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39章 小唐出嫁了

    “导师,你生气了?”

    “没有。”沈漠矢口否认,他才不会因为被一个小屁孩强吻了而郁闷,那不跟小媳妇一样么!

    沈漠依旧看书,头也不抬。江小司讨好的冲着他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

    “好嘛,我帮你擦掉。”

    从兜里拿出一块印着卡通小狗的白手绢,倒了瓶子里的药水在上面,走近几步,伸手去拨沈漠的发。

    沈漠偏头躲开:“我自己来。”

    “你看不见。”

    “你难道看得见了?”沈漠冷哼。

    “我记得位置啊。”江小司将手绢往沈漠额头上覆了上去,顿时红色的章印显现出来。她有些舍不得的一点点擦掉。

    不过心底却在暗自得意的笑,这个只是打掩护用的,她在沈漠颈后下方还偷偷盖了一个,他一定还没发现吧,那个位置那么隐蔽。谁让他一晚上都背对着自己睡觉的!

    额头冰冰凉凉的,让沈漠想起昨夜高烧时,江小司冰凉的唇。

    他猛的将书一合,站起身来。

    “磨唧什么。”扯过江小司手里的手绢胡乱擦了两下额头扔回给她。

    “蔻丹他们怎么样了?”

    江小司把手绢重新揣回兜里:“他们没事了,已经出了墓穴,正在往回赶,老爸说蔻丹姐生病了,可能要在路上耽搁两天。”

    “病了?”沈漠转过身来。

    “别担心,老爸说就是太虚弱了,还有点脱水,休息几天就好。”

    沈漠点头,却仍是满脸忧心忡忡。江小司也就罢了,沈蔻丹居然会不管不顾的跟着江流跳下去,这实在让他大吃一惊。对谁动心不好,居然会喜欢上江流,这事以后麻烦了。

    “师兄师姐们的蛊毒解了没有?”

    “刚刚才解开,亦休大师就是为了此事来的。”紫印纹章还没有下落,他又多欠他一个人情。

    “那个梅辛到底是谁啊?过去你们认识么?”而且看老爸的样子,好像还认识那个叫蔡问的尸体。

    沈漠沉默好半天:“总之不是好人,你以后见着他要远远避开。”

    “他是鬼对吧?所以搞那么多出来是想借那陵寝主人的尸体来用?”

    “估计是这样。”

    鬼魂终归没有实体,对付一般普通人能行,想要和有法术的人抗争大多无能为力。而僵尸则不同,不管你道行再高,终归是个人,是人就会受伤会死,而僵尸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已死之身,难伤分毫。

    若让梅辛得逞,想要再降服他怕就困难了。

    “导师,那人是被你杀的?”

    沈漠缓缓点头。

    “最近好像一直有鬼在跟踪我,是他派的么?”

    沈漠一僵,从怀里掏出一道符:“把这个放在身上。”

    江小司见他似乎已经消了气,而且还很关心他,不由笑眯眯道:“对不起,下次我不会乱动你东西了。还有昨天,是我一时冲动……”

    沈漠转头看向窗外:“那些事不要再提了,之前是我的不对。你好好学习……”

    正说着沈漠的手机短信响了起来。

    沈漠掏出来看了半天一动不动,江小司见他满脸疑惑神情便偷偷凑过去。没想到这时自己的手机也响了,掏出来一看,差点下巴都掉下来。

    ——小司,我与飘飘谨订于十二月初七晚八时成婚,荷蒙厚仪,千江区祥云地李子路8号金湖大饭店敬备喜酌。恕不介催,恭请光临。小唐敬邀。

    “导、导师……”她睁大眼睛望着沈漠。

    “你也收到了?”沈漠平静的把手机揣兜里。

    “小唐他居然要结婚了!还是和粉红飘飘!这怎么可能!”

    “是不太可能。”沈漠白天才刚见过他,那时候他还什么都没有说,这事太突然了。

    “小唐居然一直瞒着,估计还没结完婚已经被林队捏死了。初七,初七是哪天,除了送红包我要不要到街上去给他买点礼物呢,婴儿车什么的……”江小司虽然很惊诧但是还是有点兴奋,左右在心里盘算计划开了。

    “明天。”

    “什么?”

    “我说初七是明天。”

    “啊?”江小司又是一惊,这也太快了吧!明天就结婚了啊!这个小唐也太不够义气了,都还没把女朋友正式介绍给他们认识,这都要结婚了。那没时间买礼物了,以后补上,明天就包个大红包给他们好了,不然从店里拿一个古董花瓶啥的。

    这事太蹊跷,小唐不是这么冲动的人,沈漠估计着他是遇上麻烦了,不过若是真结婚,倒也是好事一桩。不管怎样,明天去了再说吧。

    他挥挥手,叫江小司下楼吃饭。

    江小司见他不再生气,老爸马上回来了,小唐又有喜事,心情分外愉快。拉着沈漠下楼,却发现一整锅白米饭已经全被亦休一个人吃光了。他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还一付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庄重模样,实在叫人无语,江小司只得又重新去煮饭。

    正在这时传来急切的敲门声,沈漠开门一看不出所料果然是林强。

    林强火急火燎,一副被人抢了的样子。

    “小唐出事了。”

    林强做警察很多年了,经验丰富,沈漠和他合作破过许多案子,他一向都冷静镇定,临危不惧,沈漠还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紧张慌乱的样子,不由皱起眉来。

    江小司笑呵呵的厨房探出头:“我们知道,他要结婚了嘛!林队你也要去喝喜酒的对吧!祥云地挺远的,明天让我和导师搭你的顺风车吧!”

    “不是,之前我接到他的电话,他只说了一句‘林队,救命’电话就被掐断了。”

    林强当时正在洗澡,接到电话后他一开始以为是小唐在跟他开玩笑。后来过不了几分钟却又收到小唐发来的要和粉红飘飘结婚的短信,这才发觉事情不对劲。可是小唐的手机却再怎么都打不通了,他只能马上擦干了,跳进裤子里,就匆匆往局里跑。

    查了半天发现祥云地那边根本没什么金湖酒店,李子路8号那块是郊区很大一片荒地,那个《桃奇谈》的记者笔名粉红飘飘的,原来真名叫郝红,一年前就跳湖自杀死了。而打电话给小唐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要结婚的事,也没有人收到短信或请柬。他越想越觉得不对,便匆匆往沈漠这里赶。

    江小司和沈漠听他这么一说,这才知道小唐可能真是出事了。可是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被女人逼婚不成?或者是,女鬼?

    江小司打个寒颤,担心的转头看着沈漠。

    沈漠不屑一顾的冷道:“明天去喝完喜酒就知道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