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35章 事情的真相

    一个人看完电影午夜场,回来已经是很晚了。

    江小司抱着一对监狱兔拖着疲倦的身体往沈漠家里走去,路上已经没几个人,街灯明晃晃的,刺得她眼睛疼。

    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好像有谁一直在身后跟着自己。江小司屏气凝神,没有任何人……那就是鬼咯?

    她环顾一圈,也没有发现踪迹,又走了一段,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婴孩笑声,顿时想起上次的那个鬼婴,可是那只明明已经被蔻丹姐捉住,给老爸收了啊。

    心里有点发毛,不知不觉越走越快,等到沈漠家开门而入的时候已是满头大汗。

    靠,真丢脸,她堂堂一介僵尸,还被鬼追,传出去把脱骨香的面子都丢光了。

    “去哪了?这么晚。”

    一抬头正好沈漠站在跟前,江小司吓了一大跳。

    “导师,起来了啊!感冒好些了没?怎么声音成这样了?”

    沈漠摇头,脸色十分憔悴。江小司见他穿着睡袍,手里抱个杯子。模样和平时迥然不同,心头不由又有些好笑。

    “吃药了么?”

    “吃了些,你都买的什么乱七八糟。”沈漠的声音本来就很磁性,如今带着沙哑,让江小司不由咽了咽口水。

    “有备无患嘛,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打打吊针?”

    “不要。”沈漠一口拒绝

    “可是你受伤了,现在又感冒……”

    “我没事,你抱的什么东西?”

    江小司顿时哭丧了脸,无精打采的把两只监狱兔塞他怀里。

    “我被发好人卡了。”

    “什么卡?”

    “我是说是说我失恋了……”

    “失恋?”沈漠惊了惊。

    “张祈和我分手了,这是他送我的分手礼物,他说希望我以后和我另一半,像这两只兔子一样幸福,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沈漠嘴角抽搐了两下,这两只兔子是公的还是母的,这身上穿的,是囚服吧?

    “不是走之前还好好的么?”沈漠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的人谈恋爱跟过家家一样,结婚离婚跟闪电一样。

    “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江小司愤愤的咬手指,“要离开我去追求真爱,所以我被无情的抛弃了。”

    沈漠看着她嘟着嘴巴,鼻子红红的,眉头越皱越深。

    “难过么?”

    “当然了!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啊!你让我抛弃一次试试看难过不!”江小司斜眼瞪他,“我现在好想我老爸……”

    看着江小司有些被泪水迷蒙的眼睛。

    “对不起……”沈漠突然说。

    江小司吓一跳,有些不好意思:“又不关你的事,干吗跟我道歉。”

    “早知道我就不……”话语硬生生止住,沈漠剧烈咳嗽起来。

    江小司轻拍他的背:“上床好好休息,要什么就叫我帮你拿。晚饭吃过了么?锅里有粥看见没?要不要我再热一下?”

    沈漠摇头,目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回房休息去了。

    江小司怕自己失眠,决定再晚一点睡,深更半夜的,开始大扫除。厨房卫生间都弄得一层不染,却没想到不小心把厨房储藏柜里的一个小瓶子打翻,清亮的绿色液体泼在了地上。

    那一刹那,江小司几乎痛到直不起腰来。

    好奇怪的味道,仿佛有千万根针,一起在扎着她的脑细胞。

    江小司使劲用鼻子嗅嗅,说不清楚是什么味,但是她肯定闻到过,十分熟悉。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担心沈漠会来找她麻烦,因为重要的东西她想沈漠不会放在厨房。但是潜意识里她就是知道这个东西很重要,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她闻到之后会突然间觉得那么难过?

    有些东西在体内呼之欲出,她没来由的觉得害怕,心头渗出丝丝寒意。

    打扫干净,装了几滴在瓶子里,决定拿去给妙嫣看看。

    第二天,江小司睡到中午才醒,可是沈漠比她还要晚,她敲门进去,见沈漠睡得昏昏沉沉,似乎感冒是加重了。

    “真是,受那么重的伤都抵挡得了,却熬不过小感冒。”江小司探探他的额头,看样子是有点发烧。

    沈漠迷迷糊糊的挥开在自己脸上乱摸的小手,嘴里轻喊:“蔻丹……”

    江小司心头一紧,突然很想把他抱在怀里。拿药来喂他吃。

    “导师,你先睡着,我出去找妙嫣,看她那边有没有老爸和蔻丹姐的消息,很快就回来。要是有什么事你就打我电话,电话放你床边,你直接按拨号就行。”

    江小司直奔百里街而去,却暂时没有江流他们的消息。倒是妙嫣见了她带去的芳香液体大吃一惊。

    “小司你到哪里得的‘散心’?”

    “什么‘散心’,我在沈教授家厨房找到的。觉得味道很熟悉,闻到的时候浑身都疼得要死,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闻过,所以拿过来给你看看。这不会是毒药吧?我中毒啦?”

    妙嫣一手夹着烟,很严肃的看着她。

    “你没有中毒,但是比中毒还要严重。”

    江小司铁青着脸回到沈漠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沈漠生病她本来应该早点回来照顾他的,可是她现在很生他的气。在外面闲逛了很久,还是决定回去跟他问个清楚。

    沈漠发着高烧,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巨大的关门声,知道江小司回来了,还没见人,他已经大老远感受到了她的怒火和悲愤。

    是江流和沈蔻丹有消息了么?他心头一惊,用力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却见江小司气急败坏冲进屋内,一手指着他,一手把一个装着一丁点绿色液体的瓶子用力砸在他床上。

    “你给我吃了多少次这个?”

    沈漠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江小司不说话,江小司急得直跺脚,要不是沈漠正在病中,还受了伤,她真想冲上前去打他。

    “你说啊,你到底给我吃了多少次?”

    沈漠偏开头,终于冷冰冰回答道:“如今知道这个还有意义么?”

    江小司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

    “有意义!为什么没有意义!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有什么资格?”

    她才奇怪为什么这么久以来,自己会变得那么混乱。为了沈漠不惜离开熟悉的同学朋友跑到这来读大学,明明对他那么有好感,每一次扪心自问,得到的答案却都是自己根本就不喜欢他。然后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一个自己连模样都记不清的张祈,心头充满很喜欢的感觉,却又总是不太对劲。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他!是他故意在给自己做的饭菜里加了散心水,一次又一次散掉自己对他的心动,磨灭掉刚萌发的爱意。

    每次自己对他的感情才刚开始,就活生生被他扼杀在襁褓中!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喜欢上他,关他什么事?他凭什么这么做?

    沈漠面对江小司孩子气的指责和控诉脸色平静、不发一语,只是嘴唇已是乌青色,微微颤抖着泄漏了他的情绪。

    沈家有一门不为人知的家传秘术,叫窥情结,若有人对自己动了心,只需一眼,便能看出。

    然而被人喜欢上,并不都是什么好事,特别是自己不喜欢的人,更多时候反而是麻烦。所以有窥情结,自然有人制出了散心水。谁对自己动了心,或者深爱上,简单一滴,所有爱恨都灰飞湮灭。

    以江小司这么单纯直白的性子,带着对沈漠的崇拜仰慕进入T大,每次心动意动,沈漠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早就知道她是个执着固执的人,任凭这样的爱慕发展下去,只会有一天害了她。

    所以他在给她吃的饭菜里放了散心水,让她只把自己当成他的一个普通学生。却没想到,忘了一次,她竟还会再喜欢上他一次,并且心动得越来越频繁,感情浓到几乎散不开。他不得已加重了药的剂量,没想到却出了意外。她满腔情意,无人倾倒,最后竟然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喜欢上了张祈,还英勇胆大的去追求人家,搞得他很无语。

    本来想着两人年龄也算勉强合适,谈恋爱也好,总比喜欢上他强。却没想到,适得其反,张祈居然敢移情别恋,还是把江小司伤害了。他虽不是故意,却终究是因他而起,心头难免内疚。

    “多少次?你给我吃了那个多少次?”江小司紧握拳头,双肩颤抖。

    沈漠久久沉默着,轻叹口气,慢慢闭上眼。

    “二十三次。”

    江小司退了一步。

    二十三次?她足足喜欢上他二十三次?

    每次异样的情愫被他抹去,她又回到普通学生的身份仰视着他,他是不是觉得这样十分有趣?他是不是很享受这样一次又次被人爱上的感觉?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江小司气得指着他大声道:“沈漠!既然会有二十三次,就会有第三十次,第一百次,第一千次!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有些事是你永远阻止不了的!

    “嘭“巨大的关门声,江小司怒火朝天的冲进厨房。

    沈漠胸口仿佛又被谁重重打了一拳,剧烈咳嗽起来。一转头,看见那两只监狱兔一动不动的坐在他桌子上,仿佛正用嘲笑的眼神看着他。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