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51章 流年

    又是平安夜,同样下着鹅毛大雪。傍晚七点的时候天几乎已经全黑了,江小司告别同事,飞快的从市博物馆跑出来。两年多了,她几乎没什么变化,为了掩饰自己根本没有长大不得不每天穿着内增高,衣服也尽量买成熟一点的,可是一张娃娃脸还是怎么都遮不住。

    沈漠拿着一把黑伞,正站在对面马路的街灯下等她。一动不动,仿佛凝固成一尊佛。

    江小司看见他的身影嘴咧得更大了,加快脚步,横穿马路,钻到他的伞下。

    “慢一点。”沈漠不满的呵斥。看着跟前的小丫头两颊冻得红彤彤的看着他,不停往手心里呵着气,不由皱起了眉头。

    两年多来,江小司的确完全履行了二人的约定,很认真的学习,很努力的练功,也像别的学生一样对他总是尊尊敬敬的,不会再动不动蹭上来撒娇或者其他。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慢慢的淡忘了,反而看他的眼神越发晶亮火热,让他几乎不能直视。

    他当初之所以那么说,其实也是缓兵之计,想着她拿到学位还有近四年时间,到时候再热的茶也该放凉了。这四年里她在大学里会遇到更多优秀的男生,到时候对他自然就忘记了。

    却没想到江小司跟发疯一样,在短短两年多时间,把该修的课程全都修了,包括他故意给她多加的课程。还自学看了很多书,每天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图书馆里。根本没时间来缠着他,他们见面的时间自然也大大减少,基本都是课上。

    江小司这么听话这么努力,唯一的要求是每个月跟沈漠吃顿便饭。而且是用那样恳求巴巴的口气跟他说,他自然不好再不答应。想当初这丫头,可是每天大咧咧直接闯进他家里混饭吃的啊。

    这个月江小司便挑了平安夜晚上吃饭,正好是周日,她一般这天会过博物馆来实习,这实习还是沈漠帮她联系的。

    对每个月一次的约会,江小司总是特别期待,虽然每次只是简单的吃个饭,席间交流的也只有学业方面的问题,江小司依然开心。回去之后觉得像被打了气一样充满动力,然后又开始期待下个月的单独见面。虽然拿着沈漠家的钥匙,但她再也没有用过。

    这两年吧,虽然有点辛苦,但是她从未有过的充实,觉得比她以前过两百年都要过得有意义。而且有沈漠在,有目标,有期待,她觉得异常的甜蜜幸福。

    沈漠依旧黑色风衣,肃煞逼人。可是只要看见他的身影江小司就觉得温暖。

    “想吃什么?”沈漠举着伞偏过去把她全部遮住。

    “你做的菜。”

    “太晚了,外面吃吧。”

    “那我要吃羊肉火锅。”

    “好。”

    二人慢慢走着,江小司看着周围一对一对的行人,高挂的彩灯,突然想起那时候她失恋蹲在雪地里被沈漠夹在臂下捡回家的情景,不由噗嗤笑了起来。

    “傻笑什么?”

    江小司摇头,伸出手塞进他风衣口袋里,里面果然很暖和。

    沈漠微微耸眉,犹豫了一下,瞪了她一眼,意思她犯规了。

    江小司龇牙笑,她从来都很乖,今天难得过节,稍稍放任一下她不行么?他都不知道她平常要多努力的压抑自己,才能不冲上去把他扑倒。毕竟,他们都是啵啵过的关系了啊,要她突然退会原点,可想而知她多不习惯。

    可是一想到只差几个月自己就可以拿到学位证正式毕业了,就开心得合不拢嘴。到时候,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牵他的手了。所以,还是多继续坚持忍耐吧!

    二人就这么在雪里走着,一个帅一个可爱,不时有行人回头偷偷看他们。

    沈漠带她去了不远处的一家小肥羊,江小司最近很累,吃得特别多。

    “只见吃,没见长点个子,再笨的脑袋也不需要这么补的。”沈漠一边冷嘲热讽。一面不断夹起烫好的羊肉放在她碟子里。

    江小司一听哽住了咳嗽起来,沈漠递番茄汁给她,她咕咚咕咚喝掉半瓶,继续埋头奋战。吃得差不多八分饱了,开始跟沈漠聊一些学校的事情。彼此说话都很小心,绝口不提以前那些事,也不见半分暧昧。

    吃饱了,出门刚好碰见一群T大的学生,大大方方打了招呼。江小司毫不在意他们调侃和揣测的眼神,反正她和沈漠的流言蜚语早就传得到处都是。这反而让她有些得意,因为沈漠终归只和她一人比较亲近,才传得出这样的谣言。

    沈漠的脸更阴沉了几分,江小司在一天天倒数他其实也在倒数。不过她是倒数着自由之日,他倒是像倒数着死亡之日的来临。江小司的毕业时间提前了一年,是他完全没料到的。

    她的脸皮厚和耍无赖沈漠不是没见到过,到时候自己怎么应付她强烈的追求攻势、眼泪攻势?还是说要再一次狠下心拒绝她,伤害她。或者再用一次散心水?

    沈漠有些迷惘。相处愈久,羁绊愈深。他当初留她,是不是根本就做错了?

    每次看着江小司怀抱着期待那样努力上进的时候,他就发自肺腑的涌出很强烈的罪恶感。就算是她成年以后又怎样,她在他眼中依旧还是个孩子,他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他都三十出头的人了。

    可是江小司可不会管这些,她努力了这么久就是在等那么一天,要是再被拒绝,他简直不敢相信她该抓狂成什么样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绝对是她能做出来的事。这两年她看似长大了点成熟了点,其实骨子里完全还是和过去一样的。

    越想沈漠越头疼,步子也走得越快。突然发现身边空了,江小司没有跟上来。刚转过头,一个雪团便迎面飞来,他连躲都懒得躲,任凭雪团砸在身上。

    江小司一见沈漠中弹,不由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好像抽中彩票一样。

    沈漠不理她,自顾往前走,江小司一面滑一面追了过来。和沈漠在一起,如果不是路特别远,一般都走路。她以前懒,最讨厌走路了,总喜欢有江流抱着。如今却只恨路不够远,不能和沈漠一直走下去。

    沈漠送她一直到脱骨香,说了句:“你回去吧。”便转身离开。

    江小司点头说再见,站在门口一直跟他挥手。江流坐在店里透过玻璃橱窗看着,等到沈漠走远,这才出去。

    “老爸,你回来了。吃饭了没,我刚刚路过小吃街给你买了烧烤。”

    江流和两年多前一模一样,连一丝皱纹也未曾多。身上穿着毛衣,给人更加温和的感觉。

    “是你自己想吃吧?”

    “被你拆穿了。”江小司蹦进店里,“雨晨走了?”

    “我回来就让她先回去了。”

    “可惜哦,没口服哦,我们两个吃。”

    雨晨说自己闲着没事干,便毛遂自荐做了脱骨香的店员,江流和江小司不在的时候偶尔过来帮帮忙。

    “学校都还好吧?”

    “好,课程差不多都快结束了,最近开始写毕业论文。老爸你和蔻丹姐发展的怎么样了?”

    “什么?”江流卡住了。

    “你给死人修颜,她就在一边帮忙化妆。她在前面除灵,你就在后面捉妖。简直就是妇唱夫随啊。不时还到千里香去喝两盅,逛逛小街看看电影,说没在谈恋爱也只有雨晨那个笨蛋才相信吧?”

    江流沉默了,这两年和沈蔻丹好像的确越走越近了。因为沈蔻丹是个很理智的人,也清楚自己的僵尸身份,知道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不会说被感情伤害什么的,所以他一向对她从不避讳。这千百年来能有这么一个谈得来又志同道合的朋友是很难得的,他很珍惜,所以也不会在意别人误会。但是小司的话,还是跟她解释清楚比较好。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江小司一边吃羊肉串一边摇头:“你们之所以还在朋友阶段,是因为你们彼此都知道不可能,你始终忘记不了娘亲,而她知道你是僵尸。可是老爸你也能看出来她喜欢你啊,感情是不受控制的,深到一定程度了,总有一天会爆发。你自己拿捏好啊,不要到时候朋友都做不成。”

    江流不由笑了:“我家小司什么时候成恋爱专家了?”

    “闲着的时候我就专门看一些恋爱宝典之类的书。对了,张祈约我明天吃饭。”

    江流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是谁:“他不会是又回头来找你了吧?”

    “才不是,是他和他女朋友请我吃饭,他苦追两年,那女生终于和他在一起了,真是一对冤家。”

    “你要去啊?”

    “可以混饭吃为什么不去,我还要拖李月依跟我一起去。”

    “人家月依现在长得比你高了吧?”

    “放屁放屁放屁!”江小司气急败坏的狰狞着脸咚咚咚往楼上跑,又去量身高去了。

    “女孩子不准说脏话。”江流扶墙哈哈大笑。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