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42章 洞房花烛夜

    “慢着!”

    听到陆林说明天就要举行婚礼,江小司下巴都快掉下来,也说不清是郁闷还是开心。她虽想和沈漠在一起,可是却不喜欢被胁迫。

    “怎么,后悔了?不想嫁给沈漠想嫁给我?”陆林轻轻凑到她耳边说,引得她一阵鸡皮疙瘩。

    只得清清嗓子,文绉绉道:“我高堂尚在,没有得到首肯就擅自成亲,实在是太不孝了。而且再怎么着,婚礼这样的大事,老人家总不能不来。”

    陆林扇子轻轻在左手掌心中敲打着,停了半晌终于点头:“这是自然,人生大事,亲朋好友都应该一起庆祝。不用担心,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想要谁出席尽管邀请就是。”

    江小司也是逐渐摸着了陆林的脾气,便学小唐搬救兵。若是老爸和妙嫣来了,事情就好办多了。就算他们不来,好歹也能拖上个几天。

    “可是我爹去云南了,要过些天才能回来,婚礼可不可以晚些举行?反正你都等了那么久,何必急在这一时。”

    见陆林在犹豫,连忙又加上一句:“我娘过世好多年了,我爹一直想要续弦,这次来了,若他肯娶妻,我家岂不是双喜临门,你不又是功德一件。”

    陆林想想也是,便把婚礼又往后推了三天,让江小司赶快联系江流让他早点回来。

    江小司心头苦笑:老爸我是迫不得已才把你卖了的啊,千万不要生我的气。

    陆林让几人依次把要邀请的人写下,这种鬼地方林强和亦休当然不会再去牵扯其他人,江小司写了江流、妙嫣,沈漠只写了沈蔻丹。

    妙嫣那里一个短信便能传达到,江流和沈蔻丹具体在哪江小司也没办法确定。陆林他们的魂魄都困在湖底,如果没有借尸还魂很难出去,一般会采取托梦的形式。江小司便说不用那么麻烦,让妙嫣通知其他二人就行了。

    沈漠本来就对非人厌恶至极,如今这连理树精又为了得道不折手段,这些年来也不知道用这种方法强逼了多少人成亲,心头便存了杀意。

    陆林跟陆小晚道歉,搅了她的洞房花烛夜,然后将她和小唐二人从外面锁在房内。又以培养感情为名,把江小司和沈漠,林强、亦休和另外两个村里的鬼姑娘各关在一处。

    小唐对陆小晚本来还是存了好感的,觉得她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很特别。不然不会一直东奔西跑任她差遣。可是如今知道真相,便只剩下惧意了。

    陆小晚管他叫行之,小唐知道她惦记着的一直是以前那个恋人,费劲口舌解释半天,但陆小晚就只是一个劲的笑。

    “行之,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一如既往的爱着你。”

    “你爱我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我们人鬼殊途,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小唐蹲在墙角,难受得要命。方才喝了那么多酒,酒里还有魅药,他浑身汗水跟小溪流似的欢快奔腾。

    之前江小司就是看出不对,怕他撑不住,偷偷给他送药来的,没想到正好被陆林抓个正着。

    这下好了,本来是一个人被逼婚的,这下变成所有人都得成亲了。小司和沈教授还好,就算不登对,至少是有感情的。林队和亦休大师这婚就结得有点荒谬了,回去非被林队拆了骨头不可。

    “行之……”陆小晚慢慢靠近他。

    “你不要过来!”

    “为什么?”陆小晚没力气再装淑女,一把扯下头上的凤冠扔在地上,插着腰气呼呼的瞪着他。

    “我、我怕鬼……”

    “你嫌弃我了!你以前明明说过,就算我七老八十牙都掉光了也会爱我的!”陆小晚扑上去,小唐绕着桌子跑,因为药效发作双腿直打颤。

    “大小姐!那个不是我,唐行之早就不在了。总之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你们能逼着我结婚,我还真不信了能逼着我入洞房了!”

    小唐举起桌上的茶壶咕噜咕噜灌了一肚子水,总算清醒一些,然后啪的把壶拍碎在桌子上,举起碎片搁脖子边。

    “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陆小晚气得直咬牙,抡起一茶杯就把小唐手里的瓷片打飞了。然后又一股脑的几个茶杯扔过去,砸得小唐直哼哼。

    “你以为我想让你看见我这个样子么?你知道我等了你几百年终于找到你有多不容易么?我没有一见着你就让你和我成亲,就是因为知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努力的学着做个现代人,努力靠近你跟上你的脚步,努力重新跟你培养感情。我想你是警察,我就和你去攀岩、蹦极、跳伞,我想现在男人都喜欢有个性的女子,我就学着独立自强。要不是陆林说什么时间有限来不急了,非让我直接把你带回来成亲,还拿陆家其他人威胁我,我又怎么会逼你!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一次又一次的这样对我!”

    陆小晚说到后面,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小唐心头也不由一酸,犹豫片刻,慢慢走了过去。

    “我也不是怪你,我只是生气,自己没用,还把朋友拖累了。我是有些害怕,但是绝对不是嫌弃你。”

    陆小晚伸出手紧紧抓着他的腕:“你之前一去就是五年,什么消息也没有,我托人到处打听,才知道那届的探花爷姓唐,取了巡按家的小姐。以前你爱陪我听戏,那时候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不相信,可是又不敢去证实,只能在家里等你,想着你总有一天会想起我,会回来看看……”

    “对不起。”

    小唐看着陆小晚,心头一阵难受,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为没做过的事内疚和道歉。

    陆小晚抬起头来,从怀里掏出个小纸包给他。

    “解药给你,你相信我,我爱你,不会害你的,也不会逼你不想做的事。”

    小唐大喜,连忙吃下去:“是那连理树精方才喂我和小司吃下去的毒药的解药?”

    “不是,我不知道他喂你们吃的是什么。这是解酒里的魅药,那魅药是专门提炼连理树的汁液制成的,只对和自己结成连理也就是正式拜堂成亲的人有用,而且怎么忍都逃不掉的。”

    小唐大惊:“那林队他们成亲的时候岂不是糟糕了!”

    陆小晚点头。

    “还有解药么?”

    “我只偷到这一颗,但是明天你还是要做出我们入了洞房、夫妻和睦的假象。陆林不是个心细的人,但是非常固执。他认定的事,就不会善罢甘休。”

    小唐忧心忡忡,闹了一天相当困顿,想着一定要提前警告大家,想着想着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陆小晚把他扶上床,自己也在他身边睡下。一只手轻轻在他鼻梁、嘴唇、下巴上轻轻描画着。

    “行之,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