会讲一句话,什么‘不要离开我’,问了半天话什么都没问出来。”

    江小司气愤道:“这个还用想么!我早就知道这种男人靠不住!一有钱了就抛弃糟糠之妻。苏碧肯定是被他杀的!”

    江小司想想挺心酸,苏碧那么不容易,冒那么大的风险,都要变回人陪在他身边,却恐怕没想到,人家早就嫌弃她了。估计第一次,苏碧也是被付云开派人杀害的,她却那么傻,再一次羊入虎口。

    沈漠却摇头道:“不一定,付云开的确有最大嫌疑,但是以他今时今日的势力,完全没必要在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让妻子死在自己怀里。要制造一场意外身亡,对他而言太容易了。”

    江小司觉得这么说也有道理。江流突然问:“苏碧的尸体呢?”

    小唐指了指车:“香味实在太浓了,熏得人头晕脑胀,已经装袋子里了,准备运回去。”

    江流过去看了一下尸体,已经在水里泡得浮肿发白了,却仍然只有香味,没有半点尸腐之气。

    江小司硬着头皮看了一眼,她不是没见过死人,更血腥恐怖的场景都看到过,可苏碧的尸体就是莫名其妙的让她觉得心慌和害怕。

    的确是苏碧,白皙的脸上隐有悲哀的神情,嘴唇紧抿嘴角下弯,似乎在诉说什么不甘。

    是啊,的确不甘,好不容易成功了,以为可以和爱的人长相厮守,却没想到还是一场空。

    “付云开人呢?”江小司问。

    “里面,正在审问。”

    几人走进客厅,装修以白色为主,桌上的鲜花,脚下的地毯,舒适的沙发,都给人很温暖的感觉,每一个角落显然都是女主人很用心的布置过。

    而付云开就坐在那里,埋着头,手捂着脸,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一个跟苏碧有些像的年轻女人坐在他身边,一只手在他背上轻拍安抚,一只手擦着自己眼里的泪。江小司估计应该是苏碧的妹妹苏红。

    旁边的警员跟付云开问话,他只知道摇头,嘴里喊着苏碧,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江小司也拿不准他是真的伤心还是在演戏。

    “我姐不可能是被我姐夫杀的!他们那么相爱!警察同志,请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苏红哭着望着林强。

    小唐最看不得女人流眼泪了,立马满心怜惜的安慰道:“暂时没有发现有盗贼和外人闯入的痕迹。现在关键的是你姐夫,他一直这样不开口,不讲清楚当时的情形,就摆脱不了嫌疑,要我们怎么抓犯人啊!”

    江流上前看了看付云开,低声跟林强道:“的确是受刺激太大,不是装出来的。这样问也问不出来什么,先让他去休息吧。”

    五人坐车回去,林强开车,小唐坐副驾,江小司坐在江流和沈漠的中间感觉很奇怪。

    江流这才把脱骨香其实是治疗被鬼怪咬伤的药物的事给林强和小唐说了。江小司也把之前苏碧出差遇劫被杀的事复述给他们,看有没有能帮助破案的地方。

    小唐吃惊不小:“你的意思是苏碧已经死过一次了?”

    江小司点头:“十有八九是付云开下的手,陈世美,负心汉!”

    “可苏碧回来,他们不是正常举行了婚礼么?”小唐看到一个男人失魂落魄成那样,心头有些同情,“现在也没别的突破口,看来只能等付云开恢复理智,看能不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了,当然他肯主动认罪那是最好。”

    沈漠却突然道:“派人去苏碧当初被杀弃尸的地方看看。”

    “去那里看看?为什么,你是怀疑当初杀苏碧和现在杀她的人是同一伙?嗯,的确有可能,如果是付云开生意上的对手或者仇家买凶杀人的话,不可能那么轻易罢手。”

    沈漠摇头:“不一定是同一伙,但是,如果你明明已经杀害、埋了的人突然又复活了,你会怎么办?”

    小唐恍然大悟:“付云开的婚礼盛大豪华,报纸新闻都有刊登,看着自己明明杀死的人又结婚,我肯定以为撞邪了。如果是买凶杀人,雇主肯定不肯付报酬。我不甘,一定会回弃尸现场去查看的。”

    沈漠点头:“拿钱杀人必定会再三确认目标已死才算完成任务,可是凶手居然得知目标又复活了,肯定不相信,回去掘尸,看到尸体失踪,难免惊慌失措,现场一定会留下痕迹,要是能有目击者更好。这样就能确认苏碧上一回到底是意外身亡还是被买凶杀害了。普通的劫匪,而且是其他城市,是不会注意到杀的人是谁,有没有杀死,是不是会复活这种事的,自然不会回去查看。如果能确定是买凶杀人,就可以查探一下警方这方面的卧底和眼线,有没有听到过谁最近一段时间,说自己中邪了,白干了一票没拿到钱之类的抱怨。通常发生这种事,催讨无门,只能认栽,但必定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一肚子怨气,嘴不可能闭得严的。”

    小唐连连点头,打电话安排调查。要是能把第一次的杀人凶手找出来,这一次的真相就更进一步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