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26章 平安夜的约会

    马上就是圣诞节了,迪凡总算是鼓起勇气给江小司打电话。

    “小司……”

    “小迪,好久没见你了!你回家了么?”

    “是啊,回来和家人过节。你平安夜有时间么?我家要开Party,你要不要和江叔叔一起来?”

    “我好久没去意大利了,还挺想去的,可是我最近功课忙,而且平安夜我有约了,你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圣诞礼物我已经给你寄出去了,查收啊!”

    迪凡想问约的谁又不好意思问,恨恨的扯自己的头发,为什么总是这么害羞呢。

    江小司挂上电话,继续在镜子前摆弄她的假睫毛,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她要先学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江流靠在门边,嘴里叼着棒棒糖,有些啼笑皆非的看着她。

    “你的睫毛已经够长够密了,干吗还弄个假的上去?”

    江小司头摇得像拨浪鼓,忙活了快一个小时总算学会贴了,然后在一堆从妙嫣那里讨来的高级化妆品里翻来找去,找出一只黑色的睫毛膏,却笨手笨脚把自己涂成了一只大熊猫。

    江流乐得棒棒糖都快从嘴里掉出来:“好端端的干吗化妆啊?”

    “老爸,你别光顾着笑!快来帮我忙啊!我平安夜晚上有约会呢!”

    “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啊,黄毛丫头也想要涂脂抹粉了。”

    江流挑眉,笑眯眯的走过去,用化妆棉小心的把江小司的熊猫眼擦掉,然后接过她手中的睫毛膏,很熟练的动作起来。

    说起来他给死人化了那么多年妆,还是第一次给活人化。江小司黑亮的眼睛望着他,不停的眨啊眨啊。

    “乖,忍住,不要眨眼睛。”

    “唉,真不知道妙嫣那些女人,每天早上出门这么折腾怎么受得住!”

    “要漂亮当然要辛苦一点,没听过这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你跟什么人约会?可以跟老爸说么?”

    “我还没约上呢!”

    “不会是沈漠把?”江流皱起眉头。

    “当然不是。”

    “RH?”

    “老爸你太了解我了!飞吻!”

    江流松口气,只要不是沈漠就行。

    “你长大了,谈恋爱我不反对,但是不管做什么,不许瞒着我偷偷摸摸。”

    “恩恩,好的!”

    江流随手从桌上拿了个蝴蝶发夹将江小司刘海高高别了起来,手指轻弹她的额头。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是因为江小司成长得速度实在是太慢,她在他心底好像一直都是固定的一个模样。

    轻轻拿着睫毛刷给她刷着睫毛,江小司长睫微微颤抖,好像蝴蝶的翅膀,每次眨眼空中仿佛都飞散出一阵紫色的鳞粉,在他眼前弥漫开来,形成薄雾。江小司的脸逐渐朦胧起来,恍惚中与柳枝的脸重叠在一起。恬淡一笑,满心喜悦,仰着的脸如盛开的莲,那是他安静的守卫一旁,小榭中看着赵病给她画眉。

    手猛然一抖,沾了江小司眼角,犹如点了一颗泪痣。

    江流把睫毛膏递回给江小司:“小司乖,自己慢慢画,总有一天要学的。”

    江小司茫然点头,看着江流走出门去。掏出唇彩,把自己涂成了猴子屁股。

    平安夜早上天气突变,好像要下雪。可是这也挡不住江小司的爱美之心,她跳上高跟鞋,钻进超短裙,彩色裤袜看上去很有节日气息。江流替她整理好烫得很可爱的卷发,江小司戴上挂着两个毛毛球的帽子,抓上书包就出门了。

    “小司,等一下,带上围巾和雨伞,一会可能要变天。”

    “好的。”江小司长长的睫毛扇啊扇的,这次没有用假睫毛,一身打扮全出自江老爸手笔,淡淡妆,天然样,可爱清新,绝对无敌,看上去更像洋娃娃。”

    “路上小心!”

    江小司一边回头飞吻一边跳上小电动摩托笃笃笃的往前开去:“老爸放心!我会成功的给你拐个女婿回来的!”

    江流无奈的笑着摇头,收拾东西也准备去上班了。

    沈漠看着风风火火跑进教室的江小司吓了一跳,一贯打扮很男孩子的她居然化了妆,在高跟鞋的帮助下,个子也顺利拔高,虽然依旧是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却有一股少女独特的可爱与清纯,

    这节课江小司上得很不认真,东张西望的。不是在纸上写写画画,就是埋头捂嘴偷笑,根本没有在听课,沈漠很有冲动拿粉笔头砸她。

    中午还没打下课铃她就频频看时间,一副按捺不住的样子。果然沈漠一说下课,她抓起书包就往外跑。

    “江小司!”沈漠叫住她。

    “什么事?教授?我下午再去你办公室行么?”江小司两只脚跳来跳去。

    “你急着去上厕所么?”

    “呃,不是,我去图书馆。”

    沈漠挑起眉毛,一脸鄙视和不信。

    “真的真的。”江小司不敢抬眼看他,沈漠今天依旧是一身黑色唐装,明明是修身的式样,就是可以被他穿出禁欲的效果,跟神服一样,但是仍是帅得叫人流鼻血。

    江小司努力遏制住心跳加快,告诉自己上好的RH在图书馆等着自己,这个RH可打死她都喝不起。

    “怎么打扮得跟棵圣诞树一样?”沈漠皱眉。

    “我今晚有约会啊!”

    “约会?”沈漠声音陡然提高,突然想起叶秒和李月依,也不知道是要江小司别晚上出去乱跑好,还是叮嘱她记得带安全套。心头陡然恶寒一阵,甩甩手出教室去了。

    江小司跑到图书馆,帅哥还没来,应该是吃午饭去了,但是他常坐的位置上他的书和包还在那里。江小司连忙跑过去,把写好的情书压在他书的下面,又怕他看不见,露出来一角。没想到刚好碰到帅哥回来了,江小司吓了一跳,做贼心虚的笑着,跟他挥挥手,然后飞也似的逃跑了。

    5点不到,江小司就早早在学校的核桃林等着了。心头有些忐忑,他不会不来吧?

    天色虽然晦暗无比,可是树上挂着彩灯亮闪闪的,就好像江小司此刻的心情,又兴奋又期待。然后一个小时过去了,图书馆帅哥果然没来。

    难道他没看到自己写给她的信?或者不知道是自己给他写的?不会啊,明明都被他撞见了。难道他嫌自己太小?可是要拒绝至少也出来给个说法嘛!又或者是平安夜和其他女孩子出去玩去了?

    江小司越想越伤心,脑海里美妙的RH冰淇淋一点点的融化。

    天越来越暗,终于下起雪来。江小司孤零零的蹲在路灯下,雪地上画圈圈,看着身边热闹的走过一对一对,一群一群。

    一直等到十点钟,蹲了五个小时腿都蹲麻了,他还是没有来。

    看来第一次表白只能以失败而告终了,江小司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可怜。

    “江小司,你蹲这里干什么?种蘑菇?”

    一道修长的身影遮住了她面前的灯光,江小司抬起头来。沈漠站在她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么高,穿着和平时不一样的黑色长风衣,双手插在衣袋里。依旧那么冰冷咄人,连雪花飘下来都要拐个弯不敢落在他身上。

    “教授……”江小司仰望着他泪光闪闪,亮得沈漠觉得刺眼。

    “不会是又摔哪脚扭了吧?你不是去约会去了么?”沈漠努力放缓语气。

    “我失恋了……”江小司低下头继续难过。

    沈漠不屑的嗤笑一声,丁点大个孩子,知道啥叫失恋。

    “起来,别蹲在这挡路。”沈漠毫不温柔的拎起她,手轻轻拍掉她头发上和衣服上的雪花,见她皮肤被冻得晶莹剔透,当真如一尊雪娃娃。

    “你都不知道冷么?”皱眉不客气的责备着。

    江小司无精打采的摇头,她是僵尸啊,哪那么容易冷。

    沈漠看她垂着睫毛,上面都飘着雪花,伸手轻轻拂过,带起一阵暖风。江小司浑身一震,抬起头,唇刚好吻到他掌心。心头一怕,退了两步。

    沈漠浑然不知的继续拍打着她背上的雪,昏黄的灯光下,江小司仰望他背光的轮廓仿佛镶着一道金边。黑色的身影飘渺出尘中,又让人无比的踏实和有安全感。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江小司突然心头猛得一痛,仿佛回忆起什么来。呼吸急促,狼狈转身,再次蹲在地上,不敢看他。

    沈漠见她似乎是真受了打击,怕她感冒生病,张开大衣,像往常一样把她拎了起来,夹在腋下,往后山自己住处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江小司挣扎。

    “不要乱动,再动把你扔池塘里去。”沈漠冷冷的威胁。

    江小司撅起嘴巴,她刚失恋,这人就不知道温柔一点?

    脸磨蹭着沈漠的大衣,面料很好,温暖而舒适,江小司觉得就像一顶小帐篷,突然有冲动一直住在这里面。

    她依然保持着头朝后屁股朝前的不雅姿势,不过沈漠的大衣从上面罩下来遮住了她,她只能望着地面,看见灯光下白雪闪闪发光跟金子一样。还有沈漠的印在雪上的脚印,她一个又一个数着,几乎入了神。

    万籁俱寂,甚至可以听见雪花落在竹叶上的沙沙声,还有唯一就是沈漠的脚步声,每一下仿佛都踩在她心上。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