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38章 别扭授

    沈漠已经整整两天没出过门了,当然今天他更不打算出门。确认江小司用的这种印泥虽然简单,但不知道配制顺序,就制作不出消除印记的药水,他彻底放弃了尝试。

    御使了几个鬼魂和式神出去探听消息,然后开始疗伤。偏偏这时候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小唐。

    “做什么?!”比平时更加冰冷严厉的声音告诉对方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教、教授,你伤好点了么?”

    “我没事。”沈漠挡在门口似乎不打算让他进去,小唐侧着身子嘿嘿笑着往里面挤,外面寒风呼啸,好冷哦。

    “你来有什么事?”

    进到客厅面对着沈漠仿佛将他千刀万剐的犀利眼神,小唐咽咽口水。周遭温度不知道负了多少度,早知道他还不如留在外面呢。心道明明前两天我们才同生共死来着,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沈漠可听不懂他的咕咕哝哝,冷斥一声:“快说!”

    小唐身子一颤。

    “是这样的教授本来回来我是想好好查一下梅宅天府结果没想到它一夜之间消失无踪仿佛被夷为平地般什么线索都没留下。”

    小唐上气不接下气。

    沈漠早就料到了:“在那的工作人员呢?”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集体放了一天假,再回去时连房子都找不见了。蔻丹不是说他们还有地下食府专吃人肉宴么,局里正在审问,就不信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

    “不用审了,他们请的都是鬼厨,以梅辛行事之小心,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找到线索的。”

    “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还真不信,那么大一座房子,真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现在最重要的是严格控制各个渠道B型血的买卖,各地血库更要严加看守。”

    “这太难防备了,把他逼急了,还不是直接杀活人么,已经死了那么多个了。”

    “他还未完全成形,元气又大损,知道我布下天罗地网找他,定不敢再那么猖狂,总之拖延一点时间也好,等我养好伤找到蔻丹。”

    “蔻丹还没消息么?搜寻队那边也在找但是至今没有任何收获。”

    “江小司那边好像已经有消息了。”

    “教授?你额头上是什么?”小唐隐约看到一点红,奇怪问道。

    沈漠扇开他伸过来想剥开他发梢的爪子,转身上楼。

    “好走不送。”

    嘭的工作室门重重关上,小唐捂着手背,一脸委屈,他关心他的伤势来看看而已,有必要那么凶么,亏他还给他买了药呢!哼,不就是早上起床没洗脸不想被人看见么!

    小唐从兜里掏出一小瓶云南白药放桌子上,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号码不由眉头都皱成一团,哎哟粉红姑奶奶,有必要一天打十个电话的来骚扰他么?

    一边接电话一边出了沈漠家。路过校门口时,见一戴着斗笠的和尚忍不住还多望了一眼。

    下午逛街完,江小司在门边徘徊了好久,才终于拿钥匙开门进去。见沈漠居然不在,不由大松一口气同时又有点失落。

    昨天她太过激动了,居然做了乘人之危的事情,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见人。她羞涩的想起那甜蜜的一吻,捂嘴痴痴的笑。

    沈漠回来一进家门就发现不对,江小司乐呵呵的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身上脖子上系着围裙,脸颊粉红。

    “导师,你回来了!”再一定睛,沈漠身后还有一个人,竟是亦休。

    “亦休大师你也来了?快做下吃饭,不好意思今天不知道你来,所以做的全是肉菜,你吃白饭好了。”

    “阿弥陀佛。”亦休一派宝相庄严的模样,坐到桌前,等待开饭。

    沈漠环顾一周,冷道:“你怎么把我的香换了?”

    江小司愣了一下,连忙解释:“伤神香闻多了对身体不好,所以我……”

    “管你什么事?”

    话被沈漠冷冷打断江小司有些错愕,做错事的孩子般:“那、那我一会帮你换回来?”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便动我家里的东西!”

    沈漠没有吃饭直接进了书房,亦休看江小司一直站在那里发傻,不由敲了敲桌子,呼唤他的米饭。

    江小司反应过来连忙给亦休盛好饭。亦休吃人的嘴软,缓缓道:“你什么时候让他熄了伤神香,就什么时候得到你想要的。”

    “大师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知道你想要什么?”亦休反问。

    江小司沉默不语。

    “沈漠的脾气又臭又硬,可是你知道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肠软,不管道歉还是怎样,去哄哄吧,你应该知道他现在巴不得多找点理由发你脾气。”

    江小司一听迷糊了,教授吃饱了撑的么?故意找借口生她的气?他们不是昨天晚上刚“亲热”过么?他不会那么小气吧,还记仇?不就是啵啵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她蹬蹬蹬的跑上楼去。敲敲门,里面没反应,便径直推开。

    “出去。”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沈漠正靠床上看书。

    江小司厚着脸皮走过去,仔细打量,沈漠额头上的章居然一点都看不见了。

    沈漠见江小司走到面前,想到昨天晚上刚被她压倒过,心有余悸,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坐到另外一边椅子上。

    “教授,我的印记呢?”

    “什么印记?”

    “就是我盖的章啊?”

    一提印章沈漠就来气:“我给你刻章是让你乱盖的么?”

    “我没有乱盖啊,只有属于我的东西我才会盖,我的所有衣服,书都盖的有,小布丁的屁股上也有一个。”

    沈漠气得嘴角抽搐,感情她把他脑门当成了小狗屁股。

    “赶快帮我清除掉!”

    “你不是已经擦掉了?”

    什么擦掉,不过是用了障眼法。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