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31章 地宫塔墓

    沈漠坐在候机大厅心里隐隐有不详的预感,望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总有风雨欲来的担忧。小唐坐在他旁边一个劲的嗑瓜子,林强则一个劲的抽烟,沈漠觉得和他们在一起久了,他命都要少活几年。他此次去云南主要是为了紫印纹章还有解开学生中的蛊,他们两人则是为了查案。

    小唐一面嗑瓜子,一面话还不停,沈漠都不知道他有几张嘴。

    “沈教授,你不是说你那几个学生中了巫蛊,离开墓葬太远就会发作?怎么不一起把他们送回去?”

    “重新回到蛊毒控制范围内,虽不会痛苦,但治标不治本,久了只会越来越深。”

    “到登机时间了,沈蔻丹呢?”林强把烟灭掉,看看表。

    正说着,那边一个人大包小包的跑了过来,却是江小司。

    “导师!”

    沈漠皱起眉头:“你怎么来了?”不是叮嘱过她好好在学校上课么。

    “实地经验比课堂理论更有价值啊!”江小司嘿嘿的笑,“再说有我在,可以更快更精确帮你们找到血浆的位置。”

    此去肯定会有危险,沈漠正要勒令她回去,一抬头,发现江流也提着个包走了过来。她不会连老爸都要带上吧?

    “叔,是我请江流来帮忙的。”沈蔻丹在一旁连忙开口道。

    “帮忙?”沈漠不悦。小唐却是十分欢喜,很热络的上前,毕竟之前江流救他一命,身手有目共睹。

    江流淡淡微笑,点头向其他几人打招呼。他其实并不想掺和进这件事里,但是江小司要去,他不放心,便跟来了。

    沈漠没再说什么,转身往登机口走去,手里依然提着他的檀木箱子。六个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下机之后,又租了个小面包车。

    “小猫,你来开车。”

    “好的喵!”

    沈蔻丹打开随身的一个布袋,一缕几不可见的幽魂飘进控制系统内。小唐见几人闲着无聊,号召大家来玩扑克牌。

    沈漠一向晕车,闭目假寐,林强翻着手里的资料在研究案情。于是江小司、江流他们四人玩上了。小唐还一阵埋怨空间太小,不能摆桌麻将。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中国和和缅甸边境的高黎贡山,该山脉南北走向,北起青藏高原南缘,南至云南德宏北部,全长500多公里,跨越了五个纬度带。腹地多火山温泉,在当地历来是一座神山,有许多名刹古寺,是风水之地,故历来也成为各朝重臣、藩王、首领所钟爱的长眠之所。

    车开到山脚一个哈尼族的小村落,因为之前考古挖掘的已经来过一批人了,所以落脚什么的都比较方便。众人在村子里歇息一晚,打算第二天一早进山。

    夜里江小司和沈蔻丹同住一屋,沈蔻丹正在洗漱,见江小司偷偷伸个脑袋进来。

    “怎么了,小鬼头?”沈蔻丹温和一笑。

    江小司摸着下巴看着她再一次不同于白天的脸,甚至连声音都有略微的不同。

    “蔻丹姐,这是你本来样子?”虽素面朝天,仍不失明艳,

    “不是。”沈蔻丹摇头。

    “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江小司挠头。

    “哈哈,你认出来了?是不是很好看?”沈蔻丹扬扬手机,上面挂了一串吊卡。

    “这是我照着我喜欢的明星聂小恩画的,你知道她不?就是最近很红刚得了电影新人奖的那个?不过嘴巴是另一个我喜欢的歌手的。”

    江小司一头黑线,接过手机看吊卡印的明星。

    “小司喜欢什么样的五官?有空我帮你画啊。”沈蔻丹扔给她一个小本,里面全贴的是各国俊男美女,都是沈蔻丹无聊翻时尚杂志时顺手剪下做素材的。

    “真的么?把我变高变成熟,二十岁那个样子也没问题?”

    “当然。”

    江小司的心蠢蠢欲动,她好想快点长大啊。

    “为什么你从来不以真面目见人呢?有时候想想还是挺危险的,要是随便有个人走过来跟我说是你,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信。”沈蔻丹总是假装成别人,但是其实自己才是最容易被别人假装。

    沈蔻丹愣了愣,她倒是从来没想过这一点,不由有些恍惚。

    “蔻丹姐,导师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么?”

    “什么样子?”沈蔻丹爬上床,江小司也蜷进被窝,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冻得直打哆嗦。她好想跟老爸睡一起的,可是毕竟不是在家里不太好意思。

    “就是冷冰冰,很不近人情的样子。”

    “叔他人很好的。”沈蔻丹拍拍身边,让江小司过去跟她睡,江小司求之不得的连忙跳下床钻进她的被窝。

    “他……有女朋友么?”

    “没有吧,叔很讨厌女人的。”

    “啊?”江小司受惊,“难道他喜欢男人?”

    “当然不是,就是不太喜欢和女人接触和女人打交道,至少这些年我没见他身边有什么女性的朋友。”

    “我也觉得教授有点讨厌我,不过还是对我还挺好的。”

    “那是因为他把你当小孩。”

    “教授难道以前被女人抛弃过?”

    “抛弃说不上,应该算是背叛吧……”沈蔻丹想起许多年前,眼前一阵火光,不由闭上眼睛,可是火光仍然熊熊。

    “叔以前虽然也很冷漠,但是不至于那么绝情,从那之后,他几乎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江小司心上仿佛被人重重捏了一下:“那女人给他带绿帽子啦?”

    沈蔻丹哈哈一笑:“你想到哪去了,他们只是朋友罢了。”

    “后来了?那女的认错了没?教授原谅她了么?”

    沈蔻丹脸色陡然低沉,轻叹口气。

    “都是过去的事了,睡吧……”

    江小司闭上眼睛,可是怎么都睡不着,鼻尖仿佛隐隐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是沈漠房间里常年烧的伤神香的味道。

    第二天,一行人带好装备往山里走去。本来就是冬天,越往山上风越大,众人都穿得严实,行动起来不太方便,再加上山路难走,行了五六个小时,穿过一片密林,才终于看见古墓所在的山头。几人中就江小司和小唐体力要差点,两人一开始一路上还有说有笑,到后来也没力气说话了。

    江小司累了有江流牵着抱着,小唐可没人牵,慢慢落到最后头。

    “小唐,加油啊,看见没,粉红飘飘在山顶上和你招手。”江小司突然对他喊道。

    小唐一个踉跄,在地上摔个狗吃屎,半天爬不起来。

    林强转过身来呵斥:“爬个山都爬不动,怎么做警察!”

    小唐一脸尴尬的连连点头,气喘吁吁的跟上队伍,斜眼使劲瞪江小司。

    上次查叶秒案子的时候,因为《桃奇谈》的粉红飘飘也有嫌疑,他就去调查,那个女人自称能通灵。也不知道是看上小唐了还是怎么着,之后三天两头约他出去。本来小唐乐得有美女作陪,可是粉红飘飘兴趣爱好太过彪悍,娱乐活动不是鬼屋过山车,就是攀岩蹦极,而且和她在一起总是会有许多奇怪但无伤大雅的灵异事件发生。小唐胆子小,经不住她折腾,却又软弱好欺,躲不过她胡搅蛮缠。

    恰巧前些天出去被江小司给撞见,她居然一口说是自己女朋友,小唐纳闷自己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江小司却乐的直拍掌,说什么早就知道他要走桃花运。

    小唐欲哭无泪,这朵桃花太粉红了,他扛不住啊。特别是每次出去约会,粉红飘飘不时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话,感觉出去的不是他们两人而是一群,他就额上冷汗直冒。

    沈蔻丹一听来了兴趣,好奇问道:“粉红飘飘是谁?”

    “小唐的女朋友啊,《桃奇谈》的记者。”

    “小唐你谈恋爱了啊?”

    “不是、不是的……”小唐连忙摇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明明看你们挽着手。”江小司朝他做鬼脸。

    一旁林强冷声道:“让你去查案,原来你去泡妞。”

    小唐都快哭了,连忙飞快跑上前去拼命解释。

    进入密林,找到古墓的具体位置,周围已经开辟出一块篮球场大小的平地。

    沈漠像平常上课一般对江小司道:“这是一座比较少见的地下塔式陵墓,占地不宽,构造简单,但是究竟有多少层还不知道。技术原因,现在只挖掘进入到地下第三层,所以不能确定是否有盗墓贼光顾过。上面三层基本没什么东西,也没有任何资料线索可以证明墓主的身份,墓的年代应该是唐宋年间。”

    “建筑风格呢?”江小司一边拍照一边问。

    “不是少数民族的风格,墓室全是用巨型青石砌成的四方塔,封闭严实,每一层的结构大小差不多。”

    江小司从怀里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查看GPS。

    “血浆的位置,就在这正下方。”

    小唐惊道:“他们把那么多血运到这墓里是做什么啊?”

    沈漠摇头:“反正不是好事,这周围到处一股阴邪之气。先下去看看再说。”

    几人带上氧气瓶和必要工具,钻下通道,沈漠和林强走在前面,江流和沈蔻丹在后面,江小司和小唐在中间。沈漠捏一把周围墙上的土在鼻前闻了闻,很深的棕红色,隐隐一股血的腥臭味。

    小唐因为上次龙挽秋的事,对古墓有些害怕。江小司则早已习惯,左右到处张望。

    “通道是从墓顶进入?”

    “不是,这座塔墓层层封死,找不到任何连接通道,就像一个个叠在一起的密闭盒子。墓顶是一整块巨型千斤石,不下三米厚,强行钻开怕引起整座塔墓坍塌,所以是从侧面开的口子。”

    “不能把塔整座挖出来么?或者直接开一条通道到地底,不就知道有多少层了,然后直接进入最下面一层,主棺室应该在那里吧?”

    “不行,埋太深了,何况这周围岩质太硬,光靠人工挖掘根本不可能,大型设备又很难运过来。”

    “我就好奇,当初那些人是怎么把塔建在地底下的。”江小司皱起眉头,她更纳闷的是,她感知的血浆的位置,还要在很下方的位置,那些人又是怎么下去的呢?

    通道里没有半点风的流动,几人到达墓室,沈漠率先走了进去。探照灯扫视一圈,里面不到一百平米,十分空旷,可见四壁。仿佛一个沉闷的空盒子,又像一口巨型的石棺,叫人呆在里面感觉十分压抑和不舒服。

    “连幅壁画都没有啊?”江小司看着空荡荡的墙壁,“说不定不是陵墓,是什么仪式的场所。”

    “第三层有发现棺椁,其他人的蛊毒应该就是在那中的。”

    于是几人又从第一层出来钻过通道直接进入第三层,第三层里同样也什么都没有,但是整整齐齐排列了几口巨大的棺椁,看上去有些诡异骇人。

    “开过棺么?”

    “开过,有一些残骨,但是没有任何陪葬品。”

    江小司歪着脑袋,眼睛盯着最中央,慢慢往里走:“这个不是椁室,是什么……”

    “不要乱碰!”沈漠连忙制止住她。

    江小司仔细打量那个半人高的方石,普普通通的放在那里,不知道是搞什么的。

    突然站在一旁的小唐打了个哆嗦,皱眉道:“好冷。”

    江流扯着江小司和沈蔻丹连退几步,高声道:“小心!”

    沈漠此时右手一挥,不知道洒了一把白色的什么粉末出去,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浓郁的麝香,江小司一低头,发现地上不知何时竟然都爬满了小指粗细的虫子,淡黄色飞快的向几人蠕动着,只有小唐那里没有。

    “往后退!”沈漠双手结印,指尖往地上一扫,流溢出一道银色光芒,犹如涓涓细流,在众人和虫子指尖画了一道分界线。

    仿佛被什么禁锢住了,一条条虫子全都在线前踌躇不前,左右蝇动,而更多的虫子还不断从青石中爬出,江小司才知道那哪里是石头,分明是个巨型虫卵。

    过线的蛊虫被江流的铜钱一扫,纷纷断做两截,化成粉末。沈蔻丹则直接用符火烧,点燃一大片。

    沈漠一把拽住小唐的左臂,右手中寒光一闪,利刃已划开他的袖子,手起刀落,将一条虫子从他肉里挑出。那虫子比其他的大了两倍有余,竟飞身一跃,跳到棺椁上,然后身子仿佛融化了般就要穿透石椁往里钻去。

    却见沈漠随手一扬,匕首硬生生将那蛊虫钉死在棺椁上。

    “抓几条虫回去给他们解毒。”沈漠不知何时已带上黑色的手套,手伸过那道线,飞速的抓起一条,轻轻一捏,便爆掉了虫脑袋,然后扔进一个小盒子里。线上蛊虫见状纷纷后爬,退回青石卵里。

    沈漠待它们全退了回去,往青石上倒了一层油状的血红色液体,手腕翻转,掌中便是一小簇火焰,指间轻弹,火苗犹如子弹被击出,青石顿时炸得飞灰湮灭。沈漠站在众人身前,黑衣鼓舞,江小司躲在他身后,连点风都没感觉到,只听见巨响。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