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47章 上身

    江流把脱骨香转给妙嫣,这些天开始打包行李。搬家太多次了,早习惯了分别,他并没有什么感觉,也不对新生活抱什么期待。只要小司在身边,就可以了。

    有很多年的时间,他其实一直在想,如果当初他和柳枝在一起,之后是不是就不会有赵病,柳枝也不会受那么多伤害,最后也不会死。

    赵病可以给她爱情,却给不了她平凡幸福的生活。而自己明明可以给,却终究是眼睁睁拱手将她让给别人。不是因为他不爱她,就是因为太爱她了,所以只能给她成全。再多的痛和不舍,在他看着她那样幸福的在赵病怀里笑着,都变成了值得。他不是圣人,如果柳枝爱的是她,他无论如何不会放手。错就错在,他不应该看得太透彻。

    可是终归他的成全换来的却是柳枝的死,他知道不是赵病的错,可是心里却仍是忍不住恨了那个大局为重的男子。如果是他,为了柳枝别说是放蔡问一命,就是要他牺牲自己的命放弃整个江山他都是愿意的。

    见到沈漠的第一眼,他就觉得他和赵病很相似。虽然他们一个骨子里是傲,一个骨子里是冷,但都是会毫不犹豫为了原则牺牲爱情的人。

    一开始他之所以任由事态发展,是觉得小司喜欢上沈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RH血的关系。就算她真喜欢上了,沈漠也不可能对她一个孩子有什么想法。日子久了,小司的感情自然就会淡。就像小司莫名其妙喜欢上张祈,然后又火速分手一样。就像他的爹爹和娘亲,明明当初那样深爱,抛下一切私奔,历经磨难才在一起。最后感情还不是说没就没了,各自有了新欢,再投入另一段激情似火的爱。千百年来,这样的事情他看得还少么。

    没有什么感情,可以天长地久。

    那些说爱到山无棱天地合的人,必定是没有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他们不懂,再痴狂再深刻的感情,也熬不过时间。而那些依然爱的人,只是因为经历的时间还不够久。

    再久一点,他也快忘了柳枝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样子在心里慢慢模糊,他也快忘了当初爱着她的感觉,还有她死时锥心裂肺的痛楚。

    他一直郑重放在心底,从未忘记的,其实是自己的承诺。有时候,承诺比爱情更持久。

    现在对他最重要的,是小司。

    可是沈漠对小司动心了,就像赵病当初爱上柳枝一样。你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两个相爱的人?在他们看来,以爱之名,做什么都是正确的,所有的阻难都是必经的磨难。

    所以人世间许多恋人,反而如同朋友一样,能够同患难,不能共富贵。能够坚持一段艰难的爱情,却不能守候一段平淡的爱情。

    他越阻止,只不过将二人推得越近。他带小司走,却将她的心永远留在了这里。这是江流最不想看到的,所以这些天,他一直在犹豫。或许,由小司自己做决定才最好。面对感情,他从来都无能为力。

    沈蔻丹扮作小唐的模样,每天大摇大摆到处出入,就不信引不出陆小晚。

    江流要搬家,她还是从雨晨口里得知的。她朋友实在不多,江小司又年龄小了点,雨晨和她谈得来,本身是僵尸,也不怕鬼怪,还肯陪她喝酒,一来二去便成了闺密。一开始雨晨还很怕她,后来熟了发现沈蔻丹性格豪爽,对非人没有丝毫偏见,便也亲热起来。经常拉着她江流长江流短的,讲得沈蔻丹耳朵快起老茧。

    江流要搬家,雨晨自然也要搬,她这些年偷偷摸摸跟着江流他们乔迁好多回了,所以江流不管走哪总能“偶遇”到她。偏偏她又脸皮薄,知道江流只喜欢小司她娘,死都不敢表白。

    沈蔻丹心里难过不舍,隐约意识到自己对江流有好感,但是江流是僵尸,他们不可能在一起,雨晨或许更适合他,便努力断了念头。可是自己得他一次次的帮助,总要送个离别礼物还人情,一般的东西江流肯定看不上眼,古董字画脱骨香里又多得是。

    她一面想着,一面和雨晨在百里街上闲逛,不经意看见“银天阁”古色古香的招牌,眼前一亮,便走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她面前,一脸怒气的指着旁边的雨晨问:“行之,这个女人是谁!”

    沈蔻丹愣了愣,定睛一看,不是陆小晚又是谁。连忙不动声色道:“当然是我的女朋友。”

    雨晨听了差点忍不住笑,被沈蔻丹暗地里掐了一把。

    陆小晚气急败坏,她跟着他好几天了,一直不敢露面,没想到今天居然看见行之和一女的手挽手逛街,实在忍不住了,不顾危险的跳了出来。

    “可是我们俩已经成亲了!”

    “是你逼我的,不算数。”沈蔻丹冷着脸道。

    “怎么能不算数呢,我们都拜了天地!”

    “没有领结婚证当然不算数。”

    陆小晚一时哑言,顿时双眼含泪:“你是怎么从村里出来的?你又要抛下我一次么?那我先杀了这女的!”

    陆小晚指甲飞长,对着雨晨穿心一爪。沈蔻丹拉过雨晨护在怀里,露出后背空当,陆小晚果然收手,却没想到她眼中的唐行之,突然回身,只手结了印往自己眉间一点。

    “行之,你……”

    陆小晚仿佛被定住般,顿时一动不能动。他什么时候学了这么厉害的招数了?是那个臭道士还是臭和尚教给他的?

    沈蔻丹心头一喜,总算捉住了,却只见那身体里一丝幽魂飘出,瞬间消失在半空中,不由皱眉:“又让她给逃了。”

    雨晨惊道:“她能随风逸啊?”

    “陆林有个听风筒,枝干所成,收集了数百年的风,拿给她了,所以每次才逃得那么快。法术好像不太管用,必须换个招想办法困住她。”

    “她好像还没发现你这个小唐是假的?”

    “被情所困的人通常无法明辨是非,何况对这一世的小唐,除了相同的相貌,她又了解些什么。”

    “笨笨笨,比我还笨,那她要是回小黎村呢?”

    “亦休大师在湖边布了阵,她不敢回去的,否则就成了瓮中捉鳖。”

    “唉,一天这样东躲西逃的真没意思,早点把灵魄还回来不就好了。只要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大家又不会为难她。”

    “她不想小唐离开嘛。”

    “可现在他们不也没办法在一起。”

    沈蔻丹摇头,女人的心思总是莫名其妙,她也不理解。

    “那这个身体怎么办?总不能扔大街上吧?”雨晨伸出指头戳戳粉红飘飘的脸,真有弹性啊,她想要这样的身体,她不想做僵尸。

    “带回去,陆小晚一定会回来找的,布好陷阱等着她。”

    江小司依旧照常去上课,找沈漠好多次都没找到。陈安元说他出差了。不由心里黯然,难道连最后一面他都不肯和她见?

    回去路上总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只要是一个人的时候就经常能感觉到。但是这次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同。

    很晚了老爸还没回来,江小司看着一箱箱打包好的行李,连电脑都已经装箱。只能随便抽了本课本翻翻,上面还有她上课画的小人,Q版沈漠。皱着眉,抱着胸,冷冷的酷酷的样子。心头越发烦躁便去洗澡,出来时失魂落魄的,珠子放在洗手台上忘了挂上。

    外面风好像特别大,吹得风铃响个不停,江小司刚把窗户关上,就听见门在响,以为是江流回来了,却没见人进来。打开门,刚迈出半只脚,一道黑影便扑了上来,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陆小晚得意洋洋,她跟踪了江小司一路,始终上不了她身,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护着。再一见她身上的金光竟不见了,而且身上有尸气,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很轻易的一招得手。

    可惜这身子骨太小了,呆在里面憋屈得很,搞了半天江小司居然是半个僵尸,可是连半点法力都没有。这孩子太没出息啦!

    看小唐和江小司关系还挺好的,大不了就不要以前那个身体,用江小司去接近他。他要喜欢江小司这个样的,那就再拐他结次婚,这次一定要去把结婚证办了,让他赖不掉,而且一定要在教堂里。

    陆小晚美滋滋的想着,穿着浴袍便大摇大摆的上了街。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