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23章 和尚债主上门

    沈漠在上课,江小司坐在阶梯教室黑压压的人群中间,个子显得特别小。学习委员会帮他放助手做的幻灯片。江小司一下看看他,一下看看大屏幕,一下埋头飞快的记笔记。

    知道自己给她布置的任务超过了常人的承受量,江小司心头郁闷可是居然没有抱怨找他理论,这倒出乎沈漠的意料。那小小的身体仿佛潜藏着惊人的能量,每次都能把他交代的作业按时完成,而且十分优秀。

    沈漠也是觉得校长的话有些道理,这么小的孩子,好好培养说不定能做出一番成就和贡献,浪费在倒卖文物的勾当上实在是可惜了。他带的学生不少,聪明的很多,江小司却是最有根基和造诣的一个,特别是在文物鉴别和修复上。

    看她呵欠连天,却强打着精神认真听课,知道她昨晚论文一定写到很晚。

    放学之后,江小司按惯例到他办公室报道,交了论文,以为又有功课要布置。却没想到沈漠甩甩手,打发她离开。让江小司不得不怀疑,明天是不是有更艰巨的任务在等着她。

    上完晚上的课,江小司精辟历经的走出教室,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小唐。

    “小司,你还在学校么?”

    “在的,刚下课。”

    “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找一下沈教授,关于最近的那个案子我有要紧事和他说,他又不接电话了。”

    “他就不能在家安个座机么?”

    “他不喜欢电话声,要是安个座机学校有事都找他那还得了。手机还是我硬塞给他的,号码只有几个人知道。”

    江小司无奈叹气,到了沈漠家,明明看见房间里灯亮着,敲半天就是不开门。

    江小司跟他杠上了,一直敲个不停。

    沈漠怒气冲冲打开门,江小司见他系着围腰,满手都是泥。

    “教授,怎么不接电话,小唐有事找你。”

    江小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每次来闻见这伤神香她就难受。

    “没听见。”沈漠冷着脸又一头扎进工作室。

    江小司打沈漠的电话,寻着声音从柜子底下把手机掏了出来,一看全是未接电话。

    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在书包里翻到一个东西贴在手机上。

    推门走进工作室,沈漠正在制陶,拉坯的手法相当熟练。轮车缓慢的旋转,江小司看着柔和灯光下沈漠的侧脸微微有些出神。

    拨通了小唐的电话递给他,沈漠瞪她一眼,江小司看看他手上的瓷土,嘿嘿笑着把手机举到他耳边。

    沈漠基本上没怎么讲话一直在听,小唐在那边唠唠叨叨说了好久,江小司手都举累了。

    挂上电话之后,江小司坐在一边小凳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继续看沈漠忙碌。他认真工作的模样真的很好看。除了老爸,这千年来,她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男人,可是为什么要是个道士呢?

    “怎么还不回去?”沈漠不喜欢有人打扰,更不喜欢有人这样死盯着他。

    “天晚了,我今天可不可以住在这里?”

    “不行。”沈漠一口回绝。

    “我怕黑,反正我又不是没住过。”

    “打电话叫你爸来接你。”

    “小气鬼!”

    江小司皱皱鼻子起身,又把手机递到他面前:“喏,还你。”

    沈漠这才看见键盘上贴了个粉色桃心:“这是什么?”

    “软软贴,这样下回电话响,你不用去想哪个键是接听,只要摸到凸起的地方摁下去就行了,别人发短信来也是。其他键都别管,只要知道这一个就行。”

    黑色的流线型手机上贴了个可爱的小玩意,感觉有些怪怪的,沈漠不由又皱起眉头。

    “我知道铃声会让你焦躁头脑不清,所以调成震动的了,你以后不要乱扔,贴身放着,来电话了就按下这个桃心就行了。我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让你这么反感手机,这些东西都只是工具而已,是死物,你不刻意的去排斥它,就会发现它其实也没那么讨厌了。”

    江小司突然从后面靠近他,手环过他的腰间,身子贴了上来,沈漠一惊,心跳乱了半拍,反射性的就要往前回避,江小司却已撩开围裙把手机****了他裤兜里面,然后往后退离,蹦蹦跳跳到了门口。

    “那我回家啦,记得以后给你打电话你要接!”

    沈漠无语,看着她跑出门去,眉头皱得更深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有些东西,不能放任自流。

    第二天,晴空万里,江小司在食堂打了饭菜,一个人坐在湖边草地上吃。

    “小司,现在才吃饭?”胡慧看见她走过来打招呼。

    “是啊,刚去了趟图书馆,师姐你吃饭了么?”

    “吃了。”胡慧一头短发被寒风吹得乱糟糟的,摸着她头说,“最近很努力啊。”

    “没办法,逼出来的。”江小司大口扒饭,腮帮子鼓鼓的,她最近食量大增。

    “你和陈师兄做沈教授的助手一定很辛苦吧?”人家一般助手就一个,他一个人需要两个,什么琐事都要有人代劳。

    “还好,挺锻炼能力的,跟着沈教授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也是因为崇拜他才考他的研,做他的助手的。小司,你喝的什么东西?”

    胡慧好奇的看着江小司手里的瓶子,里面的汁液血红血红的。

    “番、番茄汁。”江小司结巴道,早上出门的急,找不到平时用的水壶,就随便拿了个喝空的番茄汁瓶子装了半瓶血出来了。

    “颜色不太像啊,是不是过期了?你不要吃坏肚子。”胡慧眯着眼睛凑过身子,想拿过来仔细检查生产日期。江小连忙举起右手,指向远处。

    “那是什么?”

    胡慧转过头,一看也乐了。

    “哪里来的和尚?”

    “和尚?”江小司定睛一看,真的是个和尚。穿着袈裟,戴着斗笠,手里还拿着法杖。每走一步,就发出咣当咣当的银环碰击之声。

    杀气?

    江小司大老远就觉得有些冷,那和尚的气势和沈漠比都不遑多让。路上的学生都一面好奇的打量,一面纷纷避开,让出路来。

    “和尚怎么跑咱学校里来了?”江小司趴在草地上,仰着脖子从下面往上看,想瞧清楚和尚的脸,是不是跟沈漠一样帅。

    和尚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眼中光芒如利箭穿透江小司的骨头。刚毅的脸上疑惑一闪即逝,杀气更甚。嘴唇轻阖,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妖孽!”

    江小司吓得差点没在草地上打个滚,背上全是冷汗,拎起包,抱着盘盘碗碗就慌里慌张的跑了。

    “师姐,我先走了,下午办公室见!”

    和尚也不追,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轻轻冷哼出声,径直往后山走去。

    下午下课,沈漠不在办公室,江小司好开心,今天又没有功课了。跑去学校文化广场,参加轮滑社的活动。

    她以前玩过一段时间滑板,轮滑学起来很容易,很快就能倒滑了。社里女生比较少,男孩子都很喜欢她,对她很照顾。终究是年龄有差,江小司发现自己和大孩子比较相处得来,进了大学之后朋友多了很多。以前是她照顾身边的人为身边的人担心,例如李月依。在这是身边的人都把她当小妹妹一样宠着她。

    地上放着一排五颜六色的角标做障碍,江小司小心翼翼过着,却还是撞到好几个。另外几个男生给她讲解又做示范,她乐此不疲的一遍遍练习着。

    自从来了大学不用穿校服,江小司的衣服每天换一套,各种风格都尝试。身边条件好的师兄很多,可是她很奇怪,为什么大家对她虽然好,但是一个主动来跟她约会的都没有,难道是因为她没有胸么?

    看着不时走过的女大学生,青春靓丽,高挑迷人,江小司丧气的垂着头。她今天穿的是板鞋、休闲裤,白色T恤、小马甲,还带了一顶黑色帽子,看起来像个小男生。

    玩了一会,想起今天有人预约了来店里拿货,得早点回去,便和大家挥别,蹬着轮滑鞋往校外走。下了梯子又滑坡,却没想到突然听见银环作响,余光又瞥到中午的那个和尚,心头一惊,一个不稳,就往前面转弯处刚好走出来的那人身上撞了去。

    因为坡陡,冲力太大,来人直接被她压趴在地上。

    “江小司!你走路不长眼睛么?”

    听到怒吼声,江小司脸挤作一团,她怎么那么命苦,这样都能碰到沈漠。

    骑在人家身上的姿势实在不雅,江小司狼狈的想爬起来,没想到鞋一滑,将沈漠刚抬起的身子又压了下去,脸趴在他胸口上,却听见自己的心在怦怦跳个不停。

    沈漠冷着脸拎着她站起身来,严厉的训斥道:“下坡怎么可以冲这么快,有车开出来怎么办?”

    江小司只能可怜巴巴的眨着眼,偷偷的伸出手摘掉他衣上的落叶杂草。沈漠却皱眉弯腰,大手在她脚踝处一捏。

    “啊,痛痛痛!”

    又开始打击报复了,江小司眼泪花花。人家都扭着了,还不知道怜香惜玉。

    这时就见旁边走出来一人,法杖往地上一拄,杀气腾腾,江小司和沈漠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

    “沈漠!还我紫印纹章!”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