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45章 搬家

    亦休站在原地,看着妙嫣离去的背影慢慢皱起眉头,脸色略有些苍白,一贯无起伏的眼此刻深不可测。周身方才吞卷万物的气势,如今凝成一指,存于眉间。

    “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小司问,她没想到亦休居然就是妙嫣这些年要找的人。

    亦休摇头不语,江小司还想再问却被江流拉住。

    “回去再说。先看看连理树精那边。”

    雅致的房间里,普通待嫁女子装扮的沈蔻丹坐在太师椅上悠然喝着茶,陆林坐在另一边。并未被捆绑,只是脚上有一根很细的红线箍着,红线两头嵌入地下。

    江小司一进门就拉着沈蔻丹的手,左看右看,可是毕竟是乔装也看不出个胖瘦。见她气色似乎不错,心头稍稍安稳,少几分愧疚。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陆林闭着眼,神情轻松嘴角一丝轻蔑,与之前并无两样。

    江小司见他似乎被禁锢不能动,指着他脚上红线问:“怎么回事?”

    沈蔻丹道:“根被定住了,人自然就跑不了了。”

    陆林没想到沈漠他们居然会法术,还来了江流、沈蔻丹、妙嫣三个人帮忙,偷梁换柱在他眼皮底下瞒天过海,还掘地三尺,找到他根身,他输得心服口服。

    江小司对发生的一切都云里雾里,但是陆林之前拿她当人质的时候也算是极好的。有吃有喝有曲子听,人在一定范围内也可以到处跑。如今形势逆转,她也不想委屈对方。便蹲下身子想解他脚上的红线,反正这么多人在他想跑也跑不了。

    众人也不阻拦,只是沈漠见她蹲在一男人脚边半天实在是不成体统。手指一勾,红线嘭的崩断。

    陆林坐直的身体放松下来,树精被掐着根,就像人类被掐着脖子。

    “陆小晚呢?”林强问他。

    陆林只是闭着眼睛假寐不说话。

    “陆林,小晚呢?她把小唐体内的灵魄抽走了,没有那个小唐就回不去了。”江小司一脸着急的看着陆林。

    陆林抱胸好半天终于开口:“她出去了,你们找不到她的,她不会让行之离开。”

    沈蔻丹道:“她不是想和小唐在一起么,我就不信等不到她回来。”

    陆林冷笑:“她已经等了几百年了,再分开个几十年又有什么大不了。你们喜欢的话,就在这等吧,村里正好多几个人热闹。”

    小唐苦着脸都快挤出水来。望望沈漠,望望江流,望望亦休,又望望林强,又要望向江小司时,江小司连忙伸出右手拍他脸上。

    沈漠道:“小唐就留在村里吧,暂时不会有危险,我们回去找陆小晚。”

    小唐一惊:“要是一直找不到呢?”

    江小司幸灾乐祸的笑:“那有个人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咯!”

    “我不要!”小唐欲哭无泪,“我不要和一村子鬼呆在一起,我害怕。”

    “哈哈,小唐啊,你现在离鬼也不远了。”

    小唐被吓得够呛,可怜巴巴的拽着沈漠的袖子。

    “我留下来陪小唐,你们出去尽快找人。”林强点起烟,看了看陆林,“这个妖怪怎么办?”

    沈漠眼皮都不眨一下:“泡药酒。”

    江小司跳了起来,连忙道:“不用这么严重吧!他没有多坏,只是逼我们成亲而已,又没有害人。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小黎村的村民,连死后都守护着他们,照顾得细心妥帖。之所以对小唐用强也只是因为喜欢陆小晚,想达成她的心愿。”

    这下陆林也跳了起来:“什么?”

    脸一阵红一阵白,隐藏了那么多年的感情就这样被光天化日之下拆穿,实在是很窘迫,特别是还当着行之的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晚不在。

    江小司看着陆林像被谁踩着树根一样的反应,对自己的料事如神而沾沾自喜。

    小唐却郁闷了:呜呜呜,你明明就喜欢她为什么要强逼着把她嫁给我。

    沈蔻丹把一根红线递给林强:“要是他有什么不轨举动,就拉这根线。”

    林强刚触到,红线就跟活了似的缠在他的腕间。

    陆林冷哼一声,知道树根上还绑着红线,妖精鬼魅又近不得,自己依旧受制于人。

    沈漠手指临空画圆,形成一个小光环,手一推,光环飞到空中越变越大。周围的天是蓝色,环中却是湖绿色。不多时,从环中飞出一只巨鸟和一匹马,正是沈漠之前布置好在外面随时准备接应之物。

    江流和江小司骑上马,沈漠三人则上了巨鸟。又给林强和小唐二人叮嘱了几句,这才飞离小黎村。

    回去的路途很顺利,沈漠庆幸把小唐抓去的不是什么厉害的鬼怪,而只是情字惹出的风波。

    江小司因为太累,一直在江流怀里睡着。江流望着江小司睡颜的神情,让沈漠觉得有些刺眼。或许有些东西,江流自己都没察觉,然而正是因为没察觉,所以无法掩饰。

    亦休一路上都没说话,而沈蔻丹目光总是在江流身上流连,沈漠再想到自己那不受控的一吻,发现这次回来,似乎所有人都不同了。

    第二天江小司醒来,已经早上十点多了,身侧有人睡过的痕迹。江流不在,店里门关着。她洗漱了一把,便冲冲往学校赶去。

    江小司不像沈漠,人不在,还能有别的老师代课。她这段时间缺课太多,有几门估计得挂科了,还得去找沈漠帮她求求情。

    沈漠的课依旧是别人代的,江小司下课去办公室找他没找到,就直接去了沈漠家。他家的钥匙还在她脖子上挂着,江小司毫不客气的开门进去。上二楼,看见沈漠正站在书房高高的书梯上整理书架。

    “导师?”江小司仰着头看他,上面不时打扫出一些灰尘下来。

    “把地上的书递给我。”沈漠自顾码书,没有多说什么。

    江小司抱起地上的书,踮起脚,三四本的递给他。

    没有人说话,午后时分格外宁静。江小司很希望自己能再长点个子,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所有的都整理完了,沈漠下楼倒了杯番茄汁给她。

    江小司不太敢喝,笑道:“没放什么东西吧?”

    沈漠没说话,空气似乎一下变尴尬了。江小司摸摸鼻子,暗骂自己笨蛋,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微微有些紧张,但还是开口问道:“导师,我们俩成亲了,现在应该算是夫妻了吧?”

    沈漠早就知道江小司来这想说什么,也想好措辞,却没想到她这么直接。

    “你知道那个是不得已才假扮。”

    “那那个吻呢?也是假的么?”

    沈漠无话。

    江小司殷切的看着他,希望他说真话。然而沈漠最终还是摇头:“当然也是假的。”

    “可是那时候除了我们没有人再,如果是假的你扮给谁看啊?”

    沈漠面无表情:“这个问题纠缠下去是没有结果的也并不重要,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目的要求,然后我给你回答和结果。”

    江小司不是傻子,她不就是喜欢沈漠么,然后沈漠给她的回答就是NO。早就知道的结果有必要再问一遍么。

    而且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沈漠会对她的吻有回应,当时就猜他应该也是受了控制或者中了魅药。如今沈漠说是假的,也不至于太失望。

    但是,心头还是犹如针尖儿扎着的痛,眼前的人明明不久前还和她拜了堂,许了白头,有了亲密的举动,如今却又恢复成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冷冰冰模样。

    江小司努力控制感情,收敛住自己一贯的任性,轻轻点点头,然后起身告辞。

    沈漠对于她此刻的镇静感到无比诧异,她一贯爱使撒娇哭闹等无赖招数,他都做好准备应对了。难得这么镇定,他当然要趁热打铁。

    “另外,江小司,我最近事忙,可能还要经常出差。我拜托史教授带你一段时间可以么?你学业上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他。”

    江小司脑子有些发懵,好半天才想起沈漠说的那个史教授是谁。

    “为什么?”导师若不是他,那她来T大还有什么意义?一段时间,说的好听,谁知道那个一段到底有多长?

    “从他那学到的,和我这学到的都是一样的。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史教授都会教给你。”

    “他也会教我接吻么?”

    “江小司!”沈漠涨红了脸怒斥。

    “对不起,导师,我知道了,校长那边你不用为难,我会跟他说的。”

    江小司头压得很低,起身往门外走。怕沈漠看见她红了眼眶。她早就知道沈漠是什么性格的人了,喜欢上他不可能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沈漠毕竟不是老爸,光靠撒娇耍赖不可能任何事情都解决的。

    回到家坐在电脑前发呆,没有留意店内橱柜里基本上都空了。

    第二天,沈漠在办公室处理一大堆积下来的工作。陈安元领了个人进来,抬头一看是江流。

    他们从来没单独见过面,没有江小司也没有其他人在场。而此刻的江流,不像往日里总是挂着礼貌的微笑,反而神情淡漠,带一丝不叫人察觉的冰冷,目光如剑,还好藏在鞘里暂时不会伤人,嘴角上勾,仿佛将一切都没放在眼里。

    沈漠疑惑而有些紧张的望着他,心道不会是江小司出了什么事情。

    却没想到江流递给他一份大信封装好的材料。

    “我来帮小司办退学手续需要你签字,我们过两天要搬到别的地方去。”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