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44章 落花曾有意

    “江流,我不要嫁给那个小白脸,你带我走吧,我们一起私奔去!”那张年幼的脸因气急而泛红,不顾礼仪扯着他的手不肯放。

    江流微微皱起眉:“小姐,县令家的公子知书达礼,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差。你若不想嫁,好好跟老爷说,老爷不会强逼你的。”

    “他怎么不会强逼我!他、他跟那个县令官商一气、狼狈为奸!哼,还不都是你!爹爹提起你我的婚事,干吗拒绝啊!”柳枝鼓着腮帮子,斜眼使劲瞪江流。

    “小姐放心,只要江流还在一天,定不会让小姐受半点委屈做任何有违本心之事。”

    “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那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江流沉默许久:“江流只是一个下人……”

    “够了够了!我不要听这些了!反正你就是嫌弃我!你觉得我从小被宠坏了,刁蛮任性不讲道理!对你呼来唤去,又喜欢捉弄你欺负你!我以后都改,我乖乖的,再不乱发脾气,做个贤妻良母总行了吧?”

    “小姐你还小,也没碰上过什么别的相称的男子,等你遇上了,就知道对属下的感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柳枝气急败坏的打断,“说来说去,只是因为你不喜欢我!”

    “我……”江流语塞,“不论怎样,我会永远保护你。”

    柳枝红了眼眶,恨恨跺脚,跑了出去。

    脑海中画面再度变幻。

    “小司在跟娘亲讲什么悄悄话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江小司趴在坟头一手拿着香,滚得一身都是泥巴。

    “我在跟娘亲说,我长大了要嫁给江流爹爹。娘亲答应了!”

    江流失笑摇头:“你娘亲怎么会答应的。”

    “不告诉你。”

    “等你长大了,找到自己真正爱的人,就会离开爹爹了。”

    “我才不,我要嫁给爹爹!永远都不会离开的!”江小司从身后攀着江流的脖子往上爬。

    江流背她起身:“小司,不要随便给一个人承诺,没有人可以预料将来。时候到了你会像你娘亲遇见你亲生爹爹一样,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

    “那我要是遇不上呢?”

    “不是还有我陪着你么?”

    ……

    他以为他虽陪不了柳枝,至少可以陪她一辈子的。

    江流望着亲吻中的沈漠和江小司,几乎站立不稳。心被猛烈一击,凹陷了个大洞,什么东西正在汹涌流出。同时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的,还有和柳枝、江小司那么多年朝夕相伴的画面。

    一切正如他当初所说,柳枝随着年龄增长不再任性反而越发温婉起来。同他也有了隔膜,再不如儿时那样亲热。不再欺负他命令他,谢谢和请字常挂在嘴边。不再叫他江流,而叫他哥哥。

    然后,她找到了真正喜欢的男子,不同于年少时对自己的懵懂感情,爱得投入而炙热。而那男子是那样耀眼,又是那样深爱柳枝,是他远远无法企及的。他看着柳枝和那人并肩站在高处,贵为王妃,幸福的笑。心想,自己做的是对的。

    然后,如今小司也长大了,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嫁给自己的小家伙,也找到钟爱一生的人了。

    他那样紧张那样害怕沈漠,就是预感到会有这一天吧?预感到他有一天会把小司从自己身边带走,就像赵病带走柳枝一样……

    江流的心像被谁狠狠攫住了,用力挤压,身体所有的氧气和力量都被抽空。他不知道,此时的心和当初哪个更痛。

    然而,他依旧是隐忍而自控的,甚至连冲上前去,给沈漠一拳的冲动都没有。

    他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发现自己又成了世界上最多余的一个,只能远远看着。

    沈漠仓皇起身,小唐和林强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狼狈,脸上一贯的冷漠轻蔑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常人被抓奸在床显现出来的窘迫、慌张、尴尬、内疚还有害怕。

    沈漠害怕了,但不是因为这么不巧的被众人撞见,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江小司动心了。

    心一动,便万劫不复。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个总是让他操心惹他生气的小孩,是什么时候走到他心里去的?

    “沈教授?对不起,打扰你们洞房了……”小唐双脸彤红的抱头转身。

    沈漠满嘴都是江小司浓得化不开的甜甜糕点味,咬牙切齿道:“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

    话还没说完,江小司从床上直接跳到他背上,搂住他脖子,咬他耳朵。眼神却全是惊骇,求救的望着江流。

    江流上前两步把她从沈漠身上扒开,往她背上几处穴位重重拍了几下,江小司便冲到墙角大吐特吐起来。

    直到一片叶子从嘴里吐出,江小司瘫倒在地,总算不受控制了。

    “老爸……”

    看着江流平安无恙的回来,江小司悲喜交加,扑到他怀里呜呜的哭。江流微微有些僵硬,用力抱紧她,仿佛怕失去一般,眼睛却看着沈漠。

    沈漠自知理亏,轻薄了人家闺女,总要给个交代。那么简单的控制术,不可能说解不开,当时是糊涂了,若他们不来,还指不定真铸下大错。

    只得岔开话题:“蔻丹和大师呢?”

    说到这小唐才想起来,急道:“小晚失踪了,蔻丹正看着那个树精,亦休大师不知道怎么和妙嫣打起来了,两人飞天遁地的,我们根本就劝不了,你赶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沈漠也愣了愣:“打起来了?”

    林强点头:“本来按计划,蔻丹扮作新娘和我成亲,救我出去。妙嫣则和亦休大师成亲掩那个连理树精耳目。没想到刚入洞房没多久,他们俩就打起来了,计划暴露。还好如你所说,陆林一心维护陆小晚,投鼠忌器,最后被江流制伏,却让陆小晚给逃了。”

    沈漠点头:“捉到陆林就好。”只要小唐和江小司的毒解了就行,他们此行毕竟不是来除鬼的,没必要赶尽杀绝。

    想到这陡然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竟对鬼怪存了慈悲心了?

    “必须找到陆小晚。”江流终于开口说话,声音却不同往日,听上去冷冰冰的。

    说着扬起手往小唐背上一推,竟然把他从自己身体里推了半边出来。那半透明的小唐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吓得惊声尖叫,又赶忙退后一步,回到自己身体里。

    林强大惊失色:“灵魂出窍?”

    江流摇头:“小唐基本上已是半个死人了。强行带出去,也只能带出去尸体,魂魄只能留在这里。”

    沈漠皱起眉头,看来那个陆小晚,是死都不肯让小唐离开。

    突然屋外响起巨大倒塌声,几人连忙出去,见亦休和妙嫣在半空中正战得激烈。

    妙嫣一身喜服尚未脱下,双目赤红,艳若厉鬼。下手狠毒,招招致命。而亦休手中握着法杖,神情愠怒,左右躲闪,处处退让。

    “妖女,莫要太过分,当心贫僧收了你!”

    “要收我?再回去修炼个一百年吧!”妙嫣美目喷火。

    沈漠和江流同时跃起,一人拦住一个。

    江小司着急的上前插在二人中间。

    “大师,妙嫣行事有些冲动,但是从不作恶,如果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代她给你陪不是了。”

    “我对不起他?”妙嫣指着亦休大怒,“是他对不起我!我等了他八百年!上天入地到处找他!难怪怎么都找不到,竟然是躲到庙里去做了和尚!”

    亦休深吸一口气,耐心解释道:“施主,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早就过去,贫僧如今法号亦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人。劝施主还是看开些,莫再执着。”

    妙嫣又要动怒,江小司从后面使劲抱住她的腰:“妙嫣,他现在是和尚,以前的事早就不记得了,你和他说再多也没用啊。”

    妙嫣冷静下来,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好,你等着,上天入地,我必找来忆魂丹让你想起前程往事。无论如何,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妙嫣负气直飞云霄,将天穿了个洞般很快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