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33章 两祸

    沈漠肩头一震,面色瞬间苍白。所有人也都大惊失色的四处张望,却什么人也没有见到。

    江小司分明看见沈漠的双手在颤抖,正要上前,却见他二话不说,拔腿就飞快的通过墓道向前跑去。

    “导师!”江小司连忙追上去,在墓里这样完全不顾周围情况的往前冲是非常危险的。可是沈漠速度太快,很快便看不见他的背影了。

    还好没有岔路,三人穿过又两间摆满各种奇珍异宝的墓室往前追赶,江小司连顾都顾不得看,心头无数个疑问不得解答。刚刚出声的那个是人是鬼,怎么会知道沈漠?

    前面暗了下来,夜明珠的光芒敛去,通道正对着一个拱门,洞门大开,沈漠就站在门边,墓室里隐隐发出红光,有一种波光粼粼的感觉。

    三人奔到沈漠身边,往墓室里一瞥,不由都屏住了呼吸。

    极其巨大的一块不规则的天然水晶石正悬浮在空中,足有两个人那么高,中部被掏空,注满了血水,一个人正浸泡其中,长发水草一般扭曲着,遮住了面容。

    而在那水晶血石之下,站了一个穿黑袍的人,负手背对着他们,正是江小司那天见到的那个自称姓梅,到店里来收购血浆的。

    江小司恍然大悟,原来他要那么多B型血,全是运到这来浸泡水晶里那个人了。

    沈漠双拳紧握、牙关颤抖说不出话来,沈蔻丹则是微微退了两步,直觉性站到他身后,手紧紧抓住沈漠的衣服。

    江小司觉得他们俩人的举动都太过奇怪,再看江流,竟仿佛也着了魔似的,双目大睁,眼神空洞,一步一步的向那块血水晶靠了过去,看也未看下面站着的黑袍男子,而紧盯着水晶里泡着的那人。

    “导师?老爸?”江小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头有点发慌,手指着那黑袍男人大声喝道:“你是什么怪物!”

    那男子慢慢转过身来,明明是对着光,斗篷下却看不见脸,只有一片漆黑,仿佛幽深的洞。

    “我姓梅,梅辛。”

    沈漠身子一晃,仿佛回到多年前。

    ——我姓梅,梅辛。鱼桐是我家的妖怪,我想怎样处置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管。不过早就听闻先生擅长修复宝器,家中有一把代代相传的纸伞,传说是仙人之物,可庇护我家世代安宁,子孙富贵。无奈被折了伞骨,仙气全无。能不能请先生帮忙修复?

    沈漠闭上眼,再睁开已是杀气满布,举手虚空画了个半圆,竟仿佛从袖中抽出了一把半月形的弯刀,却只有光雾,不见实体。划过之处,仿佛流萤一般抖落下点点星火粉尘,极其绚丽。

    江小司倒抽一口凉气,第一次见沈漠亮出兵刃,第一次见他如此浓重的杀气,整个人变得完全陌生了。

    高高举起的刀遮住沈漠苍白的脸,只露出一双冰冷狠厉的眼睛。

    周围的空气紧张到了极点,似乎只需一粒小石子就可以激荡覆灭了世界,江小司不由跨出一步挡在沈漠和那黑袍人之间。

    “什么梅心,我还梅毒呢!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你把那么多血运到这古墓里来到底有什么企图?”

    “没什么企图,好玩而已。”还是那样空洞诡异的声音,却又带两分讥笑。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为什么,好玩而已。

    沈漠痛苦的闭上眼睛,犹如被点燃的火炮,足尖轻点冲天而起,向梅辛攻了过去,速度之快叫人瞠目结舌,江小司只能看见荧荧刀光划出折线,看不见人影。然而梅辛却仿佛可以瞬间移动一般,身影幻化不断消失再在另外的地方出现,也不出手,只是不断的闪躲。

    “沈漠,多年未见,怎么连招呼也不打,就喊打喊杀的?”

    沈漠不语,仍只是全力攻击。

    “学生中蛊,猜你就会找到这来,却没想到那么快,你真是每一次都能让我惊奇。”

    沈漠此时自然知道是梅辛故意引他前来,却懒得去弄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满身怒火一心想杀了他。

    梅辛浮在空中阴阳怪气的笑。

    “沈漠,你烧我金身,毁我道行,灭我魂魄,这痛苦我必千百倍的还给你!”

    沈漠冷嗤:“你以前是人的时候斗不过我!变成鬼,更加不可能!你难道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沈漠弯刀划破,江小司只听见一声帛裂空响。

    梅辛的黑袍被硬生生从中间划成两半,里面涌出一团黑气。

    “我如今既然能化鬼,就总有一天能还魂!沈漠,你瞧好了,不要被我翻身,不然当初的痛苦,我必叫你再尝一次!”

    江小司从未见沈漠有过那样狠厉的表情,手中顿时暴涨的金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沈蔻丹连忙从后面紧紧抱住沈漠。

    “叔!不要!墓穴会塌的!”

    可是这时上空突然传来巨大轰鸣声,墓室还是剧烈摇晃了起来,江小司只能扶墙站着,急忙抬头看,却见竟是江流用尽全力一掌击在那血水晶上,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水晶表面开始出现裂纹。

    梅辛大惊:“你是谁?”

    黑影就要扑上,却被沈漠一把金粉洒了过来,黑气立刻四散,再次汇聚却是在江流身后,想要阻止他继续破坏水晶。江流却仿佛身后有一双眼,突然回手,一道闪电般的光直击在梅辛好不容易聚拢的一丁点灵体之上。

    而那血水晶也应声而碎,血汹涌而出,腥臭不可闻,里面那个浮尸一般的人重重摔在地上。露出一张仿佛在水底泡久了而浮肿惨白的脸来。

    “蔡问!”

    江流声色俱厉,双目赤红。果然是他,连胸上的那个伤口都还历历在目,这座塔墓原来便是他的陵寝!当初他虽身死,尸首却下落不明,原来是被手下收殓,埋在这早已造好的墓穴之中。他生想当皇帝,死竟也想为鬼首。早就发觉这陵墓布局不对,应是有术士专门逆天而造。养尸千年,如今还被梅辛以血灌养,比得上万年僵王,当今无人可及。若当真出世,天灾人祸,人间该要大乱了。

    “老爸?你认得他?”

    江流原本要说,就是他害死你和你娘亲的!可是看了眼沈漠,硬生生忍下。只是铜钱飞旋而出,就要将蔡问碎尸。

    梅辛怎可见这么久以来的心血毁于一旦,黑气分作几团其中一团卷裹住蔡问尸身飞快往塔墓外飞去,一团拉下了塔墓自毁的总机关,一团从后面向江流扑去。

    天崩地裂了一般,墓底出现巨大的裂缝。

    “糟了!快走!”江小司惊恐的后退,见地面中央很快塌陷处一个漆黑的大洞,水晶碎片和血一股脑的掉了下去,被吸入一片虚空。

    江流高高跃起铜钱依旧朝着蔡问的尸身直击而出。

    “小心!”沈蔻丹见他在空中没有半点着力之处,而那团黑气已至他身前,心提到嗓子眼,飞快的抛出了袖中刃。

    “叮当”一声响,没想到刀刃正好撞在江流系铜钱的银链上,江流一怔,沈蔻丹的那匕首不知道是什么宝物,虽然被撞出缺口,竟然将他的银链割断了。还未待他反应过来,铜钱已飞快的掉落地底,而同时那团黑气也往他胸口侵入,猛一穿通。

    “你……”梅辛一惊,竟然没用,他不是人?沈漠什么时候也开始与非人为伍?

    江流眼神绝冷,翻掌一握,已将他这部分灵体握成粉碎,人却径直下落,直追那枚铜钱而去。

    “老爸!”

    “江流!”

    两声叫喊,撕心裂肺,很快被倒塌声淹没覆盖。沈漠原本打算去追梅辛,绝对不能这时候放虎归山,何况他还带走了那具会引起大灾大祸的尸首。

    却没想到此时沈蔻丹和江小司竟不顾一切的跟着江流跳了下去。

    “蔻丹!”他飞身上前左手抓住她的手腕,然后右手刚好抓住江小司的,吓得流了一身冷汗。

    “老爸!”江小司对着下面深不见底的一片漆黑哭喊起来。

    却听又是一阵轰然巨响,上面一声闷哼,她慌忙抬头,正见巨大一块碎石被黑气萦绕着落下,尖角处重重砸在沈漠背上,他双手都拉着人,根本无力闪避或是回身抵挡,一口血喷出。双手不由一松,沈蔻丹因为年纪较大,身体较重,竟脱了手。

    “蔻丹!”

    沈漠面容扭曲,青筋耸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沈蔻丹掉了下去。他两手抓住江小司,一咬牙用力,把她拉了起来,勉强抱在怀中,翻身闪躲,总算避开了第二块朝他砸来的巨大碎石。此时仰望墓顶大开,已经裂到上面不止五层,不时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往下砸入深坑,甚至有巨大的棺樽。

    沈漠强忍内伤,深吸口气,不顾江小司的踢打,把她夹在腋下,就飞速顺着墓道往地宫外面奔跑。巨大的轰鸣倒塌声不绝于耳。

    “不能扔下他们!”江小司哭着挣扎。

    沈漠面色阴沉,不发一语,身形快到常人几不可见。后面通道一截截坍塌,待跑到洞口,才发现外面的栈道已经全部毁坏塌落。他终究只是凡人,不可能直接飞上去,哪怕再天赋异禀,也不可能负伤带着个丫头从直立千仞的峭壁往上爬。

    脚下不断的震动着,沈漠低头不见底,抬头不见顶,放眼只是一片云海,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却只听见“笃笃笃”一阵声响传来,云海间竟飞出一架直升机。

    “教授!你们没事吧?”

    小唐对着他大喊招手,林强对开飞机实在是不太熟练,只能慢慢把飞机向悬崖靠拢,可是又不敢靠太近,否则很容易撞毁。

    长长的绳梯放了下来,在空中左右摇摆,离沈漠却还是隔了老远,沈漠一看身后,来不急了。一手抱紧江小司,看准时机,便跳了过去。

    小唐眼看他就要与绳梯错之交臂,惊叫着捂住了眼睛,却听林强长呼一口气,睁眼看,沈漠一只手正抓着绳梯最下面一截,一只手紧紧抱着江小司,在空中悠来荡去。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