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22章 魔鬼教授的打击报复

    江小司缩了缩脖颈,觉得好冷,歪头看看办公室的玻璃窗上有没有结冰。沈漠浑身跟散发着核辐射似的,百尺以内,草木皆枯。

    然而那个穿太极图白大褂灰白头发的老头子,就是有本事置若罔闻笑眯眯的坐在那里敲烟斗。也不知道是练出来了,还是老年痴呆太迟钝。

    “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你当我幼稚园老师么?”沈漠一拍桌子,整栋教学楼都抖三抖。

    江小司愤愤不平的鼓起腮帮子。

    什么?幼稚园?你三十个沈漠加在一块都不一定有我大!我比你八辈子祖宗都老!

    校长大人慢吞吞的滑动椅子到落地窗前,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脸上的褶子和胡子尽情展现着他的慈祥和蔼。

    “别吓着新同学,要注意维持良好的教师形象,人家小司可是因为仰慕你的专业和学术,才拒绝国外大学的邀请,特意到我们学校来就读的。”

    江小司保持微笑频频点头。

    “她想在哪里读想上谁的课我管不着,但是,我拒绝当她的导师,你休想我帮你收拾一堆烂摊子之外还要帮你带孩子!”

    江小司揉揉眼睛,她没看错吧,刚刚还笑眯眯的校长,此时已是老泪纵横,满脸凄凉意,原本照射在他身上的灿烂明媚的阳光,此刻都蒙上了一丝颓废,充满了悲情色彩。

    “小沈啊,你知道我一向是最惜才的了,这也是为我国的考古事业添砖加瓦,培养接班人啊!小司是个好苗子,天赋虽高,但缺乏系统的考古知识和理论教育,最多做个顶级的文物贩子,做不了考古学家。一辈子埋没在脱骨香,多可惜啊。我把她教给你带,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指导她。而且小司这孩子聪明伶俐,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学术上,都能给你提供很大的帮助。”

    沈漠冷哼,她本来就是个文物贩子。帮助?不给他添麻烦他就谢天谢地了。

    态度却终究还是软了点,知道和这老狐狸争辩下去也没有结果。

    “工作室里的那些设备下个月之前换成新的。”说着掉头走了。

    江小司看着一脸得逞笑容的校长大人,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段老爷子,给你添麻烦了。”

    校长大人嘿嘿笑着连连摆手:“放心放心,一点也不麻烦,记得让你老爸以后多给点折扣啊。”

    “那是自然,你是我们家的老顾客了。只是我没想到沈教授会这么生气,为什么他这么讨厌我啊?”

    “沈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嘴硬心软,不喜欢和谁有太深的瓜葛和牵连,会这么反感和排斥,只能说明你和他的接触过多,对他生活和情绪发生了一些影响,已经引起他的警惕,并不能说明他讨厌你。

    “警惕?”江小司恍然大悟的点头。

    吃完饭散步,江流带着江小司在冷饮店吃冰淇淋。

    “新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大学比中学好玩多了,也更加自由,早知道我就早点跳级了。”

    江流摇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小司了,她骨子里其实是个非常念旧的人,很难从过去走出来,所以很少会主动去尝试新的生活。让她离开现在的老师同学,还有好不容易交到的像李月依这样的好朋友,一切重头适应,是很难的,以前每次搬家她都会偷偷躲在被窝里哭。

    用小司的话讲,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座很大的城堡,把爱人亲人朋友,还有这千年来所有她喜欢的哪怕是邻居路人,全部圈养起来,永远都不分开。

    “你能主动换个新环境老爸很开心,可是你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么,少跟沈漠接触。”

    “老爸你不觉得他很有趣么?再说你可以和沈蔻丹来往,为什么不让我跟沈教授接触?”

    “那不一样,沈漠对非人有非常大的偏见,我是担心你。”

    “这你放心啊,我从来都没做过坏事,沈教授就算发现了我不是人,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他其实真的人很好。你工作那么忙,都没时间陪我,我每天上学,一个人在家守店,好无聊啊。好不容易找着个好玩点的人,和有趣点的事情做……”

    江小司搂着他的脖子可怜兮兮的采取撒娇战术。

    江流点头,他就是知道自己的理由不充分,所以才没阻拦她。但是内心深处,还是隐隐约约对沈漠十分忌惮。这是千年来都没有过的事,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小司,如果你不喜欢,我把工作辞了,像以前一样在家陪你好么?”

    “不用啦,老爸,虽然发育迟缓,我也算长大了,不能老粘着你。而且,我也不全部是为了沈教授才转学的。经历叶秒和李月依的事,我突然很有冲动想谈恋爱,我都活了一千年了,要是突然死了,连恋爱都没谈过,那多可怜啊。大学里的男生比较成熟比较帅,嘿嘿,说不定可以物色到一个。”

    江流无奈笑着摸她的头,他有时候很怀疑,如果江小司真的爱上了一个人,他会不会不惜代价的把那个人也变成僵尸。因为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不会让她痛苦。

    下课铃响了,江小司抱起书偷偷的混在人群中打算往外溜。

    “江小司,一会到我办公室来。”冷冷的声音在讲台上响起,江小司在周遭或嫉妒或羡慕或同情的眼神中欲哭无泪。

    她不知是应该为自己感到庆幸还是该感到悲哀。本来以为沈漠既然反感她,肯定是采取不闻不问不理的态度。却没想到竟完全相反,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校长老爷子的话听进耳朵里了,竟开始对她大力“栽培”起来。

    除了她自己选的几门感兴趣的课之外,还自作主张帮她选了两倍的课量,她每天早中晚加起来,最多的时候要上十一节课,最少也有七节。还发给她一个小本,除了沈漠自己的课之外,其他老师或者教授的课,课后必须拿去让老师签名,还有写下对她每堂课的评价。如果有逃课、迟到、早退,上课打瞌睡现象,作业量加倍。

    拜托,她好不容易进大学了,怎么还像小学生一样管理啊!

    然后每天放学还得去沈漠办公室汇报课业进程和学习心得,然后又提一大堆的问题,让回去查资料。布置一堆的论文,限定时间限定字数上交。列一大堆要看的参考书目,还必须写读书笔记。

    魔鬼教授!难怪他带的学生私底下都叫他魔鬼教授!江小司总算知道为什么了。现实生活中一板一眼,学术上严谨变态,他不去教幼稚园真是浪费了!

    一向逍遥自在的江小司,这两周惨遭非人折磨。若不是沈漠每次批改她的论文,还有指导她的时候都异常认真,她真的会觉得沈漠是在故意打击报复,让她知难而退。

    终于知道什么叫自己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了。她根本就是活该,自己往火坑里跳。

    江小司凄凄惨惨的往沈漠办公室里走,一进门,陈安元和胡慧就对她报以同情的目光。

    沈漠扔给她厚厚两本青铜和漆器图谱:“把这两本临摹完,下周一之前交给我。”

    江小司两眼冒火,她是来学考古的,不是来学美术的!

    “有异议么?”沈漠见她一动不动,抬眼抱胸冷冷看着她。

    江小司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导师大人。”

    “很好,别忘了上次让你写的调查报告是明天交。”

    江小司要抓狂了,在自己没有尸性大发,将沈漠撕成两半之前,她气冲冲的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

    “小师妹,等等!”

    陈安元叫住她,抱着一摞书也跟着走了出来。

    “师兄,什么事?”

    “沈教授让你顺便帮他把这些书还到图书馆去,另外再借这些书回来,这是书单和借书证。”

    江小司要哭了。

    陈安元看她个子小小,鼓着脸蛋的模样实在太可爱,忍不住摸摸她的头。

    “别怕,沈教授不是故意为难你。你落了太多课,连高中历史都没学过。就算某一些项目上天赋极高,但考古牵涉到的领域是非常广的,现在一来就开始接触研究生的课程肯定很吃力,沈教授在帮你打牢基础呢。强度可能大一点,但也要努力坚持下去啊!”

    江小司这才心头微微平衡一点,的确陈安元说的没错,就拿历史来说,宋朝之后的江小司如数家珍,无比清楚,可是之前的,除了先秦等有研究过一些,其他的都不是很熟悉。她会的许多东西,要么是因为兴趣,要么是为了店里的生意,都没有好好的系统的学习过。

    “你们当初也是这样的么?”

    “是啊,沈教授是个很严厉的人,你既然想做他的学生,一定得坐好心理准备。他非常负责的,就算你不想动,他也会拿皮鞭抽着你跑的。”

    “已经发现了。”江小司面目扭曲,真是悔之晚矣,本来还想过一个自由随意的大学生活,看看帅哥,泡泡教授,却没想到要把大把时间耗在课堂上和图书馆里。

    夜深,江流下班回来,江小司仍坐着电脑前面。

    “小司,还在玩游戏?明天不上课?”

    “要上,我在赶论文,唉,初中作文只要写八百字,现在随便一篇论文就是三四千,这不是要我命么!”

    江流忍不住笑了起来:“课程很难么?”

    “有些很简单,像文物鉴定、文物做旧,文物修复什么,有的比较难,什么新旧石器考古,动物考古学,考古绘图、考古测量,烦都烦死了,我讨厌背书。”

    江流走过去把坐着她搂进怀里:“不要勉强自己,不喜欢就不要学了,沈漠难道还能拿你怎么样不成。”

    江小司环着他腰,把脸贴在他小腹上轻轻蹭着,像小布丁一样。

    “我没有不喜欢啊,长这么大我第一次下定决心好好的学一样东西。以前可能觉得来日方长,从来都不急着学什么。所以法力也不行,做什么都是半桶水。心头有点恼怒自己,因为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甚至比一般小孩还要笨。别人两三遍就能背下来的东西,我要背七八遍。

    唯一的优势就是有的是时间,别人背书背一星期,我可以背一年。别人钻研一个问题,几十年近百年也就到了头,我可以研究一千年。话说如果这样还是没有别人做的好,我真的只能去撞墙了。

    之所以这么努力,还有个原因是因为沈漠他真的是很认真的在教我,我不想让他失望,更不想让他瞧不起。他看我的作业看我的论文,知道我哪方面擅长哪方面需要学习,就侧重训练我哪一部分,就连上课的时候讲课都会不自禁的有所偏重,要是我一直皱着眉头不明白或者有疑问,他就会多讲两遍。我提出问题和他争论他也从来不断然否定我是错的,而是一步步引导我,给我列书目,让我自己钻研找出最终答案。”

    江流听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不由微微有些发怔,想像平日一样给她安慰和鼓励的笑容,却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些笑不出来。

    “听你这么说来,他真的是一个好老师。”

    “是啊,他虽然为人难相处了些,但其实骨子里很细心哪。”江小司想到沈漠冷漠的眼和时常被她气到扭曲的脸,忍不住乐呵呵的,她真的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

    “那其他同学呢?相处得怎么样?”

    “也挺好的,因为我年纪最小,大家一开始都对我有点好奇,不过我聪明伶俐,嘴巴又甜,那些“哥哥姐姐”当然个个都喜欢我啦,碰上被沈教授刁难的时候,他们还会帮我忙。要不是舍不得不能每天见到你,我还真想搬到学校去住,体会一下宿舍生活。”

    江流坐在沙发上,江小司蜷缩进他的怀里,兴奋给她说着在T大的点点滴滴,包括她加入了动漫社、轮滑社还有啦啦队,下个月动漫联社有演出,她要上台COS凉宫团长和朽木露琪亚等等。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就在江流怀里睡着了,江流没有送她回房,而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抱了她一整夜。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小司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