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20章 百里街千里香

    “江老板,早上好。”

    “早上好。”

    “江老板,来逛街啊。”

    “随便看看。”

    ……

    江流不急不慢的走着,一路上不断有人停下来跟他打招呼,他温和有礼的点头微笑,一面左右打量着街道两旁林立的商铺。有的是古色古香、八角飞檐的攒尖楼阁,有的是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小型宫殿,有的是尖拱﹑细长柱、细致华美的哥特式建筑,还有的则是钢筋水泥的现代化高楼大厦。

    风格离奇迥异,充满了不和谐感。然而街上的人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因为他们彼此之间风格更加迥异。

    那边一只肚子饿了,血红着眼睛龇着獠牙站在烤鸭店橱窗前流着口水。这边一只刚从棺材里出来还没学会走路,苍白着脸伸直双手在路上蹦蹦跳跳。头顶上还不时有半透明的浮游状生物慢慢飘过,带出人一身鸡皮疙瘩。脚底下奇形怪状的东西到处窜来窜去,你得十分留意不踩到他们。

    就算是有着正常人类形容举止的,也有的是穿唐装,有的是穿超短裙,有的穿盔甲,有的是穿修女服,有的腰上别把大刀,有的脑门上贴张符,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这里就是桃源市的非人世界,百里街。

    酒店、饭馆、百货商场、医院、学校、教堂,小区,一应俱全。各种莫名其妙的非人生物都有。有在这定居,有来这购物,有来这旅游,还有没抢到投胎名额的鬼魂在这里暂住。街上总是热热闹闹的,特别是到了晚上。虽然杂乱,人口流动性很大,恶鬼厉鬼也时常出入,但到处都有鬼差巡逻,各家商铺、小区也会请厉害的鬼怪做保安,治安倒也不算差。

    江流一开始有想过要将脱骨香开在这里,但是还是觉得让小司过接近于正常人的生活比较好。

    百里街许多需要以血来维持活力的非人都是脱骨香的顾客,但是知道江流和江小司是僵尸的人却不多,只知道他们身后有百里街的大姐大妙嫣撑腰,所以一般倒也不敢去店里生事,或拿了东西不给钱。

    江流这次过来是来找上回逃脱的那个鬼婴的,至从上次打伤他之后,这么久都没有他的下落。那小鬼贪玩,江流猜想他肯定会来这,所以事先给这边朋友打了招呼。刚刚有传话说那小鬼在百里街出现了,他便直接从医院赶了过来。

    那鬼婴很厉害,虽戾气不重不曾伤人,却喜欢恶作剧,所到之地,经常是满目狼藉。江流想着还是尽快把他抓到比较好,否则那身体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江兄!”

    突然身后传来一男子的声音,一把折扇轻拍他的肩。

    江流转过头去,看见一身着月白长袍,高束发冠的清朗男子向他点头微笑,举止温文尔雅,仿佛刚从古代穿越而来。

    江流愣了愣,轻轻眯起眼睛,迅速回忆着。他虽还不至于过目不忘,但是若见过至少还是会眼熟的,这人却十分陌生。

    见他这一身打扮,以为是新来乍到的,便也随了礼,轻轻拱手:“敢问这位兄台是?”

    对方摇起扇子爽朗大笑起来,然后佝偻下身子,握拳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两声,却是惟妙惟肖,江流立刻反应了过来。

    “夜婆婆?”

    沈蔻丹轻轻点头:“江兄可是为抓那鬼婴而来?”

    “正是,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也是听说鬼婴在百里街出现,特来助江兄一臂之力,毕竟此事是由我而起。”

    江流笑着摇头:“我们就别咬文嚼字的了,你怎么这身打扮?”

    沈蔻丹轻轻用折扇敲敲自己脑袋:“对不起,对不起,多年养成的坏习惯,扮成什么样,说话就变成什么样,都成自然反应了。这身打扮如何?我平时喜欢看武侠小说,但是一般只能易容成警察啊、律师什么的,既然来了百里街,自然也江湖一把。”

    “或者应该再佩把剑什么的。”

    “真正武功高强的人好像一般不用佩剑的吧?一把折扇足以扫荡江湖。”

    沈蔻丹左手轻扬,风采卓然。

    江流笑道:“那你发现鬼婴的踪迹了么?”

    “没有,鬼街那么长,好玩的好吃的多得去了,既然来了,我估计他一时半会不会走,不如我们先去千里酒楼喝一杯,填填肚子,再一起找,怎样?”

    江流惊奇的挑起眉毛,没有拒绝的微笑点头。

    千里酒楼是百里街最大的酒楼,足有五层高,包厢雅座,应有尽有,时常也会有唱小曲的鬼娘子。座位有高有矮,形状千奇百怪,满足不同类别非人的需要。

    江流一身黑色风衣和沈蔻丹一身白色古装一起走进店里,十分不伦不类,然而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

    二人挑了三楼大堂靠窗的位置坐下,沈蔻丹见不时有人和江流或点头致意,或挥手招呼,或大声寒暄,笑道。

    “你生意挺红火嘛。”

    “还好。”

    “你一个人类,干吗做鬼怪生意?”

    “钱好赚啊。”

    “看你不像是缺钱的样子啊,又做医生又化妆,又还开店,不累么?”

    “不累。”她自然是不明白,活了千年的人心里的那种空虚感,需要靠忙碌的充实去填补,那样或许会活得有意义一些。

    “小二,上一壶千里香,两斤卤牛肉。”沈蔻丹吆喝道。

    “好的,马上就来。”

    江流看着眼前的人,如果不是之前先遇到的是夜婆婆,他一时还真辨不出来她是男是女。

    “你经常来这里喝酒?”

    “对啊。”

    沈蔻丹看到江流满脸笑意,不满的挑起右眉。

    “怎么,不让啊,这店门口又没挂着牌子说道士与狗不得入内。”

    “要是周围这些‘人’知道和他们坐在一个屋檐下喝酒的是你,不知道要吓成什么样。”

    沈蔻丹哈哈大笑:“我又不是母夜叉,也不像我叔一样嫉鬼如仇,只要别作奸犯科,就井水不犯河水。”

    “酒菜来了,两位客官慢用。”小二是只修炼出半实体的幽魂,在空中飞快的飘来飘去,动作倒很麻利。

    沈蔻丹举杯拱手,一饮而尽,江流轻抿一口道:“不要喝太急了,好酒是要慢慢品的。”

    “我是个急性子,好酒贪杯,时常误事,我叔让小猫看着我,不让我喝酒,我只能偶尔易容躲到这来。刚进百里街,大老远闻到这香味我就受不住了,一杯灌,二杯酌,三杯品,先过把瘾再说。”

    江流点头:“百里街千里酒楼的酒,香飘千里。光是为了这举世难寻琼浆玉液,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留念人间图一醉,不肯去投胎。”

    “的确,若是我,必定也舍不得啊。”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酒足饭饱下楼开始搜寻追捕那只鬼婴的身影。

    “两位请留步。”

    突然一个声音唤住他俩,沈蔻丹转过身子,左右看了看,扇子指着自己。

    “是叫我们?”

    那中年男人生得贼眉鼠眼,稀疏的几缕胡子,右脸上好大一个红色痦子,身后拖着长长的狐狸尾巴。小摊边插个布幡子,上书“半妖半神仙,亦狂亦疯癫”几个大字,一看就是算命的。

    “两位公子仪表不凡,要不要看看手相,测测字?”

    江流笑着摆手:“多谢了。”他从不信命宿,何况是算命这些东西。

    沈蔻丹却已在摊前坐下:“听说狐仙算命挺准的,来试试?”

    “这位公子说得对,贾某算命绝对灵验,不准不收钱。”

    沈蔻丹便卸去手上伪装,给他看了看掌心。江流是个很少拒绝别人的人,于是也让贾狐仙看了手相。

    贾狐仙捋着小胡子,沉思一会:“这位原来是小姐啊,赠两位一人一句话。这位公子,你即将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这位小姐,你即将找回你最重要的东西。”

    说着笑眯眯的看着二人。

    “就这么完啦?”沈蔻丹惊道,她还以为会噼里啪啦说以大堆呢,武侠小说里那些算命的,不是对方姓名年龄,是否娶亲,全都可以算出来么?

    “本大仙料事如神,不看前尘只问后世,猜对方背景身份这种小儿科不屑于干。”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等真的发生了,你再来找我付银子,到时候多加点,我说不定还能给你更多解答。”

    太抽象了,没意思,沈蔻丹失望的起身离开。江流却是皱起了眉头,半天不说话。

    “江兄,你不会是信了他说的吧?”

    江流摇头,他的确不信,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小司和柳枝,只要是任何和她们有关的,都会引起他的警惕。

    “江兄,有个小尾巴跟着我们呢!”

    江流转身,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慌忙躲进旁边包子铺里,不由笑了起来。

    走进去,见那个人头也不敢抬的一手拿个包子使劲啃。

    “雨晨?”

    “唔唔唔……”雨晨费劲的咽下包子,尴尬的红着脸笑着挥手打招呼,“哈哈,江大哥,好巧啊好巧!在这里遇见你,你也来逛街啊?”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