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43章 诱惑之吻

    沈漠和林强他们依然住在金湖客栈,江小司则作为人质被陆林关到自家院子里来了。陆林并不清楚沈漠他们的身份,也并不感兴趣,他要的只是找几个人来成亲。

    他把乡村邻里都当做家人一样看待,挑上门女婿自然不会找相貌人品太差的,也不会强拆别人的姻缘。难得沈漠几个人都仪表堂堂,又没有娶亲,正合适不过。

    陆林没有拘禁他们,只扣留了同行的江小司,如若他们扔下同伴不管逃了出去,那这样的人也不配留在小黎村。几人中亦休和尚的身份让他有些忌惮,但是却是沈漠最让他摸不着底。

    此时江小司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被窝里身子蜷成一团,开始想念江流的温暖怀抱,甚至是沈漠那个电冰箱。

    窗上竹影摇曳,外面明月正好。黑暗中她瞪大眼睛,回忆起那天晚上她欺负沈漠的情景,他气得脸都绿了,可是因为做错事心里内疚,任凭她吃尽了豆腐也没有反抗,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认识那么久,她从来没有见沈漠笑过,甚至连嘲笑的神情都是冷冷的。可是他对每个人其实都很好,和老爸看上去对谁都好,其实却除了自己和娘亲谁都不在乎的态度截然相反。

    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让沈漠那种对待学生的好,变成喜欢呢?

    她从小到大都很羡慕娘亲,有老爸这样的男子就算过了千百年依旧如此的深爱着。她一开始接近沈漠,是因为好奇,也是因为他的外表和RH血的吸引,后来相处久了,越了解他越深,就越多一分喜欢。喜欢他的冷漠他的别扭他的毒舌甚至是他发脾气的样子……

    隐隐听到外面有乐声传来,带着无尽的惆怅和哀伤。这个地方很小总共三两间房围成的小院,就陆林一个人住着。江小司一骨碌坐起身来,决定出去看看那个连理树精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外面搞什么鬼。难道他以为像那些莫名其妙的男生追女孩子一样在屋外弹吉他唱情歌,自己就会改变主意嫁给他了?

    披衣出门,果然是陆林正坐在院里最高的一棵树上对着月亮吹着叶哨。然而时值寒冬,树上哪里有什么叶子。

    江小司走到树下抬头看着他道:“你把你自己身上的叶子拔下来了?”

    陆林不理她的调笑继续吹,江小司讨了个没趣,摸摸鼻子继续问:“你究竟喂我和小唐吃的是什么毒药,哪有下了毒又不告诉别人毒是什么,有多厉害的?”

    陆林总算停下来,毫无感情的眼睛俯视着她:“不是毒药,但是我随时可以把你们变成一棵树。”

    江小司怔了怔,不恼反笑:“那可不可以把我变成圣诞树?”

    陆林拂袖从树上飘了下来,犹如一朵缓缓降落的蒲公英,身子太过单薄,仿佛风一大,就会散开去。

    “你好像一点都不怕我?”方才被他捉住时还嗷嗷嗷的,使劲挣扎,拼命叫唤。

    “我一开始怕啊,后来发现你原来不是要杀我,反而要我跟导师成亲,你是我的大恩人啊!”江小司发现陆林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十恶不赦,一个懂得倾听和体谅别人,还能讨价还价的妖精,相信也坏不到哪里去。

    陆林正色看着她,手指飞快掐算了几下,然后轻轻摇头:“我只是图一己之私才促成你们这段姻缘,然而你们今生注定不可能在一起,迟早是要分开的,我只管合不管离,你若真爱他,以后好自为之。”

    江小司心颤了颤,笑容僵在脸上。她知道陆林没必要骗她,而沈漠能接受她僵尸身份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去赌,赌沈漠的心软,想他若是也爱上了,那身份这些应该就不再重要了。

    “你为什么一开始想要娶我?你的功德不需要用自己的姻缘来做吧?”

    陆林摇头:“我只是总给别人主持婚礼,突然想体会一下自己成亲是什么感觉。”

    “你很寂寞?也难怪,看别人繁花似锦,自己无端萧瑟。我说深更半夜在这里吹叶子原来是思春。”

    陆林瞪她一眼。

    江小司依旧笑眯眯:“村里待嫁的女孩不是还剩好几个么?”

    “我待他们就像妹妹一样,难得来个外界的女子。”

    “真对不起,让你失望了,还得继续打光棍。我看你其实挺好的,我家店里有些熟客也很不错,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前提是你得放我们离开啊。”

    “你家是开店的?”

    “是啊。”

    “卖什么?”

    “成人用品。”

    “首饰?”

    “不是……”

    “锄头?”

    “……”

    不知不觉便聊了一晚上,天亮了陆林出去张罗准备接下去的婚礼,把江小司反锁在院子里。江小司回床上补眠,她本以为沈漠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找她的。没想到一整天过去,除了两个老妈子来送饭,便没见其他人。晚上陆林回来,江小司旁敲侧击的打听沈漠他们。

    “行之和小晚带他们在村子里到处转了转。”

    见江小司喔着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怎么,你也想去?等你们都成了亲,就自由了。”

    “你肯放我们回去?”

    陆林沉思了一会:“你和沈漠可以走,小晚如果愿意继续回到外面的话,小唐也可以走。亦休和林强必须留在村子里。”

    “为什么?”江小司抗议。

    “不管怎样,夫妻不应该分开。如果他们能替自己另一半找到离开村子的办法一起走的话,我不会阻拦。”

    江小司完全无语。

    又过了一天,还是没人来看她,她既不知道老爸有没有收到消息赶来帮忙,也不知道沈漠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坐不住了,便开始无数次的尝试偷跑,只是人还没迈出院子,就会被院子里的树用手臂一样的枝条缠回来。她于是一整天的时间都花在和几棵树斗智斗勇上。

    之后陆小晚来了,给她送嫁衣来试穿。江小司看到那一团火红,心头的郁闷一扫而光。开始想或许安安分分的做个待嫁美娇娘也不错。

    终于迎来了婚礼这天,江小司依旧没有看到沈漠他们,心头有些期待又有些恐慌。问了身边的陆小晚无数遍,得到的结果都是老爸和妙嫣他们没有来。

    难道妙嫣没收到消息?应该不会啊。

    吉时到了,陆林强给她喂了个什么东西,然后她的行动就跟小唐一样完全不听使唤了。被身后的人推搡着,迷迷糊糊向前,头上盖着喜帕,周围人声爆竹声振聋发聩,她浑浑噩噩的被人牵引着拜堂成亲。

    红绸的那一端真的是沈漠?她有些不敢相信,总觉得像在做梦或者拍戏,而周遭的这些人全是幻影。

    另外还有两对,但是江小司已经没心思去关注,她觉得整个脑袋像灌了铅一样重,胸口压着烙铁,火舌从腹腔向喉咙里喷卷。

    很想看看沈漠拜堂的样子,那一定很滑稽,可是眼前只有一片红色。稀里糊涂堂便拜完了,老爸最终还是没来。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房里怎么坐下的,她的身体仍然不属于自己,想大口的喘气都不行。

    不知道端坐了多久,江小司想起小时候跟着几个小妖怪跑到一个阿伯家果园里偷吃桃子,回来后被老爸罚站墙角。老爸从来舍不得打骂她,那便是对她最严厉的惩罚了。可是那种无声和无聊比直接挨板子还叫人难受,江小司便时常一个人对着墙聊天和喃喃自语。

    外面人声渐渐稀了,门突然被人推开,江小司心提到嗓子眼上,不会真要和导师入洞房吧?她不是傻子,沈漠答应娶她很明显只是权宜之计,她不信这几天他们什么都没做。

    来人身上微微有酒气,但还是隐隐能闻见RH的味道,应该是沈漠,但是她被盖头遮着看不见,意识又不太清醒,不能够肯定。

    江小司心跳得咚咚的,那人在她面前站着不动也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导师,快揭了喜帕啊,江小司在心头呼唤。那人终于动了,可是居然直接伸手解她的衣裳。江小司吓懵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人不是沈漠。

    难道是陆林?

    江小司要哭了,感觉身前扣子一个个被解开。那人的手碰到她脖子,滚烫得吓人。

    完了完了,难道她保守了千年的贞洁就要这么毁于一旦了?沈漠呢?老爸呢?谁来救救她啊。

    那人突然前倾,把她压在身下。一手放下纱帐,一只手伸进她衣服里。

    江小司心头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了,心想着一会能动了不废了这王八蛋她就不姓江。

    感受着那只手在胸前动作,一脸欲哭无泪,TNN的,你再摸老娘也没有胸啊!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两滴下来,打在枕头上。

    身上那人似乎是愣住了,轻轻凑到她耳边。

    “小司,别怕。”

    江小司心头的那根弦顿时崩断了,大大的松一口气。真的是沈漠,TNN的,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自己要当一回小龙女!

    可是他这是在干吗,轻薄自己?报复上回欺负他不能动?

    沈漠一只手在江小司衣内找东西,一只手把她头上的喜帕揭了下来,此时的江小司睁着水光潋滟的眼睛看着自己,可怜巴巴的,像一只小仓鼠。

    沈漠有些好笑却笑不出来,他吃了树妖的魅药什么的不打紧,可是喝了两杯酒就有点狼狈了,本来不太想让江小司见到自己这个样子,败坏了崇高形象。

    一想到形象,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压江小司身上实在不雅。正准备起来,突然江小司伸出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樱桃小嘴贴了上来。

    沈漠猝不及防被她吻住,愣了一愣。心想一个人怎么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回,被同一个人欺负两次?

    “江小司!”沈漠呵斥,现在是什么时候,她还有心情胡闹!

    江小司猛向他眨眼睛,她不是故意的啊,是身体自己动的。

    “你……”

    沈漠开口那一刹那粉嫩的舌尖已探了进去,带着完全不同于上一次的老练,灵活的纠缠着他的舌,技巧高超的上下挑逗着,啃咬他的唇。

    沈漠倒抽一口凉气,上回如果说他还能保持冷静的话,这回他就真是有点慌了。

    坚硬的心被她猛得揭开,露出里面的柔软,而那只小仓鼠正用尖尖的小牙在一点点啃噬它。

    内心深处某团火被点燃,沈漠告诉自己是魅药和酒精在发挥作用,他每次喝了酒就会变得不正常,很想体力劳动,例如在家里大扫除,出去跑个马拉松啥的,然后一直累到筋疲力尽就呼呼大睡。

    可是这个跟体力劳动有什么关系?

    沈漠脑袋里竟有些空白,特别是面对着江小司那一双好无辜好无辜,可怜巴巴的眼。没有向上次一样紧闭双唇,抱着那小小的身体,反而开始不知觉的被动回应。

    他居然被一只小仓鼠引诱了?他喜欢上一只仓鼠?

    江小司没想到沈漠这次居然接受了自己,一时兴奋又惶恐,原来上次是自己功力不到家啊!亲亲没有用,要湿吻才行。看来今天,的确要洞房花烛夜了,可是她还没做好准备啊怎么办。

    就在这时,门边传来巨响,像是什么法力被人破除了。一堆人推门鱼贯而入,走在前面的正是江流。

    “沈漠,全部搞定……”那个“了”字像是卡在喉咙里的一块石头,再怎么都吐不出来了。

    看到自家闺女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亲热,作为一个父亲,你能有什么想法呢?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